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13岁男童打赏网络主播 花光病父救命钱

人气 2819

【大纪元2017年06月08日讯】(大纪元记者周慧心综合报导)河南苗先生到了肝腹水晚期,一个月药费近万元人民币。但其13岁的儿子却因迷恋网络直播,把老爸2.4万元人民币的救命钱,打赏给了一名教舞的主播。现在大陆的孩子越来越多地喜欢在网络上“打赏”引发关注。

据《河南商报》报导,5月底,苗先生在用微信充值话费时发现微信里的1万元就剩了2,000多元(人民币,下同)。查找原因才发现是在直播平台上打赏消费了。

在苗先生的一再追问下,儿子小光说出自己用父亲的手机下载了快手直播平台,学一种“鬼步舞”,他用微信里的7,000元钱买礼物打赏给了主播。除此之外,与手机绑定的一张信用卡里的1.7万元也未能幸免。他共打赏出去2.4万元。

原来小光迷上“鬼步舞”,拜了某直播平台主播为师,主播称可以教他跳舞,但必须打赏。

事发后,苗先生试图联系该直播平台,想跟该主播解释,把钱要回来。但是他联系了几次,都没能联系上。

而小光的母亲则表示,该主播联系了她,表示愿意给苗先生捐钱治病,但打赏是自愿行为。该主播在直播中称,自己愿意捐钱给苗先生看病,但这不表示自己做错了什么。

网民对此议论纷纷:“感觉有点像变相的诈骗,政府该好好管一管网路直播平台了。”“传说中‘坑爹’的孩子。”“主播有良知的话,就该主动退钱。”“打一顿,孩子就会记住教训了!”

为何儿童迷恋网络主播

大陆盛行第三方支付,已衍生许多社会问题,未成年人打赏引发的纠纷时有发生:

2017年5月,长沙一名12岁女童使用腾讯旗下的“全民K歌”软件,3小时刷爆了父母信用卡,“打赏”3万元给粉丝;

同年5月初,福州11岁的女童使用同款软体,五个月内花费4万余元购买礼物,打赏主播;

2016年12月,上海一名13岁女童偷用妈妈的手机,打赏给网路男主播25万元;

同年10月7日至11月27日,一名14岁男孩打赏5名游戏主播为他代玩手机游戏“酷跑”,花了3.77万元,直至刷到储蓄卡里只剩下1毛5,才停止这场疯狂的游戏⋯⋯

对于如此多的儿童打赏主播的“疯狂”行为,北京一名小学老师对大纪元记者表示,现在的儿童,或许由于精神的空虚、学习的压力、教育的缺失等原因,让孩子更享受虚拟空间的快乐,“这是他们逃避现实、借虚拟世界宣泄的一种方法。”

她回忆说,以前的孩子听着《说岳全传》、想着街上手艺人捏的泥人、看着皮影戏、骑着“竹马”与大院的朋友们疯跑⋯⋯那时的孩子很少有抑郁症、青春期叛逆,虽然穷得叮当响,但是快乐的童年是现代孩子难以享受到的。#

责任编辑:刘毅

相关新闻
陆网络主播曝业内黑幕 粉丝大多是“僵尸”
大陆“滴滴”司机专接空姐 偷拍网上直播
首位亚裔记者主持美国大选辩论
北京出现网络主播工厂 批量生产“网红”
最热视频
【直播】3·27美国疫情发布会 确诊破十万
【一线采访视频版】武汉人:病毒或留体内再爆发
【现场视频】与方舱邻居聊天 男子几天后去世
【新闻看点】习近平要求与川普通话 为四件事?
【拍案惊奇】赣鄂“内战”打脸中央 川普提六四
【十字路口】赣鄂警察冲突 4大挑战冲击中共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