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市议会提立法管逼迁 华人苦主支持

房东常以装修为名行逼迁之实 市议会提楼宇局建立沟通系统、收集租户评论

陈肖玲的卧室,因为太过潮湿,所以长满了虫子(右),墙也已经发霉得不成样子(左)。 (陈肖玲提供)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7年04月21日讯】(大纪元记者于佩纽约报导)“请在响声之后留言,嘟——”,陈肖玲放下电话后,看着墙上四处乱爬的虫子,无可奈何地叹了一口气。这已经是她在过去三个月中,打得不知第几通电话了,可是房东从来没有接听过。

在华埠瑟斯街(Essex)43号公寓已经住了36年,她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原来一切都很好的,直到两年前这个楼卖给意大利新房东之后,就开始出各种问题了。”

新房东一买下这个房子,就想把原来的住户赶出去,把房子重新装修后,以高价租出去。这个计划在租户们的坚决抵制下,没有成行。但是事情并没有就此结束,新房东开始进行各种改建,结果就导致租户们遇到了各种奇奇怪怪的麻烦。

“从两年前开始,我们卧室的墙壁里开始往外浸水。原来有柜子挡着,不容易发现。直到3个月前,我们才发现,整面墙壁已经长了大量的绿毛。”她表示,房东之前做了一些改建,但是她不知道具体做了什么,也不知道墙壁外面到底怎么样了。她试图联系房东,但是电话一直打不通。

有类似烦恼的还有家住春街(Spring St)24号的梅肯尼(Kenny Mei,音译)。他也是房东装修的受害者。“我房间里有个厕所,房东把厕所的排气扇给堵上了,结果现在厕所只和卧室相连。”梅先生苦不堪言地表示,现在只要一用厕所,卧室里都能闻到。不仅如此,房东之前说是来装修煤气,但是又多安装了一些其它的东西,结果把他的沙发弄坏了。

梅先生表示,房东是在用这种方法慢慢逼迁。已经有不少租户不堪其扰,渐渐搬走了。“一维修就维修两三年,期间不停地来打扰。屋里也被弄得乱七八糟,时而断水断电的。”当租户实在受不了搬走后,房子突然什么问题也没有了,并且以每月三、四千美元的租金,租给了老外。

苦主租户呼吁市议会立法

陈肖玲和梅肯尼的遭遇只是华埠无数租户的一个缩影。纽约住客协会的律师汪文溪表示,有些房东表面上是帮助租户,实际上是逼迁。他们也有拿楼宇局(DOB)批准改建的通知,不过往往是在维修当天才拿来。他们告诉租户,如果有问题可以打某个号码。但是当房客真的打这个电话时,发现根本打不通。“至少希望政府能够知道有这种现象,在批准房东改建的时候,能够慎重处理,杜绝这种对房客的骚扰。”

市议会房屋与建筑委员会(Committee on Housing and Buildings)起草了规定房东行为的法案,并于周三(4月19日)举行听证会,讨论法案的可行性。这项法案一旦通过,将规定由于房东装修而搬家的房客,可以从房东那里获得搬迁费。

法案还要求楼宇局开设一个租户保护条例,把具体条例公布在网站上。楼宇局一旦接到投诉,要按照条例中的规定去核实,如果有必要的话,要停止房东的维修工程。此外,楼宇局还要建立一套与租户沟通的系统,接收租户的评论、问题和投诉。

同时,法案还对“骚扰”一词添加了新的定义。如:房东在特殊时间点总是反复打扰租户;或房东总是反复去打扰,哪怕是不同的租户,也算是骚扰。

华埠市议员陈倩雯表示,有些房东以装修为名义,没完没了的骚扰房客。有时候装修时间长达一年。所以她认为这项法律很重要。

陈肖玲、梅肯尼以及几十名备受“假维修、真逼迁”困扰的华人来到市政府,在听证会上发言,希望市府能够通过这项立法,禁止恶意逼迁的行为。◇

责任编辑:艾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