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千年辉煌神传文化之千古英雄人物——蒋介石

【千古英雄人物】蒋介石(35) 共产之恶

千古英雄人物蒋介石(大纪元)

font print 人气: 3492
【字号】    
   标签: tags: ,

超历史的邪恶

中华民国原行政院长阎锡山认为,共产党的造乱是集历史的超历史的邪恶,共产党掌握了生产的分配权,让人们不为共产党卖命就无法生活:“共匪造乱,是集历史的超历史的。什么是集历史的?他的二十四刑三十六杀的恐怖,就是集历史的。……历史上的造乱,统不如共匪的作法之广大巧妙,所以说他是集历史的。什么是超历史?他把人民无数量的财物土地,拿上算老帐的方法收没了,分给一部分无产的恶霸,给他们一个大便宜,使这些恶霸成了和他血肉不可分离的工具,甘心为他卖命。他又把算了老帐的人,扣其家属,打发到我们区域内,作兵运、枪运、瓦解、破坏,散病菌、下毒药、造谣、放火等工作,不能依限完成工作的,杀其全家,使他的仇人也须坚决的为他卖命,才能换得一家的生命,使他的仇人替他努力的代价更大。因之共匪使人民无论是他的恩人仇人都须替他卖命,更须坚决的替他卖命。他这是需要穷人,制造穷人,使人人皆穷而靠他;并且是需要造乱,强人造乱,使人人离开造乱则不能生活,造成他以水覆舟的政略,这是他超历史的作法。”(《阎主任兼主席出席三十七年元旦首脑部团拜大会训话》,一九四八)

共产党用的是以水覆舟的办法,……拿上经济条件,组织无产阶级及准无产阶级之困苦人民,造成铁幕之后,以恐怖赤化之手段,清算了富人,恐怖了贫民,很快地使个人生产工具均须靠共产党政权来分配,离开了共产党不能生产,也就是离开了共产党不能生活,造成清一色的控制面,这就是他覆舟的海水。”(阎锡山《共产党何以席卷中国大陆》)

“山西王”阎锡山 故居捐市府
前行政院长阎锡山位于台湾阳明山的故居内,挂着当年与蒋介石的合照。(林伯东翻摄/大纪元)

农民有了土地,也不愿意离家参加战争,中共军队强征农民为其卖命。一位不愿意披露姓名的老人,讲述了一段亲身经历的“光荣参军”。黑土地特有的南北对面大炕上,挤挤匝匝坐了四十多个农民。头上,太阳像个大火球,暑热从窗口一阵阵呼涌进来。灶间两只热气腾腾的大锅下,劈柴噼噼啪啪熊熊燃烧,炕面就像锅底一样烫。

几个工作队和农会干部站在地上,汗流满面地讲着:咱们穷人翻身了,翻身了不能忘本,要参军参战,这不光是报共产党的恩,也是保田保家保卫自己的胜利果实。一人参军,全家光荣。共产党不兴强迫,要向刚才那两个同志学习,自觉自愿……

头上烤着,屁股下烙着,两个农民实在受不了,就欠了欠身子。农会干部立刻喊起来:自愿了一个!立即鼓掌,上前给戴上大红花。有吃有喝,不批不斗,就是不能动窝,不能回家。两天后,全部“自愿”了。

一九四八年,东北军区给“军委总政”的报告中,谈到扩军问题时说:动员时间短促……动员方式简单(强迫命令方式,相当普遍)。(《雪白血红》,一九八九)

农民被迫用小推车支援共产党后勤(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中共军队在战争中围困长春,执行“要使长春成为死城”政策,不让饥民出城,为消耗长春城内的粮食供应,和国军争粮食,拖垮国军。饿死平民人数各方统计由十万到二十万不等。

中共命令士兵屠杀出城求生的饥民:“不让饥民出城,已经出来者要堵回去,这对饥民对部队战士都是很费解释的。饥民们会对我表示不满,怨言特多说‘八路见死不救’。他们成群跪在我哨兵面前央求放行,有的将婴儿小孩丢了就跑,有的持绳在我岗哨前上吊。战士见此惨状心肠顿软,有陪同饥民跪下一道哭的,说是‘上级命令我也无法’。更有将难民偷放过去的。经纠正后,又发现了另一偏向,即打骂捆绑以致开枪射击难民,致引起死亡(打死打伤者尚无统计)。”(《沈阳军区历史资料选编》)

当时国军军官回忆:“城门以外,共军阵地以前,老百姓的尸体带状分布,好像给两军画出中线,这是因为垂死的老百姓出城以后,既无法通过共军的封镇,又不准再回到城内,多次往返奔波,再也无力支持。气息奄奄的婴儿睁大眼睛看他,在路上看他,也在梦中看他。”

“连长说,共军士兵看见饥民跪拜痛哭,也流下眼泪,但是他们坚决执行命令,饥民不听话,照样开枪打,他也看见带伤流血的尸体。他说共产党真厉害,怎么能把兵训练成那个样子,‘人民的军队爱人民’,多年的训练可以一夕翻转,执行任务时可以违反原则,违背良心。他说国军官兵无论如何办不到,格老子伤阴德,老子不干,他会偷偷地放过饥民,或者自己偷偷跑掉。他说黄泛区会战的时候,共军用‘人海战术’进攻,死伤太多,国军打到手软,射手把机枪往地上一丢‘老子不打了!’连长掏出手枪,指着射手的太阳穴,射手扑通跪下,‘连长你枪毙我吧!’射手哭了,连长也哭了……”(王鼎钧,《关山夺路》)

疯狂用间

一九三七年夏,中共中央眼见华北沦陷、国军淞沪败战,立即发出《关于南方各游击区工作的指示》,重点是改头换面,建立秘密组织,并且利用国民党政权组织形式进行渗透:“普遍建立党的秘密组织。无论是苏区,还是游击区,党的组织必须全部变为秘密的组织,不必公开的干部和党员,不应在群众中以共产党员的面目出头。对于党员,要注意秘密工作的教育和执行。对于在政权中工作的党员和左派分子,绝不要他们直接作党和群众的工作,仅能做群众工作的掩护者,只能在他们的地位上作他们能做的工作……”“在邻近游击区域周围的国民党区域,我们必须利用一切旧关系打进旧政权中,去充当保甲长或区长及职员等等。”“已建立苏维埃政权的地方,取消苏维埃的制度,采取国民党现有的政权组织形式,用普选的办法选举保甲长,分区长,保障政权实际上仍在党的领导之下。”国民党组织从抗战开始时,就被共产党用欺骗的手段大幅渗透。

中共内战中还做了一件事,那就是在国民政府控制的非战区通过共产党地下组织煽动学潮,发动学生运动,一九四八年十月十四日,中共中央统一战线工作部(原城市工作部)负责人罗迈在给毛泽东的报告中指出:“两年内战期间,国民党统治区的学生,首先是大学生,在保卫祖国和争取民主自由的运动中进行了英勇忘我的斗争,政治上严重地打击了蒋美统治,配合了解放战争,对敌区革命群众运动则起了带头作用。”“运动的坚持性,群众的联系,策略的灵活性,都超过学运历史上的任何时期。”

历史杂文作家柏杨在他的回忆录写到中共进入北平时,提到一个悲愤欲绝的国民党军官边哭边痛骂大学生:“你们这些丧尽天良的大学生,政府对你们有什么不好?当我们在战地吃杂粮的时候,你们吃什么?雪白的大米、雪白的面粉、肥肉。可是,你们整天游行,反饥饿,反暴政。你们饥饿吗?八路军进城那一天起,你们立刻改吃陈年小米,连一块肉都没有,你们却不反饥饿,今天还这个样子的忘恩负义,上天会报应的,不要认为会放过你们!”

蒋介石与戴笠,摄于上个世纪40年代。(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一九四六年,军统局长戴笠坠机身亡,使得国军情报工作出现漏洞,许多的中共间谍得以渗透到国军高层。

胡宗南身边的机要秘书——熊向晖、国民党中央常务委员会速记员沈安娜、国防部作战厅厅长郭汝瑰、中华民国国防部参谋本部次长刘斐都是中共特务。

蒋纬国回忆:“父亲在那个时候也忙于政治方面的指导以及经济方面的复苏,有关野战方面的指导,都是国防部在负责。而国防部的高级军官身边有中共潜伏,所以变成国防部的命令正本给中共,副本给国军的情形,国军的战力遂大不如前,快速纵队不是被歼灭就是自己崩溃。”

经济方面,中共方面的冀朝鼎受周恩来派遣,接近美国政府,得到美国人的信任。在孔祥熙的推动和美国方面的认可下,冀朝鼎主导拥有一亿美元基金的平准基金会,并左右孔、宋两人的经济政策。

陈立夫回忆,宋子文一直在国外,“中文程度差,平日均用英文。冀朝鼎这个人英文不错,可能投其所好。孔、宋两人都因冀很能干,结果冀为共产党在我方财政方面做设计工作。他专门替孔、宋出坏主意,都是损害国家和损害政府信用的坏主意”。

冀朝鼎建议国民政府发行金圆券,造成恶性通货膨胀,这些政策直接造成国民政府经济崩溃。

五千年辉煌神传文化之千古英雄人物研究组 #

点阅【千古英雄人物之蒋介石】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本来父亲的观念是世界性的,不但是中国对日本以德报怨,同时也要求欧美同盟国对德国、意大利以德报怨。他的目的就是要将共产势力阻绝在亚洲北大陆间,不让共产势力蔓延至太平洋。”(《蒋纬国口述自传》)
  • 一九四二年四月,蒋介石授意夫人宋美龄在《纽约时报》发表《如是我观》,要求英美废除对华不平等条约,“过去三个月来,我中国人民以惊奇而难信的眼光,目睹着西洋军队处处对敌人屈降,……但我们却拿起武器来对抗敌人。到了今日,快要五周年之久了。”“我们中国的精神力量使我们会度过最恶劣、最艰辛的难关,希望西洋人能够了解这种精神力量的价值。”蒋夫人清楚的告诉西方世界:别小看中国人。
  • 多年后,蒋介石在《苏俄在中国》一书中写道:(访苏使自己)“更认识了苏维埃政治制度乃是专制和恐怖的组织,与我们中国国民党的三民主义的政治制度,是根本不能相容的。”他察觉到苏联援华乃是项庄舞剑,对此忧心忡忡。
  • 第一是列宁的对外政策是以苏俄的力量支持各国共党的‘革命’;反之,斯大林的对外政策即是以各国共党的‘革命’支持苏俄的政权。为了苏维埃政权乃至为了他个人的权力,虽牺牲其在某一国家的共党,亦所不惜。中国的共党,即曾经屡次做他苏俄和斯大林个人权力之争的牺牲品。
  • 蒋介石在《苏俄在中国》一书中明确指出:“中国共产党不是中国的产物,乃是苏俄共产帝国的螟蛉。苏俄的共产主义不适于人类的生存,更不适于中国的气候。”“螟蛉”通常指无血缘关系的养子,蒋公把中共比作苏俄螟蛉,惟妙惟肖。
  • 在混乱中,共产党一方面造谣离间,加深国民党的分裂,另一方面挑起事端,在湘鄂策动“农民运动”,杀人越货,敲诈勒索,制造恐怖。
  • 蒋介石说:“共产党实在是我们国民党唯一的敌人,他是破坏国民革命,阻碍三民主义实行的;我们要国民革命成功,就不能与共产党并存。”
  • 共产党会取巧一时,但蒋介石看到共产党的最终命运:“天下没有一个人说是敬拜外国祖宗,不孝他的父母,不爱他的国家而能够成功的!历史上也从来没有一种杀人放火卖国忘宗的土匪可以成功的!”
  • 蒋介石对此洞若观火。一九三七年十月二十五日他在日记中写道:“共产党之投机取巧,应切实注意,此辈不顾信义之徒,不足为虑,吾当一本以正制邪,以拙制巧之道以应之。”
  • 一九四四年,抗战胜利在望,但蒋介石却不乐观。他在七月十二日的日记中写道:“国家前途多难,尤以俄国与中共问题为最大,但此乃关于国家存亡之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