赞比亚抓捕31中国人 铁杆友邦开始倒戈?

人气 14413

【大纪元2017年06月10日讯】(大纪元记者凌云综合报导)7年前,58岁的徐振民筹集了5000万人民币到赞比亚开厂,从事铜矿深加工。他一度认为自己可以在赞比亚打下一片江山,然而最新的突发事实却让他吃了一闷棍。

6月1日,赞比亚移民局以涉嫌非法购买铜矿原料为由将铜带省31名中国公民带走关押,其中就有徐振民。经多方交涉,6天后徐振民被释放,且被要求当天离境。

目前他虽然已经回国,但他的心思仍留在赞比亚。他迫切地想知道自己是否还能回去,即使回去了是否能像之前一样继续经营,因为5000万的投资,他的全部身家都在那里,否则“这辈子就玩完了”。

徐振民表示,现在仍不知道被抓的真正原因是什么。据他所知,其他一些开矿的中国老板还在躲藏,有的藏在国内,有的在赞比亚,都有几千万的资产,甚至上亿的资产。

中共的铁杆盟友

赞比亚是南部非洲第一个与中共建交的国家,也被称为“世界有色金属之乡”。早期,中共帮助赞比亚修建铁路、建筑公路和大楼等,尤其是中方援建的坦赞铁路把这个内陆国家与邻国坦桑尼亚的港口连接起来。赞比亚从此可以通过这个港口出口矿产品。

作为回报,赞比亚助中共成为联合国会员国,在1971年联合国会员大会议案上,赞比亚是议案联合倡议者之一。

中共当局也积极鼓励和引导中企前往开展投资合作。中共外交部非洲司副处长杨洋引述的数据显示,截至2015年底,中国对赞比亚各类投资达36亿美元。在赞比亚,中资企业超过600家,涉足采矿业、制造业、建筑业、旅游业、农业和服务业等多个领域。2016年前10个月,中方对赞比亚投资增长2.95亿美元,在非洲国家中排名第一。

据中共官媒央视引述的数据指,2005年以来,中企参与建设了大量非洲地区基础设施项目,包括港口、公路、铁路、水坝、电信网络、发电站以及机场等,投资金额高达664亿美元。

但与此同时,中国人在赞比亚投资经商却频频遭遇劳资纠纷,“反中”声浪此起彼伏。

纠纷不断

2012年8月,赞比亚一座中资煤矿(科蓝煤矿)的工人示威抗议,要求增加工资,造成1名中国经理死亡,另外2名中国员工负重伤。据报导,冲突的导火索是,赞比亚全国上调最低工资标准后,科蓝煤矿拒绝按新的工资标准向工人支付工资。此外,当地工人曾抱怨,在科蓝煤矿“没有安全帽、没有靴子,什么防护设备都没有”。

科蓝煤矿在2010年10月还曾发生中方管理人员向当地的示威工人开枪射击的事件,造成12名赞比亚工人受伤,引发该国巨大政治浪潮,并招致国际媒体口诛笔伐。但后来,赞比亚当局撤销了对两名中方管理人员提出的谋杀未遂指控。

2008年3月,赞比亚谦比希(Chambishi)铜矿数百名工人抗议工资低,安全生产管理恶劣,与中方经理发生争执,很快变为暴力冲突,有人受伤,中方经理人员一度被迫躲入办公室并大门紧锁。

2007年,一名中国籍男子在赞比亚铜带省(Copperbelt)基特韦市郊外遭袭击身亡,死者是当地中资华丰农场的员工。

2006年7月份,中方控股的谦比希铜矿因工资纠纷引发暴乱,6名工人遭枪击。谦比希公司秘书徐瑞勇透露,在7月的冲突中,一名工人在员工暴乱发生后被赞比亚警察射杀。

2005年,在赞比亚北部的铜矿区,受雇于中国矿业公司的5名赞比亚人在薪酬纠纷引发的骚乱中被经理开枪打伤。

2005年,中国有色金属公司在赞比亚投资的一家给当地铜矿提供火药的炸药厂发生爆炸,造成52名赞比亚工人死亡。赞比亚全国矿业联合工会秘书长阿尔伯特.曼多称,本需要有经验的人在那里工作,但他们(中方)雇用了不了解爆炸危险的临时工和廉价工人。

事实上,在赞比亚的中企经营频频遇各种麻烦的同时,中企在其它非洲国家的遭遇也大致类似。就在去年,在肯尼亚西南部的一项中资铁路工程中,当地约200名青年疑对不能分享就业机会感到不满,将工地的14名中国工人打伤。

这次赞比亚31名中国公民被逮捕前,据媒体报导,赞比亚警察5月底在驱赶某矿区的非法采矿人员过程中打死2名当地人,引发当地居民的大规模游行示威。之后,赞比亚政府对当地从事低品位铜矿石收购的小民营矿业公司进行清理,实施了本次抓捕行动。

矿主:2012开始生产 至今未盈利

徐振民对中国媒体讲述,他们是6月1日下午被抓,当时来了一辆金色皮卡,上面架了一挺机枪。他厂里的6个中国人全部被抓。因为移民局的人时常会来,开始他们都认为很正常,但他们最终被送到了监狱,他们意识到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在多方交涉下,赞比亚当局5号准备放人。但徐振民的护照被盖了黑章(驱逐出境章),他们有7个人拒绝签字。6日,移民局的局长说搞错了,把黑章作废,换成了正常的出境章。他们回来的时候什么行李都没有拿。

现在,徐振民的公司的一切业务都停止了,两个办公室的门也被小偷撬了,钱、手机、电脑大概价值3万美金。

徐振民表示,他做的是低含量的矿,就是别人不要的矿。而赞比亚政府也默许当地居民在废弃的矿山上捡矿,居民就是靠这个来生活。专门管理铜矿的警察也至少一个礼拜去一次。

徐振民的工厂2012年8月才开始正式生产,但到目前还没盈利。

“去了之后才发现跟自己考察的差距很大。因为废弃矿毕竟都是人一件件捡的,量不大,不够我们吃的。我们现在处于半饥饿状态,工厂没有办法完全开工。赚的钱只够付工人的工资和赞比亚那边的费用、税和机器维修。”

专家:中非合作裂痕加剧

31名中国人被抓的消息出来后,有美国专家表示,这显示出中共开始与非洲合作伙伴的关系裂痕加剧。

位于华盛顿的全球发展中心(Center for Global Development)的研究员Hannah Postel说,最近的逮捕事件显示了非洲各国反对外部势力的大趋势。

由于非洲民众对中共的不满,也催生了民间的“反中”声浪。2007年2月,中共领导人出访非洲八国期间,原本计划参观赞比亚铜带省的体育场和炼铜厂,但由于担心学生和矿工们示威抗议而取消。

反对党势力应势态扩大。在2011年9月的赞比亚大选中,74岁的反对派领导人麦克−萨塔对中方投资提出尖锐的批评,并最终当选总统(2014年于任内过逝)。

虽然萨塔上任后态度有所缓和,但在2013年,该国矿业部长宣布吊销中企经营的科蓝煤矿所有的三张许可证,理由是:该煤矿公司的安全和环保未达到标准。2010年和2012年这里曾两次发生严重骚乱事件。

这些年来,政界和民间也不断冒出对中企投资所引发问题的质疑声音。赞比亚总统伦古(Edgar Lungu)虽然在多个场合强调“中国因素对赞比亚经济发展至关重要”,另一方面也不时抱怨“中国经济需求下降拖累赞比亚的经济和就业”。赞比亚许多政、商界人士中也出现一些“吊销中国投资企业在赞比亚的铜矿开采许可证”以“保护赞比亚资源”的言论。

美智囊詹姆斯顿基金会(Jamestown Foundation)曾发表保罗.海尔的文章,剖析中共和赞比亚的关系。作者称,与中共所宣传的通过援助、负债减免和技术教育等与非洲构筑双赢关系不同,非洲的现实正在进一步恶化。赞比亚商工会长指责中共正在横扫非洲的天然资源,带进廉价的商品。“这不是发展,而是殖民主义。”

南苏丹反迫害国际组织的主席菲利普(Brad Phillips)表示,“他们在这里的唯一利益只是他们自己”,他希望看到中国人能援助当地的学校、诊疗所、农业发展或“任何有利于人民的项目”,但根本未曾有过,中国人所到之处只徒留一大片荒废的土地。

此外,随着廉价且具有竞争力的中国产品大量涌入,非洲各国纤维、服装等本土企业纷纷倒闭,产业基础和经济潜力恶化。

经济单一 大宗商品价格下滑 赞比亚等陷经济困局

近年来随着中国经济的下滑,对铜矿等原材料需求的冷却,全世界所有大宗商品价格的大幅下降,深深打击了当地的经济。 赞比亚、安哥拉、加纳等国纷纷向国际债权人借钱,债务负担开始加剧。

2015年,赞比亚铜带省有两座矿场关门,6000名员工因此失业。其中一家矿场的老板是中国人,属于中国有色矿业集团。

同一年,赞比亚的货币克瓦查贬值近半,贬值幅度全球最大。总统拉古宣布取消国庆日的一切体育和娱乐活动,要求全民祈祷和斋戒,以求扭转本币跌势和解决铜价暴跌。

《纽约时报》2015年12月3日的一篇文章称,在赞比亚,跟非洲许多其它国家一样,政府过去没有利用大宗商品繁荣的收益促进经济多样化,从而让经济不再那么依赖外资。在赞比亚,70%的出口创汇所得都来自铜。

该国最大的工会联盟“尚比亚工会联合会”主席尼寇乐.希姆巴说道:“赞比亚自1964年独立以来,一直都有经济多样化的讨论,不能只依赖铜矿,如今,我们又错失一次良好的经改机会。”希姆巴说,赞比亚原本可以拿高铜价时期的盈利,来发展国内其它产业,例如农业和观光业;如今人民的愿景希望,又泡汤了。

上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在最新发布的《区域经济展望:重启增长引擎》中称,赞比亚、加纳和津巴布韦等大宗商品出口国,正受到扩大的财政赤字、高企的债务水平和放缓的经济增长困扰。#

责任编辑:李缘

相关新闻
赞比亚高院发传票 中共高官首次遭扣留
赞比亚中资矿务炸药厂爆炸  至少46死
赞比亚总统大选萨塔或胜 中赞可能断交
美智库﹕中共和赞比亚 风暴中的关系
最热视频
【微视频】拜登首日改川普政策 传统美国不再?
【新闻大家谈】中情局刻意淡化中共干预大选?
【珍言真语】厨房佬:青关会人就是政棍和间谍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