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马泰:“诽谤法轮功”本是“活摘”的催化剂

人气 911

【大纪元2016年08月25日讯】2016年8月在香港召开的国际器官移植大会被中共当作漂白“活摘”指控的国际平台,大公报、凤凰网、央视、人民日报、人民日报旗下的环球时报、人民日报海外版等等纷纷跳出来,为江泽民“血债帮”主导的“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一事站台,继续污蔑诽谤法轮功,散播仇恨。

这一轮中共抵赖“活摘”的基本手段仍然是文革式的大批判和妖魔化。可是,正是这种污蔑和仇恨宣传,让人漠视法轮功学员的生命,才得以让“活摘”发生。

浙江大学第一附属医院院长郑树森,号称是中国肝移植的“换肝大户”。除器官移植外,郑本人还有一份兼职工作,头衔是“浙江省反X教协会”副理事长,郑利用其身份来专门污蔑诽谤法轮功。在他眼里,法轮功学员都是另类,你让他手下留情,他会吗?斩尽杀绝才满意呢。郑树森参加香港国际器官移植大会,在第一天因为论文涉嫌违规被会议主持者取消了发言资格,他硬冲上台去发言,说完就扭头离开香港回杭州去了。

再举一个例子,中南大学湘雅三院副院长叶启发,在参加香港国际器官移植大会时,遭遇新唐人记者问他“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事情,叶的反应非常离谱,表情凶神恶煞,对记者吼道“马上抓起来,违法乱纪”。在“一国两制”的香港都喊打喊杀,叶的心虚和对法轮功的仇恨溢于言表,你让他手下留情,他会吗?

黄洁夫是中国器官移植的掌门人,他为了漂白“活摘”不遗余力。先是推出“死囚器官”,现在又推出“自愿捐献”。他在8月18日的“中国专场”记者会上(被邀参加的都是中共喉舌和附庸)高调攻击“法轮功”。他做移植手术是有名的上了瘾的,做了副部长仍然离不开手术刀。有次采访时黄说在2012年他自己一年就做了500多例肝移植。2013年3月黄被免去卫生部副部长职务之后,应该更有时间了,现在每年做的手术是不是更多了呢?他在“中国专场”记者会上声称“我们的器官百分之一百,都是公民身后自愿捐献,或亲属捐献出来。”是这样吗?那么,就请黄洁夫把停用死囚器官的2015年这一年所做的器官来源都公布出来吧,看看都是百分之一百如何捐献的。当然,黄会说,死囚也是人,也能自愿捐献啊。他说的死囚,我们就不知道有没有被他高调蔑视和仇恨的良心犯啦。

仇恨宣传带来的灭绝行为在历史上早有先例。古罗马的皇帝迫害基督徒时,先是把基督教妖魔化成“杀死婴儿并喝其血、吃其肉”的“致命迷信”,然后就理所当然地把基督徒投入竞技场喂狮子,或者被做成火把活活烧死,观众看得兴高采烈。

二战时期,当时一些德国纳粹顶尖的科学家为了个人的医学目的,也进行过各种各样的人体实验。比如,臭名昭著的毒气实验,纳粹医生有一个冠冕堂皇的目的,说是为了给被芥子气烧伤的伤患找到有效的治疗方法,医生把受试者送入毒气室,或者给受试者直接注入毒气,许多人因此感染而死亡。还有冷冻实验,疟疾实验,肌肉和神经再生实验,黄疸病实验等等恐怖之至,很多人在极其痛苦中死去。人称“死亡天使”的约瑟夫·门格勒是奥斯威辛集中营的医生,他惨无人道地用活人进行“改良人种”试验,大多都是孩子,妇女(包括怀孕者)和老人。门格勒杀人无数,乐于其中。门格勒特别热衷于双胞胎来做试验,往她们身体里注射各种细菌,比较双胞胎是否会有不同的反应。他这么做的原因就是基于他对犹太人的仇恨,认为犹太人就是应该被灭绝。这一切都要拜希特勒对犹太人的妖魔化宣传。

本世纪最邪恶的莫过于中共在迫害法轮功中施行的“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了。医生怎么可能为了金钱名利就去活摘器官杀人呢?的确,对大多数医生来说,这不太可能。但是,除了金钱名利的诱惑,这里最根本的原因就是中共喉舌铺天盖地对法轮功的妖魔化污蔑诽谤,让那些参与的医生们仇恨法轮功,没有了道德的负疚感,在江泽民集团铲除法轮功的指使下,“活摘”这样的惨剧就发生了。

中共这次抵赖活摘、污蔑法轮功、煽动仇恨的一个很重要伎俩就是用个别国际移植专家的嘴来说事。统战是中共的传家宝,这些年中共与西方的很多移植专家以“合作”的名义往来甚欢,企图用利益输送换来国际认可。中共喉舌《环球时报》声称“此次大会开设‘中国专场’,表明中国器官移植界真正被国际器官移植协会所接纳。”器官移植学会会长菲力浦·奥康纳尔(PhilipO’Connell)同中国湘雅三院移植中心有长达十年的合作,是中共的好朋友。不过,据《纽约时报》8月22日报导,奥康纳尔否认了“国际社会接纳中国移植体系”的这种说法,“他们(环球时报)也许会那样说,但那并不是事实。”统战多年的朋友面对全世界对中共的指责也不敢贸然行事。这对中共而言,是一个不小的挫折。

这几天被中共喉舌广泛引用的一个移植专家就是国际器官移植协会前主席、哈佛医学院外科教授法兰西斯‧戴莫尼克(FrancisDelmonico)。据大公网报导,在“中国专场”里戴莫尼克通过视像对话回应记者的问题。他说自己曾出席过美国国会针对中国器官移植的听证会,他认为“有关议题充斥着政治的争论。”

笔者当时也旁听了那场听证会。2016年6月23日下午,美国国会众议院外交委员会举行联合听证会,主题为“强摘器官:对野蛮行为的审视”,聚焦中共强摘法轮功学员等良心犯器官的罪行。听众会上,戴莫尼克对于“活摘”指控采取了回避的态度,说他只关注如何改进中国的器官捐献和共用系统。显然,他无意改变中共作恶的本性,或者清算过去“活摘”的罪恶,只是一厢情愿地希望帮助中共从良,用实施更先进的系统来改进效率。主持人罗拉巴克议员(DanaRohrabacher)告诉戴莫尼克,有关西方和中共合作会让中国变好的说法是行不通的,他把中共比作纳粹,“纳粹,这样的一个系统,你可想像这个系统里出来的东西是什么样的。(在中国设立一个器官捐献和移植系统?)这整个系统可能实际上会走歪。”

戴莫尼克的逻辑是,只要中共现在表现出要“痛改前非”的样子,干嘛要纠住它的罪恶不放呢?那是“政治上的争论”,他没有兴趣。这是什么意思呢?一个人要是杀了人,只要这个人愿意“痛改前非”,这个人就不用“杀人偿命”了。如果按照这个逻辑,世界上都可以随便杀人了,反正只要表现出以后不杀的愿望就可以逃之夭夭了。

戴莫尼克也承认,他去中国访问是中国政府出的钱。戴莫尼克与中共来往密切,就算他本意是去帮助中共改进移植体系,但是客观上成为了被中共利用来“漂白”罪恶的一枚棋子,甚至成为了帮凶。

中共喉舌的污蔑诽谤抵赖不了“活摘器官”。要想让人们了解中国大陆器官移植市场疯狂暴涨的器官到底来自哪里,只要让国际社会去独立调查,或者公布15年来的死囚名单,都能使“活摘”真相大白。但是,中共反其道而行之。

借用人民日报海外版8月24日抹黑宣传的标题,“炒作中国“活摘器官”者被狠狠打脸”,人民日报的诽谤宣传正是“活摘”发生和继续的催化剂,这不就是在“狠狠地打自己的脸”吗?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香港器官移植大会 黄洁夫被追问活摘即变脸
涉违规 郑树森论文遭国际器官移植大会拒绝
一周大事解读:七大征兆显示江泽民出事
冉沙洲:江派借香港器官移植大会搞另类政变?
最热视频
【重播】川普签署《拉美裔繁荣倡议》行政令
【珍言真语】何启明:坚持抗争 与极权比寿命
【重播】彭斯在“支持警察”集会上发表讲话
【新闻看点】川普连出重手 习近平再设安全组?
【拍案惊奇】中共公检法整风 李嘉诚建香港城
【纪元播报】杨威:放任共产风潮 美国疫情再起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