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公安部被清洗幕后(5)震撼的电波

人气 16854

【大纪元2017年01月27日讯】(大纪元记者叶枫报导)近年来,中共公安部的多名军级师级官员被查,全国24省的公安厅厅长换人。公安部是江泽民执政时期迫害法轮功的急先锋,遗毒至今。公安部频遭清洗的背后,究竟有哪些内幕?

(接上文)

2002年3月5日傍晚,吉林省松原市。冬日的夜色早早笼罩大地,万家灯火已经点亮。

一身电工装扮的刘成军和他的搭档“亮”,在7点前抵达了松原市前郭尔罗斯蒙古族自治县县林业局。县林业局就在幼儿园旁边,两人顺着幼儿园楼边登上那个矮房。幼儿园窗子里亮着灯,正好照在他俩所在的电线杆的位置。

亮没有用手电,很熟练地切断电线杆上一条电视输出的主干线,然后将电线的两头接在一台VCD播放机上。刘成军在一旁,不时帮拿电线和打下手。一切就绪,他们启动了光盘。

夜里的风很凉,亮脱下工作服,盖在了VCD上。离开前,两人回头最后望了一眼电线杆和那台承担重任的播放机。他们深知,要马上离开这里。

在打车返回的路上,两人看到警车在耳边呼啸而过,往电视台的方向开去。

包括刘成军这个小组在内,吉林省的长春和松原各有2组人、一共有4个地方同步进行电视插播。据悉,大约有15人参与了真相插播计划与行动,他们分别是:雷明、张闻、刘伟明、侯明凯、刘海波、孙长军、梁振兴、李德海、魏修山、周润君……

回到住处后,刘成军总是想要去看看结果,一个人先走了。

3月6日上午,刘成军回来了。他哭着说:“感谢你们哪,成功了。公共汽车上都在说法轮功真相的事。 说一支线播了20多分钟,另一支线播了半小时。自焚真相都播完了,老百姓看明白了,县城轰动了!”

后来大家得知,长春的插播也非常成功。当天晚上7点19分起,长春有4个城区的居民看到同样的真相,第一次持续了5分钟,第二次持续了整整45分钟。

这就是震惊中外的长春电视插播事件。长春30万有线用户、上百万观众,看到了被中共封锁的法轮功真相;同时,在距离长春市约150公里的松原市,大概有十几万人看到了《是自焚还是骗局》、《法轮大法洪传世界》等真相片。

这次电视插播,犹如一道震撼电波,刺破了中共对法轮功的谎言铁墙和黑幕。随着消息的传开,整个长春和松原都沸腾了。人们互相打电话,奔走相告;还有人说,法轮功平反了。

1999年7月20日,中共和江泽民发动了对法轮功群体的迫害。江泽民下令3个月内“消灭”法轮功。官方媒体全部是喉舌,一边倒的宣传。而法轮功却一直广受欢迎,大陆大约有1亿人修炼法轮功。并且,在此之前大陆媒体曾广泛正面报导法轮功。

到2000年下半年,虽然迫害已经推行了1年多,但由于法轮功拥有广泛群众基础和其显着的祛病健身效果,迫害似乎难以推动下去。很多人去北京上访。2000年的时候,北京天安门广场每天几乎都有数十名法轮功学员举着横幅,大喊“法轮大法好”。

江泽民对此伤透了脑筋。为解决这个困境,江泽民、罗干密谋勾结公安制造轰动效应。栽赃嫁祸法轮功的天安门自焚案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被炮制了出来。

2001年中国传统新年期间,中央电视台在黄金时间播出天安门自焚伪案,在全国老百姓心中播种仇恨。自那以后,很多老百姓再谈起法轮功时,脸色就变了。

电视插播,可以说是法轮功学员的被逼无奈之举。刘成军,是这次长春和松原两地电视插播的主要协调人之一。

刘成军(明慧网)
刘成军(明慧网)

刘成军住在长春附近的农安县,是一个传奇人物。他额头有一块伤疤,别人问他,他笑了,说是以前跟人打架打的。他身材魁梧,身高180cm多,据说在成为法轮功学员前“挺厉害”的,很能打架,没人敢惹,是在农安社会上一个小混混,有一定“名气”。

修炼法轮功后,他像变了一个人似的,深知自己得到了高德大法。他曾说:“古人只是学常人的知识尚能做到头悬梁锥刺骨,而我们学的是宇宙大法,万古难遇的天法,我们为什么做不到?难道大法弟子还不如古人吗?”

刘成军家全家福(明慧网)
刘成军全家福,右一为刘成军,中间是大姐刘琳(明慧网)

刘成军的姐姐刘琳回忆说,那时刘成军每天必读一遍《转法轮》。有时通宵达旦读法,有时只睡一两个小时。到了第二天早上,他会准时到炼功点炼功。

刘琳还举了这样一个例子:有一段时间,刘成军的岳母不知为什么常常无缘无故地骂他,有时动手打他,有一次他感到真的要把握不住自己了,头都要气炸了。但就在这实在难忍的时候,他想:我是个大法弟子呀,超出常人境界的修炼人,怎么能动气呢?师父讲了:“难忍能忍、难行能行。”这时,他稳下心来,搬了一把小凳子,坐在了岳母身边,非常冷静地说:妈,您消消气,打我、骂我都成,但您别气坏了身体。岳母一听,“噗”的一声笑了,再也不骂了。

可是,刘成军回到自己房间里却哭了出来,他感慨自己和岳母的变化。他心里默默地说:师父啊,您的话弟子都记着哪–“难忍,你忍一忍;看着不行,说难行,那么你就试一试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话,你发现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转法轮》)。

迫害后,和平修炼的环境没有了。刘成军还常常想起,迫害前长春各大公园和广场每天清晨大炼功场面–音乐悠扬,大家静静地炼习五套功法;结束后,大家又静静地离开,准备上班。那是一段多么美好的时光啊。

面对无辜迫害,沉默无益于事。为说明法轮功真相,刘成军多次挺身而出,也因此多次身陷囹圄,历尽酷刑。他心里急啊,怎样才能让更多人知道真相?

2001年10月1日,刘成军只身第3次到北京上访。他将“法轮大法好”的横幅高高举起,喊出了发自心底的呼声“法轮大法好!”据说,他绕广场跑了3周。被捕后,他绝食绝水22天,硬是闯了出来。

黑云压顶下,和很多法轮功学员一样,刘成军也被迫流离失所了。

在临时住所,他不但承担真相资料印刷,还经常利用晚上时间出来散发真相资料。因为刘成军平日里老是开着一辆卡车在农安和长春之间运送真相资料,张罗资料点,人送外号“大卡车”。刘成军后来自己化名“大勇”,取勇猛精进之意。

一次,刘成军把儿子默涵带到和其他法轮功学员们共用的住处,儿子当时只有5、6岁。晚上刘成军轻轻抚摸着儿子的头,儿子依偎在父亲的怀里,安然入睡。这么小的孩子,在这场邪恶的迫害中,和大人一样承受着魔难和痛苦。刘成军眼里含着泪,充满着父亲的慈爱。

一位法轮功学员回忆说,“那表情里含着父亲的责任、父子的深情、和必须冲破各种阻力要做自己应该做的事的坚韧,以及对参与插播将面临的迫害,甚至是死亡的预先承担;复杂而又深沉,令我至今难忘。”

2002年3月5日晚。

插播过之后, 长春很快戒严了!公安警察全部出动,全城大搜捕。整晚上长春到处听到警车鸣笛的声音。

明慧网报导,时任公安部副部长、中共中央处理法轮功问题领导小组办公室(又称610办公室)主任刘京赶到长春督战。据说,江泽民对此十分恐惧,暗中密令“杀无赦”。

据事后的统计,吉林省的警察抓捕了5000多位法轮功学员被捕,包括大多数并没有参与插播的法轮功学员。

参与长春主干线插播的雷明是最先被捕的。3月5日晚8点,雷明和张闻在插播现场最后撤离时被发现,雷明没有跑掉。

其他人被抓的消息也不断传出。警察四处搜捕,刘成军一路逃亡。

在逃亡的路上,刘遇到了一个便衣,对方似乎认出了他,尾随他跟进了一家小卖部。

便衣刚要动手时,刘成军机智地装成一个社会小混混的模样,对着店主大声嚷嚷。那时候警察都知道,法轮功是一群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老实人,哪有像这样的?就这样,刘成军硬是在便衣警察要抓他的时候,巧妙地甩掉了他们。

危险最终还是来临了。

3月23日半夜1点多,由公安部督办、吉林省公安厅厅长指挥,长春市公安局、松原市公安局等联合组成一群警察,动用20余辆警车包围了前郭县深井子乡七棵树村山后屯,其中7辆车包围了刘成军的姨父家。这是他最后藏身的地方。

公安警察像土匪一样闯入柳家。一边要求柳家给做饭吃,同时又把刘成军的表弟带到深井子派出所。

酷刑逼供下,刘成军的表弟说出了刘成军的大概藏身之处。警察随后将柳家的窝棚包围,朝柴垛纵火。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火势越来越大。很快,刘成军的手被烧伤了,他不得不从窝棚后面钻了出来。

众目睽睽之下,警察先是用碗口粗的大棒对他一顿暴打,大叫:“开枪,朝头上打,打死了不要紧!”

松原市的警察李伯武(音)往刘成军腿上连开两枪,并骂道:“这回我看你往哪跑!”。然后立即给他套上脚镣,戴上手铐,将他塞进车里。一伙警察又抓了柳长发夫妇,扬长而去。

5月初,刘成军被转到铁北看守所。公安酷刑逼供。刘成军被绑在老虎凳上52天,牙被打掉了,腹膜被撕裂导致小肠疝气。

2002年9月18日,这一天是“公开审判”电视插播者的日子。

长春市中级法院。法院外,警方如临大敌,路口都是警察或便衣。法院内也是一番景象。法轮功学员们庭审前被到一个单独房间。警察一边电击一边吼:“到庭上能不能不喊、不吱声。” 很多人被电得在地上翻滚。知情者透露,刘成军等人被毒打电击了很长时间。

这次庭审,刘成军被非法判刑19年,关进了吉林省第二监狱(俗称吉林监狱)一大队。

吉林监狱。一次,警察将刘成军拖到水房。警察用手编腰带对他猛抽脸、抽眼睛,用木板打他。腰带上的大纽扣都打碎了,厚厚的木板被打折了好几根。当时一位目击者(刑事犯)佩服地说:“刘成军真是一条硬汉,被打时一声不吭。”

一轮又一轮的暴打之后,刘成军臀部被打得肿得很高很高,血渗透了短裤,连短裤都脱不下来了。

即使身处狱中,即便遭受酷刑,刘成军依然是那个有着一颗金子般善心的“大勇”。

一次,看到一位法轮功学员的衣服破了,他一边为他缝补,一边给大家唱了一首歌曲《祝福》,鼓励大家坚忍刚强,走好正法之路。在场的人听得泪流满面。

他还把自己的狱内购物卡给了其他法轮功学员,嘱咐他们买成营养品,分给那些被关小号和其他需要补充营养的法轮功学员。

因为坚持信仰,刘成军遭受到血腥折磨。每天一大早约4、5点钟,别人还没起床,就被叫起来“坐板”,即坐在一个小木条把上。

等犯人们出工走后,6个犯人把他拉到铺下,按着他,把木板立起来,狠打他的后背、腰眼、屁股。刘成军身上的肉被打开了,血把内衣内裤都湿透了。他们嘴里还骂着:“你怎么不叫,你××的装有刚。”

刘成军生前最后一张照片,人已无法坐直。(明慧网)
刘成军生前最后一张照片,人已无法坐直。(明慧网)

2003年10月下旬,刘成军已被迫害得脱相,吐字说话很困难,生命随时处于危险之中。他曾一度被送吉林市中心医院抢救,医院下了病危通知。公安医院医生确诊刘成军为尿毒症,也下了病危通知。

2003年年底,刘成军已经奄奄一息。家人在吉林市中心医院见到他时,他全身都是伤痕,整个人骨瘦如柴,眼窝深陷,心肾重度衰竭,说话很吃力,几乎发不出声音。

看到家人来了,他艰难地用手指着一个看护他的犯人说:“他,端屎、端尿。我走了,你们要善待他,救度他。”

在场的每一个人都被感动了,泪水夺眶而出,那个护犯眼里也噙满了泪水,说:“没什么,我应该的。”

2003年12月26日凌晨4点,经过21个月的炼狱摧残,刘成军离开了人世,年仅32岁。

这次由公安部主导的电视插播事件大抓捕中,至少8人被酷刑虐杀。

34岁的刘海波在2002年3月10日晚从家中被抓,家中5000元现金和身上的钱被抢走。警察当着他妻子和两岁儿子的面,打断了他的脚踝。一位现旅居澳洲的姓霍的警察披露,凌晨1点多刑讯到最后,他看到两个警察把一个高压电棍插入刘海波的肛门里电击内脏。几分钟之后,警察开始叫喊:刘海波没心跳了!后来警察对外称其死于心脏病,尸体被秘密火化。

刘海波和妻子(明慧网)
刘海波和妻子(明慧网)

插播者中超过10人被非法判刑4至20年。他们之中至今还有不少人仍在狱中煎熬⋯⋯

15个冬天走过,15个春天来过。刘成军、梁振兴、刘海波、周润君、雷明……这些勇者的姓名传遍了全世界,连同他们名字一道被流传的还有在长春、松原两地上空和在人们心中留下永远的震撼电波。

为纪念15年前的壮举,一位法轮功学员写下了下面的诗句:

正觉行

金刚证法总在前 冤狱酷刑视等闲
铁门重重不可挡 燕京鬼炸谈笑还
力拨云天点烽火 万钧重负只身担
不惧此生成玉碎 誓把真像播人间

(编注:文中除了“亮”是化名,其余均为真实姓名。)#

责任编辑:高静

相关新闻
忆刘成军(上)和英雄在一起的日子
忆刘成军(中)长春插播后狱中重逢
忆刘成军(下)最后的诀别
刘成军被迫害致死12年 姐姐刘璐控告江泽民
最热视频
【拍案惊奇】过渡开始未言败 川普有秘密武器?
【十字路口】川普重磅诉讼启动 中共3经济风险
【西岸观察】川普同意交接 以退为进?
【财商天下】内循环陷死循环 习急喊加入CPTPP
【新闻大家谈】拜登过渡 川普胜算几何?
【重播】川普和夫人举行感恩节火鸡赦免仪式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