佚名:这个“英雄”诞生记让人不寒而栗……

人气 1086

【大纪元2017年12月15日讯】在去吐鲁沟游玩的路上,必须途径一个叫池木哈的地方,人们可以看到在涛涛流淌的大通河上,伫立着一座破旧的钢筋水泥大桥,桥栏上刻着‘城门哈大桥1967年10月建’,当地的人们却习惯的称它为‘刘学保大桥’。这是一座荒废多年的桥,这是一座记录人性被扭曲的桥,这是一座让人悲愤的桥。

大桥西面有一块很大的斜坡地,据说就是连城铝厂建厂最初选的厂址。连城铝厂是国家三线建设企业,筹建于1966年的文化大革命初期,保密代号‘306’厂。根据当时“靠山、隐蔽分散、进洞”的战备需要,厂址初步定于永登县连城公社东河沿大队,所以之后一直称谓连城铝厂。连城沟地处峡谷、四面环山、交通不便、运输困难,可能适合当时的战备但不适宜建厂。1968年经国家计委批准,将连城沟选址改变到地形相对平整宽敞、交通运输相对便利的永登县河桥公社蒋家坪上(因连铝的大规模建设也叫建设坪)。连城铝厂迁走了,多快好省备战备荒建起的这座大桥却永远的留在了这里,它见证了连铝发展建设的悲壮历史,同时也见证了在那个荒诞的岁月里,发生的一起轰动全国即荒唐又令人悲愤的事件……

1968年4月24日,《解放军报》头版头条发表由《解放军报》通讯员、记者联合采写的长篇通讯“《心中唯有红太阳,一切献给毛主席——记保卫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英雄战士刘学保》,并配发评论员文章《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通讯是这样开头的:“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在夺取“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全面胜利的凯歌声中,我们怀着激动的心情,向大家介绍保卫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保卫无产阶级专政的英雄战士刘学保的事迹。”刘学保同志是八一一零部队某部三连副班长,他怀着对“伟大领袖毛主席的无限忠诚,怀着对阶级敌人的刻骨仇恨,只身同反革命分子英勇搏斗,冒着炸药爆炸的危险保护了306大桥,创造了惊天动地的业绩,谱写出又一曲毛泽东思想新时代的壮丽凯歌。”

从通讯可知,刘学保出生于陕西省三原县马额公社一个贫农家庭。1966年3月入伍,到他在1967年底成为“英雄”时,入伍还不到两年。通讯所介绍的刘学保“英雄”事迹大致是这样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刘学保坚决回应毛主席、党中央的号召,积极投入这场“大革命”运动。1967年7月,刘学保奉命来到甘肃省永登县连城林场支左(即毛泽东所号召的“支持左派广大群众”的简称,当时所谓“左派”即造反派)。到林场后,刘学保就注意到了一个“曾经当过国民党宪兵副连长”的“历史反革命分子”李世白,并按照毛泽东“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的教导,同他展开了面对面的斗争。

同时,他深入发动群众,帮助一些受蒙蔽的群众觉悟过来,揭发出林场“党内走资派”和那个“反革命分子”的罪行,促进了革命大联合,成立了革命委员会。12月17日,永登县革命委员会成立,林场职工前去参加庆祝大会,刘学保留在林场执行警戒任务,他发现那个“反革命分子”李世白偷偷闪出了大门,便立即叫上另一同志一起追出去。快到大桥的时候,刘学保断定“反革命分子”是要破坏大桥,就叫同来的那位同志回去叫人,自己一人去制止“反革命破坏活动”。“反革命分子李世白”发现刘学保追来了,反扑过来攻击刘学保,刘学保与他搏斗,并将他打死。刘学保发现“反革命分子李世白”用来破坏大桥的炸药包已经拉燃导火索,便“以惊人的勇敢”冲上桥墩,抱起炸药包,往远离大桥的河滩跑,边跑边高呼“毛主席万岁!万万岁!”最后将炸药包扔出去,三〇六大桥保住了,刘学保却“失去了左手”……

“英雄”人物除去要有惊人之举外,照例还总是要说一些“豪言壮语”的。《解放军报》通讯引用了刘学保的这样一段日记:“失去一只手算什么,还有一只手,照样可以同阶级敌人作斗争,照样可以向敌人开枪,投手榴弹!保卫毛主席,保卫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保卫社会主义江山!”在当年5月25日出版的《解放军文艺》1968年10期中,还发表了由八一一零部队供稿、与《解放军报》那篇通讯标题相同的连环画。连环画中对刘学保负伤后还作了这样具有时代特色的描写:“手术的第二天,刘学保醒来后的第一句话是:‘祝毛主席万寿无疆!’第一个要求是:‘把《毛泽东著作选读》拿来……”

刘学保事件发生于1967年12月17日,刘所在部队便赶紧上报军区为其请功。29日,永登县革命委员会常委会议决定“慰问支左英雄刘学保”,并发动全县群众给刘学保写慰问信。1968年1月10日(离事件发生不到一个月),兰州军区授予刘学保英雄称号。22日,永登县革命委员会发出《关于号召全县广大革命人民广泛开展学习刘学保同志英雄事迹的通知》,并决定把那座被刘学保“保护”下来的池木哈大桥命名为刘学保大桥,组织干部、群众到大桥参观。此后,刘学保又“荣立一等功”,被提拔为副教导员,荣任兰州军区党委委员、中国共产党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代表……

直到文革结束后,拨乱反正,对“刘学保事件”的怀疑才又重新被提了出来。有关方面组织了庞大的联合调查组,搜集到大量足以推翻所谓“英雄事迹”的证据材料,然后由兰州市公安局立案侦察。最后得出了结论:刘学保自述的“英雄事迹”完全是一出编造的闹剧,是一个精心策划的假案经专家们通过反复实验论证,刘学保自述的所谓“脸盆大的炸药包”根本不存在,炸断刘学保左手几个手指头的,充其量只是一个雷管或者是由雷管引爆的不到10克的炸药。否则,刘学保早已粉身碎骨!

而被刘学保诬为“反革命”的林场干部李世白,经大量证人证明,李世白在案发前并未离开过林场场部,晚上李世白出去未带任何东西,行为正常。而刘学保则在案发当天曾两次外出并去过大桥。当李世白外出时,只有刘学保一人“发现”可疑,但他既不向军管会领导汇报,又不叫他人帮忙,却只把一个炊事员叫上跟他一起去跟踪。在距大桥一公里多的地方,他自称发现了“反革命阴谋”,但他明知桥北有建桥工人,身后又紧靠人员密集的有色八冶公司“三〇六厂”建设工地,却舍近求远,强行命令炊事员返回林场去叫人……

调查结果证实,李世白是被刘学保为制造假案而骗去现场残忍地杀害的。1967年12月17日晚,身为“支左”军人的刘学保将李世白骗至池木哈桥东南30米处,乘李不备用利斧将其砍昏,又用石块猛击李头部,然后跑至桥南30米处,用雷管炸伤自己左手,编造了李世白企图炸桥、自己与其拼死搏斗的假案。

当时李世白被刘以斧头砍、石头砸而致颅顶头皮裂开、颅骨开放骨折,尚未断气,在与刘学保一起被送往医院途中,因刘学保诬其是“反革命炸桥罪犯”,因而得不到医护人员及时救治,还不断受到“革命群众”枪托捅捣,最终含冤去世。

与刘学保的风光无限形成鲜明对照的,是李世白的悲惨死去和他一家人的苦难命运。李世白受重伤被送到医院后,医务人员都忙着抢救“护桥英雄”刘学保,根本不管李世白,因为被认为是“反革命破坏分子”,在浑身是血的惨状下,李世白依然被看押民兵用枪托乱捅,最后因没有得到及时救治而死在医院里。

李世白虽然死了,但是他的家人却都成了反革命家属,被赶出林场。李世白的妻子被遣送回甘肃定西老家农村,后四处流浪,与一个疯疯癫癫的老头结了婚。李世白的长子被诬企图火烧刘学保事迹展览馆被投入监牢。长女也很惨,多次遭批斗,过着黑人黑户的生活。

刘学保后来的情况很少有人知道。据可见的文字报导,1993年,一名在监狱工作的《甘肃经济日报》通讯员曾采访过刘学保,那时刘学保正在兰州一所监狱服刑。不过刘学保对以前的事情不愿谈及,因为改造比较认真,服刑期间多次获得减刑,现在应该早已出狱。

1985年7月16日,也即在刘学保杀人案正式作出宣判前三天,中共永登县委作出《关于为李世白同志平反的决定》。至此,持续十八年的冤案终于得到平反,泼在李世白身上的污水终于被洗净。

几十年过去了,实为杀人犯的政治赝品刘学保淡出了人们的视线,可是,这个“英雄诞生记”所折射出的残忍、疯狂、荒诞和虚伪,却依然值得人们深思。#

--转自凯迪社区

责任编辑:南风

相关新闻
林辉:“舍身护桥”的刘学保原来是杀人犯
【史海】国人都被骗 中共如此打造“英雄”
刘子真:那些刺痛人心的历史的碎片(十九)
史洪愿:“文革”中的“英雄”人物
最热视频
【重播】内华达法院“选举欺诈”听证会
【远见快评】夺回美国避提中共?川普想做什么
【大陆新闻解毒】混球时报:讥李毅胡编挖暗坑
【薇羽看世间】爱国者在行动 华盛顿三个预言
【拍案惊奇】川普重磅讲话预警 周庭狱中谈遭遇
【新闻看点】政变4大显像 拜登背后中共黑影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