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书:“3.6士兵暴行” 恶警当帮凶

标签: , ,

【大纪元2014年05月08日讯】十年前的今天,2004年3月6日(周六),闽清县城关发生一起轰动八闽大地的暴行

十字街交叉路口是城关最热闹的街道。周六上午十时许,十字街显得格外拥挤。“美高”服饰店内,闽清县检察院检察官邱仁泉利用公休日代替处于围产期的妻子在营业。马团长夫人(在闽清县教育局当勤杂人员)与其女友一起逛街。来到“美高”服饰店,看上一件衣服,因为价格问题与邱不欢而散。马团长夫人在离店走到店门口时说一声“婊子仔”!,邱检察官回敬“鸡婆”!马团长夫人折返店内,要与邱理论。无巧不成书,邱此时拿起塑料笤帚扫垃圾,笤帚头掉落在马团长夫人脚掌上。马团长夫人气急败坏,举起右手掌掴邱:“你知道不知道我是团长夫人?!”(请注意,这不是朱时茂、陈佩斯小品剧中的台词。是马团长夫人原话。)

马团长夫人用手机与团部通话“找马团长”;“不在”。“我被打了,派人来……”。邱深知将会发生什么事情。立即报警并关门想逃离。110派邓警官带两名协警到达现场。两辆军车(一共七个人)几乎同时到达。马团长夫人指认邱“就是他打我”。六个拳头雨点般落在邱的身上。此时已有很多人围观(十字路口,挤满人群,交通完全瘫痪)邓警官和两个协警劝架(只能说是劝架,不敢执法)用手拉六士兵。六个拳头转向殴打邓警官、两协警。邱通过店左边一小巷道逃进房东厨房,六兵追进厨房,继续殴打邱。邓警官、两协警尾随进入“劝架”,第二次被六兵殴打。此时,刚起床的房东黄志彬(时年59岁,轻度残疾)正在刷牙,问什么事?六兵误认为残疾老人是邱的家人(在二楼的其子听到楼下噪杂声,下楼)父子俩人一并被打!六兵一共殴打邓警官、两协警、邱检察官、房东父子六人。

光天化日下的罪恶!

我在第一时间拨打中纪委010-64014567(当时有人工接听)最强烈抗议“3.6士兵暴行”!并同时拨打110、闽清县委办电话,控告“3.6士兵暴行”。受害人黄志彬也拨打中纪委电话,控告“士兵暴行”。

受害人黄志彬让我以他的姓名地址电话为他代写代寄控告信。向中央五套班子、中共军委、南京军区、福建省军区等多个部门控告(黄给付邮资。有几封是黄的女婿写信封、寄出。从第二封开始,我从2004年3月至2009年夏,在五年时间里,实名控告“3.6士兵暴行”。投寄部门增加:六大军区、九个民主党派,福建省市县五套班子、福建省市县公检法、梅城镇党委政府、南门居委会、梅城、梅溪派出所、水口分局等。在福州打印、邮寄。每次寄出二十多份,一共12次。后来得知,控告信全部被警方截获)

闽清县委认为,我的控告不利于双拥工作,将影响他们获得第六块“双拥模范县”牌匾,是“搅局”,下令“封口”!

警界败类—-恶警林宗颖时任闽清县公安局城关派出所所长,他逼迫受害人——被士兵殴打的城关派出所邓警官否认被打;他一手导演由南京军区调查组表演的“庭审”闹剧;他设计“5.19阴谋”,企图将我拘捕,藉以达到“封口”目的。

士兵暴行发生四十分钟后,恶警安排受害人邓警官接警,邓传唤受害人黄妻、“美高”服饰店营业员黄小玲、她的女友徐孝慈以及我去派出所(此时,邓警官在恶警林宗颖逼迫下,已经从受害人变身为帮凶)团部一个中尉在邓警官陪同下向我们了解情况。此时,邓警官否认两次被打(第一次在大街近千人围观下被打;第二次在房东厨房被打,也有两位协警、房东父子、邱检察官为证)此后,邓在被逼充当帮凶后,为减轻六暴徒的罪责,承担重要角色:在南京军区调查组到达闽清,即将“开庭审理”受害人黄妻之时,邓以吓唬的口吻说:“你有没有寄信控告啊,现在南京军区来人啦。”使文盲加法盲、胆小如鼠的黄妻精神极度紧张,为即将开始的“庭审”制造紧张气氛;南京军区调查组在梅城派出所“开庭审理”受害人黄妻时,恶警林宗颖安排邓警官扮演“法庭书记员”角色。恶警林宗颖这一招可谓妙计!恶警林宗颖面授机宜,邓警官心领神会。不明事理的人以为安排被殴打的邓警官做“庭审书记员”,其笔录一定客观真实,至少不会袒护暴徒。外人不会想到,恶警林宗颖逼迫邓充当帮凶后,安排邓接警,为受害人作笔录,授意邓为减轻六暴徒的罪责,不写入不利于六暴徒的字句。在为受害人黄志彬做笔录时,黄女看完笔录后说:爸,没有写入“口角被打出血”等字句。邓警官立即制止:你不能讲话!在为邱检察官做笔录时,也不写入“被打出血”字句。邱说:如果不补写,我拒绝签字。报案笔录必须由报案人签字,邓都敢如此包庇暴徒。南京军区调查组“开庭审理”受害人黄妻,邓警官担任“法庭书记员”,他如何在“庭审”笔录中造假,人们可想而知。

所谓南京军区调查组,不是调查六兵暴行,而是“开庭审理”受害人、证人。在梅城派出所三个房间“开庭审理”受害人,以及两个证人(“美高”服饰店营业员以及她的女友徐孝慈)甚至对受害人、证人直言:“你不能说他们(士兵)打人。”

次控告信记述事件,均由受害人黄妻、证人黄小玲、徐孝慈提供。

现在还原“审问”受害人黄妻的“庭审现场”场景(“法庭”气氛严肃、鸦雀无声,邓警官担任“法庭”书记员):

南京军区调查组(以下简称调查组):你的姓名?

黄妻:黄**

调查组:年龄?

黄妻:**岁

调查组:家庭住址?

黄妻:闽清县梅城镇南北大街**号

调查组:你有没有寄过控告信(高举拿着纸张的右手在摇晃)

黄妻:没有……

调查组:在控告信里,写着你的姓名地址……

黄妻:我没有寄……

由恶警林宗颖一手导演的南京军区调查组“庭审”闹剧成功了!帮凶们要的就是受害人这句话。调查组可以向南京军区(中央军委)汇报受害人没有控告,是别有用心的人假借受害人的名义投寄控告信。

与此同时,闽清县委指示受害人之妹黄某(时任县人大常委)、梅城镇、南门居委会干部轮番上阵,劝说受害人黄妻不要(否认)控告。这些人自觉不自觉之间充当帮凶角色。

各路大小帮凶在县委领导下,各自为减轻暴徒罪责而竭尽所能,表示紧跟县委。县教育局刘某以县委委员名义打电话给县检察院:我局工作人员、驻军团长之妻被邱检察官辱骂为“鸡婆”;邱违反公务员不得经商的规定……。检察院立即召开全院大会,点名批评受害人邱仁泉检察官。吓得邱不敢吭声。

受害人邓警官否认被打;受害人黄妻否认曾经控告;受害人邱仁泉检察官不敢控告。一场光天化日下的罪恶,被以恶警林宗颖为首的帮凶包庇、掩盖!

恶警林宗颖,为了表示紧跟县委,充当主要帮凶角色。不顾法律,丧失良知。他在外籍帮凶(南京军区调查组军官)面前,奴颜婢膝,丢尽闽清人的脸面,可耻!

网友们看了本博文,再联系“林宗颖、刘伟光编造假”笔迹鉴定书刑讯逼供”中描述恶警林宗颖为了讨好王县长,我对刑讯逼供、炮制假司法鉴定(笔迹鉴定书),就可以看出,林宗颖是如何爬上公安局副局长宝座的。

注:微薄桌面美图是本人留存的《致中央高官的公开信—“3.6士兵暴行”后续报告(十三)》扫描件。

福建闽清 林世锐 2014-3-6

(责任编辑:魏敏)

相关新闻
大陆媒体报导两岸人蛇集团的利益链条
福建农民反掠夺土地被捕
非法强占不成福建梯亭村遭武力袭击
厦门公交大火访民成疑犯 遇难者家属遭维稳
最热视频
【纪元播报】袁斌:2020庚子年中国为何异象频现?
【思想领袖】司徒文:对华关系三错 美低估台湾
【拍案惊奇】江西大溃堤唐山又震!回顾1976
【珍言真语】关慧贞:港人需救援 促加国急庇护
【直播】白宫简报会:疫情致死率大大降低
【直播】川普举行“执法受益者”圆桌会议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