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2015年中共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综述(2)

人气: 307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6年04月20日讯】二零一五年明慧网发表揭露中共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文章151篇,证实至少有44所监狱还在使用暴力、酷刑,强制转化迫害法轮功学员。

黑龙江省大庆监狱狱警自供:“我们也没办法,周永康有话:宁可关死也不放人。”前中共政法委书记周永康已经遭恶报被判无期徒刑入狱,中共的监狱还在执行周永康的迫害指令。

据明慧网统计,二零一五年有878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目前有数千名法轮功学员非法关押在中国大陆监狱中遭受迫害。

为了强制“转化”法轮功学员,中共监狱迫害的手段更加残忍、隐蔽。一边使用酷刑迫害,一边严密封锁迫害信息。

二零一五年至少有八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辽宁本溪运政群、四川广汉市李桂香、四川邹云祝、吉林省磐石市刘庆田、黑龙江冯雪、宁夏王慧萍、河北涿州市矿山局工程师董汉杰等。多人被迫害致精神失常、致残;被迫害致命危的法轮功学员人数更多,仅辽宁省女子监狱就有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命危也不放人。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中共酷刑虐杀法轮功学员调查报告》:中共有监狱122所,劳教所127所。二零一四年中共劳教所解体后,有一部分劳教所直接改为监狱继续非法关押迫害法轮功学员。

(接上文)

三、药物迫害

药物迫害是中共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要手段。

1、河南省女子监狱九监区的药物迫害

河南省南阳市法轮功学员范金平,六十岁,二零一三年八月二十九日被非法判刑送到新乡市女子监狱九监区。九监区队长杨爱青指示犯人天天放栽赃陷害法轮功的光碟,对她强制洗脑,从早上五点起床,一直到晚上十点多才让上床,十七个小时都在灌输谎言,天天如此。恶警还指使刑事犯偷偷往饭里下毒药,使范金平一直头疼,浑身无力,范金平发现并揭露了,才停止投毒。

2、滕秀玲被关在监狱医院药物摧残一年多 至今不会说话,两手颤抖

法轮功学员滕秀玲,在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五日遭丹东市公安局国保支队和元宝区公安分局的多名恶警暴力绑架殴打,失去语言能力,后被迫害致命危。同年九月十六日,东港市法院在滕秀玲身体高危状态下,非法秘密判她三年零六个月,丹东看守所与其合谋开假证明,于同年十一月二十六日将滕秀玲强行投进沈阳女子监狱。

滕秀玲告诉家人和律师她被迫害的情况都是事实。滕秀玲自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二十六日入监至今一年多的时间里,一直被关在监狱医院里药物摧残,强迫她放弃修炼。滕秀玲身体受到巨大的摧残,至今不会说话,两手颤抖。

四、致死案例

据明慧网统计:二零一五年至少有八名法轮功学员被中共监狱迫害致死:辽宁本溪运政群、四川广汉市李桂香、四川邹云祝、吉林省磐石市刘庆田、黑龙江冯雪、宁夏王慧萍、河北涿州市矿山局工程师董汉杰等。

李桂香被成都龙泉驿监狱迫害致死 遗体当天被强制火化

四川广汉市五十刚出头的法轮功学员李桂香女士,被诬判三年半。二零一五年九月二十九日左右,在成都龙泉驿监狱被迫害致死。家人被狱警、广汉610、本地村委会联合欺骗威吓,遗体当天(三十日)上午被火化。

在火化之前,他们只准许李桂香家人看了李桂香遗体的脸部及上胸(乳房以上)部分,其它部位都未看到。李桂香遗体穿的是黑色内衣。李桂香的丈夫陈先贵说李桂香没有闭眼,给她摸了几次才闭眼。并说李桂香没有瘦,脸部的肌肉丰满,只是苍白无血色。如果是糖尿病,人会消瘦,不会暴亡。她们说李桂香是糖尿病“酮症酸中毒”死亡,但没有看到死亡证明书。

一般的人死亡都要停放三天,他们为什么那么急着火化李桂香的尸体?不让人看尸体,在掩盖什么?是否被活摘器官而死亡?怕被人看见尸体后发现问题,才不让人看尸体,忙着尽快火化,以此达到尽快最后销毁罪证的目的。

邹云祝在四川嘉州监狱被迫害致死

四川广安华蓥市禄市镇月亮坡村法轮功学员邹云祝,被冤判三年半,在四川嘉州监狱遭迫害,二零一五年五月十一日家人被通知“因心肌梗塞死亡”。

五月十二日,嘉州监狱来了五人,自称是嘉州监狱的科长和邹云祝生前所在监区的主管,声称邹云祝突然发病,送医院抢救无效后死亡。家人提出多种质疑:二十多天前,邹云祝在监狱打电话给家里人时好好的,怎么突然就死亡了?以前从来没有心肌梗塞,怎么就突然心肌梗塞死亡?家人接到监狱的通知说是九点钟死亡,但是十一点半才得到通知,怎么死亡后二个多小时才通知我们?

冤狱期满仅剩五天 朱玉兰被辽宁女子监狱害死

辽宁省抚顺市李石开发区刘尔小区六十九岁的法轮功学员朱玉兰女士,于二零一五年四月五日在沈阳女子监狱被迫害致死。

朱玉兰(明慧网)

朱玉兰老人遭四年冤狱,本应于二零一五年四月十日期满回家,家中的丈夫与子女满怀希望的盼望着与她团聚,仅仅剩下五天,却传来了亲人离世的噩耗。朱玉兰女儿要求看母亲离世前的二十四小时全程录像,监狱只给了朱玉兰从厕所出来捂着肚子的镜头,对家属声称“死于心脏病”。

目前其家属所居住地有人监视,所有的电话全部被监控,已经与外界完全失去了联系。有消息说,监狱与其儿女协商,要给几万元钱私了。

呼兰监狱不许保外就医 冯雪被迫害致死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八月十五日报道,被非法判刑九年、非法关押在呼兰监狱的哈尔滨法轮功学员冯雪,因得不到及时救治,于二零一五年八月十日下午五点半被迫害致死,年仅四十七岁。

二零一五年一月,因迫害冯雪第四次发病,被送到哈尔滨公安医院住院治疗。同年二月,家属强烈要求呼兰监狱给冯雪办理保外就医,但呼兰监狱和监狱管理局以“病例中有一项指标没达到保外就医的杠”为由拒批冯雪保外就医。

二零一五年八月十日下午,冯雪病危。当家属赶到监狱看到冯雪的遗体时,义愤填膺,声言要告呼兰监狱。

呼兰监狱通知家属做尸检,欲证明冯雪是因病死亡,以推卸他们漠视生命、无端耽误救治时间的法律责任。

从冯雪被绑架、到开始至病、到去世,总共被非法关押十九个月零四天,身后留下一双儿女、瘫痪失语的老父亲以及患糖尿病的母亲。

河北涿州市矿山局工程师董汉杰被迫害致死

河北省涿州市矿山局高级工程师、法轮功学员董汉杰于二零一五年十月十日在河北省冀东监狱被迫害致死,时年六十二岁。

董汉杰,男,军队团级转业,涿州市矿山局高级工程师。一九九五年十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学法炼功后,几年没看过一次病,没吃过一片药;对名利看淡了,对个人利益也不去争了,在通讯站工作真正的杜绝了对客户的吃、拿、卡、要等不良现象,而且用真、善、忍标准要求自己,工作中处处为用户着想、热情服务、秉公办事,得到了全体职工的认可。

董汉杰生前多次被绑架,在洗脑班被非法拘禁六个月,非法劳教两年、两次被非法判刑共八年。在劳教所遭警察鞋底子打脸、电棍电、铐在窗户上站着五天五夜不让睡觉、上绳、面壁、睡死人床、手铐在暖气上不让动,被打断了一根肋骨后昏死过去,醒来后又把他用绳子捆在椅子上。每天强制做奴工十八、九个小时。 二零零八年四月十八日董汉杰被非法判刑三年,在冀东监狱被强迫罚站,导致他双下肢肿胀、疼痛、麻木,心房纤颤,一度出现生命危险。

二零一五年二月十一日再次被涿州市法院非法判刑五年。六月一日,董汉杰的律师还曾去涿州看守所会见过他,说他人精神状态很好,身体看起来也很好,只是有些瘦;八月十六日左右,家里人去看守所会见过他,随后他被劫持到冀东监狱。

不到两个月,便传来噩耗。冀东监狱对家属声称董汉杰是“突发心脏病死亡”。

吉林省磐石市法轮功学员刘庆田被迫害致死

吉林省磐石市铁路退休工人刘庆田,男,于二零一五年一月二十六日被公主岭监狱迫害致死,终年六十六岁。

刘庆田曾经患有糖尿病、心脏病,修炼法轮功后痊愈,人白胖、精神。二零零八年六月,刘庆田在家中又被绑架到磐石市看守所,后被磐石市法院非法判刑十二年,在公主岭监狱遭受非人迫害,他曾因写申诉书被狱方关小号八十多天。他的妻子由于惊吓、上火导致双目失明。

二零一五年一月二十六日早晨,狱方通知家人刘庆田病危在医院。家人赶到医院,但是周围都有人看守着不让说话。刘庆田于当晚十一点三十分去世,临死时都被铐着脚镣子。遗体不让家人拉走,警察给强行火化了,对家人谎称是死于心肌梗塞。

五、宁可关死也不放人

法轮功学员信仰“真善忍”,修心向善,时时处处做好人,于国于民百利而无一害,不但不违反国家任何一条法律法规,还直接促进精神文明,带动社会道德回升。中共将这些本应该受到褒奖的道德高尚的法轮功学员抓到监狱里,强迫他们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强迫他们栽赃污蔑自己敬仰的法轮功与师父。对坚定信仰、坚持说真话、不顺从邪恶的法轮功学员,中共就要以各种酷刑手段,对其进行非人折磨,直到生命奄奄一息。监狱当局拒绝保外就医,一是为了掩盖其迫害真相,并勒索钱财;二是为了进一步逼迫法轮功学员所谓“转化”。

大庆监狱狱警“周永康有话:宁可关死也不放人。”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四月十七日报道,被非法判刑四年的黑龙江绥化市法轮功学员刘福财现在大庆监狱已经被迫害致开放性肺结核,肺部都是气泡,行走都困难,随时都有生命危险。家属再三要求放人,监狱方面说:“我们也没办法,周永康有话:宁可关死也不放人。”家属说:“那人就等着死吗?”警察无言以对。

狱方不但不放人反而说:出现一切后果自负,逼迫家人签字。

现在周永康已经成了阶下囚,黑龙江监狱还在执行周永康的话,肆意践踏法律与基本人权。

辽宁女子监狱拒保外就医多人被迫害命危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一月二十九日报道,辽宁女子监狱是中共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操控迫害法轮功的黑狱,二零零三年被中共邪党授予“国家部级监狱”。如同沈阳马三家劳教所一样,是中共专门树立的对女性法轮功学员实施残酷迫害的邪恶窝点,对法轮功学员实施的酷刑手段惨无人道。辽宁监狱管理局既是他们的同谋,又是他们的保护伞。截止到二零一三年十二月,辽宁省女子监狱迫害死法轮功学员二十五人,排名全国第一。

现被关押在辽宁女子监狱的辽宁东港市法轮功学员刘品彤、张静、郭运兰、滕秀玲均遭受残酷迫害,生命危急,不给保外就医。

○张静被隔离关押药物摧残两年多 流血不止仍被劫持

辽宁东港市法轮功学员张静在丹东看守所关押期间被传染上性病(可能是共用生活用品所致),流血不止。入监后一直被关在监狱医院的单间屋子里药物摧残,时间已长达两年多。张静身体受到巨大摧残,人已瘦弱不堪。

○刘品彤遭暴虐暴掠 反迫害又遭野蛮灌食

刘品彤于二零一二年三月三日给人讲真相被绑架,遭恶警酷刑逼供,八月十日被诬判八年。入监后,监狱恶警使用各种酷刑手段“转化”刘品彤,其中包括对她长时间罚站、罚整日坐带刺儿的小凳、不让洗漱、不让上厕所,不让睡觉、暴力摧残、人格侮辱等,强迫她放弃修炼法轮大法。

恶警将刘品彤的四肢用绳子马蹄口固定绑在床上,两手和两脚被绳子勒得肿成了馒头,瘦得皮包骨头,身体四肢象四根木棒摆在床上一样,说话一点气力没有。

恶警表示:送刘品彤到医院治病,做了全程监控录像,医院已查出她肾脏坏了,她现在死了,就是得病死的,属“正常死亡”。并停止家人两个月的接见。刘品彤绝食反迫害,遭狱警野蛮灌食,酷刑折磨,目前情况不详。

○郭运兰被迫害脑梗偏瘫 辽宁女监至今不让律师会见

二零一三年八月二十一日,郭运兰在被迫害致脑梗、身体偏瘫不能自理的情况下,被非法劫持到辽宁女子监狱。郭运兰入监时,监狱体检查出郭运兰有脑梗、身体偏瘫不能自理,将郭运兰当即送进监狱医院,后转押该监狱马三家监区迫害。

丈夫于军第一次去监狱接见时,看到郭运兰腿已经不能走路,被人架着,精神状态和身体状态都很差。看押警察告诉于军,监狱体检查出郭运兰患有“脑梗”和高血压,这病很危险,她完全够“保外就医”的条件,但因她拒绝转化,不放弃修炼法轮功,就不能给她保外。

二零一四年八月二十九日下午,律师再次去监狱马三家监区,被勒索五百元之后,一位男警察再次重复说郭运兰不是最重的,说监区里还有得癌症的都不给保外就医,郭运兰要排在十几名之外。再次拒绝给郭运兰保外就医。他们拒绝保外就医的真正原因是郭运兰的家人拒绝接受他们的非法勒索。

黑龙江省呼兰监狱不死人,不放人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三月十六日报道,呼兰监狱是黑龙江省迫害男性法轮功学员最残酷的黑窝之一。这里的恶警经常利用刑事犯毒打法轮功学员,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手段变态、毫无人性;他们还逼迫法轮功学员参加高强度的劳动。身体和精神上的双重压力和痛苦,加之恶劣的生活环境,使很多法轮功学员生命垂危。

在这种情况下,呼兰监狱仍变本加厉的迫害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剥夺他们会见家属的权利,拒绝、拖延为他们办理保外就医,甚至把已经保外的法轮功学员,再度绑架至监狱迫害。

○迫害法轮功学员张金库

法轮功学员张金库(明慧网图片)

黑龙江省依兰法轮功学员张金库于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九日在依兰县被绑架,七月被非法判刑五年,九月被转押到呼兰监狱继续迫害。

呼兰监狱因为张金库拒绝放弃法轮大法信仰,纵容恶犯们经常折磨生活不能自理的张金库。二零一四年五月份,犯人王洪彬、宋洋二人曾把张金库的头往地上磕,使劲地抽打他的耳朵;又把张金库绑在床上抻了两天两夜,大小便都不松绑,宋洋还威胁张金库说:“你把你拉的屎自己吃了,这是‘领导’的意思,上次让田医生(田宇顺,经常迫害张金库)打死你就对了。”(犯人宋洋已遭恶报死亡。)

目前张金库已患严重的肺结核,脸浮肿得很厉害,说话很吃力、吐字不清,不自觉的张着嘴、伸着舌头。不能进食,神志不清,大小便失禁,生活不能自理。医生分析说,张的大脑神经遭到破坏,并说多是药物造成的,根据张金库的脸浮肿等各种状态医生断定一定是肺衰竭、心脏衰竭,生命危在旦夕。

家人多次去监狱要求见人,但几次被监狱刁难、拒绝探视。张金库的家人一次一次要求:让张金库回家治疗,如现在不进行治疗,恐怕会延误了最佳治疗时间。可呼兰监狱视人命为儿戏,拒不放人。

呼兰监狱“610”教改科科长王晓臣否认张金库被打的事实,还威胁张金库,必须“转化”才可以让家属接见。

○迫害法轮功学员莫志奎 “你回去等着吧,死了给你打电话。”

 

黑龙江依兰县法轮功学员莫志奎(知情人提供)

依兰县法轮功学员莫志奎于二零一三年七月被依兰县法院非法判刑十二年,同年九月三十日被关押到呼兰监狱。监狱“610” 教改科狱警王晓臣,经常以莫志奎不穿囚服,不放弃修炼法轮大法等借口,肆意剥夺家属的探监权,还威胁、恐吓、刁难家属、多次报警、给家属录像。教改科副科长、代理“610”主任杜鹏对家属说:“除非省政府让你见我就让见。”还对莫妻说:“你回去等着吧,死了给你打电话。”

现在莫志奎两肺已烂,左、右肺都已经烂了一个大洞,右侧基本烂没了,肺部还长了许多大小不等的白点,导致莫志奎经常疼痛难忍、咳血、呼吸困难、胸部发闷发胀。大小腿麻木,连二层床也上不去,只能吃点稀的,不能吃干的食物。但呼兰监狱不顾莫志奎的死活,竟然把他从医院转到十五监区继续迫害。

○迫害法轮功学员张文龙

 

张文龙在狱中照片。(明慧网)

吉林省榆树市法轮功学员张文龙于二零一四年二月十七日在黑龙江省五常山河屯林业局所在地被警察非法抓捕被冤判三年,直接送呼兰监狱集训队关押迫害。

二零一四年四月三十日经医疗诊断,张文龙的肝部有血管瘤,需要手术治疗。张文龙身体极度虚弱,骨瘦如柴,门牙还掉了两颗。血压指数是低压68,高压86,身体表面出现许多青紫块状,说话都没有力气,说一句得歇一会才能说下一句话。家属要求保外就医,狱警说那得检查出癌症才能办保外的。

九月份,张文龙家人得知 “张文龙被迫害成精神病状态”的消息。随后看望张文龙,发现他果然是精神恍惚,说话语无伦次,有的亲友他都不认识。张文龙所在的九监区管教说了实话:张文龙真的精神不正常,并说人到他们监区就这样了。

多年来,被呼兰监狱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至少有八人:郑国林、郭兴国、孙绍民、纪保山、郭兴旺、卞福生、刘宇、张学文。莫志奎的家属非常忧心莫志奎的安危。

被迫害患癌 邹玉芳狱中命危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九日报道,因为修炼法轮功,信仰“真、善、忍”而被绑架的大安市妇女六十多岁的邹玉芳,在被非法关押中被诊断出晚期胃癌、心脏病,仍被非法判刑四年,一年前,被中共人员偷偷劫持到吉林省第一女子监狱。

近两个月来,已经被非法关押一年多的邹玉芳,心脏病严重,全身浮肿,行走困难,需人搀扶,情况危急,知情人希望邹玉芳家人前去监狱要人。目前,她的身体状况非常令人担忧。

(待续)

文章来源:明慧网

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6-04-20 2:3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