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主义指导臭氧检测?学者:溜须拍马

人气 2783

【大纪元2017年08月17日讯】(大纪元记者易如采访报导)日前,大陆澎湃新闻网报导了中共环保部环境经济政策研究中心旗下期刊的一篇内容为马克思主义指导北京市臭氧检测及分析的论文,引发舆论哗然。评论表示,在马克思主义影响衰败的今天,再度将其标榜为指导一切的万能方法,实则是溜须拍马、指鹿为马的怪诞作为。

“马克思主义用于指导臭氧检测”文章被撤

澎湃新闻网报导说,《环境与可持续发展》期刊在2017年第4期发表了一篇题为“马克思主义在北京市臭氧检测及分析中的应用”论文。论文在摘要中声称:“将马克思主义认识论与北京市大气环境臭氧浓度监测与评价有机结合,指导臭氧治理实践”。

论文通篇多次引述马克思主义认识论的“作用”,在第一部分中将国家在2013年发布的新环境空气质量标准,认为是“马克思主义认识论的集中体现”;在第三部分中,用“马克思主义实践和认识观”,总结对2015年北京阅兵时减排的实践。

论文结论,大气污染防治是重要的民生问题,但也不忘加上马克思主义对人民群众的所谓认识。

目前,澎湃和新浪网都撤下了这篇文章。

学者:文章在溜须拍马

对于用马克思主义检测及分析臭氧,台湾大学国家发展研究所法学博士曾建元向大纪元表示,马克思主义本来是社会问题的分析方法,但在共产主义意识形态下被绝对化成所谓的万能方法,最终反应出的是官僚体系并非倾听民意,而是习惯于向上奉承、拍马屁的作为。

曾建元说:“对于北京市这个检测的问题,如果要用马克思主义的方法来指导,那要看这个检测本身是否联系到所涉及的社会问题中,有没有什么群体是受害的,在受到制度性的压迫,或者在这个社会发展中所形成的问题中处于弱势群体,而需要透过公共的力量或国家的力量来加以保护,这个检测的方法可以有助于发掘这些受害者实际面临的问题,然后让政策上的处理找到正确的方向。如果没有这些,那用马克思主义方法就是一种教条化,或者是一种对毛崇拜的激进心态。”

《北京之春》主编胡平在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表示,马克思主义在中共自己的意识形态里已被奉为科学的科学,可以指导万事万物,“当然用它去研究臭氧层就不足为奇了,这个在毛时代是司空见惯的,但现在看起来非常可笑。”

文章内容的怪异很快引发网友热议。有网友说:“文革就这样悄无声息地来了”;也有网友说,这说明共匪文宣已经发展到神经错乱的阶段了!还有网友说,马克思主义被神话过头了,“结果整的现在遇见这词就像一幕喜剧一般”;甚至有不少网友怀疑这篇文章是愚人节搞笑,或者高级黑。

对网友的看法,胡平认为,现在中国人的思想已经发生了变化。胡平说,自从毛去世之后,尤其是经过89年苏联东欧转型,国际共产阵营土崩瓦解,马克思主义根本就是成为大家嘲笑的对象。

“现在要问中国一个做科学研究的人,包括中共体制以内的科学研究人员,研究中怎样应用马克思主义,他都觉得你是在开玩笑。而且我相信,说这种话的人也是言不由衷、自欺欺人的。实际上现在没有任何人相信这种说法了。”

与文革中“用毛思想指导杀猪”异曲同工

还有网友翻出1971年8月《人民日报》社论:“靠毛泽东思想治好精神病”和1969年10月《人民日报》文章:“靠毛泽东思想打开聋哑‘禁区’”以及“用毛泽东思想指导杀猪”等,指该论文与其异曲同工。

胡平指出,在毛时代,各方面都会变成对官方意识形态的宣传,这种宣传渗透一切。“那时你要发表任何一篇科学论文,哪怕写一个数学论文,开头都要引一段毛语录、最高指示,或引马克思语录,而且一定要表明是在马克思主义、毛思想指导下,你才把这件工作完成的,最后一定要归结到高举毛思想伟大红旗上,活用毛著作一定要这么讲,当时是一个普遍的模式。”

曾建元认为,这种做法实际上是为了要让毛思想马主义正当化的一种强词夺理。而现在的人会觉得这之间的逻辑关系不可思议,非常荒谬。

“如果说有一种方法是什么问题都能够解决的,那证明说它不是一个有效的方法。因为它不能精确地告诉我们,解决问题应该提供什么样的药方。它只是提供一个很朦胧模糊的原则,这个原则越模糊,它越能够涵盖地面向越广,其实就更不具有实用性,只是政治上的一种摆设、向上级的一种表态。”

对于官方刊物现今还会登出这样的文章,胡平表示,实际就是“指鹿为马”的写照,目的是检测忠诚度。秦朝宰相赵高“指鹿为马”,明明是一只鹿,硬叫大家说是一匹马。

“那么谁说是一匹马的人,就知道这个人对我是忠诚的。他可以公然撒谎,我叫他怎么说,就怎么说。他就是在这套共产主义理论谁都不信的情况之下,它就成为一个检测忠诚度的标准。”

曾建元指出,文革时期,以及当年冷战时期社会处于封闭年代,官方用一套自以为是,或者是自成一格的意识形态的价值体系,为自己所有的作为自圆其说。而现在这种做法让人感到突兀。

曾建元:“在全球化资讯开放的现代,那样的做法一方面很难跟这个世界对话,一方面他也拒绝外界对他的检视、检验。所以这是一种在意识形态上保守的趋势。”

事实上,这类怪异论文在大陆并非首次出现。2001年,被封为“科痞”的中科院院士何祚庥就曾发表论文,试图用“量子力学的发展”证明“三个代表”是任何创新事物的评价标准。但这一做法被外界视为荒唐事情,完全是政治行为。#

责任编辑:孙芸

相关新闻
中共环保部长将中国环境问题概括为三句话
湘民抗议建焚化厂 为何环保项目在大陆不环保
大陆霾害  台环保署:对台湾影响不大
汽车尾气引发阴霾?环保人士:中共在造假
最热视频
【拍案惊奇】孟回国内幕难启齿 包机现两猫腻
桑普:中共加入CPTPP机会近乎零
【新闻大家谈】王维洛:三峡黑幕 谁骗了邓小平?
专访潘焯鸿:中共将出手救恒大不救人
【远见快评】孟晚舟四大破绽 演砸“爱国秀”
【未解之谜】最神秘的古文明 玛雅的秘密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