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纽约华人遭恶邻欺 百万房产变“噩梦”

共用车道被邻居霸占 年三十停一下被人追赶威胁 华妇

人气: 329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

【大纪元2016年12月21日讯】(大纪元记者于佩报导)老话讲“远亲不如近邻”。有一个好邻居,平日里可以互相照应,生活自然如鱼得水。但是如果不幸摊上一个坏邻居,那真是有受不完的气。这些情形恐怕谁也没有纽约华人黄小平的感受深,“哎呦!我这三年来受尽了坏邻居的欺负,老了十岁。我觉得自己的命都被气短了!”

说这话的时候,黄小平双眼通红,用手紧紧抵着胸口,气愤难平。今年54岁的她在赌场做发牌员。一家人省吃俭用,一点一滴攒了20多年,2013年9月时在布碌崙办森贺买下一栋房子。当时房子价格接近100万美元,而且房子空间相当大、室内设计、街区环境都让人感到很舒服,一家人住在里面,真是再合适不过了。不过,这一切都被坏邻居破坏了。

邻居家保证要拆台阶。回家后不仅没拆,又在后院加盖了墙。
邻居家保证要拆台阶。回家后不仅没拆,又在后院加盖了墙。(于佩/大纪元)

有车道却停不了车

黄小平和邻居的房子之间有一个车道(Driveway)直通后院。车道不宽,只有一米多。但是不少“血案”都围绕着它所发生。

“从搬进来已经三年,我们根本就没在公共车道停过车。因为我这个恶邻居一直霸占着。”据黄小平讲,她的邻居有两辆车,平时都停在车道上。这样一来,黄小平根本没有地方停车。而且就算邻居有事出去,也只开走一辆,另一辆车仍把车道堵上,不让别的车停。小萍解释,车道直通后院,起码可以停三四辆车。

110807_medium
恶邻居停车时还常常刮到黄小平的房子。(黄小平提供)

“但是为了霸占车道,他竟然专门盖了个台阶堵路。”黄小平痛心疾首地说:“车道两旁都有侧门可以进屋嘛。他在侧门门口建了一个特大的台阶,都快占了车道一半的面积了。这样一来,只有车道的前半段可以进车,后边就进不去了。也就只能停他们家的两辆车了。”

小平买房的钱包含车道的使用。对此,她感到不甘心,也曾找邻居评理,说明自己也有权利使用车道。没想到邻居却回应:“我就是权力、我就是法律!”英文不好的她只好作罢。

三年中,不知发生过多少的摩擦,小小的车道变成了两家人的“战场”。争吵、恐吓、破坏财产和偷窥等各种戏码轮番上演,这让黄小平一家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110810_medium
邻居长得五大三粗。(黄小平提供)

大年三十暂停卸货 遭追赶威胁

去年中国新年,黄小平和朋友一起去采购年货。当时车道正好空着,平时她是不敢停进去的。但是她想这次买的东西很多,如果停的太远,那么搬起来会辛苦。所以就想暂时在这里停一下,等把东西搬完后就开走。

结果就在她搬东西进屋的几分钟,戏剧性的一幕上演了。她邻居的儿子一看车道被占领,立即从屋里冲出来。她现在回想起来仍觉得害怕。“30左右的小伙子,长得五大三粗的,跟疯了一样冲出来。他边冲边紧紧握着拳头,直把拳头伸到我朋友的脸上。我那个朋友是个老人家呀。吓得都不会动了。”

目睹这一切的黄小平大叫一声:“快跑啊!”于是,两个老人家在年节时被人欺负得落荒而逃。“我们都不敢回家呀。一天都在外面游荡。直到我孩子们回家,我才敢回来。那可是大过年呀!我现在想起来心里还难受。”

有一次邻居还曾举着满是肌肉的胳膊威胁她,“我曾经用这只手打过一个中国人。你怕不怕?”不只是语言威胁,他还曾打坏过黄小平的手推车、自行车,只因为它们挡了车道。

她回忆,有一段时间她把自行车用链子锁在栏杆上。邻居晚上开车回来发现自行车挡住了车道,他开不进去。暴怒的他把链子扯断,将自行车狠狠地扔进黄小平的院子。因为他用力太猛,栏杆被扯坏,连院子里铺的花岗石都被砸出刮痕。

这种事情发生不止一次。更过分的是,他还曾经偷窥黄小平的女儿。“他就拿着梯子放在我们窗户旁边,向里面偷看。我女儿有一次发现,都快吓死了。也不知道他之前做过多少次。”

恶补英语 决意上告

所有听过她这几年遭遇的人都感到很不可思议。“他们都说怎么会有这么可恶的人。你为什么要忍得这么过度?”黄小平无奈地说:“我们中国人嘛,总想着邻里关系还是要搞好的。所以我们一开始才算了。但是时间一久,他好像觉得我们就是这么好欺负。”

一听要打官司了,邻居赶紧把加盖的台阶拆了一半。图为黄小平演示台阶拆之前的长度。 (于佩/大纪元)
一听要打官司了,邻居赶紧把加盖的台阶拆了一半。图为黄小平演示台阶拆之前的长度。 (于佩/大纪元)

“他砸我自行车那次,我们报警了,把他们盖台阶堵车道的事也说了。警察最后要求他们把台阶拆掉。”她叹息说:“他儿子保证说,回去一定拆,希望不要告他们。”黄小平一心软就答应了。结果,他们回来之后不仅没拆,还在后院又盖了一堵墙,把两家的后院隔开。

上过一次当的黄小平决定不再忍了。“我已经向法庭提出上告了。我一定要告倒他!”为了弄清楚材料,她还专门去学英语。“我来美国二十多年,再难也没有去学英语。但是为了告他我去学了。真是受不了了!”

跟律师一联系,黄小平发现了一件让她吃惊的事:邻居是个“惯犯”,在法庭早有案底。

专欺负邻居 屡犯不改

“原来我们房子的上一个主人就跟他打过官司。而且是同一个理由。”无巧不成书,黄小平找到的律师就是上个房主的律师。所以一听她的情况,律师就知道她要告谁了。

“原来他也是这么对待前房主。房子当时卖给我们的时候,前房主正跟他打官司。”本来法庭判前房主赢。但是房子正巧在这时候过户,所以也就不了了之。

律师接了黄小平的案子,也算轻车熟路。材料已经递上去了,正在等上庭的时间。“我觉得还是很有信心的。我们有闭路电视,把他破坏我们东西的画面都录下来了。”

邻居也请了律师。而且自从两家要“法庭见”之后,他们就再也没跟黄小平说过话。她认为他们是担心留下证据。

记者去敲邻居的门。两位高大的白人女士打开里门,但是她们不愿开防盗门,而且表示没有什么可说,如果需要可以找他们的律师谈。

这三年,不仅黄小平受到很大的精神刺激。她的儿女也被影响得很厉害,假期全用在处理这件事,完全没有了自己的生活。◇

责任编辑:艾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