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史塔西博物馆与 眼泪的殿堂

人气 201

【大纪元11月5日报导】(柏林围墙图与文系列之三)(中央社记者林琳柏林5日专电)两德统一后,德国政府将当年东德的情治机构总部、监狱和两德人民在柏林短暂会亲的车站大厅转换成博物馆,这些转型正义机构让人们认识极权统治对人民的监控和迫害。

史塔西博物馆东德情治总部两德统一后,德国政府将当年东德的情治机构总部转换成博物馆。史塔西博物馆的展览让人们认识极权统治对人民的监控和迫害。(中央社)
史塔西博物馆东德情治总部两德统一后,德国政府将当年东德的情治机构总部转换成博物馆。史塔西博物馆的展览让人们认识极权统治对人民的监控和迫害。(中央社)

在前东德国家安全部总部改设的史塔西博物馆(Stasi Museum )可以看到当年国家机器对东德人民无所不在的监控。史塔西博物馆大致保留了当年的办公室设施及秘密警察的监听设施和工具。

展馆资料显示,当年居住在东德的人,估计有1/3,约600万被建立秘密档案。国家的监控机器除了有近10万名探员,还有超过17万平民百姓担任线民,建立绵密的情资通报网。

柏林贺恩玄浩森(Hohenschoenhausen)是前东德秘密警察监狱改设的纪念馆,当年的牢房和审讯室都保持原貌,让参观者能体验当年被拘禁者的境遇。(中央社)
柏林贺恩玄浩森(Hohenschoenhausen)是前东德秘密警察监狱改设的纪念馆,当年的牢房和审讯室都保持原貌,让参观者能体验当年被拘禁者的境遇。(中央社)

柏林贺恩玄浩森(Hohenschoenhausen)是前东德秘密警察监狱改设的纪念馆,当年的牢房和审讯室都保持原貌,让参观者能体认当年被拘禁的受害者的境遇。

从纪念馆的展览也可以见识到,东德政权如何透过思想教育对人民洗脑,以及运用调职或是其他生活上的压力迫使异议人士就范。

“眼泪的殿堂”是以两德隔离岁月为主题的文物展览馆。这里原是分处两德的亲人短暂会面的关卡大厅。会亲时激动落泪、分别时伤感掉泪,所以德国人称这栋建筑为“眼泪的殿堂”。(中央社)
“眼泪的殿堂”是以两德隔离岁月为主题的文物展览馆。这里原是分处两德的亲人短暂会面的关卡大厅。会亲时激动落泪、分别时伤感掉泪,所以德国人称这栋建筑为“眼泪的殿堂”。(中央社)

柏林弗里德里希街车站(Bahnhof Friedrichstrasse)是重要的交通枢纽。车站旁的“眼泪的殿堂”(Traenen Palace)是另一处可以认识两德隔离的岁月的展览馆。

这里原是东德人获得东德政府短暂出境许可要到西德的出境大厅,也是西德人进入东柏林与亲人会面的关卡。会亲时激动落泪、分别时伤感掉泪,所以当年德国人称这栋建筑为“眼泪的殿堂”。

相关新闻
任百鸣:德国人不让柏林墙锁进博物馆
柏林围墙50年  伤痛难忘
柏林墙50周年 东德人前仆后继大逃亡故事
德研究计划 还冷战冤魂身份
最热视频
【重播】川普8·11发布会:新增病例骤降至4万
【纪元播报】中共高调宣传北斗导航 疑窃全球数据
【纪元播报】印度将查孔子学院 涉清华等十所中国高校
【新闻看点】微信是桥是狱?两大危害遭美制裁
【时事纵横】美触中共红线?川普拜登大选对阵
【拍案惊奇】党媒自曝丑事 美使馆改标有深意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