贊比亞抓捕31中國人 鐵桿友邦開始倒戈?

人氣 14413

【大紀元2017年06月10日訊】(大紀元記者凌雲綜合報導)7年前,58歲的徐振民籌集了5000萬人民幣到贊比亞開廠,從事銅礦深加工。他一度認為自己可以在贊比亞打下一片江山,然而最新的突發事實卻讓他吃了一悶棍。

6月1日,贊比亞移民局以涉嫌非法購買銅礦原料為由將銅帶省31名中國公民帶走關押,其中就有徐振民。經多方交涉,6天後徐振民被釋放,且被要求當天離境。

目前他雖然已經回國,但他的心思仍留在贊比亞。他迫切地想知道自己是否還能回去,即使回去了是否能像之前一樣繼續經營,因為5000萬的投資,他的全部身家都在那裡,否則「這輩子就玩完了」。

徐振民表示,現在仍不知道被抓的真正原因是什麼。據他所知,其他一些開礦的中國老闆還在躲藏,有的藏在國內,有的在贊比亞,都有幾千萬的資產,甚至上億的資產。

中共的鐵桿盟友

贊比亞是南部非洲第一個與中共建交的國家,也被稱為「世界有色金屬之鄉」。早期,中共幫助贊比亞修建鐵路、建築公路和大樓等,尤其是中方援建的坦贊鐵路把這個內陸國家與鄰國坦桑尼亞的港口連接起來。贊比亞從此可以通過這個港口出口礦產品。

作為回報,贊比亞助中共成為聯合國會員國,在1971年聯合國會員大會議案上,贊比亞是議案聯合倡議者之一。

中共當局也積極鼓勵和引導中企前往開展投資合作。中共外交部非洲司副處長楊洋引述的數據顯示,截至2015年底,中國對贊比亞各類投資達36億美元。在贊比亞,中資企業超過600家,涉足採礦業、製造業、建築業、旅遊業、農業和服務業等多個領域。2016年前10個月,中方對贊比亞投資增長2.95億美元,在非洲國家中排名第一。

據中共官媒央視引述的數據指,2005年以來,中企參與建設了大量非洲地區基礎設施項目,包括港口、公路、鐵路、水壩、電信網絡、發電站以及機場等,投資金額高達664億美元。

但與此同時,中國人在贊比亞投資經商卻頻頻遭遇勞資糾紛,「反中」聲浪此起彼伏。

糾紛不斷

2012年8月,贊比亞一座中資煤礦(科藍煤礦)的工人示威抗議,要求增加工資,造成1名中國經理死亡,另外2名中國員工負重傷。據報導,衝突的導火索是,贊比亞全國上調最低工資標準後,科藍煤礦拒絕按新的工資標準向工人支付工資。此外,當地工人曾抱怨,在科藍煤礦「沒有安全帽、沒有靴子,什麼防護設備都沒有」。

科藍煤礦在2010年10月還曾發生中方管理人員向當地的示威工人開槍射擊的事件,造成12名贊比亞工人受傷,引發該國巨大政治浪潮,並招致國際媒體口誅筆伐。但後來,贊比亞當局撤銷了對兩名中方管理人員提出的謀殺未遂指控。

2008年3月,贊比亞謙比希(Chambishi)銅礦數百名工人抗議工資低,安全生產管理惡劣,與中方經理發生爭執,很快變為暴力衝突,有人受傷,中方經理人員一度被迫躲入辦公室並大門緊鎖。

2007年,一名中國籍男子在贊比亞銅帶省(Copperbelt)基特韋市郊外遭襲擊身亡,死者是當地中資華豐農場的員工。

2006年7月份,中方控股的謙比希銅礦因工資糾紛引發暴亂,6名工人遭槍擊。謙比希公司祕書徐瑞勇透露,在7月的衝突中,一名工人在員工暴亂發生後被贊比亞警察射殺。

2005年,在贊比亞北部的銅礦區,受僱於中國礦業公司的5名贊比亞人在薪酬糾紛引發的騷亂中被經理開槍打傷。

2005年,中國有色金屬公司在贊比亞投資的一家給當地銅礦提供火藥的炸藥廠發生爆炸,造成52名贊比亞工人死亡。贊比亞全國礦業聯合工會祕書長阿爾伯特.曼多稱,本需要有經驗的人在那裡工作,但他們(中方)僱用了不了解爆炸危險的臨時工和廉價工人。

事實上,在贊比亞的中企經營頻頻遇各種麻煩的同時,中企在其它非洲國家的遭遇也大致類似。就在去年,在肯尼亞西南部的一項中資鐵路工程中,當地約200名青年疑對不能分享就業機會感到不滿,將工地的14名中國工人打傷。

這次贊比亞31名中國公民被逮捕前,據媒體報導,贊比亞警察5月底在驅趕某礦區的非法採礦人員過程中打死2名當地人,引發當地居民的大規模遊行示威。之後,贊比亞政府對當地從事低品位銅礦石收購的小民營礦業公司進行清理,實施了本次抓捕行動。

礦主:2012開始生產 至今未盈利

徐振民對中國媒體講述,他們是6月1日下午被抓,當時來了一輛金色皮卡,上面架了一挺機槍。他廠裡的6個中國人全部被抓。因為移民局的人時常會來,開始他們都認為很正常,但他們最終被送到了監獄,他們意識到事情沒有那麼簡單。

在多方交涉下,贊比亞當局5號準備放人。但徐振民的護照被蓋了黑章(驅逐出境章),他們有7個人拒絕簽字。6日,移民局的局長說搞錯了,把黑章作廢,換成了正常的出境章。他們回來的時候什麼行李都沒有拿。

現在,徐振民的公司的一切業務都停止了,兩個辦公室的門也被小偷撬了,錢、手機、電腦大概價值3萬美金。

徐振民表示,他做的是低含量的礦,就是別人不要的礦。而贊比亞政府也默許當地居民在廢棄的礦山上撿礦,居民就是靠這個來生活。專門管理銅礦的警察也至少一個禮拜去一次。

徐振民的工廠2012年8月才開始正式生產,但到目前還沒盈利。

「去了之後才發現跟自己考察的差距很大。因為廢棄礦畢竟都是人一件件撿的,量不大,不夠我們吃的。我們現在處於半飢餓狀態,工廠沒有辦法完全開工。賺的錢只夠付工人的工資和贊比亞那邊的費用、稅和機器維修。」

專家:中非合作裂痕加劇

31名中國人被抓的消息出來後,有美國專家表示,這顯示出中共開始與非洲合作夥伴的關係裂痕加劇。

位於華盛頓的全球發展中心(Center for Global Development)的研究員Hannah Postel說,最近的逮捕事件顯示了非洲各國反對外部勢力的大趨勢。

由於非洲民眾對中共的不滿,也催生了民間的「反中」聲浪。2007年2月,中共領導人出訪非洲八國期間,原本計劃參觀贊比亞銅帶省的體育場和煉銅廠,但由於擔心學生和礦工們示威抗議而取消。

反對黨勢力應勢態擴大。在2011年9月的贊比亞大選中,74歲的反對派領導人麥克−薩塔對中方投資提出尖銳的批評,並最終當選總統(2014年於任內過逝)。

雖然薩塔上任後態度有所緩和,但在2013年,該國礦業部長宣布吊銷中企經營的科藍煤礦所有的三張許可證,理由是:該煤礦公司的安全和環保未達到標準。2010年和2012年這裡曾兩次發生嚴重騷亂事件。

這些年來,政界和民間也不斷冒出對中企投資所引發問題的質疑聲音。贊比亞總統倫古(Edgar Lungu)雖然在多個場合強調「中國因素對贊比亞經濟發展至關重要」,另一方面也不時抱怨「中國經濟需求下降拖累贊比亞的經濟和就業」。贊比亞許多政、商界人士中也出現一些「吊銷中國投資企業在贊比亞的銅礦開採許可證」以「保護贊比亞資源」的言論。

美智囊詹姆斯頓基金會(Jamestown Foundation)曾發表保羅.海爾的文章,剖析中共和贊比亞的關係。作者稱,與中共所宣傳的通過援助、負債減免和技術教育等與非洲構築雙贏關係不同,非洲的現實正在進一步惡化。贊比亞商工會長指責中共正在橫掃非洲的天然資源,帶進廉價的商品。「這不是發展,而是殖民主義。」

南蘇丹反迫害國際組織的主席菲利普(Brad Phillips)表示,「他們在這裡的唯一利益只是他們自己」,他希望看到中國人能援助當地的學校、診療所、農業發展或「任何有利於人民的項目」,但根本未曾有過,中國人所到之處只徒留一大片荒廢的土地。

此外,隨著廉價且具有競爭力的中國產品大量湧入,非洲各國纖維、服裝等本土企業紛紛倒閉,產業基礎和經濟潛力惡化。

經濟單一 大宗商品價格下滑 贊比亞等陷經濟困局

近年來隨著中國經濟的下滑,對銅礦等原材料需求的冷卻,全世界所有大宗商品價格的大幅下降,深深打擊了當地的經濟。 贊比亞、安哥拉、加納等國紛紛向國際債權人借錢,債務負擔開始加劇。

2015年,贊比亞銅帶省有兩座礦場關門,6000名員工因此失業。其中一家礦場的老闆是中國人,屬於中國有色礦業集團。

同一年,贊比亞的貨幣克瓦查貶值近半,貶值幅度全球最大。總統拉古宣布取消國慶日的一切體育和娛樂活動,要求全民祈禱和齋戒,以求扭轉本幣跌勢和解決銅價暴跌。

《紐約時報》2015年12月3日的一篇文章稱,在贊比亞,跟非洲許多其它國家一樣,政府過去沒有利用大宗商品繁榮的收益促進經濟多樣化,從而讓經濟不再那麼依賴外資。在贊比亞,70%的出口創匯所得都來自銅。

該國最大的工會聯盟「尚比亞工會聯合會」主席尼寇樂.希姆巴說道:「贊比亞自1964年獨立以來,一直都有經濟多樣化的討論,不能只依賴銅礦,如今,我們又錯失一次良好的經改機會。」希姆巴說,贊比亞原本可以拿高銅價時期的盈利,來發展國內其它產業,例如農業和觀光業;如今人民的願景希望,又泡湯了。

上月,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在最新發布的《區域經濟展望:重啟增長引擎》中稱,贊比亞、加納和津巴布韋等大宗商品出口國,正受到擴大的財政赤字、高企的債務水平和放緩的經濟增長困擾。#

責任編輯:李緣

相關新聞
贊比亞高院發傳票 中共高官首次遭扣留
贊比亞中資礦務炸藥廠爆炸  至少46死
贊比亞總統大選薩塔或勝 中贊可能斷交
美智庫﹕中共和贊比亞 風暴中的關係
最熱視頻
【新聞大家談】腐敗窩多離奇 史詩級訴訟提交
【微視頻】三州將聽證舞弊證據 墨菲教訓深刻
專訪李劼:正邪決戰 美重打獨立戰爭
【財商天下】金融窟窿難堵 中共亂局已成
【羅廚尋味】黃金酥大蝦
【薇羽看世間】中共沒錢了?民企收割季到來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