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库存”变形记(4)黑幕重重 始作俑者谁

人气 5367

【大纪元2016年10月02日讯】(大纪元记者高紫檀报导)近期,中国大陆房地产疯狂飙涨,隔天涨30万元竟成常态,买房如抢房,令人膛目结舌。中国人有钱吗?如果评“全球房价最难负担城市”,前十名很可能被中国城市包圆。可是谁在玩炒房游戏?背后又是怎样的隐秘黑幕?又给中国经济埋下怎么样的危机?黑幕重重,谁又是始作俑者?

中国房价能够长期上涨,尽管“泡沫”十足仍能“涨上天”,在许多经济学家看来,这与政府的独家垄断土地,以及政府的土地财政密不可分。

(四)很大部分根源在于土地财政 江泽民的遗祸

今年4月26日,自由亚洲中文网发表作家郑义系列文章《中国经济奇迹的核心秘密:变卖土地》,揭开了20多年来中共制定土地政策的始作俑者。

文章披露,在1980年初,深圳成立了中国大陆第一家房地产公司,并以政府的名义收取“土地使用费”,深圳政府推动全国人大立法加以追认后,土地被房地产大肆占用。八九年“六四”之后,圈地运动更是大行其道,耕地以惊人的速度迅速流失。

这使中共高层有识之士意识到将面临的危机,并开始思考土地私有化。

江泽民变相否决土地私有制

文章披露,在江泽民当政时代的1993年,曾有一次就土地私有化进行争论的中共政治局扩大会议。当时主管农业的中共副总理田纪云意识到农业面临的严峻形式,提出讨论会议上原本没有的土地议题。

他批评说,执政党的会议如果不以国计民生为头等大事,政权迟早会出现危机。在中共党内改革派万里、乔石、李瑞环的支持下,会议临时改变了议题。

当时有数名省级领导人赞成“在农村逐步落实已承包土地归己所有”的方案,田纪云在会议上提了两条建议,第一、向农民宣布他们各自承包的土地从此在法律上归私人所有,农民则向国家缴纳土地税;第二、尚未分配承包的荒地、山岭、滩涂等,可宣布收归为三级国有(国家、省、县),今后的开发者须依法向政府购买或订立承包合同。但有人反对。

据称,支持田纪云的万里宣布了在农民中搞的一个调查。这些农民说:共产党曾向我们许诺穷人可以得到土地,土改的时候我们倒是分了土地,但一个合作化,又都收回去了,号称是集体所有。可现在,又要把土地卖给我们,这土地原来就是我们的,凭什么要卖给我们?

而在这场关于土地问题的中共内部激烈的争论中,江泽民没有当场表态。最终,江泽民坚持了所谓的“土地公有制”,将田纪云土地私有化的提议无限期搁置,并不了了之。

土地制度在江泽民时代蜕变为“官员抢劫制”

随后,土地制度在江泽民时代就一步步蜕变为“官员抢劫制”,政府随意征地从中渔利,大搞拆迁,各种政府暴力事件层出不穷、甚至动用武警及黑社会共同驱赶反抗拆迁的所谓“钉子户”。

文章总结,变卖土地已经成为当今中国经济奇迹的核心秘密。政府对土地的疯狂抢夺,是房地产业的疯狂崛起的基本条件。

文章还称:“如果中国的土地有了具体的有血有肉的主人和守护者,今天就不会有对土地的疯狂抢劫,不会有官员的腐烂、暴富,不会有剧烈的社会对抗,不会有环境的急剧恶化以及无可逃遁的环境、资源、经济、道德总崩溃。”

江泽民时代的分税制改革及政绩考核引发地方土地财政依赖

同样是江泽民当政时期的1994年,中共实行分税制改革,大幅将地方的财权收归中央,而地方财政出现入不敷出的问题。地方政府为了缓解财政困难,最后发现卖地是个无本万利的好办法,开始实施土地财政行为,大量卖地创收。维基百科称,“分税制改革”被认为是解开“中国土地财政增长之谜”的关键。

另一方面,中共高层开始以GDP和地方财政收入为主要指标的地方官员政绩考核机制,更加激励了官员们卖地发展房地产的决心。房地产业是既增加卖地收入又创造GDP的最简单办法。

维基百科称,特别是1998年住房改革以来,地方政府的土地财政更成为推动中国住宅商品化的主要动力。

江泽民以腐败治国 家族带头在房地产业发大财

更重要的是,江泽民以腐败治国,江泽民家族还带头藉土地发大财。

在中国大陆,江泽民被民众封为“腐败总教练”,而其长子江绵恒得则到了“中国第一贪”的称号,江的次子江绵康则被认为是江泽民“闷声发大财”的代表,在藉土地发黑财方面更为厉害。

早在2007年,江绵恒和江绵康就被揭露涉及上海周正毅案。当时上海帮官员安排周正毅拿下的“东八块”土地,江绵康以上海市政府建设委员会名义占了一块,江绵恒以上海联合投资有限公司名义也取得一块。实际周正毅只取得其中的两块。

据维基解密公布的密电披露:江泽民两个儿子都曾卷入了2006年导致时任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落马的社保基金大案。江泽民的长子江绵恒,是与该丑闻有关的房地产交易的一名受益人。江泽民的次子江绵康也通过陈良宇的儿子陈伟力涉入了此案。

网上公开资料可查,江绵康原来的公开职务——上海市政府建设和交通管理委员会局级巡视员,负责全市土地、拆迁、规划、建筑总协调工作。

上海维权律师郑恩宠曾披露,巡视员不是正式职务,但是官位很大,职权其实跟建设委员会主任一样大。江绵康还有依附于城乡建设和交通委员会成立的公司、企业、社团、出版相关刊物,实际上掌控了上海市政府这个最肥机构的实权。

被列入中共当局海外追逃名单之首的浙江省原建设厅副厅长杨秀珠,去年9月30日接受外媒采访时表示,她任温州市主管城建的副市长时,江泽民的二儿子(江绵康)向她要500亩地,被她屡次回绝,认为不合规定,她称,“哪有那么大块地给你”。

江泽民派系人马迅速跟进房地产腐败领域

在江泽民家族示范下,众多江泽民一系人马当年均迅速看到房地产这块“肥肉”:拿到土地再倒卖,无本生意可立即赚数亿。

如江泽民的铁杆,前中共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黄菊,其老婆的姐姐余雅文有在工商局注册的两个房地产公司的营业执照,其中一个公司是“上海绿文房地产有限公司”,注册资金是5千万元人民币。

有报导称,余雅文曾和周正毅一样在上海黄金地段徐汇区免费得到一块土地,名义为“土地储备”。两年后,余雅文把免费土地“转让”给徐汇区和上海另外一个房地产公司,其中大赚特赚。

而江泽民主政时期冒出的众多房地产公司,很多均与江泽民派系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房地产业是中共官员贪腐的重要行业

在江泽民家族及江系官员的带领下,政府各级官员们对动辄就是上亿资金的房地产业钟爱不已。

前河北省审计局一名罗姓处长接受大纪元记者采访时说,政府土地部门成了肥缺,地产界成了中共官员腐败的金库,行内人都知道,搞地产,不向政府各级官员送钱根本边都摸不着,“连执照都办不下来!”

罗姓处长说,在一次省委书记主持的处级干部会议上,省季书记自己说,办一个房地产开发许可证需要盖116个公章,要求减半到60多个章。实际上,即便减少到60多个章,每个章都牵扯一大批官员的腐败利益链,房地产商不送钱,根本没门。“房地产商是送钱最多的,几百万都是小数。”

而在房地产业整个链条上,地方政府首先提高地价,并且形成一系列腐败利益链,从地产商办证开始,再到拿地建楼、最终销售,各级官员受贿收贿成了公开的秘密,这一系列成本最终全部加到房价上,导致房价不断高涨。

体制内的改革永不会成功

很多中国人寄希望于中共的体制内经济改革,以解决中国目前的经济困局,以及楼价高企的泡沫经济。

上述罗姓处长说,中共不按照事物发展客观规律走,根本没有正的东西,任何一句话都是假话,任何一件事都是欺骗,所有干的事都是败坏人类道德与传统,将中国人卷入道德沦丧。他认为,体制内改革“永远都不会成功”。

大纪元采访的多位专家均认为,中共的政治体制决定了目前的经济体制,政治体制的“畸形”导致了经济体制的“畸形”,最终导致了目前的“畸形”泡沫经济,再加上江泽民“腐败治国”引发的体制性腐败,以及江泽民利用中共对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修炼者的迫害,已经造成整体社会道德下滑,使中国经济陷入一种积重难返,进退维谷的局面。

中国经济何为出路

习李的“去库存”“去杠杆”经济政策本身是好的,但最终却被变异成了推升中国房价,加剧资产泡沫的启动钥匙,原因值得深思。

大纪元评论文章指出,习近平上台后的经济改革等措施因在中共体制内实施,这注定了在中共内部的任何改革都不可能成功。由于中国广大民众对中共已彻底失去信心,导致习近平政权在中共内的经济改革都遭遇强大的阻力。中国民众对中共严重的不信任、不配合,致使习近平政府在经济上遭遇严重危机,由于经济无法保持持续高增长,中国正处于巨大的危机中,同时也给世界带来危机。

该文认为,抛弃中共才是出路。因为中共体制本身,就是邪恶的最大制造者与庇护所。

而且,习近平在抛弃中共,稳定中国政局之后,以中国人的吃苦耐劳和聪明才智,以及很多移民海外的华人回流中国,带来资金、技术,中国的经济会在保护环境和尊重人权的基础上健康发展,很快就可以腾飞。#

责任编辑:孙芸

相关新闻
经济学家巴曙松:中国房地产业正现深刻变化
高盛看空大陆房地产 拐点或6至9个月后到来
丈母娘成大陆楼市去库存主力?
专家解读近日中共政治局会议内容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