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低端人口”被清理分文无偿 处境艰难

人气 4931

【大纪元2017年12月12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新安报导)北京“大清理”行动已经过去20多天,被驱赶的“低端人口”至今没有获得任何政府补偿。外界关注,“大清理”行动后,外来人口在北京的生活越发艰难。

据自由亚洲电台12月11日报导,在大兴火灾之前,清理“低端人口”行动就已经悄悄开始。目前,不少外来人员已经返回家乡,尚留在北京的“低端人口”每天也都惶惶不安。原在新建村经营布匹生意的张先生表示,他搬到了距离新建村五六里外的一个地方,他每天都担心,不知道一觉醒来会不会被房东赶走。“前几天万庄又开始清了。”

张先生说,清理行动让他损失惨重,经济方面的损失约五六万块钱,得三个月到四个月才能赚回来。他的一辆装满布料的三轮车在搬迁时还被警方扣留,他得知被扣的车有很多,领车时还要缴纳一笔罚款,他只好放弃。“一车料还有车,又损失了好几千块钱。”

来自河北的李先生多年来一直在北京的新建村经营服装生意,他对自由亚洲电台表示,他不会再回到北京这个让他寒心的城市。别说人权,就是一点被尊重的意思都没有。“说我们做服装行业的属于低等人群”,“赶走了就完事了”。

《纽约时报》12月1日报导称,北京政府拆除了大片外来打工者和蓝领工人聚居的城区,数万人在寒冬中被迫搬迁,在这个城市流离失所。在他们的住所、店铺,整个工厂被拆除之前,他们甚至只有几小时的时间收拾东西。

此外,网上流传着不少暴力驱赶“低端人口”的视频。有的地方防暴警察手持盾牌连成一排逼老少妇孺搬迁,还有警察出手打人。美国之音关于朝阳区被驱赶“低端人口”农民工的一视频显示,在朝阳区咸宁侯村,农民工们都说,“鬼子进村了。”晚上十点多钟来哄人,谁家亮灯就把东西抄跑了。“现在弄得人心惶惶。”

“靠种地能把农民饿死,还不让打工,还得回去。”农民工对美国之音表示,怎么生存都不知道,不是“小康”是“吃糠”。

北京马连洼房屋中介业者杨女士向新唐人证实,赶人行动中已出现自杀现象,外来人口被强制驱离,很多违建平房被拆,楼房房租也上涨,当地确有人自杀。很多人无家可归。

综合媒体报导,坐月子的产妇、60多岁的老人也被赶到出租屋外面,站在寒风里。还有村民指,当局用砸烂玻璃的方式驱赶住户。

12月10日,北京市朝阳区、大兴区等地爆发游行,抗议当局的暴力驱赶。朝阳区费家屯的数百名“低端人口”走上街头,在村委会拉起横额,高喊“暴力驱赶、侵犯人权”口号。香港真理报12月10日twitter消息,北京大兴区南中轴路老百姓,上街堵路抗议当局对南小街断水断电。

对北京当局暴力驱逐的抗议,得到海外华人的共鸣。网民胡伟发的twitter说,12月10日是世界人权日,澳洲悉尼的弟兄姐妹们也走上街头,声援国内被驱赶的民众。游行民众举着“没有共产党,才有新中国”、“抗议中共暴力驱逐贫民”等牌子,一路喊着口号。

事实上,大城市的发展离不开外来人口。很多人只要有相对高薪酬的工作机会,不会选择离开北京。

北京时政观察员华颇曾对大纪元表示,“要知道北京的发展建设,这些外来人口是功不可没。可现在,用完人家就一轰了事,我觉得这显得非常冷酷。按道理说,应该是按照一种市场的方法,而不是以行政方法‘一刀切’,人为地制造这种恐慌和灾难。”

华颇指出,对外来人来讲,在北京生活越发得艰难。对这些外来的草根,比如小商小贩,和一些从事低端服务性行业的人口来说,真是灭顶之灾。可是这些人又回不去,他们将来的生计、何去何从真是令人担忧。#

责任编辑:李沐恩

相关新闻
伍新:解“低端”
驱赶低端人口 蔡奇“刺刀见红”内部讲话曝光
夏林:上山下乡与驱逐 “低端人口”
组图:驱赶低端人口+煤改气 百姓心中的苦
最热视频
【新闻大家谈】邱香果“消失”引爆加国舆论
【思想领袖】希斯:取消文化兴起令人生畏
【微视频】2021中共维稳 异议人士毛左齐抓(上)
【未解之谜】爱德加·凯西和他的“生命解读”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