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男拥两套房仍陷危机 中产焦虑再引关注

人气 10632

【大纪元2017年02月22日讯】(大纪元记者杨一帆综合报导)近日网络曝出,一中年男子在深圳有两套房,原本在一个知名企业工作,但却陷入财务危机,离职后找不到合适工作。大陆中产阶层焦虑再引关注。

据《深圳晚报》2月21日报导,近日,一篇微信公众号文章《深圳两套房 面临失业 中年财务危机引发家庭悲剧》网络热传。

文章中的主人翁在深圳某知名通信公司工作将近十年。据其自述,2010年,他和妻子辛苦攒钱在深圳阪田买了套二手房,大概花了120万元,每个月房贷6,000元。

2011年,夫妻两生了个儿子。2016年,他们又生了个女儿。因为孩子没人照顾,其妻辞职做了全职太太。

2015年,深圳房价大涨,家中又有几十万元闲钱,他又在原特区内买了套五六十平方米的学位房,总价300多万元。首付是拿第一套房申请了70万元抵押贷款,一个月要还七八千元。另外贷款260万元,月供1.7万元。

而他每月到手的工资就两万多元,不包括奖金和分红,但他两套房贷加上抵押贷,每个月花费约三万元,只能靠奖金补贴家用,日子过得紧巴巴。

前段时间公司要安排他出国,但因为家庭条件去不了,最终他无奈地选择离职。他出去找工作,机会寥寥可数,到一些小公司面试,基本月薪也是税前不到两万。

他打算把学位房卖掉,但现在本来350万元的房子可能仅能卖300万元,还完贷款就剩不下多少钱了。离职后,原来所持十几万股票可以换几十万元,但只能偿还一套房的抵押贷款。就算把学位房卖掉,再找个税前两万元的工作,但要负担每月6,000元房贷、两个孩子上学以及养家,完全入不敷出。

他陷入无奈和对家人的愧疚之中…… 感叹“是哪里出了问题呢?”

文章对他的情况进行剖析后认为,生二胎和让妻子辞职回家,都是这个家庭负担不起的奢侈品。学区房更是一场输不起的赌局,首付的70万元高利率贷款成为压垮这个家庭的稻草。

文章由此表示,中产阶级身在北上广或者二线、三线城市,但困惑似乎是一样的:房子还能买吗?如果不买房,手里的钱又该如何跑赢通胀,获得增值?

文章认为,一种难言的焦虑感在不同市场、不同人群中蔓延,尤其是中产阶层好像得了财富焦虑症。他们仿佛拥有让人艳羡的生活,有房有车,可能收入不少,但是大部分人都会说钱不够用,这就是中国中产阶级的现状。

澎湃新闻1月31日报导称,上海一中年教师在三家培训机构工作,月收入上万人民币,在上海有两套房,但仍充满焦虑。他选择继续考研,“在上海混,你必须一直努力才能保证自己不掉队”。结婚成家、复习考研、在三家培训机构带课这三座“大山”时常压得他喘不过气。

中国中产阶层的焦虑日益增加

去年5月微信上流行一首诗说:“中产阶层可以被一场疾病摧毁/中产阶层可以被一场股灾摧毁/即使有很多座房子,你的心仍然感到恐慌/不安的感觉从未如此强烈。”

上个月,半月谈网一篇文章描绘中国中产阶层的生活图景称:多毕业于知名高校,从事体面的职业,在大城市安下小家,追求有品质的消费和体验;这又是一个脆弱的族群,“下一代的教育、住房、家庭成员的健康都是他们焦虑的来源。”

《经济学人》此前报导说,中国中产阶层今天有许多不满。他们虽然有钱,但是感到不安全:他们担忧谁来给他们养老;担忧如果生病了,医院账单将荡平其财富;担忧失去自己的房子,因为没有产权;担忧他们的存款。

报导说,中国中产阶层将继续扩大,他们要求政治变革的呼声也将增加。共产党如果不满足这些要求,世界上最庞大的中产阶层队伍的愤怒之火或摧毁中共。

去年北京警察枉法打死雷洋案显示,一个已经开始晋升上流阶层的人,仍不能免于警察的淫威和荼毒。国际特赦研究员潘嘉伟说,雷洋之死真的触动到中产阶级的神经。#

责任编辑:孙芸

相关新闻
上海人大代表“开炮” 股市危机摧毁中产阶级
中国中产阶级日益增加的焦虑
不再对一党专制沉默 中国中产阶级吁大变革
《永别了上海》在大陆中产朋友圈“刷屏”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恒大债务冲击 最大受害者是谁?
【十字路口】立陶宛率先抵制冬奥 中共3黑招反扑
【马克时空】7国助台潜舰国造 安倍晋三挺台抗中
【军事热点】韩国打造蓝水海军 朝鲜已非唯一防御目标
【财商天下】中国业务亏损 华尔街为何加码投资
【车评】开拓者重生 2022 Chevrolet Trailblazer RS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