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辽宁12位获释犯人联名举报狱警酷刑虐囚

辽宁铁岭市12名刑满释放人员联名举报铁岭监狱关山子监区(又称关山子监狱)狱警索贿、受贿,酷刑虐囚等事实,要求严惩凶手。(受访者提供)

人气: 3231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7年10月22日讯】(大纪元记者顾晓华采访报导)辽宁铁岭市12名刑满释放人员联名举报铁岭监狱关山子监区(又称关山子监狱)狱警索贿、受贿,酷刑虐囚等事实,要求严惩凶手。

7月27日,铁岭市的姜立军与另外11名刑满释放人员(金宇、卜迪迪、赵野、王勃、王健、谷伟民、王东明、周景宏、徐明宇、张军、李佳兴)向铁岭市检察院及院长递交了关于《关山子监区狱警索贿受贿滥用职权虐待被监管人等系列犯罪的公开信》,至今无任何结果。

辽宁铁岭市12名刑满释放人员联名举报铁岭监狱关山子监区(又称关山子监狱)狱警索贿、受贿,酷刑虐囚等事实,要求严惩凶手。(受访者提供)
辽宁铁岭市12名刑满释放人员联名举报铁岭监狱关山子监区(又称关山子监狱)狱警索贿、受贿,酷刑虐囚等事实,要求严惩凶手。(受访者提供)

姜立军被冤判 刑讯逼供入狱

姜立军是铁岭市调兵山市人,数年前曾实名举报原辽宁省委书记王珉、原省长陈政高、原省政法委书记苏宏章、原沈阳市委书记曾维等人贪污受贿、滥用职权、徇私枉法、破坏选举等,遭到打击报复。

姜立军向大纪元记者透露,2014年5月16日,他在公园散步时被沈阳公安局以颠覆政权罪为名抓捕,同时对其家进行了多次搜查,最后因证据不足,2016年2月被沈阳市大东区法院以寻衅滋事罪判刑3年,2016年8月4日至2017年5月14日在关山子监狱服刑。

他还透露,他在被关押之初,警方使用“苏秦背剑”(双手被反铐在后背)、浇凉水等方式进行刑讯逼供,他的手腕至今还有手铐留下的伤疤,有一次刑讯逼供还致使其昏迷,生命出现危险。警方逼迫他在事先准备的材料上签字。

监狱“人间地狱” 酷刑虐囚

姜立军进入监狱后,见到身边的狱友遭遇电击酷刑虐待等,让他深感该监狱是“人间地狱”,促使他出狱后实名举报。

据举报人透露,中队长李鹏(被称为关山子第一屠夫)利用职权多次向服刑人员及家属索要财物,达不到要求便对犯人施以暴行,用警务皮带抽打或高压电警棍电击,直至家属送钱为止。

姜立军表示,他经常会看到狱警用皮带抽打犯人,用高压电警棍电击犯人头部、颈部、胸部等部位,用凳子卡住头,多人同时电击一人,以致全身焦糊,有的耳朵被电熟,监区内哀嚎声、求饶声、哭爹喊娘声,撕心裂肺、惨不忍睹。

“在监房和生产车间里,随便找个地方,用高压电警棍电击,给人造成的精神伤害非常吓人,我(在一旁)感觉非常痛苦,感同身受,很多人惨叫,我说是人间地狱。”姜立军说。

张军因完不成生产任务(制作衣服),被电击过三次,他表示,李鹏将他带至库房(此房间没有监控),扒光他上身,用电棍电身子、胳膊,“天天有人被电,任务数定得太高,给我们规定一天做500条裤子,今天做出来了,明天再给你增加,530、540,反正是永远都跟不上他定的数。”他说。

卜迪迪在服刑期间被两次“蹲小号”,他表示,“小号”非常狭窄,就是一个四面透风的笼子,在里面挨饿受冻,每天两顿饭,每顿都是一个馒头,没有任何菜,他在里面被关过半个月与一个月。第二次被关押的原因是他看到狱警不公,欺压犯人,气愤不过与狱警发生口角。

公开信中透露,80%以上犯人都有被电击经历,近百人留下终身伤残。

残暴的狱警还有一监区长吴占军、教导员隋长青,吴占军的口头禅是:“我叫你们生不如死!”他在给狱警开会时经常叫嚣:“我给你们买的电棍不是摆设,完不成任务的给我电,电几次数就上来了,电棍没电的赶紧给我充上!”

强迫以钱买刑 犯人进监要给狱警“上供”

监狱对每名新入监者强行收取一二百元入监费,服刑人员考评分在9分以上者,每月收取50元至100元“买刑钱”,直接从每人消费卡中扣除,狱警私分,或以办公费名义障人耳目。进监狱后有人会提醒新来者,要给狱警钱,否则没有好日子过,许多狱霸等都是与狱警“有关系”。

钱数从5,000元至10,000元不等,徐明宇说:“花钱的少分活,不花钱家里不管的多分活,找你毛病,活干不完就电你。都被电。”

张军也说:“犯人都得给队长拿钱,不拿钱就收拾你,家里面不管的,那就是挨收拾,”

此外,犯人每天在监狱里被强迫劳动15小时,有的犯人因疲劳过度晕倒,常有犯人因注意力分散而致手指被机针扎伤或穿洞,甚至留下残疾。监狱伙食极差,被称为“猪食”,使用烂菜臭肉。犯人常年不能洗热水澡,生活卫生条件极差。

举报人们表示,他们将控告到底,直至凶手得到严惩。#

责任编辑:孙芸

评论
2017-10-22 4:0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