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纽约垃圾实现“零填埋” 可能吗?

缺乏有效的激励措施 纽约市民分类回收垃圾的比例低 市府被迫花大价钱填埋垃圾

位于布碌崙的一处垃圾回收站正在将垃圾分类。 (Spencer Platt/Getty Images)

人气: 232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大纪元2016年07月12日讯】(大纪元记者施萍综合报导)去年,市长白思豪提出了纽约市到2030年达到垃圾“零填埋”的目标,这个目标是野心勃勃还是痴人说梦?减少填埋的关键在于增加回收率,因此要实现“零填埋”还是要靠提高居民分类回收垃圾的习惯。

每天晚上7点到凌晨4点,56岁的环卫工人布鲁斯特(Julius Brewster)开着他的22吨装重的卡车穿梭在纽约市的大街小巷,他把路旁的垃圾袋、装满腐烂水果的纸盒箱子扔到他的车厢里,要是果泥流了出来,他还得用手舀进去。“我早习惯这些气味儿了,”他最近对纽约商业媒体《克莱恩》(Cranin’s)的记者说,“我的父亲告诉我‘你就待在收垃圾的行业,你永远不会失业的。’”布鲁斯特从17岁开始收垃圾,他感觉,“总是有更多的垃圾。”

这个垃圾处理工人父亲的话道出了这个城市的一个秘密,那就是纽约的垃圾处理能力一直赶不上纽约人制造垃圾的速度,这是一个永远需要人工的行业。

纽约市每年排放4,400万磅垃圾,相当于每人每年产生1吨垃圾;这些垃圾中只有16%被循环使用;只有市民按规定分拣好的垃圾才能循环;食品垃圾占三分之一,如果只用填埋的方式处理会产生比二氧化碳更有害6倍的温室气体:上东城富人区循环垃圾占到1/4,布朗士的穷人区垃圾分流率只有6%。

回收垃圾成本低 但需要公众参与

城市垃圾处理管理部门是市环卫局(Department of Sanitation)。局长加西亚(Kathryn Garcia)手下管理着环卫局自己的车队和私人收垃圾公司。垃圾大多数汇总到布碌崙的“日落公园材料回收工厂”(Sunset Park Material Recovery Facility),那里像一个飞机库那么大的11公顷的大垃圾场中臭气熏天,垃圾在那里经过光学分拣机、磁滚筒及其它大型机器的初步分类之后,少部分回收循环使用,大部分去垃圾填埋场填埋。

首先,这种填埋厂很难找到。自从2001年史坦顿岛的垃圾填埋场关掉之后,没有什么地方愿意接收纽约市的垃圾。今年5月,纽约市东北部270英里处的赛内卡(Seneca Meadows)垃圾填埋场以33亿美元的价格与纽约市签订了20年的合同。

其次,处理回收垃圾的价格比填埋或者焚烧便宜得多,而且回收的垃圾还有市场。但是没有分类的垃圾如果再用人工来分拣,成本就涨上去了。操作日落公园垃圾场的经理奥特布里奇(Tom Outerbridge)看着一个装满婴儿食品的玻璃瓶说:“我们希望瓶子是空的。”他说这种混装的玻璃瓶子没有市场,大多数都赔钱处理或者拉去填埋了,但是分类出来的干净的玻璃瓶就很值钱。

奥特布里奇总结说:“你可以建一座世界上最时髦的回收场,但是没有公众的参与,里面就什么都没有。”

纽约垃圾回收率低 市府求解

在纽约市政府要求市民垃圾分类27年之后,垃圾回收率仍只有16%;商业垃圾回收率只有19%。一半以上的可回收垃圾都送去填埋了。那么原因是什么呢?也许是让市民在垃圾上花的钱太少,或者没有让人们看到钱和垃圾之间的关系吧。且看看其它城市的做法。

洛杉矶和圣安东尼奥:市政以房子大小收垃圾费。旧金山和西雅图:凭分类的垃圾收费,可回收的不收费或者少收费。休士顿:居民每家只免费收一个垃圾桶,多出来的就需要交费了。

纽约的做法是一个总的税收用于收垃圾,所以市民们没有多少人积极分类垃圾。也因此,纽约市处理垃圾的费用是全美最高的:449美元/吨;相邻的华盛顿只有212美元。

加西亚局长引用城市用水的例子来说明收费的作用:“1980年的时候,纽约市用水量是15亿加仑;但是今天(用水表测量实际用量收费)我们多出来100万人口,用水量却降到了10亿加仑以下。”她说,城市正在考虑也收垃圾处理费,“当什么事情花你的钱的时候,你就会注意了。”

就像目前市议会考虑实施的塑料袋收费法案一样,立法者们希望通过政策调节来影响人们的做事方式,让每个人都从心里自觉意识到,当我们选择一次性的包装还是反复使用的包装时,或者想把用完的塑料盒子和废纸放在哪个垃圾袋的时候,这些事都不是小事,都是影响纽约市、乃至整个地球的大事。◇

责任编辑:周美慧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