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王维洛﹕中国水库防洪效益为何无效

人气: 158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6年11月16日讯】(希望之声记者静汝报道) 旅居德国的著名水利环保生态学专家王维洛博士就中国抗洪的主要工程设施水库大坝为什么不能发挥预计的防洪效益发表文章,总结了2016年中国并没有出现类似1998年的大范围的强降雨天气,主要的大江大河也没有出现大洪水。但是2016年中国发生的洪涝灾害依然严重,人员死伤严重,经济损失巨大,不亚于1998年。就为什么中国水库防洪效益不作为,王维洛博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进行了深入的分析。下载收听

记者:王博士,您好!根据中国官方对建水库的宣传,水库大坝建的越多,防洪效益就应该越强,但根据中国的报道,2016年中国发生的洪涝灾害依然严重? 水库大坝并没有起到很好的防洪效益您怎么看?

王维洛:水库能不能防洪,一句话说可以防洪和不可以防洪都是错的,因为水库能不能防洪,它有很多技术条件要满足,才有这样的技术可能来防洪。我们举个例子用现代的语言来讲,就是你们家有个洗澡的浴缸,你们家也有一个很小的茶杯,这洪水量有多大呢,就有一个浴缸那什么大,水库如果要很大的,也能承下这一浴缸的水的话,你就可以说,我有能力可以防洪,这是首先第一个。但是你的水库只有茶缸那什么大,洪水有多大呢?一浴缸的水,你可以想这防不了洪,就是首先水库要足够的大。

毛泽东建的第一个水库是北京的官厅水库,北京的官厅水库是拦截永定河的水,永定河的一年流量是二十亿立方米,官厅水库的库容量是多大,现在是四十多个亿,它可以把两年的水都能装下,我们可以说官厅水库防洪能力的技术条件已经满足了。像埃及的亚斯文水库,亚斯文大坝后面的水库,它可以拦劫尼罗河一年多的流量,所以你说他有防洪能力,没人和你争论。在工程上我们把年平均流量和水库总库容的比,做为数据,年经流量和库容量的比是一的话,我们说在技术上有可能满足这个要求,比如说官厅水库是二,可蓄两年的水,亚斯文水库是一点多,可以蓄一年多的水。

中国很多水库没有像官厅水库这什么大,比如说三峡水库,三峡水库的总库容大概是相当于年经流量的8%,大家可以去想它有多大的防洪能力,这是第一,就说水库的库容和年经流量的比是多少,这是一个技术条件。第二个,你们家有一个这什么大的浴缸,这什么大的一个水库,如果浴缸里的水已经装满,洪水来的话,是不是还有剩余的库容呢?尽管你已经足够大,但你没有这个库容,你也起不了这个作用,就是这个水库能不能防洪,决定于在洪水来的时候,还有多少剩余的库容来拦蓄洪水。还有一个,你们家的浴缸牢不牢,如果水装满,会不会浴缸就破了,就是说这个大坝是不是安全的,在数据上说你有这什么大的库容,但是如果大坝不安全,你也不敢蓄水,所以大坝安不安全也是一个条件。

中国有这么多水库,起码有一半以上的水库大坝是不安全的,来自于两个原因,第一个我们前面上次在讲美国拆坝的过程中已经谈到,美国为什么要拆坝,生态环境的要求,人们意识的改变,认为得不偿失,所以要拆坝,第二个,美国的坝也都是五十多年,维修费太高,所以美国人说还不如拆了,经济更合算。中国这个坝大多数也是五、六十年了,1949年以前,中国一共有二十三座水库大坝,在东北三省,日本人建的,日本人建的最早的丰满水库现在坝已经拆了,拆了以后又重建,使用期是七十年,日本人建的水库质量相当好,但是也只能用七十年,中国很多水库都是有这样的问题。

2016年,我们讲几个例子里面,都是因为上游的水库害怕溃坝,水库开始放水,下面就无法承受,出现洪水灾害,有溃堤的,有扒堤的。就是这三个条件都要满足水库才可以防洪,但是因为中国的水库大坝是不安全,所以50%不能满足这个要求,所以很难发挥所谓的防洪的效益。

我们再讲第二个条件,在洪水来的时候,你要有留出库容来存蓄洪水,那你知道什么时候来洪水吗?气象预报的准确度是世界上一个没有解决的难题。比如说像德国人出门,像我们出门,身边永远带着雨伞,他不管你气象局报有雨,还是没雨,他永远带着一把伞,他说这个天气就像小孩子一样,说哭就哭,说笑就笑,你没有办法预报准确,尽管我们有最先进的雷达,我们有最先进的卫星照片等等,但是气象预报的准确率并没有提高。

中国的水库大坝一上来就和你说,我们水库大坝是多目标的,能防洪,能发电,能航运,能蓄水,能供水,能灌溉,还能养鱼等等,大家一听这个东西有用,但是你想想这什么多目标里面,有没有什么是矛盾的,你供水,你发电,你需要水多,越多越好,水位越高越好,但是如果你要防洪,水位是越低越好,水越少越好,这两个东西是矛盾的,前提是一个准确的气象预报,而这个准确的气象预报又是不准的。中国气象局今年报有大洪水,但没报准,都是各地的小区域,小流域,而不是大区域的大洪水。他说有洪水,我把水放了,但是没下暴雨,等到枯水期的时候我水库里面没有水,我既不能发电,也不能供水,经济损失找谁去要?

我们再举一个很具体的例子,滨田水库的例子,中国照官方的数据来说,有八万七千座水库,实际上他有十二万座或者甚至更多的水库,当时搞改革开放,中国什么都承包,水库也承包,现在总共大概水利部国家控制的也就是二百多个水库,而且也只是有时间性的控制,其他都是水库经营单位自己来控制水位的,只是到了洪水期的时候,如果是国家防总、省防总下命令要你放水的时候,这个控制权归国家防总和省防总,其它时间国家不管的,是水库经营单位的事。

滨田水库有二十几个人的工资是由国家开的,九十几个人的工资是要靠水库的营利,而且这二十几个国家干部的奖金和其它收入也是靠水库经营出来。做为水库的经营者,什么东西和你连在一起?发电能卖钱,供水能卖钱,养殖养鱼能卖钱,这些和你都有直接的经济联系,所以水库的运行不是和公众的利益连在一起,而是和水库的经营者的利益连在一起,水库的经营者他希望水库保持在高水位上,不愿意放水,只是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等到国家防总、省防总下命令,他才放水,但是国家防总和省防总下命令放水的时候,这个时候放水是国家防总和省防总从国家救济款里给你打进来钱的,就是说你这个时候放水是有经济收入,你提前放水是没有经济收入的,那么我就要找对我经济效益最大的时间来放水,就是紧急放水,等国家防总和省市防总给我下命令时我放水,放多少水就是我多少经济损失,你得赔我。

我在这篇文章里我只讲了四个例子,后面我又提到四川上游的一个水库,溃坝死了10个人,后面还有一个例子,我当时没收进去,就是清江隔河岩水电站大坝放水,最后把鱼都放下来,里面养的鱼是和长江的鲟类互相矛盾,是一个外来的鱼种,所以这将破坏整个长江流域的本地的鱼种。也是等到国家防总和湖北省防总下命令放水,养的鲟都冲到长江里面去,外地的鱼种破坏长江流域当地的鱼种,生态环境方面负的效益谁来赔,没有人来赔,中国用水库大坝防洪,和它自己本身的管理体制是矛盾的。

并不是承包是最好,当水库在承担防洪效益的时候,这是一个公众利益的事情,担负着公众利益的水库他的经营管理权不应该在私人手里,这就是为什么中国的水库大坝不能够起到它应该发挥的防洪效益,从技术上来分析是有原因,从管理这个层面上来分析也是有原因的。

记者:您认为中国的水库这次在洪水中起的作用是什么?

王维洛:首先可以肯定它没有起好作用,他起了加大洪水灾害的作用,因为在洪水上面迭加一个人为的洪水。我们讲第一个滨田河的溃坝,滨田河水库一开闸放洪,滨田河就溃堤了,淹了很多老百姓的房子,淹了很多农田。滨田水库的防洪效益里面有这什么一句话,说水库的建设把滨田河道的防洪能力从10年提高到20年一遇,滨田的老百姓说,我们滨田的河堤,几年来我们县委都没修过,都不管的。我想县委为什什么不修、不管?你不是说上面有一个水库,已经把我的防洪能力提高了,从10年提高到20年。这样来描述水库的防洪效益是错误的。滨田河的河堤的防洪能力,如果说是能防10年一遇的洪水,不管你上面有水库还是没有水库,都是防10年一遇的洪水,因为只有当遇到20年一遇的洪水流量的时候,水库通过削减洪峰流量,把20年一遇的洪峰流量削减到10年一遇,才使得20年一遇的洪峰变作10年一遇的洪峰,它能够顺利的通过下面的滨田河道。

今年滨田河水库开始上放水,假如是20年一遇的洪水都放下来了,那下面的滨田河道只能防10年一遇的洪水,那它就得垮,就得溃堤。所以在描述水库的防洪功能的时候,河堤的防洪功能并不因为水库的存在它的防洪能力而提高,只能是因为水库有可能削减这个洪峰流量,那么使它顺利的通过下游的河道。当水库不发挥作用的时候,比如水库开始泄洪的时候,来多少洪水泄多少洪水的时候,下面的河堤就要溃堤了。

我为什么在这里讲这个问题呢?三峡工程在讲它防洪讲库容的时候就是这么讲的:三峡工程能够使下游的防洪能力从10年一遇提高到百年一遇,在三峡工程建设之前,长江下游的河道就可以防20年一遇的洪水,再利用了这些蓄洪区等设施后它起码可以防40年一遇的洪水。通过1998年洪水以后,中央政府投资加固了长江大堤,长江大堤本身就能防百年一遇的洪水,所以长江大堤能防百年一遇的洪水不是由于三峡工程的建造而提高。而且中央政府在1998年洪水后几百亿的投资,才是长江干堤的防洪能力得以提高。但是现在由于三峡工程的清水下泄,彻底的改变了长江河道的走势,而使1998年以后朱镕基投资加固的长江大堤的这个防洪能力现在又受到威胁,就是说那个时候的投资就全白费了。为什么?因为河道变了?河道原来淤的地方它变冲了,原来冲的地方它变淤了,所以这个投资等于白费了,得再重新来过。再来过的钱就是从所谓的三峡工程里面出,这个是老百姓来出了。

我还讲了武汉举水河,它是由于一座水库要溃坝,所以就派了武警部队的水电总队的官兵去把泄洪道里面阻挡的水泥块给炸掉,用了多少炸药呢?有的说用了2吨,有的说用了1吨,有的说用了500公斤。二战时德国海军靠的是潜艇上的水雷,也就200多克的炸药,就可以想像这个是多么紧急的状态,而且这个水库正好处在中国的交通要道上,两条高速铁路,一条高速公路就在它旁边通过。湖北省的防总很害怕,就是说这个水库可能会溃坝,那别的水库会不会溃坝呢?就赶紧放水。

在邢台的河北这个水库放水也是同样的这什么一个道理,所以当水库害怕自己安危的时候要放水,你放水的时候你把人为蓄的水量叠加在自然的洪水流量上,下去的洪水量比你自然的洪水量还要大,对下面的河道来讲无法让水安全的通过。

记者:若没有这些水库,那2016的洪涝灾害还会这么严重么?

王维洛:我们讲第三个例子,河北邢台的例子,河北邢台在没有建南水北调之前,它有26条河流,从西向东流,降雨哪怕是暴雨,降在邢台上面或者是上游地区的,它都是通过26条河流从西向东流这样来排除洪水。《史书》上记载,大禹当时疏导了河流,把这些河流都疏导到下游的土里面去,消除了洪水的灾害。而使得邢台生态环境今天看上去相当恶劣的地方,成为了中国文明的摇篮,邢台曾经是中国历史上的一个古都,在那个时候邢台是中国经济最发达的地区,也是中国生态环境最好的地区,26条河流来疏导洪水。

当建了南水北调工程以后,南水北调和中国所有河流的流向都是反的,是从南向北流的,中国的河流都是从西向东流的。为了减少南水北调工程的造价,邢台26条河流现在只剩6条和南水北调工程交汇,能够向东流。20条河流没有了、消失了。根据中国保护湿地的条例,让河流消失是犯法的行为。南水北调工程让600条河流消失,在邢台地区这6条河流它要担负原来26条河流排泄洪水的任务,这样就会发生洪水,因为没有那么大的能力。

最后我们讲中国的城市建设对河道的任意更改,建水景房,把河道任意变宽、缩窄,就会制造洪水。如湖北的举水河,举水河在自然条件下的河流有多宽?2500米宽,现在在湖北武汉市里也只有几百米宽,原来要通过2500米宽的河道洪水,你把它压在几百米宽河道里,水位怎么会不涨?

在邢台更奇怪,上游的河道宽,下游的河道窄,最基本的知识都没有。比如说水是从高处向低处流,中国人不知道这个道理,认为水是平着可以流的。第二他认为水流不是越流越大的,他可以让一条河流上游宽下游窄。邢台的七里河,上游通过的能力有500多立方米,下游通过的能力还不超过200多立方米,上游的洪水下来了,下游的通过能力小,下游那里不溃坝吗?象举水河自然条件下这么宽,现在给它缩到这么窄,不淹你吗?为了城市水景房能卖高价就可以不顾自然规律。我们不重视自然规律的话,这种灾难还会不断的重复,而且会越来越厉害。

记者:您认为中国官方是不是已经认识到这个问题?

王维洛:其实它有同样的美国的这个问题,就是谁来维修这个水库的问题,美国为什么要弃坝,其中一个就是说维修费太高。那它的维修费是谁来承担的呢?美国在这个管理体制里,建水库的单位和管理的是一个单位,所以如果这个水库出了事情以后,就是管理的的单位来承担这个责任,也就是建水库的单位来承担这个责任。中国建的单位和管理的单位不是一个单位,在中国出了问题这个时候是谁来承担这个责任?比如今年的邢台洪水把大贤村淹了,谁来赔偿,没有,到现在为止我们没有看到,谁会为大贤村的村民死亡、财产损失进行赔偿,没有。我当初看到,大贤村的村民收到了大概几包快熟面的赔偿,下面的赔偿就没有谈。

中国政府要把这个明确下来,说大坝的维修要归水库管理单位管的话,水库管理单位他会把水库全部还给你。我们再把这个问题扩大一下,既然你已经提出来,我们就可以谈一下三峡大坝,也是把管理和维修分开,中国人不要以为三峡大坝属于你中国人,起码三峡大坝的发电机不属于你,三峡大坝能挣钱的那一块不属于你,三峡大坝不挣钱的东西都属于你,我们可以这什么说。三峡大坝什么东西挣钱呢,三峡大坝就是发电机挣钱,三峡所有的发电机和所产生的发电效益,都是归长江水利股份有限公司的股东们,不归中国人所有,那么三峡大坝的年维修、将来的大维修的钱归谁,归所有的中国老百姓,归中国的纳税人。

至于其他的小的(水库)现在是不清楚,将来总有一天,只有水库溃坝的时候,发生大问题,这个时候当做一个问题提出来讨论了,在这个悲剧发生之前,我们所有的专家们,他们是闭着眼睛不说,尽管他们心里面很清楚,这个事情将来的不久就会发生,而且是一个很大的灾难。

(以上评论只代表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责任编辑:安妮

评论
2016-11-16 8:4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