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西方典故】乌托邦

文/许茹
  人气: 359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5年10月14日讯】1516年,英格兰政治家、作家托马斯•莫尔写了一本书,名叫《乌托邦》。在书中,他虚构了一个大西洋上的小岛,小岛上的国家拥有完美的社会、政治和法制体系。在这个国家里,虽然老百姓们也要工作,但社会上的一切丑恶现象,如贫穷和苦难,都远离这个世外桃源;私有制被废除,产品归全社会所有,公民在政治上一律平等,人人参加劳动,官吏由公众选举产生,而且这里只有几条法律规定,且没有人愿意发动战争。

这样一个貌似很完美的国家,为什么叫“乌托邦”呢?在希腊语中,乌托邦(Utopia)的读音介于“没有的地方”和“好地方”,莫尔用这个词意指他所描绘的国家是“空想的国家”。

莫尔创造了“乌托邦”一词,开创了空想社会主义学说,其思想也成为现代社会主义思潮的来源之一,他的一些观点后来为马克思所用,并将其引申,杜撰出了所谓的共产主义的虚幻世界,将其设定为“人间天堂”,欺骗世人,让其革命,为之奋斗。

然而,事实表明,共产主义革命的实际结果和它公开宣称的目标完全背道而驰——它宣称要解放全人类,实际上却百般奴役人;它许诺要带人们跨入完美的理想世界,结果却把人们拖入邪恶横行的人间地狱。名实之间的这种极端背离使得共产主义充满了荒诞性。显然,共产主义根本就是“乌托邦”,而且神造的人充满了各种各样的欲望,并在人世间根据自己的所为在六道中轮回,又如何缔造一个真正的乌托邦?

现在,乌托邦一词不仅指虚幻的不可能实现的世界,也常常用来指那些无法实现的建议、愿望、计划等。

责任编辑:尚一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作者:大陆著名法学专家张赞宁)有意思的是“人民圣殿教”教主琼斯,他信仰的根本不是什么宗教,他自称是个唯物论者、是个无神论者,他信仰的是马克思主义,最崇拜的人是毛泽东,并自称是毛泽东的“共产主义者”。琼斯读过《资本论》,他将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原教旨奉为人民圣殿教教义。1977年他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曾直言不讳地说:他最崇拜的偶像是毛泽东。他在传教过程中,声称自己是列宁的转世。琼斯从不否认自己是狂热的社会主义者,声言他传教的目的就是要实现自己的共产主义理想。
  • 中国上世纪40年代,受中共宣传的诱惑,一些年轻的知识份子来到了延安寻找的共产主义乌托邦天堂。其中,青年女性占到近乎一半,尤其一些引人注目的美女一直为后人津津乐道,而她们的人生结局最后却大多凄凉,不尽人意。
  • 在中国共产党十八大后,很多人对“改革”抱有期待,实际上连像样子的“经济改革”措施都没有出台。最近,上海自由贸易区被高调推出,似乎成为重新启动经济改革的主要标志。其实,上海自由贸易区与经济改革没有任何逻辑关联性,不过是一场乌托邦试验。
  • 畅销小说《饥饿游戏》(The Hunger Games)成功搬上大银幕后,带动了一波科幻、特别是反乌托邦小说的流行。美国电影工业自然嗅到这股流行趋势,因此同类型小说《分岐者》(Divergent)也受到片商青睐,被翻拍成电影。
  • 过去的周末,据同名科幻反乌托邦系列小说改编的电影续作《饥饿游戏:嘲笑鸟》(上部,The Hunger Games: Mockingjay — Part 1)以1.23亿(美元,下同)的收入登顶北美票房榜,这一成绩创下了2014年北美电影的开画票房记录;另一部新片《万物理论》(The Theory of Everything)扩映后进入前十名,而上映第三周的太空大片《星际穿越》 (Interstellar)全球收入则已近4.5亿。
  • 台湾歌手张惠妹(阿妹)将于明年4月展开全新的“乌托邦世界巡城演唱会”,今天(18日)下午3点,演唱会的前导预告片在阿妹官方脸书粉丝页上首播,预告片除了公布这次巡演的名称,还预告了阿妹和另一个身份“阿密特”将在这次巡演中首度同台演出。
  • 歌手张惠妹(a MEI)“乌托邦世界巡城演唱会”28日上午开始售票,12万张门票12分钟内就销售一空,超过张惠妹2012年“AMeiZING Live世界巡回演唱会”25分钟内卖完票的纪录,让a MEI直呼“太不可思议了!”
  • 【大纪元1月22日报导】(中央社达佛斯22日法新电)想像世界变成蚊子机器人飞来飞去窃取你的DNA样本,或百货公司从购买习惯竟比家人先知道你怀孕了。这是一群美国哈佛大学教授今天在瑞士达佛斯世界经济论坛描绘的非乌托邦世界,个人隐私已死。
  • 财政司司长曾俊华的财政预算案,最引人注目的地方,不是一如所料推出的“派糖”措施,而是在结语引用了社会心理学大师马斯洛的人类需求层次论,说:“有心理学家曾经讲过,对于饥饿的人,有食物的地方就是乌托邦,自由、爱、尊重等等不可以果腹的事物,对他们都是没有价值。”
  • 在纽约普林斯顿高中念高三时,鲍嘉璐(Karen Bao)有一个朋友和师长都不知道的秘密。为了这个秘密,她挑灯夜战,无暇做功课,更无心听课。如今20岁的她已藉由这项秘密成果而迎来新的人生规划:她的科幻小说处女作《飞升之鸽》(Dove Arising,暂译)近日由企鹅蓝灯书屋出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