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媒:洞悉中共司法系统内之酷刑折磨

【大纪元2016年09月19日讯】编者按:近日,澳大利亚最具影响力之一的澳洲新闻集团,首次大篇幅地连载了对悉尼几位法轮功学员的深入采访,三篇连载用上万字冲破了一个有意无意间的禁锢,曾经被西方媒体忽略的、法轮功学员在中国遭受残酷迫害的事实,被详细地呈现在广大读者的面前。尽管揭开的仅仅是冰山的一角,但这已是“媒体的一小步,人类的一大步”,因为揭开这个星球上前所未见的罪恶,意味着人在选择与邪恶决裂,在摒弃黑暗迎接光明。

以下为大纪元对澳洲新闻集团记者琶林(Megan Palin)第一部分报导内容的译文。

刘金涛的身体在疼痛中颤抖,他这一天所遭受的酷刑还没结束,这不是第一天,也不是最后一天。

他曾在指甲被人用针插入的痛楚中惊醒,然后被迫去院子里纹丝不动地站上近18个小时。只要他一动,就会招来一顿毒打;把他打的奄奄一息。

长久的站立使他每分每秒都处在痛苦之中,他的腿开始肿胀,身体不堪重负,随时有倒下的可能。折磨他的人还不准他上厕所,没有丝毫的同情心。时间成了他的敌人——但这还不是最糟糕的。

在2006年和2009年之间,这就是刘先生在北京看守所和劳教所的最普通的一天。

在那段日子里,他经历过电击、体检、强迫灌食、毒打、暴力性侵犯,和其他一些狱警设计出来的、为了羞辱他、最大限度地让他感受痛苦的野蛮酷刑。

但是,有一种特别野蛮的酷刑给刘先生的内心留下了最深的伤痕。

“伤害我最深的是一次四个(狱警)脱了我的衣服,用马桶刷插我的肛门,说他们要一直戳到我变成同性恋为止,”刘先生告诉澳洲新闻网的记者说,“他们扯我的阴毛,玩弄我的生殖器。”

刘先生唯一的“罪名”就是他修炼法轮功,一种以真、善、忍为原则的佛家修炼方法。

令人震惊的是,中共政府施行这种反人权的暴行——包括强迫摘取他们的器官供移植手术之用——已经有20年之久了,而且今天这一切还在继续着。

中国正在发生什么事情?为什么? 

36岁的刘先生是成千上万的法轮功修炼者之一,这些人因修炼法轮功而被投入中国大陆最恶劣的监狱、劳教所和看守所,而他们依旧拒绝放弃他们的信仰。

在上世纪90年代,法轮功在中国非常流行,修炼法轮功的人数估计有上亿,其人数超过了统治中国大陆的共产党的党员人数。这使得中共前党魁江泽民在1999年下令禁止中国人修炼法轮功。

反强摘器官医生组织(DAFOH)在澳洲的发言人Sophia Bryskine表示,对法轮功修炼者的迫害仍旧十分严重,许多人“没有经过任何法律程序”就被关押起来了。

“鉴于迫害的规模之大,我们最近的研究和交流主要集中在良心犯上,”她在接受澳洲新闻网的采访时说。

Bryskine医生说,中共所犯的反人权滔天罪行是在一个巨大的、国家认可的层面上进行的。澳大利亚和其他国家需要马上行动起来制止并谴责这种暴行。

中国是澳大利亚的最大商品和服务出口市场,占了出口总量的将近三分之一,而且也是澳洲的不断增长的外资来源之一。

2015年,澳洲和中国签订了一项具有里程碑意义的自由贸易协定。在2013-14财年,澳洲对华贸易总额高达1600亿澳元。

但是澳洲人对这个最大贸易伙伴到底知道多少呢?

“可悲的是,世界范围内对中共的大规模杀戮的行为仍然知之甚少,”Bryskine医生说。

自从中共对修炼法轮功颁布禁令后,有数以万计的法轮功修炼者被抓捕。来自美国国会美中委员会(Congressional-Executive Commission on China)2008年的年度报告指出,实际人数很可能是数十万。

“122个中共官方网页会定期报告法轮功‘嫌疑犯’被抓捕的消息,一些省级或当地权力机构会给揭发法轮功‘嫌疑犯’的举报者5000元人民币(732美元)的奖金,”报告说。

2006年,联合国人权委员会酷刑问题特别调查官曼弗雷德.诺瓦克(Manfred Novak)经过调查得出结论,中共监狱中关押的犯人中有66%是法轮功修炼者。

2014年,人权观察(Human Rights Watch)调查警察折磨和虐待嫌疑犯的报告揭示,虽然中共当前的执政者出台了防止被拘者遭受暴力虐待的新法规,但是酷刑在中共的监狱里依然是例行公事。警察藐视法规,刑讯逼供;法庭不遵守法律,对刑讯逼供下拿到的认罪书和证词照用不误。

2015年12月,联合国反酷刑委员会(The United Nations Committee Against Torture)给北京当局一年的时间,就联合国禁止酷刑公约(UN Convention against Torture)中提出的关键问题的改善情况进行汇报。

“不断有报告显示中共司法系统仍旧根深蒂固的存在着酷刑折磨和虐待犯人的行为,以及过度依赖坦白的证词来定罪,委员会对此深表忧虑,” 联合国反酷刑委员会说。

2008年11月,联合国反酷刑委员会(United Nations Committee against Torture of the United Nations)在日内瓦举行的第四十一届会议中,首次专门召开了两天的听证会来审查中共的酷刑问题。但是中共当局否认他们关押了政治犯,并说酷刑是被禁止的,这个说法遭到了异见者的嘲笑。

根据目击者的描述,中共拘押系统施加酷刑、虐待和屠杀的主要目标是那些因信仰而被抓捕的人士。

他们当中一些逃离了迫害、来到澳大利亚申请了难民签证并在这里定居的人,向澳洲新闻网讲述他们经历的令人震惊的遭遇,旨在曝光中国人权欺压面之广以及虐待的程度之深,并希望促进能够早日终结这种暴行。

剥夺睡眠和单独监禁

从业于化学科技领域的刘先生本来会有一个前途光明的未来,他是中国石油大学的在校研究生,成绩一直名列前茅,并且人缘极好。然而这一切都在他被剥夺自由的那一刻发生了改变,他经历了人生中最痛苦的几年。对他来说,他的人生再也不可能像没有发生这一切的一样了。

学校中许多人都知道他修炼法轮功。刘先生说,几个学生因为知道他毕业后会很轻松的找到一份工作,而心生妒忌,所以就向当局举报他修炼法轮功。

刘先生虽然不会说英语,但是他忧郁的目光讲述了难以言表的经历。

“(警察)来抓我的时候没有提供任何理由,只是在我学校的电脑上查到了法轮功资料,”刘先生通过翻译讲述说。

“没有任何法律程序计划,没有审讯,也没有任何后续程序,”他说。

“(对我的审讯)开始的时候,他们逼我坐在一个小板凳上,一个塑料的小板凳,坐很长时间不许动。我被迫整天坐在那里,还不允许上卫生间。”

“他们发现这样没用(不能改变我的信仰)后,就让我罚站。我被迫站一整天直到我的腿都肿了。当他们发现那样也没用时,就开始剥夺我的睡眠时间。他们用针扎进我的指甲缝里把我弄醒。如果我睡了3个小时,然后就变成2个小时,再然后是1个小时,到最后完全不让我睡觉了。他们就这样不停地折磨你,直到你愿意屈服。”

最后刘先生被单独监禁了一年。他说,正是他的信仰帮助他度过了在劳教所的那段最黑暗的岁月。

“我尽力以真、善、忍为原则来为人处世,不让任何仇恨和暴力影响到我的行为,”他说,“当时我最担心的是怕自己承受不了酷刑和虐待而放弃(信仰)。”

刘先生说,到最后他“再也无法承受下去了”,所以就同意签署了一份声明——他会放弃修炼法轮功。

“我并没有真的放弃,”他说,“一个让我活着坚持下来没有死掉的想法,就是我想揭露这样的暴行。”

电棍电击

43岁的法轮功修炼者林鸿滨(Hongbin Lin)曾经是中共海警支队的一名边防战士。因为中共发动的这场对精神信仰的迫害,他的生活从“天堂落到了地狱”。

尽管没有被起诉,也没有被定罪,但他在劳教所里被关了一年半的时间。2002年,当他被释放的时候,他在一个横幅上写下了“法轮大法好”几个字。

仅仅因为这一举动,他就被指控为“破坏司法”,然后被判处6年徒刑。

林先生说,他的第二次被抓捕经过了审判程序,但他没有被无罪释放的希望,因为在中国,代表法轮功学员的律师不准为其做无罪辩护。曾经为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的几位律师均被逮捕和拘留。

“中国没有言论自由,”林先生说。

他说,他在监狱里遭受了电棍电击,囚犯们也受唆使和狱警一起迫害法轮功学员。

“入狱3天后,因为我拒绝承认我犯罪,狱警就开始通过各种方法折磨我,比如用电棍电击我,”他说。

“两根电棍,两名警察,还有囚犯们围着我。他们把我按倒在地,10多个人踩在我的腿上,其他人抓住我的胳膊扭到背后。然后,他们电击我的头、脸和下身,一直电到电棍没电为止。”

“电击之后,他们把我铐到铁床架上不让我睡觉,最长的一次持续了15天之久。”

有长达一年的时间,林先生就睡在马桶边上。他的活动空间“比椅子还窄,只有1-2米长”。

“他们经常把我的手绑到身后,强迫我躺在地上,”他说,“我的身体和心灵都受到了严重的伤害。”

狱警们对待犯人的方式还比对牲畜还糟糕,他说。

“食物被放在肮脏的地上,没有桌子,”他说,“我们就在地上吃饭。警察以任何他们乐意的方式来对待犯人和我们,他们可以随时随地任意殴打、责骂、诅咒和羞辱我们。”

林先生说,在被关押期间,他目睹了很多政治犯遭受酷刑和羞辱。

“一个牢房的主管当着许多囚犯的面,(让另一个犯人)剥光一个犯人身上所有的衣服,然后辱骂他,让他光着站在太阳下。因为这个主管觉得这名犯人没有完成足够的体力活,所以就采用这种方式来羞辱他。”

“我感到那里完全没有安全感。我很绝望。中共不把人当人看待,毫无人性,所以我不知道自己将来会怎样,也不知道第二天会发生什么。”

有些犯人被折磨死了,他说。

“我觉得在澳洲,在一个自由的国度里一切都不一样了,”他说。

“这里的人们甚至都不想伤害动物,这里有对人的尊重,对人性的尊重。在中国大陆,是看不到对人权和人性的尊重的。”

如上是澳洲新闻网三个系列调查的第一部分。

作者拟将这一系列的报导分为三个部分发表。周日(9月18日)澳洲新闻网报导了第二部分:对中国秘密洗脑班的调查。在那里,政治犯们被强迫观看洗脑宣传视频,直到他们同意改变信仰为止;周一(9月19日)发表第三部分,讲述良心犯们被强制体检,以及被杀害后身体器官被强行摘走的报导。

(翻译:天睿)◇

责任编辑:李丽欣

相关新闻
澳洲主流媒体关注中共对海外中文媒体控制
伊森‧葛特曼向澳媒佐证中共活摘器官
澳伦理学教授撰文呼吁阻止中共活摘器官产业
揭中共活摘人体器官的电影纪录片频获大奖
最热视频
【有冇搞错】共机越中线 距战争爆发只差30秒
【重播】川普8·11发布会:新增病例骤降至4万
【纪元播报】中共高调宣传北斗导航 疑窃全球数据
【纪元播报】印度将查孔子学院 涉清华等十所中国高校
【新闻看点】微信是桥是狱?两大危害遭美制裁
【时事纵横】美触中共红线?川普拜登大选对阵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