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义:干渴,中华民族生存危机(二)

郑义

人气 12

【大纪元2014年09月11日讯】“这是一幅何等绝望的人类生存状态!久旱微雨,人与兽皆到村边石滩上的坑凹处寻积水,渴极的狼与人同饮,寸步不让。被殴至死,临死前还挣扎着把嘴伸进那浅浅水洼……”

这是著名作家郑义《毁灭性的创造——中国生态灾难描述》一书中关于水的一段写实。流亡海外之前的几年间,郑义倾尽家资和精力,遍访大陆山川河湖,水头水尾,高原低地,城市乡村,看到、听到、采到了触目惊心的民族生存危机,被他称之为“魔幻现状”。

本文采撷自书中第六章《水资源枯竭》。不幸的是,时间到了20年后的2014年,郑义先生书中记录的中华大地水枯竭危机愈演愈烈。读罢本文,也许您会掩卷深思:再过5年、10年,我们还有水喝吗?天人合一,天怒人怨,天灾人祸、天愁地惨,天地之威……这些祖上留给我们的敬畏之语,会不会使您对民族存亡生出忧患与焦灼?

水资源枯竭 (二)

(接上期)

水资源基本国情与数字

中国的水资源总量不小,有2.8万亿立方米,居世界第六;但人口基数太大,人均占有量仅为2200立方米,相当于世界平均水准的1/5,美国的1/6,印度的1/8,加拿大的1/60,名列世界第109位,被列为世界13个贫水国之一。亩均水资源为1400立方米,不足世界亩均的60%。

尽管与世界平均水准相比,中国人均、亩均水资源已相当匮乏,但这仍然是账面上的数字,实际上可用之水还要少得多。与空气一样,水在地球上的循环没有国界,降雨量主要取决于大气环流,而非地面植被。因此,一个国家的生态环境即便急剧恶化,其水资源总量并不一定在短期内表现出明显的衰减。对于中国,这似乎是一个福音。但是,抽像地谈论水资源总量、人均、亩均意思不大,因为这并不是真正到手的水量。中国实际供水总量为5200亿立方米,人均才440立方米,仅为“账面”上人均数(2200立方米)的不足1/5,国际水资源警戒线(1000立方米)的不足1/2。其中农业用水4000多亿立方米,20亿亩耕地,亩均水资源才200立方米,仅为“账面”亩均数字(1400立方米)的1/7,每年都有大量耕地因干旱减产甚至绝收。眼下竭尽全力才做到的,不过是每年多供应几亿立方米(人均不足1立方米,亩均不足0.5立方米),谈不到够与不够,就连遏止水荒加速恶化趋势都难以做到。

造成这种“账面”水资源量与实际用水量巨大差别的主要原因,是中国水资源在空间和时间分布上严重失衡。远离人口和工业中心的江河及雨季的洪峰,都属仅有统计意义而无实用价值的“账面”水量。

在空间分布上,可把中国水资源分为十大片。北方六大片(黑龙江流域、辽河流域、海滦河流域、黄河流域、淮河流域、长江流域),南方四大片(珠江流域、浙闽台诸河片、西南诸河片、内陆诸河片)。总体上南方水多,北方水少。一种简单的说法是:北方16省,人均水资源仅300多立方米;降雨量在600毫米以下的耕地面积为8亿多亩。即比人均水资源370立方米的以色列还干旱

中国水资源在时间分布上之不平衡,表现在江河枯洪比极大,冬春枯水季节甚至干涸断流,而6、7、8、9四个月汛期水量,一般要占到全年径流量的70%左右,南方占60%,华北平原和辽宁沿海可达80%以上;河川径流量年际之间变化也很大,并可出现连续多水年和连续少水年。

如果把空间与时间这两种不平衡结合起来分析,即,从空间分布的水资源量上减去汛期难以利用的水量——情况就变得触目惊心了。比如,具体到北方辽海黄淮四个流域片,真正可用之水,就不再是该区水资源总量2702亿立方米,而要减去80%的汛期大水,(当然还要加上汛期用水量和有限的水利工程蓄水量),这样一来,真正可以利用的水量就十分有限了,估计可能仅仅是账面水资源总量的一半,也就是说,与农业生产密切相关的亩均水资源,可能仅有150立方米左右。

这是一个灾难性的数字。亩均150立方米,几乎可以和极度干旱的西海固地区相比了。那一带的水窖,两窖半的蓄水量就是150立方米。据农业专家证实,目前技术条件下的最低需水量,种水稻每亩为280~300立方米,种小麦每亩为220~280立方米。就算是种小麦,150立方米水也仅是需水量的60%。

中国水资源危机表现在以下五个方面:

第一,旱灾是对中国农业打击最大的自然灾害。农业缺水量大,每年供水4000亿立方米以上,缺水500亿立方米,同时还有8000万农村人口和6000万牲畜饮水困难;进入九十年代,每年农田受旱面积4亿亩左右,与五十年代相比,受灾面积增加1.5倍,成灾面积增加3倍;预计到本世纪(20世纪-编注)末,农业灌溉缺水将从1990年的300亿立方米增加到600亿立方米。

第二,城市供水不足。全国600多个城市中,有300多个缺水;这300多个缺水城市工业产值占全国的70%;300多个缺水城市中110个严重缺水,其中50个城市“情况危急”;在32个百万人以上的特大城市中,就有30个受长期缺水的困扰。城市缺水还直接造成工业减产。在各种谈论水资源危机的文章里,都可见到一句抄来抄去的话:“因工业(或城市)缺水,每年经济损失高达1200多亿人民币”,语气很严重,损失数字却大大偏低,可能仅为实际损失的20%以下。

第三,水污染日趋严重。全国每天排放的废水量,七十年代初为3000~4000万吨,八十年代初为7500多万吨,九十年代中期超亿吨,其中80%以上未经任何处理直接排入江河湖泊;90%以上的城市水环境恶化,可饮用之水越来越少。

第四,地下水严重超采。长期的地下水超采,已经造成了100多个城市地下水位明显下降,在全国形成了56个降落漏斗,面积达9万平方公里。已有50余个大中城市发生地面沉降。

第五,水资源浪费严重。农业灌溉因土渠防渗漏性能差,水的利用率仅为30%左右,与开发国家比较,要低出20%~50%左右;工业设备和工艺都落后,不仅耗水量大,而且水的重复利用率仅在30%左右,这种巨大的浪费又加重了水资源危机。

1996年,在福建省举行的“纪念第三届‘世界水日’暨《水法》颁布七周年大会”上,当时的水利部长钮茂生提出郑重警告:水已经向中国亮出了“黄牌”。

随着水资源危机的恶化,水利事业的地位急速提升;从“农业的命脉”上升到国民经济“基础设施”,再上升到超过能源、交通、通讯地位的“基础设施”之首。

毫无疑问,水危机已经成为威胁着中华民族基本生存的第一大危机。

(未完待续)

--转自《新纪元周刊》 自由评论

责任编辑:劳拉

相关新闻
北京人口爆炸、水源枯竭、污染 必迁都?
“总有一天 水比油贵 粮比金贵 我们欲哭无泪!”
中国转基因食品泛滥  专家:当局掩盖粮荒
河北水系统崩溃 地下水下降达20米
最热视频
【拍案惊奇】美3舰围辽宁号 温家宝碰禁区遭封?
【新闻大家谈】美舰传南海三角包围辽宁号
【微视频】刘长乐卖凤凰股份 马云的蚂蚁还远吗
【未解之谜】报恩的白牛 印度男孩五次转生
香港台访梁珍:坚守良知便能克服恐惧(上)
【重播】美前情报总监:中共为何是头号威胁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