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位律师及法轮功学员遭绑架引各界关注

正义律师和七位法轮功学员再遭绑架

标签: ,

【大纪元2014年03月25日讯】(大纪元记者林缘综合报导)据明慧网二十五日消息,二十一日早,七位法轮功学员到宾馆和律师沟通,准备第三次就三位于去年被非法绑架的法轮功学员遭到无理迫害的事提起控告,同时追查上两次控告的处理结果,希望从法律层面制止参与迫害者继续犯罪、要求立即释放无辜的法轮功学员石孟昌和韩淑娟夫妇及蒋欣波。结果在宾馆即遭到当局的突击绑架。

二零一四年三月二十一日早八点,在黑龙江省农垦总局建三江管理局格林豪泰酒店,近二十个建三江管局公安局和七星农场公安分局的警察强行绑架了四名正义律师江天勇、唐吉田、王成、张俊杰和七位法轮功学员及家属。

被抓律师江天勇、张俊杰、王成、唐吉田。(明慧网)
被抓律师江天勇、张俊杰、王成、唐吉田。(明慧网)

事件回顾:

三月二十日下午四点左右,法轮功学员及家属和四位律师第三次前往青龙山洗脑班,要求立即释放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

唐吉田对大纪元记者说:“我们三十人左右,要求青龙山洗脑班负责人房跃春出来,他在门口非常心虚的往外看,然后让我们不要啰嗦,就把大门关上。我们向他们喊话,要求他们立即停止犯罪,马上放人。”

当时,房跃春正在洗脑班里,他在走廊里很慌乱的来回走动。旁边公安局里的警察隔着窗户往外看。见到里面有人偷偷的录像,律师和到场的当事人也给他们录像和拍照。

法轮功学员和律师离开青龙山返回建三江时,几辆蒙上车牌的黑车尾随跟踪,其中一辆牌照为:黑DV3748 的黑色雪弗兰轿车一直尾随、跟踪到格林豪泰酒店。
此前他们曾两次前往青龙山洗脑班喊话,两次前往建三江检察院,一次前往黑龙江省人民检察院农垦分院(位于哈尔滨市)提起控告。

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十四日,受害人家属和唐吉田、江天勇、梁小军和王成等律师,到青龙山洗脑班交涉。但青龙山洗脑班拒绝律师会见。

同年十二月五日,曾亲历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和家属和江天勇、唐吉田、赵永林和王成等律师,顶着寒风,冒着大雪,一行十多人到青龙山洗脑班进行第二次交涉,要求立即释放被非法关押的公民。

唐吉田表示,他们将对犯罪嫌犯人进行控告,要求检察院进一步调查。如果建三江检察院不履行职责,他们将对其提出控告,并在网上曝光这些侵犯人权的责任人,将他们的犯罪事实公诸于世,让世人知道中国大陆存在的人权死角。

二零一四年一月二日上午,曾亲历青龙山洗脑班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及亲友与律师梁小军、赵永林、黎雄兵、王全章和董前勇,来到位于哈尔滨的黑龙江省人民检察院农垦区分院,递交联名控告信,控告建三江垦区检察院渎职。

2014年3月20日,法轮功学员家属和律师在青龙山洗脑班门口,抗议中共非法抓人。(明慧网)
2014年3月20日,法轮功学员家属和律师在青龙山洗脑班门口,抗议中共非法抓人。(明慧网)

律师们要求释放三名遭到非法迫害的法轮功学员

法轮功学员蒋欣波女士是建三江管理局前进农场中学的女教师,曾遭中共法院非法判刑四年,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遭受迫害,二零一三年九月九日出狱当天,众多家属还没有见上一面,就又被时任前进农场政法委女书记李俊立、公安局长王利、“610”主任石平等八人从监狱直接劫持到青龙山洗脑班继续非法关押。在青龙山洗脑班期间,蒋欣波遭受酷刑“抻刑”,被折磨两个多月,于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四日出黑窝回家。然而回家仅三个半月,蒋欣波又再次被绑架到青龙山洗脑班。

建三江法轮功学员石孟昌和韩淑娟,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三日九点左右,被七星公安分局十多名警察从家中绑架,说是黑龙江农垦总局“点名”送到青龙山洗脑班。在长达四个月之久的非法关押中,石孟昌时常受到恐吓、遭受酷刑,其中一种酷刑(抻刑),是腿用绳子绑着,抻开,身子被吊起来,脚不着地,两手用手铐张开成一字形分别铐在两张床上。长期抻铐,四肢会失去知觉。洗脑班为了不留下犯罪证据,把绑腿处、 手铐和手腕接触的地方用毛巾垫上。如今石孟昌身体虚弱,呈现脑血栓症状。

2014年3月24日,山东百余民众签名声援四律师,谴责黑龙江建三江当局的非法拘押。(大纪元)
2014年3月24日,山东百余民众签名声援四律师,谴责黑龙江建三江当局的非法拘押。(大纪元)

四位正义律师及法轮功学员十一人绑架

二十一日早,七位法轮功学员到宾馆和律师沟通,准备第三次就三位于去年被非法绑架的法轮功学员遭到无理迫害的事到建三江检察院提起控告,同时追查上两次控告的处理结果,要求检察院给出明确的书面答复,希望从法律层面制止参与迫害者继续犯罪、要求立即释放无辜的法轮功学员石孟昌和韩淑娟夫妇及蒋欣波。

然而早八点刚过,五、六辆车(其中两辆警车)载着近二十个着装警察,围堵在黑龙江省建三江管理局格林豪泰宾馆门口。

约十分钟后,这伙警察土匪般闯入律师所住的8265房间,进门第一件事就是暴力抢走屋内所有人的手机。随后将七位曾被青龙山洗脑班迫害的法轮学员及家属和四位律师强行绑架,造成十一人突然“被失踪”并与外界失去联系。

当时建三江街道上警车很多,面对曾遭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及家属和律师,当局却如临大敌。建三江管局公安局国保大队成员于文波在宾馆门口不停的打着电话,有的警察头一晚就在宾馆蹲守。二十日法轮功学员和家属在青龙山洗脑班喊话时,于文波就伙同三、四个人到现场。

一位法轮功学员的亲友在二十一日早八点多给她打电话,刚刚拨通就听到法轮功学员喊着:“我们被绑架了……”话还没等说完,就听到室内非常杂乱的呼喊声、呵斥声,电话中传出法轮功学员的声音:“这是我的电话,你怎么抢我电话呢……”随后,就没有音信了。

各界人士得知消息后,纷纷不断给法轮功学员和律师打电话,试图寻找他们的下落,但所有的电话都处于开机却无人接听的状态,当时电话已全部被警察控制。警察无耻查找法轮功学员手机中的通话记录,找到号码往回拨通,妄图查找更多的信息。听到法轮功学员家属接电话,警察却又吓得不敢吱声,立即挂断电话。
上午十点四十二分,唐吉田律师的家人在多次给唐律师打电话无人接听的情况下,终于拨通了江天勇律师的电话。警察冒充江律师接电话,说没事,还说不方便接电话,稍后会回电话,再打就又是无人接听了。

律师的朋友们给洗脑班头目房跃春打电话,房说律师被抓到看守所了,还造谣说王成的律师证是假的,至于在哪个看守所,他说不知道。

法轮功学员的亲友给七星公安分局局长郭玉钟打电话,他承认有抓人的事,却谎称没什么事,过两天就放人,却不肯告诉人被关在哪里。法轮功学员的亲友给副局长马树海打电话,刚一接听马就破口大骂,法轮功学员的亲友打了四次都遭拒绝,最后马书海竟然说你打错了,我不姓马。

公安局长称自己说了不算 迫害黑令来自高层

二十一日,建三江管局公安局公安早六点就聚集到公安局,七点钟开会,八点钟到宾馆抓人。

经被绑架人员的亲友不断打听和寻找,直到下午两点才确认人被非法关押在建三江管局公安局七星公安分局西城警区内。当时七星公安分局局长郭玉钟在屋里,三点多钟副局长马树海也来到西城警区。

四点多钟,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石孟文的家人到西城警区要人,说明石孟昌夫妇被关在洗脑班六个多月了,现在又把石孟文绑架了,家里老人需要他照顾。郭没说话,后来郭说自己说了不算得研究,然后就走了。

青龙山洗脑班是黑龙江省政法委“610”的副处长顾松海勾结黑龙江省农垦总局,私设的黑监狱。

黑龙江农垦总局下辖九个管理局,建三江管理局是其中一个,位于黑龙江省佳木斯市富锦市境内。七星农场是建三江管局下辖的十五个农场中的一个,建三江管理局机关和直属单位就在七星农场所在地,建三江管理局设公安局,七星农场设公安分局,建三江城区警务由七星农场公安分局负责。

这次绑架是建三江政法委“610”下达命令,建三江公安局国保大队指挥,七星农场公安分局具体抓人的,是一场有预谋的绑架。建三江当局实施迫害之前一定是请示上级才敢动手的。

律师团和正义民众签名反迫害 发表严正声明要求放人

迫害事件发生后,引起社会关注,三月二十二日起,从律师、公民联署声明签名,到声援声明签名、解体省农垦总局法制教育基地的倡议的发出,为公民声援营救团的募捐,从晚九点开始,许多人给建三江公安局局长、政委去电或去信问询为何失踪等。

中国人权律师团发表严正声明:

一、我们对黑龙江建三江管理局七星农场地方当局非法拘押唐吉田、江天勇、张俊杰、王成四位律师和多位公民表示强烈抗议和严正的谴责。
二、我们要求黑龙江建三江管理局七星农场地方当局立即释放被非法拘押的唐吉田、江天勇、张俊杰、王成四位律师及多位公民。
三、我们将密切关注事态进展,我们随时准备前往黑龙江建三江管理局七星农场。参加首批声明的人有来自北京、广东、上海及各省市的正义律师共56名。很多人在微信和微博中都表示要到建三江当地去声援。又一轮全民反迫害的大幕已经拉开了。

目前得知消息,被绑架的十一位公民已被四辆警车从西城警区劫走,四位律师和七位法轮功学员再次去向不明。

此次绑架事件已引发海内外多家媒体的强烈关注,中国大陆的人权律师团已发表严正声明,强烈抗议和谴责建三江当局荒唐的犯罪行径。越来越多的正义人士在网上联合签名并发出强烈呼吁要求立即放人。

责任编辑 林雨

相关新闻
律师为两位法轮功学员辩护 公诉人无言以对
金坛法院重判法轮功学员 律师:指控证据不构成犯罪
11.15被绑架法轮功学员面临起诉  律师将做无罪辩护
中国律师呼吁取消年检制度
最热视频
2021预测:全球瘟疫更具毁灭性 善恶大决战
史前文明:地球上真的生活着三种人?
【新闻看点】武汉封城周年 上海再现随地倒
【唐青看时事】台海挑衅 习拜川博弈内幕
【微历史】共产党利用民主在三个大国夺权(上集)
【珍言真语】何良懋:社交媒体与现代科技垄断危险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