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2015年中共監獄迫害法輪功學員綜述(2)

人氣: 304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6年04月20日訊】二零一五年明慧網發表揭露中共監獄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文章151篇,證實至少有44所監獄還在使用暴力、酷刑,強制轉化迫害法輪功學員。

黑龍江省大慶監獄獄警自供:「我們也沒辦法,周永康有話:寧可關死也不放人。」前中共政法委書記周永康已經遭惡報被判無期徒刑入獄,中共的監獄還在執行周永康的迫害指令。

據明慧網統計,二零一五年有878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目前有數千名法輪功學員非法關押在中國大陸監獄中遭受迫害。

為了強制「轉化」法輪功學員,中共監獄迫害的手段更加殘忍、隱蔽。一邊使用酷刑迫害,一邊嚴密封鎖迫害信息。

二零一五年至少有八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遼寧本溪運政群、四川廣漢市李桂香、四川鄒雲祝、吉林省磐石市劉慶田、黑龍江馮雪、寧夏王慧萍、河北涿州市礦山局工程師董漢傑等。多人被迫害致精神失常、致殘;被迫害致命危的法輪功學員人數更多,僅遼寧省女子監獄就有十多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命危也不放人。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中共酷刑虐殺法輪功學員調查報告》:中共有監獄122所,勞教所127所。二零一四年中共勞教所解體後,有一部分勞教所直接改為監獄繼續非法關押迫害法輪功學員。

(接上文)

三、藥物迫害

藥物迫害是中共監獄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主要手段。

1、河南省女子監獄九監區的藥物迫害

河南省南陽市法輪功學員範金平,六十歲,二零一三年八月二十九日被非法判刑送到新鄉市女子監獄九監區。九監區隊長楊愛青指示犯人天天放栽贓陷害法輪功的光碟,對她強制洗腦,從早上五點起床,一直到晚上十點多才讓上床,十七個小時都在灌輸謊言,天天如此。惡警還指使刑事犯偷偷往飯里下毒藥,使範金平一直頭疼,渾身無力,範金平發現並揭露了,才停止投毒。

2、滕秀玲被關在監獄醫院藥物摧殘一年多 至今不會說話,兩手顫抖

法輪功學員滕秀玲,在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五日遭丹東市公安局國保支隊和元寶區公安分局的多名惡警暴力綁架毆打,失去語言能力,後被迫害致命危。同年九月十六日,東港市法院在滕秀玲身體高危狀態下,非法秘密判她三年零六個月,丹東看守所與其合謀開假證明,於同年十一月二十六日將滕秀玲強行投進瀋陽女子監獄。

滕秀玲告訴家人和律師她被迫害的情況都是事實。滕秀玲自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二十六日入監至今一年多的時間裡,一直被關在監獄醫院裡藥物摧殘,強迫她放棄修煉。滕秀玲身體受到巨大的摧殘,至今不會說話,兩手顫抖。

四、致死案例

據明慧網統計:二零一五年至少有八名法輪功學員被中共監獄迫害致死:遼寧本溪運政群、四川廣漢市李桂香、四川鄒雲祝、吉林省磐石市劉慶田、黑龍江馮雪、寧夏王慧萍、河北涿州市礦山局工程師董漢傑等。

李桂香被成都龍泉驛監獄迫害致死 遺體當天被強制火化

四川廣漢市五十剛出頭的法輪功學員李桂香女士,被誣判三年半。二零一五年九月二十九日左右,在成都龍泉驛監獄被迫害致死。家人被獄警、廣漢610、本地村委會聯合欺騙威嚇,遺體當天(三十日)上午被火化。

在火化之前,他們只准許李桂香家人看了李桂香遺體的臉部及上胸(乳房以上)部份,其它部位都未看到。李桂香遺體穿的是黑色內衣。李桂香的丈夫陳先貴說李桂香沒有閉眼,給她摸了幾次才閉眼。並說李桂香沒有瘦,臉部的肌肉豐滿,只是蒼白無血色。如果是糖尿病,人會消瘦,不會暴亡。她們說李桂香是糖尿病「酮症酸中毒」死亡,但沒有看到死亡證明書。

一般的人死亡都要停放三天,他們為什麼那麼急著火化李桂香的屍體?不讓人看屍體,在掩蓋什麼?是否被活摘器官而死亡?怕被人看見屍體後發現問題,才不讓人看屍體,忙著儘快火化,以此達到儘快最後銷毀罪證的目的。

鄒雲祝在四川嘉州監獄被迫害致死

四川廣安華鎣市祿市鎮月亮坡村法輪功學員鄒雲祝,被冤判三年半,在四川嘉州監獄遭迫害,二零一五年五月十一日家人被通知「因心肌梗塞死亡」。

五月十二日,嘉州監獄來了五人,自稱是嘉州監獄的科長和鄒雲祝生前所在監區的主管,聲稱鄒雲祝突然發病,送醫院搶救無效後死亡。家人提出多種質疑:二十多天前,鄒雲祝在監獄打電話給家裡人時好好的,怎麼突然就死亡了?以前從來沒有心肌梗塞,怎麼就突然心肌梗塞死亡?家人接到監獄的通知說是九點鐘死亡,但是十一點半才得到通知,怎麼死亡後二個多小時才通知我們?

冤獄期滿僅剩五天 朱玉蘭被遼寧女子監獄害死

遼寧省撫順市李石開發區劉爾小區六十九歲的法輪功學員朱玉蘭女士,於二零一五年四月五日在瀋陽女子監獄被迫害致死。

朱玉蘭(明慧網)

朱玉蘭老人遭四年冤獄,本應於二零一五年四月十日期滿回家,家中的丈夫與子女滿懷希望的盼望著與她團聚,僅僅剩下五天,卻傳來了親人離世的噩耗。朱玉蘭女兒要求看母親離世前的二十四小時全程錄像,監獄只給了朱玉蘭從廁所出來捂著肚子的鏡頭,對家屬聲稱「死於心臟病」。

目前其家屬所居住地有人監視,所有的電話全部被監控,已經與外界完全失去了聯繫。有消息說,監獄與其兒女協商,要給幾萬元錢私了。

呼蘭監獄不許保外就醫 馮雪被迫害致死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八月十五日報道,被非法判刑九年、非法關押在呼蘭監獄的哈爾濱法輪功學員馮雪,因得不到及時救治,於二零一五年八月十日下午五點半被迫害致死,年僅四十七歲。

二零一五年一月,因迫害馮雪第四次發病,被送到哈爾濱公安醫院住院治療。同年二月,家屬強烈要求呼蘭監獄給馮雪辦理保外就醫,但呼蘭監獄和監獄管理局以「病例中有一項指標沒達到保外就醫的槓」為由拒批馮雪保外就醫。

二零一五年八月十日下午,馮雪病危。當家屬趕到監獄看到馮雪的遺體時,義憤填膺,聲言要告呼蘭監獄。

呼蘭監獄通知家屬做屍檢,欲證明馮雪是因病死亡,以推卸他們漠視生命、無端耽誤救治時間的法律責任。

從馮雪被綁架、到開始至病、到去世,總共被非法關押十九個月零四天,身後留下一雙兒女、癱瘓失語的老父親以及患糖尿病的母親。

河北涿州市礦山局工程師董漢傑被迫害致死

河北省涿州市礦山局高級工程師、法輪功學員董漢傑於二零一五年十月十日在河北省冀東監獄被迫害致死,時年六十二歲。

董漢傑,男,軍隊團級轉業,涿州市礦山局高級工程師。一九九五年十月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學法煉功後,幾年沒看過一次病,沒吃過一片藥;對名利看淡了,對個人利益也不去爭了,在通訊站工作真正的杜絕了對客戶的吃、拿、卡、要等不良現象,而且用真、善、忍標準要求自己,工作中處處為用戶著想、熱情服務、秉公辦事,得到了全體職工的認可。

董漢傑生前多次被綁架,在洗腦班被非法拘禁六個月,非法勞教兩年、兩次被非法判刑共八年。在勞教所遭警察鞋底子打臉、電棍電、銬在窗戶上站著五天五夜不讓睡覺、上繩、面壁、睡死人床、手銬在暖氣上不讓動,被打斷了一根肋骨後昏死過去,醒來後又把他用繩子捆在椅子上。每天強製做奴工十八、九個小時。 二零零八年四月十八日董漢傑被非法判刑三年,在冀東監獄被強迫罰站,導致他雙下肢腫脹、疼痛、麻木,心房纖顫,一度出現生命危險。

二零一五年二月十一日再次被涿州市法院非法判刑五年。六月一日,董漢傑的律師還曾去涿州看守所會見過他,說他人精神狀態很好,身體看起來也很好,只是有些瘦;八月十六日左右,家裡人去看守所會見過他,隨後他被劫持到冀東監獄。

不到兩個月,便傳來噩耗。冀東監獄對家屬聲稱董漢傑是「突發心臟病死亡」。

吉林省磐石市法輪功學員劉慶田被迫害致死

吉林省磐石市鐵路退休工人劉慶田,男,於二零一五年一月二十六日被公主嶺監獄迫害致死,終年六十六歲。

劉慶田曾經患有糖尿病、心臟病,修煉法輪功後痊癒,人白胖、精神。二零零八年六月,劉慶田在家中又被綁架到磐石市看守所,後被磐石市法院非法判刑十二年,在公主嶺監獄遭受非人迫害,他曾因寫申訴書被獄方關小號八十多天。他的妻子由於驚嚇、上火導致雙目失明。

二零一五年一月二十六日早晨,獄方通知家人劉慶田病危在醫院。家人趕到醫院,但是周圍都有人看守著不讓說話。劉慶田於當晚十一點三十分去世,臨死時都被銬著腳鐐子。遺體不讓家人拉走,警察給強行火化了,對家人謊稱是死於心肌梗塞。

五、寧可關死也不放人

法輪功學員信仰「真善忍」,修心向善,時時處處做好人,於國於民百利而無一害,不但不違反國家任何一條法律法規,還直接促進精神文明,帶動社會道德回升。中共將這些本應該受到褒獎的道德高尚的法輪功學員抓到監獄裡,強迫他們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強迫他們栽贓污衊自己敬仰的法輪功與師父。對堅定信仰、堅持說真話、不順從邪惡的法輪功學員,中共就要以各種酷刑手段,對其進行非人折磨,直到生命奄奄一息。監獄當局拒絕保外就醫,一是為了掩蓋其迫害真相,並勒索錢財;二是為了進一步逼迫法輪功學員所謂「轉化」。

大慶監獄獄警「周永康有話:寧可關死也不放人。」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四月十七日報道,被非法判刑四年的黑龍江綏化市法輪功學員劉福財現在大慶監獄已經被迫害致開放性肺結核,肺部都是氣泡,行走都困難,隨時都有生命危險。家屬再三要求放人,監獄方面說:「我們也沒辦法,周永康有話:寧可關死也不放人。」家屬說:「那人就等著死嗎?」警察無言以對。

獄方不但不放人反而說:出現一切後果自負,逼迫家人簽字。

現在周永康已經成了階下囚,黑龍江監獄還在執行周永康的話,肆意踐踏法律與基本人權。

遼寧女子監獄拒保外就醫多人被迫害命危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一月二十九日報道,遼寧女子監獄是中共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操控迫害法輪功的黑獄,二零零三年被中共邪黨授予「國家部級監獄」。如同瀋陽馬三家勞教所一樣,是中共專門樹立的對女性法輪功學員實施殘酷迫害的邪惡窩點,對法輪功學員實施的酷刑手段慘無人道。遼寧監獄管理局既是他們的同謀,又是他們的保護傘。截止到二零一三年十二月,遼寧省女子監獄迫害死法輪功學員二十五人,排名全國第一。

現被關押在遼寧女子監獄的遼寧東港市法輪功學員劉品彤、張靜、郭運蘭、滕秀玲均遭受殘酷迫害,生命危急,不給保外就醫。

○張靜被隔離關押藥物摧殘兩年多 流血不止仍被劫持

遼寧東港市法輪功學員張靜在丹東看守所關押期間被傳染上性病(可能是共用生活用品所致),流血不止。入監後一直被關在監獄醫院的單間屋子裡藥物摧殘,時間已長達兩年多。張靜身體受到巨大摧殘,人已瘦弱不堪。

○劉品彤遭暴虐暴掠 反迫害又遭野蠻灌食

劉品彤於二零一二年三月三日給人講真相被綁架,遭惡警酷刑逼供,八月十日被誣判八年。入監後,監獄惡警使用各種酷刑手段「轉化」劉品彤,其中包括對她長時間罰站、罰整日坐帶刺兒的小凳、不讓洗漱、不讓上廁所,不讓睡覺、暴力摧殘、人格侮辱等,強迫她放棄修煉法輪大法。

惡警將劉品彤的四肢用繩子馬蹄口固定綁在床上,兩手和兩腳被繩子勒得腫成了饅頭,瘦得皮包骨頭,身體四肢象四根木棒擺在床上一樣,說話一點氣力沒有。

惡警表示:送劉品彤到醫院治病,做了全程監控錄像,醫院已查出她腎臟壞了,她現在死了,就是得病死的,屬「正常死亡」。並停止家人兩個月的接見。劉品彤絕食反迫害,遭獄警野蠻灌食,酷刑折磨,目前情況不詳。

○郭運蘭被迫害腦梗偏癱 遼寧女監至今不讓律師會見

二零一三年八月二十一日,郭運蘭在被迫害致腦梗、身體偏癱不能自理的情況下,被非法劫持到遼寧女子監獄。郭運蘭入監時,監獄體檢查出郭運蘭有腦梗、身體偏癱不能自理,將郭運蘭當即送進監獄醫院,後轉押該監獄馬三家監區迫害。

丈夫於軍第一次去監獄接見時,看到郭運蘭腿已經不能走路,被人架著,精神狀態和身體狀態都很差。看押警察告訴於軍,監獄體檢查出郭運蘭患有「腦梗」和高血壓,這病很危險,她完全夠「保外就醫」的條件,但因她拒絕轉化,不放棄修煉法輪功,就不能給她保外。

二零一四年八月二十九日下午,律師再次去監獄馬三家監區,被勒索五百元之後,一位男警察再次重複說郭運蘭不是最重的,說監區里還有得癌症的都不給保外就醫,郭運蘭要排在十幾名之外。再次拒絕給郭運蘭保外就醫。他們拒絕保外就醫的真正原因是郭運蘭的家人拒絕接受他們的非法勒索。

黑龍江省呼蘭監獄不死人,不放人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三月十六日報道,呼蘭監獄是黑龍江省迫害男性法輪功學員最殘酷的黑窩之一。這裡的惡警經常利用刑事犯毒打法輪功學員,逼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手段變態、毫無人性;他們還逼迫法輪功學員參加高強度的勞動。身體和精神上的雙重壓力和痛苦,加之惡劣的生活環境,使很多法輪功學員生命垂危。

在這種情況下,呼蘭監獄仍變本加厲的迫害不轉化的法輪功學員,剝奪他們會見家屬的權利,拒絕、拖延為他們辦理保外就醫,甚至把已經保外的法輪功學員,再度綁架至監獄迫害。

○迫害法輪功學員張金庫

法輪功學員張金庫(明慧網圖片)

黑龍江省依蘭法輪功學員張金庫於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九日在依蘭縣被綁架,七月被非法判刑五年,九月被轉押到呼蘭監獄繼續迫害。

呼蘭監獄因為張金庫拒絕放棄法輪大法信仰,縱容惡犯們經常折磨生活不能自理的張金庫。二零一四年五月份,犯人王洪彬、宋洋二人曾把張金庫的頭往地上磕,使勁地抽打他的耳朵;又把張金庫綁在床上抻了兩天兩夜,大小便都不鬆綁,宋洋還威脅張金庫說:「你把你拉的屎自己吃了,這是『領導』的意思,上次讓田醫生(田宇順,經常迫害張金庫)打死你就對了。」(犯人宋洋已遭惡報死亡。)

目前張金庫已患嚴重的肺結核,臉浮腫得很厲害,說話很吃力、吐字不清,不自覺的張著嘴、伸著舌頭。不能進食,神志不清,大小便失禁,生活不能自理。醫生分析說,張的大腦神經遭到破壞,並說多是藥物造成的,根據張金庫的臉浮腫等各種狀態醫生斷定一定是肺衰竭、心臟衰竭,生命危在旦夕。

家人多次去監獄要求見人,但幾次被監獄刁難、拒絕探視。張金庫的家人一次一次要求:讓張金庫回家治療,如現在不進行治療,恐怕會延誤了最佳治療時間。可呼蘭監獄視人命為兒戲,拒不放人。

呼蘭監獄「610」教改科科長王曉臣否認張金庫被打的事實,還威脅張金庫,必須「轉化」才可以讓家屬接見。

○迫害法輪功學員莫志奎 「你回去等著吧,死了給你打電話。」

 

黑龍江依蘭縣法輪功學員莫志奎(知情人提供)

依蘭縣法輪功學員莫志奎於二零一三年七月被依蘭縣法院非法判刑十二年,同年九月三十日被關押到呼蘭監獄。監獄「610」 教改科獄警王曉臣,經常以莫志奎不穿囚服,不放棄修煉法輪大法等藉口,肆意剝奪家屬的探監權,還威脅、恐嚇、刁難家屬、多次報警、給家屬錄像。教改科副科長、代理「610」主任杜鵬對家屬說:「除非省政府讓你見我就讓見。」還對莫妻說:「你回去等著吧,死了給你打電話。」

現在莫志奎兩肺已爛,左、右肺都已經爛了一個大洞,右側基本爛沒了,肺部還長了許多大小不等的白點,導致莫志奎經常疼痛難忍、咳血、呼吸困難、胸部發悶發脹。大小腿麻木,連二層床也上不去,只能吃點稀的,不能吃乾的食物。但呼蘭監獄不顧莫志奎的死活,竟然把他從醫院轉到十五監區繼續迫害。

○迫害法輪功學員張文龍

 

張文龍在獄中照片。(明慧網)

吉林省榆樹市法輪功學員張文龍於二零一四年二月十七日在黑龍江省五常山河屯林業局所在地被警察非法抓捕被冤判三年,直接送呼蘭監獄集訓隊關押迫害。

二零一四年四月三十日經醫療診斷,張文龍的肝部有血管瘤,需要手術治療。張文龍身體極度虛弱,骨瘦如柴,門牙還掉了兩顆。血壓指數是低壓68,高壓86,身體表面出現許多青紫塊狀,說話都沒有力氣,說一句得歇一會才能說下一句話。家屬要求保外就醫,獄警說那得檢查出癌症才能辦保外的。

九月份,張文龍家人得知 「張文龍被迫害成精神病狀態」的消息。隨後看望張文龍,發現他果然是精神恍惚,說話語無倫次,有的親友他都不認識。張文龍所在的九監區管教說了實話:張文龍真的精神不正常,並說人到他們監區就這樣了。

多年來,被呼蘭監獄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至少有八人:鄭國林、郭興國、孫紹民、紀保山、郭興旺、卞福生、劉宇、張學文。莫志奎的家屬非常憂心莫志奎的安危。

被迫害患癌 鄒玉芳獄中命危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九日報道,因為修煉法輪功,信仰「真、善、忍」而被綁架的大安市婦女六十多歲的鄒玉芳,在被非法關押中被診斷出晚期胃癌、心臟病,仍被非法判刑四年,一年前,被中共人員偷偷劫持到吉林省第一女子監獄。

近兩個月來,已經被非法關押一年多的鄒玉芳,心臟病嚴重,全身浮腫,行走困難,需人攙扶,情況危急,知情人希望鄒玉芳家人前去監獄要人。目前,她的身體狀況非常令人擔憂。

(待續)

文章來源:明慧網

責任編輯:高靜

評論
2016-04-20 2:3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