路易‧威登的传奇(二十)

文/方慧
font print 人气: 5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大纪元2014年11月04日讯】今天路易‧威登无疑是法国乃至全世界的顶级皮件奢侈品,LV自问世以来,就孜孜不倦地追求精致、品质、舒适的“旅行哲学”,雍容大方的设计历经上百年不仅没有被时间所淘汰,反而成为时尚之经典。但是,您可曾知道这个辉煌的皮件帝国是由一个出生卑微的磨坊主的儿子和他的后代们一手打造的?现在让我们追溯路易‧威登的足迹,走进这个皮件帝国,探寻它具有无比魅力的秘密。

奢侈品的危机

1929年的美国金融危机引发了世界性经济危机,使全球进入了长达10年的经济大萧条时期。曾经腰缠万贯的美国富豪们在金融危机中,财富被蒸发掉了,无力购买奢侈品。英镑惨跌,伦敦的路易‧威登旗舰店也被殃及。巴黎的状况也很糟糕,失业率攀昇,企业倒闭比比皆是,卡斯顿感觉到威登帝国岌岌可危。

此时年迈的乔治退居幕后,但他仍监察着家族生意。1936年10月25日,像往常的午后一样,乔治在工作坊里巡视了一圈,他习惯检查次日运往香榭丽舍旗舰店的特殊订单,他查看着产品的工艺质量、包装和序号,什么细节都逃不过他的眼睛。直至这一天,乔治53岁的儿子卡斯顿没有独自做过一个重要决定,老子做主的家风延续着。乔治向忠诚的打包工人致意后,关上办公室的门,最后一次缓慢地穿过天井走回家。刚跨过门槛,他就告诉太太在晚餐前要休息一下。当晚八点半,乔治离开了人世,享年80岁,太太约瑟芬悲痛欲绝。卡斯顿这样撰文纪念父亲:“他将自己的一生完全献给了家庭、工作和他挚爱的祖国。”

威登家族的第三代掌门人卡斯顿此时全面接手掌管公司,他亲自负责阿尼埃尔工厂的生产和巴黎旗舰店的顾客。他25岁的长子亨利则致力于开发公司商业贸易,并凭借积累多年的经验,担负起监管伦敦、尼斯、嘎纳和维希分店业务的职责。

世界经济还未完全走出大萧条,第二次世界大战又来临了,卡斯顿手头的订单锐减,加之沉重的费用,威登帝国经受着倒闭的威胁。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卡斯顿的母亲约瑟芬,也是家族中最年长的家长,向其娘家求援。娘家巴特尔家族在二十世纪初以“巴特尔调味酱”闻名而积聚了一笔财富,1939年巴特尔家族给了威登家族一笔不菲的资产,据说是“几十公斤的黄金”,当时相当于几百万法郎,威登公司得以避免破产。

威登旗舰店设在维希政府的权利中心

1939年9月,当法国政府一向德国宣战,卡斯顿就带全家去法国南部尼斯避难了。只剩下出嫁的长女继续留在巴黎。1940年6月德国攻陷法国,当时的贝当政府宣布“停战”,并在纳粹德国提出的停战协定上签字。该协定规定法国一分为二,西北部是“占领区”,由德国管辖,南部是“自由区”,由法国傀儡政府治理。7月法国政府和议会在维希的花园酒店驻扎下来。路易.威登的店面就设在花园酒店的一楼。

几天之内,三万人涌进了这座温泉疗养城市,包括部长、外交官、政治家和军人,使维希的人口一下翻了倍。尽管这座小城有230家酒店,还是容不下所有的官员。带着家眷的官员被要求去数公里以外的酒店住,酒店的管理人员迅速地把酒店转变成了临时总统府和政府办公楼。

出于安全考虑,贝当元帅的机要秘书梅内特尔博士(Dr. Ménétrel)对设在花园酒店一楼的精品店进行背景调查,最后除了路易.威登旗舰店以外,其它的店全被赶出去了。在二战德军占领法国时期,凭着过去的好声望,路易.威登店是唯一一家精品店与维希政府所在地比邻。

卡斯顿.威登很快意识到他的维希分店就位于权力中心,这是一个不可思议的好机遇。他决定派30岁的亨利常驻维希,而自己管理尼斯的店铺,双胞胎儿子克劳德‧路易和雅克‧路易才17岁,留在尼斯的蓝色海岸。

德军占领区和自由区

战争并没有立即摧毁奢侈品行业。

卡斯顿明白自己不能立即脱身巴黎,因为那里的生意以另一种方式继续着。在德占区的巴黎香榭丽舍大街上,出现了一批新“游客”,他们脚蹬皮靴,身着军服,臂膀上戴着纳粹标志。当时12马克能兑换到20法郎,德国军官们在参观了卢浮宫和艾菲尔铁塔后,会去商场狂购奢侈品,他们渴望拥有一切。法国著名摄影师和画家雅克‧亨利‧拉蒂格(Jacques Henri Lartigue)曾说:“当德国人谈起巴黎时,就好似提到他们刚得到的玩具一样。”他们的太太花钱如流水,买高级时装、内衣、手提包、香水和首饰。几天工夫,就把爱马仕精品店一扫而空。路易‧威登店里的女性梳妆品很热卖,包括带有象牙或玳瑁刷的梳妆盒,及华丽的首饰盒。大多数商家很高兴,因为这些“游客”都付现金。

位于自由区的尼斯,是巴黎艺术家、法国的富裕家庭、外国的百万富翁,以及崇尚浮华奢侈生活的人们集中地。不过尼斯也有许多难民、绝望的、甚至在破旧的旅店里自杀的人。

在维希,似乎歌舞升平,人们沉醉在鸡尾酒会的香槟和美色中。然而花园酒店的生活倒显得严肃、正规和严谨。亨利试图用不同的方法打进贝当元帅封闭的生活圈子。花园酒店被改建成好似一座堡垒,卫兵牢牢守着门,官员们和请求接见者在楼梯上、走廊上或电梯里被随时监视着。

坐落在花园酒店里的路易‧威登专卖店占据优良的地理位置,在酒店入口处和一家高档的烤肉店之间,政府官员和社会名流常常在烤肉店用餐。每当元帅出现,每当某个德国官员莅临时,或者是每周日早晨升旗时,威登专卖店的橱窗都会引来人群围观。每当酒店里举办活动,威登专卖店的照片总会无意地出现在报纸上。尽管对路易‧威登公司来讲,它的橱窗比任何的平面广告都有效,但是花园酒店毕竟现在不是人来人往的游客下塌地,所以维希的生意一直不旺。

撑过战争期间

当时的政府颁布了一条法令,从1941年1月起,禁止皮革贸易和皮革手提包的生产。这使爱时髦的女士们很失望,于是“毛皮换皮革手提包”的告示铺天盖地。为了规避禁令,皮具商们开始启用一些貌似稀有,但比较容易得到货源的毛皮,如:蟒蛇,蜥蜴,鳄鱼。幸好威登家族早已经在使用这些豪华皮料了,而且在疯狂年代就进口了大量的原料,当初是为了满足最尊贵和最善变的客户。1941年,阿尼埃尔的工厂还能继续生产毛皮行李箱和附件,要完全归功于战前的储备。而其它的时装公司就只能使用朴素的面料了。

毫无疑问,正是这批珍贵的毛皮储备吸引了德国人对威登家族的关注:在久负盛名的阿尼埃尔工厂里,他们用倾羡的眼光打量制作皮革和木头的工具及机器、皮革制品储备、送货车辆,还有花园的住家洋房。德国人居然决定不离开了。

卡斯顿的长女在二战期间一直坚守在阿尼埃尔工厂,她曾遭遇这样一个经历:“有一天,德国人来我家,没收了父亲所有的枪支。过几天后,战地司令给我打电话说家里还剩有一个武器。我很真诚地说没有了。于是他们征收工厂,占用祖母的房间,还通知我到那里报到。当天晚上我在屋子里到处寻找,最后在母亲的梳妆台抽屉里,发现了一个装在折叠口袋里的小左轮手枪,但它不是威登家的手枪。次日当一个军官来把我带到司令部,我事先把手枪藏在裙子的皱褶里。我自语道:如果让他们发现了,你就完了。离开司令部时,我笔直往前走了很久很久,然后我颤抖着把手枪扔到垃圾桶里。”

在战争期间,威登家族是否为德军效过力?出于自愿还是被迫?与维希傀儡政权的关系究竟密切到何种程度?这些都是灰色地带。威登家族的人都不愿意提起,亦无文字记载。只知道“工厂被德军占领,并被命令生产德军所需物品。”这是威登家族中一位成员以匿名方式透露的信息。

二战结束多年后,在卡斯顿和亨利合写的家族史中提到:“1940:从入侵到停战。阿尼埃尔工厂和巴黎专卖店被一条界线,把尼斯和维希专卖店切割开来,一定要撑下来。”这撑字似乎在暗示为了让家族事业存活下去,只好卑躬屈膝的度过那段时期。

路易‧威登工厂在战争期间没有一天停工,它饱经战乱的磨难,生存了下来。(待续)

责任编辑:德龙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在巴黎繁华的香榭丽舍大街上,离凯旋门不远的一家店门前,顾客经常排起长龙等着进店购物,走出店门的那些肤色不同的顾客经常是手上拎着大大小小的购物包,上面都印有“LV” 字样的图案,这就是著名的路易威登旗舰店。近年来,这里的中国顾客越来越多,他们也像一个多世纪前的王公贵族和名媛绅士一样,对声誉卓著的路易威登皮件情有独钟。
  • 在巴黎繁华的香榭丽舍大街上,离凯旋门不远的一家店门前,顾客经常排起长龙等着进店购物,走出店门的那些肤色不同的顾客经常是手上拎着大大小小的购物包,上面都印有“LV” 字样的图案,这就是著名的路易威登旗舰店。近年来,这里的中国顾客越来越多,他们也像一个多世纪前的王公贵族和名媛绅士一样,对声誉卓著的路易威登皮件情有独钟。
  • 见证历史时刻 路易•威登在马雷夏尔的木箱店里干了两年后,就升为首席技师,这个新职位让他整日在巴黎的大街小巷中徒步奔波。虽然路易•威登对政治不感兴趣,但因为处在那个时代,还是身不由己地成为某些历史时刻的见证人...
  • 走上创业之路1854年路易•威登与艾米莉结为秦晋之好,当时路易32岁,而艾米莉芳龄17。艾米莉虽然年轻,但很成熟,路易可以和她商讨任何事。当路易求婚时,就告知了艾米莉他要开创自己的事业。如果此时的路易还有几分犹豫的话,艾米莉则对她的丈夫充满了信心。婚后三个月,艾米莉有身孕了,她坚信路易应该停止在马雷夏尔的木箱店里工作,自立门户的时机到了,路易被说服了...
  • 改造巴黎拿破仑三世对后世的重要影响之一是改造巴黎,他重用意志坚强、具有强烈使命感的奥斯曼男爵对巴黎进行城市规划,最终形成今日巴黎的建筑风格和典雅气派的城市景观。奥斯曼精力充沛,事无钜细,从海报亭、饮水池、路灯与灯杆、喷水池、坐椅等,都交代了尺寸、材料、配置的位置与原则,奥斯曼是把巴黎当作一个艺术品,从整体到细节都做了极其严谨的规划...
  • 女士专用箱阿尼埃尔镇的新厂房建成后,路易.威登也把住家盖在旁边。在路易的工厂里当工匠,并非一件易事,他们必须持续不断地适应路易推出的新款式的要求,达到路易制定的严苛的品质标准。工匠们学习如何钉杨木板条、如何在箱外粘贴帆布和在箱内铺衬红白条纹相间的帆布。路易是一个令人敬畏的老板,他经常会给工匠脸色看,既不喜欢来自工匠们的挑战也不愿他们辞职,更不用说背叛了。
  • 王室贵族推动旅游业当拿破仑三世的同母异父兄弟,莫赫尼公爵(le duc de Morny)在1860年创办位于法国北部诺曼底地区多维尔(Deauville)海滨渡假胜地时,法国的旅游业就此诞生了。拿破仑三世和欧仁妮王后对西南部的比亚里茨情有独钟,在那里建造了一幢能眺望大西洋的以欧仁妮命名的豪华别墅。有时欧仁妮王后让拿破仑三世一起去诺曼底做温泉疗养,帝王夫妇也喜爱维希(Vichy),在那里盖了一座具有第二帝国风格的“帝王小屋”,路易·威登的子孙们也曾住在邻近的别墅里。
  • 世博会获奖1867年4月1日开幕的世界博览会再度在巴黎举办,英国人和美国人都将参展,这给了路易一个征服全球的起步平台。当1860年英法签署自由贸易条约,路易就料到要面对严峻的英国人的商业竞争,而背后商家必争的是美国市场。美国是一片辽阔的淘金之地,随着铁路运输的逐渐发达,热爱出游的美国人,需要大量的行李箱。对于美国这块潜在且庞大的市场,路易更先知先觉于他同时代的法国工业家们。
  • 远洋殖民地的行李箱
  • 路易被卷入普法战争1869年12月,欧仁妮皇后从埃及返回巴黎,一天下午,皇后亲临巴黎歌剧院施工现场,她惊奇地发现这座建筑采用了色彩缤纷的大理石、玛瑙,斑岩及褶边装饰,还有廊柱和大量的雕像,从中她能找到某种法国或意大利的艺术风格元素,但无法确定究竟是哪一种建筑风格,于是她向巴黎歌剧院设计师查尔斯·加尼叶发问,年轻而富有才华的加尼叶给了皇后一个惊喜:“这是拿破仑三世建筑风格!”这也是后人所称的新巴洛克风格。然而此时拿破仑三世的法兰西第二帝国快发出最后的叹息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