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乳品价格续跌 中国真的奶粉过剩吗?

人气: 21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5年08月13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扪心新西兰综合报导)本周,随着国际乳制品批发价格进一步大跌,恒天然预告国内鲜奶收购价格创下十几年最低,对新西兰畜牧乳品业继续造成打击。新西兰各界纷纷质疑政府,对于新西兰经济依赖单一的大宗商品出口,尤其是严重依赖对中国这个单一市场的出口经济模式,是否应该及时修正,以避免经济走入衰退。

专家警告,如果继续依赖中国市场,任由中国人“趁火打劫”、在新西兰购买牧场和建立乳制品加工厂,随着中国公司在新西兰生产和直接供应中国市场的份额增大,中国市场对新西兰乳品需求必然降低,这只能带给乳制品价格更大的下行压力,对新西兰经济造成更深打击。

同时在中国,一方面当局以整顿乳品市场的名义,对在华的众多洋奶粉巨擘的围剿已经节节胜利。中共当局不但迫使多家洋奶粉品牌认罪、认罚、转盈为亏,还迫使它们为求生存,纷纷与中国国内品牌联姻;而另一方面,中国民众对真正洋奶粉的热情丝毫不减,仍通过各种渠道大量购买,在海外购物网站购上,洋奶粉连续10年称霸中国人“海淘”榜单。

在华乳品巨擘狼奔豕突

最近两年,在中共当局的大力围剿下,中国市场上的洋奶粉品牌巨头们,一个接一个地落马。洋奶粉的价格纷纷崩塌,业绩也一泻千里。

美赞臣最新业绩报表显示,其今年二季度销量同比下降了5%,市场份额也大跌了2%,失去了奶粉市场龙头老大的位子;贝因美的今年中期预告显示,在华经营已经转盈为亏,亏损了约1亿元,而去年同期则是盈利1.1亿元;合生元婴幼儿奶粉,收入与去年同比下降了4.84亿元,降幅高达12.9%。

曾经占市场份额最大的美赞臣,因为被指控在中国行贿,在7月底刚刚受到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1,203万美元的罚款;刚要喘口气,马上又受到中共媒体的围剿,指美赞臣已经向美国认罪,既然此事发生在中国,中共当局应该给与其更加严厉的惩罚。美赞臣目前别无他法,只能是惴惴不安地听从发落。

其它几大品牌,合生元在支付完1.6亿元的反垄断调查款后,虽然表面上没有立即降价,但终端销售价格几乎折半;多美滋屡受打击,降价幅度最大,其销售额已经跌出市场前10名;贝因美更是开始进入四五线市场,终端销售价格已经低于100元。

为了在中国生存,各大洋奶粉品牌纷纷寻找新的出路。美赞臣目前还没有崩塌,但极力在内部调整、消化;今年7月底,多美滋已经被中国乳业巨头雅士利全资收购,而贝因美则卖掉其20%的股份给恒天然,成为其旗下安满品牌的唯一分销商。

恒天然不把自己当外人?

在中共当局这次对洋奶粉品牌的大围剿中,恒天然除了受到整体价格大降的冲击外,似乎安然无恙。专家分析,可能因为这次主要是针对配方奶粉品牌,而恒天然主要供应奶粉原料,它的婴儿配方奶粉如安佳、安满奶粉,市场份额远远比不上美赞臣等大品牌,对中国市场造成不了很大影响。

另外也有人猜想,可能是上次恒天然的肉毒杆菌乌龙事件,令当局先放它一马。虽然后来被证实是虚惊一场,但当时正值中共当局把洋奶粉“拉下神坛”的运动正进行得如火如荼,恒天然不但与其它洋奶粉巨擘们一道被重罚上亿元,这个乌龙事件更被官方媒体炒得热火朝天,所以当时对恒天然该打的已经打得够狠,该骂的也都骂个底朝天,所以这次就没有明确针对恒天然。

不过在中共对进口乳制品价格的打压,恒天然显然没能例外。恒天然刚刚宣布2015-2016年度乳固体的收购价格再次下降到每公斤3.85元,比奶农生产所需的每公斤5.75元,低了将近2元。乳制品价格令奶农入不敷出已经超过一年。现在新西兰国内的批评声音越来越大,指恒天然把自己绑在中国市场、经营不善,然后把危机转嫁给奶农,令奶农们苦不堪言。优先党和一些专家已经明确表明,希望恒天然改变运作模式,暂时不参与国际乳制品的拍卖,并尽快开拓其它市场。

不过,恒天然在今年年初,逆势以36.18亿元收购了贝因美20%的股份,把贝因美变成恒天然安满品牌的唯一分销商。这件事情让外界感到有些蹊跷,因为目前在中国,各大洋奶粉品牌都自命难保,纷纷与当地乳企联姻或“卖身”,只有恒天然不顾中国污染严重、冒着损害新西兰天然纯净声誉的危险,还继续在中国增建牧场。有分析指,如果不是恒天然深谙中共的潜规则,那一定是恒天然赚钱赚到花了眼,走到悬崖了还看不出来。

新西兰成了中共的“经济囚徒”?

随着乳制品价格下滑愈演愈烈,对新西兰经济单纯依赖中国市场的质疑声也越来越大。前怀卡托大学校长、皇家骑士勋章获得者布莱恩.构德(Bryan Gould)就明确表示,新西兰的贸易政策,已经拉响了警报,这种依赖单一商品的政策,“危险、幼稚”。当我们太过热切地要加强单一贸易优势时,就会使我们陷入危险境地。

构德说,新西兰幼稚到去中国建立了乳制品市场,但却无法保证人家的大门是不是一直向你敞开,结果现在就成了这种情况,为了保持这个市场,就必须被迫去迎合中方的任何要求。

构德认为,中国的兴趣显然已经超出了仅仅购买我们的产品,而是已经延伸到对乳品生产能力本身的控制。中国人现在在新西兰不但拥有牧场和乳制品加工厂,还拥有生产能力和专业技能。他们的产品,越来越多地绕过新西兰产品提供商,直接进入中国市场、供给中国的消费者。

构德说,中国的投资者就跟任何其它国家的人一样,有权利把他们的钱投到他们感兴趣的事情上,这无可厚非;关键是新西兰自己,还搞不明白正在发生的事情。他认为,中国乳品公司在新西兰增加对中国市场的直接供应,与恒天然所经手的新西兰乳制品份额的降低,两者发生在同一时间,这决不是偶然的。

构德强调,尽管目前中国人在新西兰控制的乳制品产品份额还不是很大,但是已经可以看到其增长的势头。随着乳制品价格持续低迷、奶农们经营不下去,越来越多的牧场会被迫卖给外国买家;而在中共对乳制品供应增加控制后,他们对国际市场的需求的进一步降低,会给国际乳制品市场价格带来明显的下行压力,对新西兰乳制品的出口,只会造成更沉重的打击。

责任编辑:张莉莉

评论
2015-08-13 2:0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