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行贿联大主席 中澳社交皇后获刑20个月

严雪瑞(中间戴墨镜者)与律师和友人一起,离开联邦法庭。 (蔡溶/大纪元)

人气: 233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 ,

【大纪元2016年07月30日讯】(大纪元记者蔡溶纽约报导)全球可持续发展基金会执行长严雪瑞(Sheri Yan,又名Shiwei Yan,音译)行贿前联合国大会主席阿什(John Ashe)案,昨天(7月29日)纽约南区联邦法庭作出判刑,60岁的严雪瑞被判20个月,外加两年监外看管,上缴12,500元罚金、并没收30万财产。

严雪瑞有中澳社交皇后之称,去年她被捕,被控为三名中国商人,向前联大主席阿什行贿80万美元,以促进中国商人在联合国和安提瓜国的利益,今年1月份她认罪。

严雪瑞的女儿和6名不同肤色的友人昨日到场聆听,她的辩护律师Christine Chung指出,严雪瑞出生于中国安徽,是中国“文革”时期成长的悲哀一代,“文革”对她的精神成长有很深的影响:在她11岁时(1966年),身为诗人及书画家的父亲和新闻编辑、广播员的母亲被迫下乡“劳动再教育”,从此她与兄长和父母两地分离6年,15岁时她加入“红军舞蹈团”(Red Army Dance),家庭团聚后,她继续上大学,成为中国国际广播电台一名记者。

严雪瑞1987年来美,身上只有母亲给她的400美元,“在没有英文技巧的情况下开始追求她的美国梦”。律师说,严雪瑞开始在华盛顿当保姆和家庭护理,在那里认识了时任澳洲驻美外交官的丈夫俞罗杰(Roger Uren),后来两人结婚、生女,严2001年加入美国籍。

律师向法官大打“悲情牌”,指严雪瑞被起诉以来,年事已高的双亲感觉丢脸、不愿出门,就读大学的女儿、丈夫都受到影响,她也深受忧郁症折磨。又将矛头指向受贿、上个月意外身亡的阿什,说严雪瑞在认识阿什前是个守法、热衷社交的商人,而阿什却是个不断伸手要钱的掠夺者(predator)。

严雪瑞坐在法庭上,几次伤心哭泣,她用英文自述心路历程,说她从刚开始的穷移民,努力奋斗取得事业的成功,东窗事发后,夜夜难以入眠,以泪洗面,辛苦累积的名声和事业一夜尽毁,国内父母现已分别86岁和84岁,父亲担心再也见不到自己了,保释期间她一直在思考,认为她错在“想证明自己的成功,追求在联合国发言的优越感和虚幻的地位”。严雪瑞泣不成声的说,“我将永远惩罚自己”。

律师Christine Chung请求法官轻判严雪瑞在家服刑,让她有机会再见双亲,但联邦助理检察官Daniel Richenthal指出,严雪瑞的行为并不是偶然事故,而是“有计划、重复、持续的行贿,对联合国的形象造成重大损害”,双方在电邮中为贿金一事你来我往,严并不是被阿什逼迫行贿的,她是主动找阿什行贿,他要求判严雪瑞入狱6年以上。

“毫无疑问,这是一个严重的罪行,入狱是必要的,”法官Vernon Broderick说,但鉴于严雪瑞的案情比较特殊,且相信她不会再犯,最后他判严雪瑞入狱20个月。◇

责任编辑:艾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