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法轮功辩护 一位大陆女律师的心路(上)

人气 103

【大纪元2015年06月12日讯】(大纪元记者骆亚采访报导)近期,中国掀起法轮功学员控告江泽民反迫害大潮。大陆维权女律师王宇表示这是中共执政以来首次大规模民告中共领导人的现象。作为代理法轮功案件的律师,她深谙这个群体所面临的残酷迫害,并被他们崇尚真善忍、坚持信念的那种精神所感动。

王宇表示,尽管她因此遭到不少打压,但仍愿意坚持为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当中她也得到很多律师同行的支持和关注。

王宇1994年毕业于中国政法大学成教部法律专业。2004年5月到北京开始律师生涯。外表小巧纤弱的王宇面对公权力的违法行为毫无惧色,她代理了包括法轮功案在内的各种维权案件。08年底,她被天津铁路公安报复陷害被判两年半刑期,直到2011年6月重获自由。她接受记者的专访过程中,娓娓道来自己一路走来的心路历程。

处理法轮功问题政府和司法机关本身违宪

王宇谈到,在代理法轮功案子的时候所遇最大的问题就是作为政府和司法机关本身违宪。

她说:“就是中国宪法也非常明确,信仰自由、思想和言论也是自由的。但当局专门设立了一个‘610’办来针对法轮功学员,且刑事诉讼法第三百条,所谓的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主要是用来打击法轮功学员,现在也开始包括对佛教和基督教的人用此条款进行迫害。”

“我们作为律师来讲,就是做这方面的个案来纠错。对这些违法行为,在我们能力范围内去控告、投诉。对纠错我们有这个目的。”但王宇也感无奈:“现在可能没有这个能力,并且我们经常在法庭上被法院违法取消辩护资格。”

在处理黑龙江省“建三江”事件时,王宇和另外八位律师为四位法轮功学员辩护过程中,被违法解除辩护人资格。她说:“我们辩护人的资格完全是基于当事人的委托,法院完全没有任何权力去解除律师对某个辩护人的资格,但现在司法混乱,他们是非常严重的违法。”

建三江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庭审,代理律师要求会见遭到拒绝,律师举牌抗议,并前往当地相关机构进行投诉控告。(大纪元资料室)
建三江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庭审,代理律师要求会见遭到拒绝,律师举牌抗议,并前往当地相关机构进行投诉控告。(大纪元资料室)

震惊法轮功案当事人没有任何犯罪证据

王宇在通过做一些个案跟受迫害的当事人接触过程中,了解到这些年来,很多人多次被抓,并在关押中受到虐待和严重酷刑,家庭受到很大打击。

她说:“他们平时生活中也经常受到很多骚扰、歧视。他们每个人其实都是极普通的人,有农村妇女、没地位也没有权势,也有一些是学历、文化程度很高的大学老师,也有企业的高管,但都同样遭到打压。”

“这些当事人的经历给我的的印象就是:他们所做的事情都是向善的、崇尚真善忍的,特别是当前中国社会道德沦丧、公信力下降,这个法轮功群体确实是跟其他人不一样,他们的道德高度是相当高的。通过他们的家属、邻居、同事也了解到:这些人口碑都是非常好,是很善良、热于帮助人的人。”

王宇特别强调:“我接触到的案件令我震动,没有任何从法律上可以说的过去的证据,能够证明我的当事人是真正犯了罪,对社会造成一些危害或危险。他们没有这种行为,且公安机关和监察院提交法院的证据中也找不到。其实就是因为一个信仰,有很多人被判刑,有2、3年的,甚至更长的8年。”

“即使我的力量很微弱 也希望起点作用”

王宇自身也有冤案,因此法轮功学员的遭遇也引起王宇的共鸣。她说:“我觉得如果能争取的话,我要为他们争取无罪、或帮他们减少一些被关押的痛苦、或从声誉上免受来自官方的打压吧。”

王宇认为:“如果任由对人的信仰、言论自由这块迫害的这个风气助长下去的话,对每个人都是非常危险的。”

她说:“现在事实上,只要在网络上说了什么话,就可能被定为寻衅滋事、煽动颠覆的罪名被关押、被判刑。可能说是为法轮功学员,其实也是为我们自己,不能再这样任由政府肆意妄为对公民进行打压。我的力量很微弱,但是即使微弱,我希望也能起一点点作用。每个作为人权工作的律师都有这种想法。”

代理法轮功案件的阻力和压力

王宇表示,代理法轮功的案件,最大的阻碍还是来自公权力的。在王宇和其他律师代理的过程中,他们遇到司法局的压力,直接说你不能做这个案子。

她说:“北京因为有高智晟、唐吉田这样的先驱,他们的努力,北京司法局现在还好一些,基本上不会直接说这个案子不能接。”

“有一些案件,如果当地律师来做,可以节省成本,但我所知道,当地司法局明确说,你不能接法轮功案子,或你接可以,但你要做有罪辩护。办案过程中,律师协会和司法局会施加压力,还有来自公检法的一些压力,给你制造很多麻烦。”

王宇举例:“比如公安机关可能在你会见当事人的过程中给你设置障碍,明明律师直接会见当事人就好了,但你到了不让见。你提交的合法手续,他就说你要找公安局、司法局批准,找一些理由。比如,案件移交到检察院,律师就可以阅卷,但就不给见,一直拖到法院。”

“到了法院也给律师设置层层压力。首先是来自公权力的这些障碍,还有可能来自律师事务所压力要求不能接,还有来自其他公众和律师同行的不理解。各方面压力确实是很大的。”

“我们想通过网络把案子及时公布出来,马上就给封了,或发出去,别人看不到。包括有些公检法、当地公安机关,一听说是法轮功案件,马上说不接待,有的说你这个案件是法轮功的,那去‘610’解决吧。而‘610’本身是对信仰人士进行打压的,到了那怎么可能给你解决问题,很艰难的。”

愿意代理法轮功案的律师越来越多

王宇表示,虽然国内有防火墙,一些事件随时被屏蔽,自己的微博已经被封杀了好几个,有时发的微信只能自己看到但别人看不到,或刚发就被删了,但毕竟现在是网络时代,虽然被删,还是能小范围的传出去。

她说:“只要能传出去,就能扩大出去。学法律的人比较容易接受这方面(信仰自由)的理念,愿意做这方面案子的律师也是越来越多。”

面对艰难局面坚持法律原则也能走过来

王宇表示,公检法他们实际上是知道自己在违法。法律本身就是他们拟定的,司法局不让律师介入案子,他能不知道违法吗?有人说,杀人犯都可以有辩护律师,那为何法轮功学员,你作为司法局不让人辩护,而且辩护是独立辩护权,不管当事人是什么案子,律师如何辩护是受到法律保护的。司法局这种干涉明显是违法的。

“如果我们坚持法律原则的话,它也会采用打压手段,但律师坚持的话也能走过来的。至少在中国法律的框架内,从法律上来说,维护当事人权力,也是用法律维护我们自己的权利。当然这个过程中随时可能被公权力打压。”

王宇此前也因帮当事人维权,要求会见、阅卷等,被非法限制人生自由、被关、被打、被拖出法庭非法取消辩护人资格。但她说: “我也要坚持,对他们打压进行控告,这个过程中我受到伤害很大,但我还是愿意帮忙那些像我之前受过冤的人,能够从法律层面帮助他们。”

有的时候王宇对这些打压和伤害情绪很低落,但是有很多当事人,他们会鼓励她,给她信心。

她说:“虽然受到打压,有这么多人信任我,我也愿意为这些信仰人士,在我能力范围内为他们伸张正义。在法庭上,我会为他们做无罪辩护,我会去公安和检察机关去提出我的要求,当然绝大多数是得不到支持的,但是我也希望能够通过我这个法律者去让他们有所转变。有少数案件,也能对当事人有所帮助,这也给我鼓励。”

“当事人对我工作的认可是最大的鼓舞”

对于王宇来说当事人对她工作的认可是最大的鼓舞和动力。

她说:“我们本身做这个(法轮功)案子跟其他律师做的相比,收费很低,我们主要不是为了挣这个钱,主要是对信仰自由、言论自由在法律层面问题进行揭露和进行维护。有些案件如果当事人不认可的话,对我的打击是最大的。”

面对公权力的打压,王宇表示现在基本上没有什么太大恐惧与畏缩。

她说:“如果我为他说话的这个人认可我,我会觉得受到很大鼓舞,因为受到打压的这个人,本身也是我很敬佩的人,他们为了真善忍这个理念坐牢,让人非常敬佩。如有家属对我的工作有些看法的话,那对我的打击也是比较大的。”

责任编辑:高静

相关新闻
律师控告迫害者:因信仰迫害法轮功 都违宪违法
11.15被绑架法轮功学员面临起诉  律师将做无罪辩护
他山:中共指派的律师也为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
北京律师精彩辩护 震撼河南禹州法庭
最热视频
【远见快评】海航董事长及总裁被抓 孟晚舟将回国
【秦鹏直播】孟晚舟签DPA协议 解析双方交易
【新闻大家谈】廖天琪:德大选后对华关系有变?
【重播】美日印澳首脑白宫会谈 应对中共挑战
【财商天下】股价反弹 恒大恐被国有化
【未解之谜】不可思议的跨国灵魂互换案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