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贾敬龙被执行死刑 与家人诀别细节披露

微信公众号“鱼眼”发文,曝光贾敬龙与父母最后见面细节,文章透露见面时贾敬龙的父母并不知道儿子当天就要被执行死刑,也不知道那次见面就是与儿子的永诀。(网路图片)
人气: 33062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6年11月17日讯】(大纪元记者周慧心综合报导)大陆众多学者、法律界人士“刀下留人”的呼吁,没有救回贾敬龙的命,随后贾敬龙与父母诀别细节被曝光。中共的欺骗与暴力再次激起民间的愤怒。有评论表示,中共的此行只会激发后来者。

贾敬龙与父母最后见面细节被曝

15日中共官媒新华社发文,称石家庄市中级法院在执行死刑前,“依法安排贾敬龙与其亲属进行了会见”。但微信公众号“鱼眼”发文曝光贾敬龙与父母最后见面细节,文章透露见面时贾敬龙的父母并不知道儿子当天就要被执行死刑,也不知道那次见面就是与儿子的永诀。

文章介绍,15日早晨6点多,石家庄中院派人来将还在睡梦中的贾敬龙父母带上车,说要让他们与贾敬龙见面。“去看守所的路上,法院的人告诉他(贾敬龙的父亲),最高法院的死刑复核判决书已经下来了,贾敬龙随时可能被执行死刑。但他不愿意把 ‘随时’跟‘今天’挂上钩。”

大约7点多,贾同庆和妻子王香兰以及大女儿夫妻俩和二女儿贾敬媛,一家五口人在石家庄第二看守所汇合。隔着玻璃,众人先后跟近一年没见的贾敬龙通了话。

父亲贾同庆回忆道:“他就说这辈子对不起我。说的都是客气话。”一直平静的他,这时变得有些急躁,“还能说啥?我不知道是最后一面。”

母亲王香兰回忆说,贾敬龙隔着玻璃向她道歉,说把他养这么大不容易,是他不孝。王香兰让儿子好好的,“我不称你(注:河北方言,大意为不怪你)孝顺不孝顺,家里人也为你着想,我什么也不称你”。

贾敬龙说完话,想递张纸给王香兰,看着像是一封信,但被工作人员截了下来。会面大概持续了1个小时。结束后,一家人又回到石家庄中级法院。王香兰追问儿子那封“信”的下落,没有得到正面回应。

另外,当天从头到尾都没有人明确告诉贾敬龙的家属,贾敬龙的死刑随即执行。后来,贾同庆看见法院进进出出了许多车辆,才感觉到儿子“已经被枪毙了”。

王香兰一度情绪失控,在法院大哭,要求法院“管事儿的人”出来给个“说法”。直到中午,法院工作人员陆续下班吃饭,家属都没有得到任何说法。

器官捐给谁了

据早前媒体报导,贾敬龙曾向律师表示,要捐献遗体。贾同庆和王香兰对此并不知晓,直到有人采访问起。王香兰打电话给二女儿贾敬媛,才知道上午儿子已经交待过了这件事。

贾敬媛说:“说了捐献遗体和眼角膜的事情”。但在被问及是否知晓捐赠器官的去向时,她表示不得而知,“他们(法院)什么都不说”。

此前,有舆论批评,贾敬龙捐献器官去向不明,甚至可能涉及有高官对其器官的需求。贾敬龙的律师罗新隆称,他不清楚贾敬龙器官捐赠有关的问题,目前也不方便说太多。

处死贾敬龙的命令来自何方

贾敬龙被执行死刑的消息,引发舆论一片哗然,国际特赦组织对此表示关注,在中国司法界也备受争议。

贾敬龙死亡前夕,12位法律学者和律师联名致信给中共最高法院院长,希望司法机关敬重生命,以人为本,像重视贪腐官员的死刑限制适用一样,审慎对待普通案件被告人的死刑适用,真正遵循“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原则。

据自由亚洲报导,曾经专程前往石家庄北高营村实地调查的华东政法大学老师刘红证实,针对贾敬龙案,体制内也有分歧,很多人对处死贾敬龙持有异议,并且一度让他们都觉得有希望,但最后的结果让人失望。她们无法知道最后决定杀贾敬龙的决定来自何种层级。

她说:“失望吧。本来以为都还是比较好的,而且我也知道体制内还是有很多有良知的司法人员、法官内部也是有分歧的,他们也是有不同的看法。但是不知道最后是来自哪一个层面的决定。我不能给出一个结论,它是因为基层的维稳,有很多可能性。我们通常说公正是要被看得见的嘛,当你没有给出一个很充分的理由的话,其他的人如果是这样子解读的话,也是有他的根据的是吧。”

处死贾敬龙 中共控制舆

报导称,早在贾敬龙被处死的前一天,包括新华社、人民网和《新京报》,同时刊发官方长篇通稿,多名媒体人表示,这系政法和宣传口的统一的维稳动作,这显示指令来自高层,贾敬龙已危在旦夕。一天之后,贾敬龙即传出死讯。

据不愿具名的媒体人透露,官方对贾敬龙事件一直采取了相当级别的舆论管控,媒体只转发官方通稿。

贾敬龙案在石家庄官方的管控下,始终没有引发舆情。学者张耀杰和律师们进行的调查和呼吁,也反复遭封杀。

民间调查显示,在长达2年的时间里,贾敬龙一直在寻求公力救济,但一直不被理睬。同时,死者何建华身为村官,却是有案底人士的资讯,也首次被提及。但官方随后发力,媒体的深度介入迅速遭封杀。

中共体制下贾敬龙的死是必然

一直关注此事的作家天佑向自由亚洲表示,基层村官黑社会化,已经是常态。而官方则利用这些黑恶势力达到对基层的掌控。官方决意处决贾敬龙,就是想以此震慑民间的反抗。

天佑说:“近些年来,农村的上访基本上是在告状村书记和村长,但是,现在强力维稳嘛,把这些渠道被阻塞了。贾敬龙不死,他就会引起效仿作用。”

贾敬龙案前代理律师魏汝久对新唐人电视台表示:“就是村委,这个村委的权力太大,几乎不受制约,这都是基础性的问题。你(村委)得通过法院啊,你强行就把房子拆了,那正当吗?特别是他还有18天就要结婚了,他已经通过他的二大爷去求情,这我结婚用,不要拆走,村委就是不肯,就是杀鸡儆猴,就是强行给它拆了,就是为了强行推行拆迁制度。”

旅美大陆人权律师钟锦化则表示:“我一直认为,在当局的眼里,贾敬龙不仅仅是一个普通的村民那么简单,他其实已经成为一个被当局视为非常可怕的,对他们甚至可以说造成基层政权,甚至影响到他们以后发展,以后的专制执政的非常严重的对立面的敌人。”

大陆学者辛可评论说:“为什么贾敬龙会死,道理很简单,我告诉你,其实跟法律(死刑存废)没多大关系,也没有太深刻的政治含义。原因只有一个,以后还搞不搞强拆?如果不搞了,那实在没必要杀掉他,让人骂,何苦呢,他们也不傻,或不在乎别人骂。如果继续搞,那他大概非死不可,否则谁以后还敢强拆呢?如果你找到了以后他们要不要继续强拆的答案,自然会得出他会不会死的答案。”

舆论搏击撕裂中

对于中共高法不顾众多学者、法律界人士“刀下留人”的呼吁,执意将贾敬龙处死,引起民间反弹。网民吴必虎说,“和他一起死掉的,还有我们法律的公正性。对于不服从拆迁条件的拆迁户来说,他们的抗争常常以悲剧收场。”

有网民将此事和之前山西警察打死讨薪女工被判刑五年进行比较认为,在中国,不同社会阶层和不同职位所代表的生命权利并不平等。网民说,在这所谓公正的法律面前,拆迁户的暴力是“罪当处死”,而拆迁队的暴力则是“合法合理”或“不当”行为。

而根据媒体人微信圈显示,贾敬龙被处决后,民间鼓动暴力复仇及滥杀的言论急剧升温。其中,认为自首和对方有错在先的情节,在法庭上都是无效的,他们欲用更暴力的方式,对待不公。

以血腥反抗强拆和社会不公在中国已有不少的先例,如杨佳、夏俊峰等,而11月16日晚,陕西延安市延长县发生一起特大凶杀案,已导致4人死亡,4人受伤,伤者中包括七里村镇曹渠村村长。目前案件细节还不清楚,但很多人怀疑该嫌犯效仿贾敬龙,杀村官。

资深媒体人高瑜在其推特上写道:千万人的呐喊和呼吁阻挡不了一纸死刑复核裁定的执行。贾敬龙成为强拆的最新牺牲者,他的不归之路自有后来人⋯⋯#

责任编辑:刘晓真

评论
2016-11-17 4:5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