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松絮语:生活 不能太随意

作者:青松

一时的纵容看似无所谓,时日久了就会带来麻烦,随意一旦成习惯,再改就没那么容易了。(fotolia)

  人气: 414
【字号】    
   标签: tags: , ,

家里客厅一角装有一个玻璃架子。最初的想法,是要在架子上摆放些艺术品、照片什么的。

住进来后,一直忙,并没有真正抽出时间好好打理一下这个玻璃架。架子一共四层,只在最上面一层随便摆了几张照片,剩下三层空着。总想等哪天有空,就好好搜罗一下家里的艺术品,能摆放的就挪到玻璃架上。

打理玻璃架的想法始终没有付诸实践。后来,有一次从超市购物回来,收拾东西的时候,顺手把一个干净的食品袋放到架子最下面一层了。当时觉得只是暂时一放,先忙别的,等忙完了再收拾。结果,一件事赶着一件事,食品袋就一直留在架子上了。

架子上有了第一件杂物,后面就连绵不断了。先是老公随手把几个玻璃杯放到架子上,后来公公婆婆也把杂物往架子上放,什么粽子叶、白糖、饼干,等等。

没用多久,我当初规划的“艺术一角”变成了“杂货铺一角”。心里千百次冒出要彻底收拾一下的想法,但每次都会分心去忙别的,想着以后再说。拖来拖去,这“杂货铺”算是越来越名副其实,他们什么东西都要往上放了。早知道只是需要个架子摆放杂物,当初何必要浪费弄个玻璃的架子呢?

终于,有个周末有时间,我和老公商量,要恢复我的“艺术一角”。我们一起收拾,把杂物分类整理。然后把架子擦干净,又找出家里收藏的几件艺术品,并选了一些照片,摆放到玻璃架上。没有了杂物的干扰,玻璃架一下显得高贵了很多。

我提醒老公,千万别再把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往架子上放。但是他偶尔还是会忘记,随手又把什么东西放上去了。公公婆婆也是,已经习惯性地把杂物往架子上塞。

看着这种现象,我深知,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养成的习惯一时改不掉。于是,每次看到玻璃架上出现杂物,我都会立即拿掉。持续了很久,最近发现,他们终于不怎么往架子上塞东西了,玻璃架连续多天都保持着自己的高贵。

看着玻璃架终于呈现出我心目中的样子,回顾它沦为“杂货铺一角”之后的回归历程,感慨“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只因我一时的懒惰和随意,玻璃架仿佛忽地转型了。转型之后,回归之路是漫长的。不过,也算是个教训,我告诉自己需要时时警醒。生活,不能太随意。一时的纵容看似无所谓,时日久了就会带来麻烦,随意一旦成习惯,再改就没那么容易了。@

责任编辑:方远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她知道我想说什么,而我不知道,会有多少做母亲的知道这样的诗句,又有多少母亲有勇气真正做到。可是,她做到了,做得那么自然平常。这是她爱我的方式。可我不知道她知不知道,不管我飞得多高多远,当她需要我的时候,我都会毫不犹豫地调转方向。因为我的飞翔,一直用了她的翅膀。
  • 谁都在维护中国,也有很多人都知道那块拥有数千年历史的国土早被数十年搞一党专政的中共毁了
  • 克劳狄乌斯的统治在施政上还算可圈可点,但是家事管理不善,纵容家奴干政,最大的败笔是娶了尼禄的母亲...
  • 安敦尼王朝不能称其为一个王朝,因为这时期继承的几位帝王之间并不都是亲族血缘关系,帝位承传实行在任帝王收养具声望人士为养子作为继承人的体制。
  • 文革后期的长春市吉林大学附近,有一伙专门打架斗殴的街头小混混。其中有一个叫大刚的,被众人称为“军师”,因为他歪点子多,凶猛狠辣,是这帮“小生荒子”中很有名气的二号人物。几番起落之后,当年的小混混却成为小有名气的建筑设计师,是什么让他浪子回头?
  • 那种骨子里的高雅,是黝黑的外表和随意的打扮遮拦不住的。我反思自己刚才的偏见,很是不好意思,提醒自己,看人应当多看内在,少被外表干扰……
  • 2015年,《守望者》为全美卖得最好的书。“在二十世纪美国,《梅冈城故事》大概是最被广为阅读的种族相关书籍,而小说主角则塑造了种族正义最不朽的形象。”——评论家Crespino, Joseph
  • 不是高血压引起中风,而是中风引起血压高,去除引起中风因子,血压就不会高。我解释给这对母子听:当血压上升时,是血管内有缺氧现象,人体机制认为是紧急状况,就会分泌肾上腺素让阳气升发,让血压升高去调解血管危机。如果此时硬把血压降下,血中含氧会不足,而且会伤到肾功能,就像开车经常紧急刹车会伤轮胎。
  • 华夏的文明那样光华灿耀,如浴火而出的凤凰、如矞矞皇皇的奇树,我每常感叹汉语中最精小的一点瑰丽,却如何能以此蠡测其中的精髓浩瀚!这自然是众神诸天赐予中土华夏的福祉。
  • 程颢认为:“道”存在于万事万物之中,也存在人们的心中。万事万物是物质的,被称作“有形”;人心即精神,是无形的,是“形之外”的,所以“道通天地有形外”。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