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有谁在世上某处走(3)

作者:陈玉慧
  人气: 170
【字号】    
   标签: tags: , ,

你是否爱过,这是陈玉慧在旅行札记中提出的问题,她可能在雪梨与夏威夷或者开普敦与加州之间写下这个句子,在一个环绕五洲的百日旅行,一个从内心出发的行旅,前往乘车搭船坐飞机也不一定会抵达的目的地,作者叙述一个从外在世界回溯个人心灵的行旅。

■4月22日,艾尔斯岩(Ayers Rock)

令人敬畏的石啊!我围绕Ayers Rock走一圈,但未攀爬上岩石。原住民建议山岩最好不要爬,但大部分的观光客仍爬上去,有的还带着幼儿!无数的苍蝇挥之不去,脚踏之地都是蠕动的黑蛆,阳光无比强烈,但Ayers Rock令人肃然起敬,令人感到自身的渺小。

环绕岩石走时遇见一团观光客,导游为他们介绍有几万年历史的壁画,我又一次听到有人这样说:他们一点都不笨嘛!

这些人到底为什么这么狂妄?他们不但对原住民文化毫无所知,对自己也毫无所知。

■5月4日,香港南丫岛

从启德机场搭计程车前往香港本岛,塞车约一小时。宜庭仍然坐在文华酒店等我。她穿黄色套装,后来她告诉我,她的外套是在纽约跳蚤市场买的,裤子则是在缅甸旅行时买的布料,自己做的。宜庭就像她的衣服,总是给人一种非常东方也非常现代的印象,温和中略带性感。

我们一起去香港移民局找梦童和她的香港友人。梦童非常兴奋,整个下午到晚上都很高兴,她在台北时比较焦虑和烦躁,但在香港,这个对他犹如外国的城市,她对事事都感新奇,灵感如泉涌,快活得像个年轻女学生。

我们和香港作家H去兰桂坊,在一家坐满法国人的越南餐馆用餐中途,H的丈夫也出席了,他是个有趣及热忱的法官。H说,他做梦都会梦到对着被告或原告说话:“请陈述”,他说的是广东话。

H话不多,因话不多而显得气质出众。

一群人搭船前往南丫岛,梦童不愿与宜庭的帅男邻居同处一室,宁愿睡在宜庭的客厅。我则去和一位女诗人姚同住。姚诗写得浅白,可以感觉其对生活用心,是一个活得像中国隐士的人。这个年头已没有这种人了。

在姚处的阁楼,整夜被房间的霓虹灯和室外的青蛙吵得无法入眠。读H的《七宗罪》,一直读到天亮仍睡不着。

躺在清晨的床上,我仍在深思:我,生命的脚步,我将去那里?

■5月5日,往上海特快车

从九龙搭特快车前往上海。

阅读中国。

从小在地理课本背诵多少中国的地名。但我背诵的中国已不再。中国已不是那个中国。

与宜庭在特快车的包厢聊天,包厢略带着温馨的社会主义风格,我们天南地北,也聊自己…两个人有两种截然不同的生活面貌。很多年没和宜庭好好聊过天,现在这列开往中国的火车又驶回大学时代了,那些年在学校宿舍与她谈话的景象忽然历历在目。

我们坐在车厢里看着窗外风景,谈人和事。她说,台湾女子和中国女人不甚相同,一太浪漫,一则太现实。而大陆女人又以上海女人最为特殊。她谈了许多。我只认识张爱玲笔下的上海女人,那些小说里的人物都工于心计,但我不明了那些女人的tricks,真的,我不明了像流苏这样的女人。

火车穿越五千公里的中国南部,进入杭州。

靠近杭州附近的金华站,窗外已逐渐看不到典型的中国农村了,现在的农夫都穿白衬衫和西装裤,站在蒋家庄月台上的女人们打扮很时髦,连行李皮箱都像空中小姐。这里是现代化的中国江南

江南风景好。……小时候在教科书里反复背诵的江南,现在是一栋栋瓷砖拼贴(像浴室)的新楼房,到处是亮亮的蓝色反光窗户,看起来如此不协调,如此后现代。

而荷叶田依旧,稻田依旧。

此刻的我也打从江南走过。我无从想像的江南。◇(待续)

--节录自《此刻有谁在世上某处走》/远足文化公司

【关于陈玉慧】

一个跨文化、跨领域的全方位创作者,长期旅居欧洲,集作家、演员、导演、编剧于一身,并曾任联合报驻欧洲特派员多年,同时也是多家德语媒体特约撰稿人、国际文化活动策展人,曾策划台湾与德国连线合作的大型戏剧节目,以及台北国家戏剧院世界之窗活动中,策划《德国狂潮》。

小说创作《征婚启事》,畅销多年,改编成舞台剧和电影、电视也都脍炙人口,《海神家族》更获得台湾国家文学奖和红楼梦长篇小说评审奖­,并已译成外语版本在国外发行,且已改编成歌剧。

责任编辑:方远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贞观十九年(645年),玄奘西行至天竺取经归唐后,太宗令其住锡西京弘福寺,一切经费由朝廷供给,并亲赐《瑜伽师地论》之序,即《大唐三藏圣教序》,成就玄奘译经伟业及千秋功名,也奠定自唐至今千百年来佛家修炼在中土经久不息之流传。
  • 我问M,那些星球上会不会有其它生物呢?他没出声,我也没出声。无论其它生物存不存在,在极短的片刻中,我认为身为人类是一种荣幸。但某些时候,我觉得身为人类是一种不幸,生活便是苦难,我们几乎无法侥幸解脱。
  • 明成祖朱棣的一生真的是了不起的一生,前文已经说过,其在位短短二十二年间,不仅发展了经济,国力达到了鼎盛,天下得以大治,声名亦远播海外,仰慕中华文明者无计其数,六十多国与明朝存在朝贡关系;而且他做出了好几件了不起的大事,其中任何一件都会让其青史留名。这其中就有疏通大运河和铸造永乐大钟。
  • 我记得当时我便问过自己这个梦有何意义?为什么彼时我在梦中已先去过我去过的地方呢?难道我的记忆与我无关吗?我的灵魂可以独自出发去旅行?现在,我仔细推想,也许,旅行只是一种像法文中所说的Déjàvu,旅行只是一种推敲和印证,一种意义的寻找。
  • 炎炎夏日,青山瀑布纳凉最消暑,不但可亲近大自然,享受清新的迷濛水汽,还可戏水,享受酷暑里的清凉。
  • 金阁碧水映 岸柳慕浮云 小桥流玉过 风翠香荷吟
  • 三拳击毙镇关西的鲁智深,付出的是安稳潇洒的人生,面对的是亡命天涯的孤独之旅。这一段旅途,鲁智深出过家,亦破过戒;杀过人,亦救过人。他是个不在戒律之中的和尚,也是个志在名利之外的侠客,无论他说什么,做什么,以什么样的身份行走江湖,甚至看不透自己的本心,不变的都是他舍弃前尘的大勇和无私忘我的侠义。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