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纽约市家护最高薪酬上调近30%

有人欢喜有人愁 涨工资或有助行业向专业化发展

从3月1日起,纽约市家庭护理员的最高小时薪酬增加至14.09元,与原本的10.93元相比提高近30%。(大纪元资料图)

人气: 67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4年03月05日讯】(大纪元记者蔡溶纽约报导)纽约州健康局2013年10月底发布通知,称从2014年3月1日起,纽约市家庭护理员的(最高)小时薪酬增加至14.09元,与原本的10.93元相比提高近30%。

由于2011年的州“医疗补助”(Medicaid)改革,所有认证的家庭健康机构( CHHAs )、长期家庭保健计划( LTHHCPs )和管理式医疗组织(MCOs),依法从2014年3月1日至次年2月28日期段内,纽约市家庭护理员的时薪将提到14.09美元,包括最少10美元/小时的基本薪资,最高1.69美元/小时的附加薪资,及最高2.40美元/小时的福利津贴,总体不得低于纽约市最低生活工资,超时加班另计。

有人欢喜有人愁

家护最低工资标准上调之后,多以最低工资为底薪的家护人员每月收入增高,护理公司及上层的健康维护组织们(管理式健康保险,HMO),则在发愁人力成本也要随之上涨,利润空间进一步挤压,政府究竟能追加多少拨款弥补这项缺口,如何重新计算最低工资,既能保持护理员不至流失,自己又能生存下去。有医疗机构联盟则担心,这可能造成护理员的工作钟数减少,会影响到对老人家的照顾。

“他如果要求我们给护理员涨工资,那政府要先加钱给长期的(护理管理公司,HMO),他们拨给我们的钱也必须涨,否则我们不是挣不到钱?我们就不能给护理员加薪。”布碌崙一家护理公司的杨女士说,现在只听涨声,细节问题还没解决。

如果上层给的钱少于工资涨幅,杨女士说作为护理公司,只能裁员或选择低护理工资的措施,“以前9元是最低的,10.93元最高,现在分别昇到10和14.09,我有权利选择最低的,比如我是9元,现在改10元,但是各家公司还要竞争,你给护理的钱少了,你就竞争不过其他公司。”杨女士说。

亚美医疗联盟的合约管理经理董先生担心,政府追加的钱不能弥补成本的上升(covering funding gap)时,保险公司有机会砍服务钟头数,“比如你平时拿8个小时,现在砍两、三个小时,这样会影响对老人家的照顾。”

涨工资或有助行业向专业化发展

作为纽约市管理式健康保险(HMO)提供者之一的第一保健亚裔市场老人医疗保险地区销售总监王惠岳告诉记者,按照HMO的机制,那就看管理公司怎样管理了。 “公司肯定会少赚一点,也要看在政府给的预算中,能否生存,不行就关门了,但是会员(受照顾的病人、体弱的老人家等)的基本健康保障不会变,因为有政府的合约约束,所以他们无需过于担心。”

HMO管理式的核心是控制治疗成本。王惠岳说,传统论量计酬的健保方案就是因为节节高升的医疗支出而催生了HMO,政府只拨给HMO年度固定预算,通过引进管理竞争的方式,倒逼HMO健保机构透过财务、风险分摊、给付设计及审查等管理措施,避免所有不必要或不适当的服务,使有限的医疗资源及保费花在刀口上,而兼顾省钱、健保与健康维护三重目的。

而家庭健康服务行业也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成为增长迅猛的行业。这是由于医疗保险费用的局限,越来越多的病人在手术后立即被医院要求出院,否则医疗保险将支付每天两千美元的住院费用。 “例如以前病人住院十天,现在就不能随便住,有一个评估队伍,如果病人后四天回到家里,省下八千美元,由护士上门做康复护理四天,也许两千元就搞定了。在符合政府提出的医疗照顾标准的前提下,做适当的调整,管理的道理就在这里。”

王惠岳说,同时随着人口继续老龄化,华人社区里需要在家里照顾老年病人的需求也在上升,但是因为护理这一行的收入不高,造成人员紧缺。涨工资后,他们的基本生活质量提高、可以养家,可能会吸引专业护理人员加入,可以有更多的护理员,符合这些需要长期护理的人的需求。

(责任编辑:Aric chen)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