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專訪葛特曼:活摘器官調查中那些人與事(2)

前美國智庫研究員、《大屠殺》《失去新中國》作者、獨立新聞調查記者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李辰/大紀元)

人氣: 2957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

【大紀元2016年05月25日訊】(大紀元記者李辰美國華盛頓DC報導)時間回到大約十年前,加拿大,蒙特利爾。

葛特曼(Ethan Gutmann)的採訪對像根本沒有意識到此問題的重要性,繼續講述她在獄中的經歷,以至於葛特曼不得不將她的話題重新拉回來。

事實上,這位老婦人對這些體檢的目的一無所知。看到葛特曼對一個看來無足輕重的體檢如此有興趣,她甚至感到有些惱火。

「所以,她不知道我的訪問和強摘器官之間的聯繫。」正是受訪者的這種自然流露,讓葛特曼感到這背後隱藏著一個可怕的黑幕,因為他感到這不是一個醫生進行的正常的體檢,醫生看起來是在處理一具新鮮的屍體。

葛特曼回憶道,他記得當時那一刻,感到一股不同尋常的冷意席捲了全身。

首次感到強摘器官指控的嚴重

葛特曼介紹,在蒙特利爾,那時有三位女士剛剛從中國大陸抵達加拿大。她們中沒有人會說英語,她們都有因修煉法輪功被關押勞教所的經歷。

但是,這次訪問令葛特曼首次感到中共強摘器官「嚴肅和嚴重」。

「其中一人從農村來,口音很重。他們給她做體檢。她說的體檢,我覺得是毫無道理的,因為都是檢查腎臟和肝臟的功能、眼睛、血型、組織匹配等。 檢查眼睛不是視力測試,而是檢查眼角膜。」

「她根本沒有意識到這次體檢和強摘器官有關。她很奇怪我非常關注這個體檢;她一再向我強調她所遭受的酷刑。」

在葛特曼後來的調查中,很多受訪者的經歷一次又一次地證實了他的內心的恐懼--強摘器官真實存在,並且廣泛進行。很多法輪功學員甚至是在家中被強制採集血樣,被提取組織樣本匹配。

「我很小心地不讓受訪者知道我在做甚麼,不是只問體檢的事情。有時候我和對方談論8小時,來獲得整個故事,包括在勞教所發生的一切。這樣我能夠判斷對方的話是否可信。」

「我希望讀者閱讀這些故事後,作出自己的結論。這是我的想法。」

中共很多高層、公安人員修煉法輪功

葛特曼( Ethan Gutmann)不希望他的這個調查故事起始於1999年4月份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之初。他想從更早的時候,從法輪功在中國傳出的時候開始。

旅居加拿大多倫多的丁靜(Dingjing, 音譯)滿足了他的願望。「一開始,她沒有同意談, 說她的故事沒有甚麼有意思的。」

丁靜當時給葛特曼留下很深的印象,她是一個「很有趣」的人,因為「在見面的時候,她看起來很興奮,她給我們兩個人都準備了茶和咖啡。我想她不知道我們兩人的習慣是喝茶還是喝咖啡,所以兩種都準備了。」

在談話中丁靜介紹,自己是北京三個法輪功煉功點的義務協調人,一個是在中央電視台(CCTV),一個是公安局(PSB),另一個是在玉淵潭公園,那裏很多中共高層官員煉法輪功。

這些信息對葛特曼來說,「是不可思議的。我在書中用了很多筆墨。」

「她退休了,是一個幹部,組織能力很強,她很小心,不告訴我們一些人的名字。我相信,李鵬妻子是法輪功學員,她說,不少高層官員修煉法輪功,包括秘密警察。」

「1997、1998的時候,便衣警察開始在丁靜所在的煉功點出現了,他們假裝對煉功感興趣,因為這些人偷偷在背地裏吸煙(法輪功學員不吸煙)。他們總是來,一直問問題,問法輪功學員的姓名、地址等個人信息。後來1998年,北京電視台播出了一個反法輪功節目。(其實,種種跡象讓)丁靜在1999年初就預料到迫害會發生。」

葛特曼表示,這段故事成為了整本書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這些中共內部人士修煉法輪功(法輪功修『真、善、忍』),意味著他們做出了道德上的承諾,這令共產黨感到害怕。」

在調查中,葛特曼還得知中共主管財政的某位官員X透露,一份在1996年下發的紅頭文件說:我們將取締法輪功群體。這是紅頭文件,這意味著這是一份非常機密的文件,僅下發給共產黨的高層。這種文件,是你看過之後就要扔掉的。這位官員現在在上海,已經不再擔任原來的職務。

泰國曼谷的日子--一個巨大的突破

除了訪問加拿大和美國很多地方,葛特曼( Ethan Gutmann)還去了香港、台灣、澳洲、泰國等地。

「2008年,我去泰國曼谷,那裏有超過一百名的法輪功學員。在曼谷的日子是巨大的突破,我深受感動。這些人在和我談之前,沒有和任何人談過。」

「法輪功學員在那裏生活很困難,她們不會說泰國語言,她們在那裏等待其它國家接受難民申請。有人去了芬蘭,有人去了加拿大、紐約,他們去很多不同的地方……這是一段很棒的經歷,因為他們每個人都互相幫助,他們和其他的難民是如此的不同。」

「這些(法輪功)難民居住在一個非常擁擠的公寓中,天氣很熱,沒有空調,我們在一起吃東西,他們告訴我他們在監獄中的故事,經歷酷刑,很可怕的那些經歷。」

「很多人來自長春,他們知道長春插播者的故事,我花了好幾天的時間來瞭解他們是誰,他們身上發生了甚麼事情。他們切開電纜,插播了大約一小時的(法輪功)真相,有關長春插播的《偽火》(分析中共當局栽贓法輪功學員在天安門自焚的影片)……我覺得這些故事非常令人信服,非常有力量。」

「她們告訴我大卡車(大卡車是法輪功學員劉成軍的外號,他是長春真相插播的主要成員,後被迫害致死)到底是甚麼樣的人……這些都是震撼人心的故事。」 在這裡,他也得知了其他插播者的故事,侯明凱……

該採訪文章的第一部分開頭獄中唱歌的那一幕也來自這裡。

葛特曼說:「訪問的過程很累,我們從那裏離開的時候筋疲力盡。」

另一個感動的畫面

並不是所有的採訪故事都在他的書《大屠殺》中獲得了呈現。

葛特曼介紹自己去香港呆了兩個星期。在那裏,印入葛特曼眼簾的是--很多法輪功學員臨時住在一個令人難以置信的狹小的地方,條件看起來很糟糕。她們都坐在那裏,向中國撥打法輪功真相電話。

這個簡單的畫面再次觸動了葛特曼的心弦。他解釋說,自己感到了法輪功學員付出的可貴。

「中國那個環境不能講真相……她們所抗爭的不是個人的修善、修忍,她們努力爭取的是去把真相講述出來,這太難了。」

每個人和強摘器官的真相相連   揭示真相最難也最重要

在2015年9月18日美國國會的那次聽證會上,葛特曼披露了「追查國際」的一個報告研究結果,強摘器官有加劇的趨勢。

葛特曼( Ethan Gutmann)在聽證會後告訴記者:「事實是,這個社會中的每一個人與之(強摘器官)聯繫在一起。當希特勒死亡的時候,這意味這納粹就不存在了嗎,他們的罪行就不存在了?這是可笑的。整個國家都必須考慮他們都做了甚麼。納粹做了甚麼,他們做了甚麼。這是最難的事情之一,但是這是最重要的事情。」

「在我看來,美國國務院知道強摘法輪功學員器官是真實的。這是真的,並且隨著時間的推移,其規模變大。他們確信這是真的。如果他們知道,他們需要說出來。我們是如何知道的?因為是通過王立軍證實的。他們沒有權利捂著這個信息。王立軍希望得到保護,他們(美國國務院)沒有給予王立軍保護,將他扔到狼群裡面了,對嗎?所以,他們(美國國務院)能做的是,告訴我們真相,王立軍在那24小時中說了甚麼。」

「美國國務院欠世界一個真相,我相信王立軍(在美國駐成都總領事館)談到強摘器官,這是他人生(經歷)中巨大的一部分。王立軍因為摘取器官還曾獲得一個獎。」

「王立軍、薄熙來、周永康都落馬了,這是因為中共的派系鬥爭。我們需要做的是,將(他們的罪名)糾正,歷史記錄是重要的,(他們真正罪名是迫害法輪功、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這是我們唯一能夠為那些失去他們所愛的親人的家屬所做的。我們唯一能做的,就是糾正歷史,揭示事情的真相。」

「真相,這是至關重要的。所有的一切都有關真相。」

「把真相揭示出來,這是法輪功所做的,這就是法輪功改變中國的方式,而不是通過交易。」

中共整個系統在掩蓋

「中共在掩蓋。他們沒有一人承認。這(強摘器官)會讓整個共產黨名譽盡失。文化大革命、毛澤東消滅異己……所有的這一切都糟透了,但是,(強摘器官)這是最糟糕的,因為發生在現代社會,並且還在繼續發生。

「(強摘器官),作為人類來看,這是群體滅絕,已蛻變至大屠殺。這威脅到這個政黨(的存在)。當人們還活著的時候摘取他們的器官,這是一種可怕的死亡方式,整個醫生、外科醫生系統的可怕腐敗方式。非常危險,就像是一顆炸彈或者是得了癌症。」

法輪功關乎中國的未來

在整個採訪過程中,記者深深感到葛特曼( Ethan Gutmann)對中國、中國人抱有一種獨特的情懷。

他說:「問題在這裡,這個問題關乎中國的未來,有關中國將變成甚麼樣子。」

「我為甚麼會被法輪功問題吸引? 」

「法輪功代表了一種我在中國生活時並不常見的東西,代表了一個道德的中國,一個道德至上的中國,這是最重要的。當我想到的是一個沒有共產黨的中國,需要更多的道德價值。看看俄羅斯發生了甚麼?沒有道德價值觀,這不是一個成功的國家,甚至是共產主義(去除)之後。」

「從法輪功學員的抗爭中,我看到了未來。圍繞在法輪功問題上的(正邪)較量對中國的未來非常重要,這可能決定中國將如何崛起。」

編註:美國人葛特曼是前美國智庫研究員、《失去新中國》的作者、獨立新聞調查記者。就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指控,葛特曼歷時五年調查採訪一百多人,包括警察、醫生、勞教所的倖存者。他將調查結果編撰成書,即《大屠殺》(the Slaughter)。

他在此書中披露,器官活摘在中國已經存在了幾十年,中共活摘器官始於1990年代末,被囚的維吾爾人曾是器官來源;1999年中共迫害法輪功後,最大的器官活摘受害群體是法輪功學員。#

責任編輯:高靜

評論
2016-05-25 9:4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