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专访葛特曼:活摘器官调查中那些人与事(2)

前美国智库研究员、《大屠杀》《失去新中国》作者、独立新闻调查记者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李辰/大纪元)

人气: 2954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

【大纪元2016年05月25日讯】(大纪元记者李辰美国华盛顿DC报导)时间回到大约十年前,加拿大,蒙特利尔。

葛特曼(Ethan Gutmann)的采访对像根本没有意识到此问题的重要性,继续讲述她在狱中的经历,以至于葛特曼不得不将她的话题重新拉回来。

事实上,这位老妇人对这些体检的目的一无所知。看到葛特曼对一个看来无足轻重的体检如此有兴趣,她甚至感到有些恼火。

“所以,她不知道我的访问和强摘器官之间的联系。”正是受访者的这种自然流露,让葛特曼感到这背后隐藏着一个可怕的黑幕,因为他感到这不是一个医生进行的正常的体检,医生看起来是在处理一具新鲜的尸体。

葛特曼回忆道,他记得当时那一刻,感到一股不同寻常的冷意席卷了全身。

首次感到强摘器官指控的严重

葛特曼介绍,在蒙特利尔,那时有三位女士刚刚从中国大陆抵达加拿大。她们中没有人会说英语,她们都有因修炼法轮功被关押劳教所的经历。

但是,这次访问令葛特曼首次感到中共强摘器官“严肃和严重”。

“其中一人从农村来,口音很重。他们给她做体检。她说的体检,我觉得是毫无道理的,因为都是检查肾脏和肝脏的功能、眼睛、血型、组织匹配等。 检查眼睛不是视力测试,而是检查眼角膜。”

“她根本没有意识到这次体检和强摘器官有关。她很奇怪我非常关注这个体检;她一再向我强调她所遭受的酷刑。”

在葛特曼后来的调查中,很多受访者的经历一次又一次地证实了他的内心的恐惧--强摘器官真实存在,并且广泛进行。很多法轮功学员甚至是在家中被强制采集血样,被提取组织样本匹配。

“我很小心地不让受访者知道我在做什么,不是只问体检的事情。有时候我和对方谈论8小时,来获得整个故事,包括在劳教所发生的一切。这样我能够判断对方的话是否可信。”

“我希望读者阅读这些故事后,作出自己的结论。这是我的想法。”

中共很多高层、公安人员修炼法轮功

葛特曼( Ethan Gutmann)不希望他的这个调查故事起始于1999年4月份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之初。他想从更早的时候,从法轮功在中国传出的时候开始。

旅居加拿大多伦多的丁静(Dingjing, 音译)满足了他的愿望。“一开始,她没有同意谈, 说她的故事没有什么有意思的。”

丁静当时给葛特曼留下很深的印象,她是一个“很有趣”的人,因为“在见面的时候,她看起来很兴奋,她给我们两个人都准备了茶和咖啡。我想她不知道我们两人的习惯是喝茶还是喝咖啡,所以两种都准备了。”

在谈话中丁静介绍,自己是北京三个法轮功炼功点的义务协调人,一个是在中央电视台(CCTV),一个是公安局(PSB),另一个是在玉渊潭公园,那里很多中共高层官员炼法轮功。

这些信息对葛特曼来说,“是不可思议的。我在书中用了很多笔墨。”

“她退休了,是一个干部,组织能力很强,她很小心,不告诉我们一些人的名字。我相信,李鹏妻子是法轮功学员,她说,不少高层官员修炼法轮功,包括秘密警察。”

“1997、1998的时候,便衣警察开始在丁静所在的炼功点出现了,他们假装对炼功感兴趣,因为这些人偷偷在背地里吸烟(法轮功学员不吸烟)。他们总是来,一直问问题,问法轮功学员的姓名、地址等个人信息。后来1998年,北京电视台播出了一个反法轮功节目。(其实,种种迹象让)丁静在1999年初就预料到迫害会发生。”

葛特曼表示,这段故事成为了整本书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这些中共内部人士修炼法轮功(法轮功修‘真、善、忍’),意味着他们做出了道德上的承诺,这令共产党感到害怕。”

在调查中,葛特曼还得知中共主管财政的某位官员X透露,一份在1996年下发的红头文件说:我们将取缔法轮功群体。这是红头文件,这意味着这是一份非常机密的文件,仅下发给共产党的高层。这种文件,是你看过之后就要扔掉的。这位官员现在在上海,已经不再担任原来的职务。

泰国曼谷的日子--一个巨大的突破

除了访问加拿大和美国很多地方,葛特曼( Ethan Gutmann)还去了香港、台湾、澳洲、泰国等地。

“2008年,我去泰国曼谷,那里有超过一百名的法轮功学员。在曼谷的日子是巨大的突破,我深受感动。这些人在和我谈之前,没有和任何人谈过。”

“法轮功学员在那里生活很困难,她们不会说泰国语言,她们在那里等待其它国家接受难民申请。有人去了芬兰,有人去了加拿大、纽约,他们去很多不同的地方……这是一段很棒的经历,因为他们每个人都互相帮助,他们和其他的难民是如此的不同。”

“这些(法轮功)难民居住在一个非常拥挤的公寓中,天气很热,没有空调,我们在一起吃东西,他们告诉我他们在监狱中的故事,经历酷刑,很可怕的那些经历。”

“很多人来自长春,他们知道长春插播者的故事,我花了好几天的时间来了解他们是谁,他们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们切开电缆,插播了大约一小时的(法轮功)真相,有关长春插播的《伪火》(分析中共当局栽赃法轮功学员在天安门自焚的影片)……我觉得这些故事非常令人信服,非常有力量。”

“她们告诉我大卡车(大卡车是法轮功学员刘成军的外号,他是长春真相插播的主要成员,后被迫害致死)到底是什么样的人……这些都是震撼人心的故事。” 在这里,他也得知了其他插播者的故事,侯明凯……

该采访文章的第一部分开头狱中唱歌的那一幕也来自这里。

葛特曼说:“访问的过程很累,我们从那里离开的时候筋疲力尽。”

另一个感动的画面

并不是所有的采访故事都在他的书《大屠杀》中获得了呈现。

葛特曼介绍自己去香港呆了两个星期。在那里,印入葛特曼眼帘的是--很多法轮功学员临时住在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狭小的地方,条件看起来很糟糕。她们都坐在那里,向中国拨打法轮功真相电话。

这个简单的画面再次触动了葛特曼的心弦。他解释说,自己感到了法轮功学员付出的可贵。

“中国那个环境不能讲真相……她们所抗争的不是个人的修善、修忍,她们努力争取的是去把真相讲述出来,这太难了。”

每个人和强摘器官的真相相连   揭示真相最难也最重要

在2015年9月18日美国国会的那次听证会上,葛特曼披露了“追查国际”的一个报告研究结果,强摘器官有加剧的趋势。

葛特曼( Ethan Gutmann)在听证会后告诉记者:“事实是,这个社会中的每一个人与之(强摘器官)联系在一起。当希特勒死亡的时候,这意味这纳粹就不存在了吗,他们的罪行就不存在了?这是可笑的。整个国家都必须考虑他们都做了什么。纳粹做了什么,他们做了什么。这是最难的事情之一,但是这是最重要的事情。”

“在我看来,美国国务院知道强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是真实的。这是真的,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其规模变大。他们确信这是真的。如果他们知道,他们需要说出来。我们是如何知道的?因为是通过王立军证实的。他们没有权利捂着这个信息。王立军希望得到保护,他们(美国国务院)没有给予王立军保护,将他扔到狼群里面了,对吗?所以,他们(美国国务院)能做的是,告诉我们真相,王立军在那24小时中说了什么。”

“美国国务院欠世界一个真相,我相信王立军(在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谈到强摘器官,这是他人生(经历)中巨大的一部分。王立军因为摘取器官还曾获得一个奖。”

“王立军、薄熙来、周永康都落马了,这是因为中共的派系斗争。我们需要做的是,将(他们的罪名)纠正,历史记录是重要的,(他们真正罪名是迫害法轮功、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这是我们唯一能够为那些失去他们所爱的亲人的家属所做的。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纠正历史,揭示事情的真相。”

“真相,这是至关重要的。所有的一切都有关真相。”

“把真相揭示出来,这是法轮功所做的,这就是法轮功改变中国的方式,而不是通过交易。”

中共整个系统在掩盖

“中共在掩盖。他们没有一人承认。这(强摘器官)会让整个共产党名誉尽失。文化大革命、毛泽东消灭异己……所有的这一切都糟透了,但是,(强摘器官)这是最糟糕的,因为发生在现代社会,并且还在继续发生。

“(强摘器官),作为人类来看,这是群体灭绝,已蜕变至大屠杀。这威胁到这个政党(的存在)。当人们还活着的时候摘取他们的器官,这是一种可怕的死亡方式,整个医生、外科医生系统的可怕腐败方式。非常危险,就像是一颗炸弹或者是得了癌症。”

法轮功关乎中国的未来

在整个采访过程中,记者深深感到葛特曼( Ethan Gutmann)对中国、中国人抱有一种独特的情怀。

他说:“问题在这里,这个问题关乎中国的未来,有关中国将变成什么样子。”

“我为什么会被法轮功问题吸引? ”

“法轮功代表了一种我在中国生活时并不常见的东西,代表了一个道德的中国,一个道德至上的中国,这是最重要的。当我想到的是一个没有共产党的中国,需要更多的道德价值。看看俄罗斯发生了什么?没有道德价值观,这不是一个成功的国家,甚至是共产主义(去除)之后。”

“从法轮功学员的抗争中,我看到了未来。围绕在法轮功问题上的(正邪)较量对中国的未来非常重要,这可能决定中国将如何崛起。”

编注:美国人葛特曼是前美国智库研究员、《失去新中国》的作者、独立新闻调查记者。就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指控,葛特曼历时五年调查采访一百多人,包括警察、医生、劳教所的幸存者。他将调查结果编撰成书,即《大屠杀》(the Slaughter)。

他在此书中披露,器官活摘在中国已经存在了几十年,中共活摘器官始于1990年代末,被囚的维吾尔人曾是器官来源;1999年中共迫害法轮功后,最大的器官活摘受害群体是法轮功学员。#

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6-05-25 9:4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