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档】林彪要“篡党夺权”之谜

武德山

人气 13532

【大纪元2017年09月20日讯】编者按:“九一三”后,毛泽东林彪“想当国家主席”上纲到林彪要篡党夺权的高度,“想当国家主席”成为打倒林彪的依据。

然而史实记载另有原委。

关于是否设国家主席

据吴法宪回忆:“1970年3月8日,主席在武汉派汪东兴回京向林彪传达准备召开四届人大的意见。主席的意见大意是:要开四届人大,选举国家领导人,修改宪法,政治局要立即着手做准备工作。国家机构究竟设不设国家主席要考虑,要设国家主席由谁当好?现在看来要设国家主席只有林彪来当,但我的意见是不设为好。传达完了,来不及讨论,早早地散会了。叶群、黄永胜和我跑到汪东兴家里,又问了一遍,汪东兴又这样说,还是那几句。叶群很高兴。记得那次汪东兴还请我们吃地瓜。”[1]

汪东兴在他的回忆录中,把上面那段话简略为“3月7日,毛主席要我马上回北京传达他的意见:在宪法中不写设国家主席一节,坚决表示他不再当国家主席。”这里隐瞒了“现在看来要设国家主席只有林彪来当”这句关键的话。毛泽东关于修宪和国体的意见,包括两个要点:一,设国家主席,由林彪来当;二,我的意见是不设为好。

王兆军在《谁杀了林彪?》一书中披露,林彪在九一三前夕曾对黄、吴、李、邱说:“我告诉一件实事。庐山会议前,是毛泽东自己亲自对我最少两次说到,他不想再当党的主席了,要当国家主席,国际上走走,扩大中国的影响,并提醒我发起这个建议。我是奉命做事。”

毛泽东前后两次谈话互相矛盾,林彪作了难。他不表态就等于默认自己有资格出任国家主席,他要同意不设国家主席,又与毛泽东跟他达成的协定相悖。毛逼着林彪表态。

4月11日夜,林彪在苏州通过秘书向政治局打电话转达他的三条意见:“一、关于这次‘人大’国家主席的问题,林彪同志仍然建议由毛主席兼任。这样做对党内、党外、国内、国外人民的心理状态适合。否则,不适合人民的心理状态。二、关于副主席问题,林彪同志认为可设可不设,可多设可少设,关系都不大。”

林彪说:“如果我将来输给他,一定会输在我痞子劲不够上。”

第二天,周恩来主持中央政治局会议,讨论林彪的上述意见。会上,有相当一部分政治局成员附和林彪的意见,同意由毛泽东担任国家主席。周恩来会后将讨论情况报告毛泽东。毛泽东当天就明确批示:“我不能再作此事,此议不妥。”[2]

4月下旬,毛泽东在中央政治局会议上第3次提出他不当国家主席,也不要设国家主席,并当着林彪的面说:“孙权劝曹操当皇帝。曹操说,孙权是要把他放在炉火上烤。我劝你们不要把我当曹操,你们也不要做孙权。”[3]

5月中旬,林彪告诉吴法宪:还是要设国家主席,不设国家主席,国家没有一个头,“名不正言不顺”。在宪法小组会上,吴法宪、李作鹏继续提出设国家主席的问题。毛泽东了解这一情况后,在7月中旬召开的修改宪法起草委员会全体会上,尖锐地指出:吴法宪主张设国家主席,张春桥主张不设国家主席,设国家主席,那是形式,不要因人设事。[4]这是毛泽东第四次明确表态。

毛泽东不当国家主席,林彪想当吗?王兆军《谁杀了林彪?》一书第二十章记述林彪对林立果一次谈心话:“老虎,我告诉你一句话,你记住了:我治理不了这个国家。不要说现在千疮百孔,就是正常情况,我也不知道怎么管理国家。这样大的国家,经济、政治、文化和各种事业,都是非常复杂的。我不喜欢政治事务,不喜欢交往,身体状况也不好,不能管理国家。这就是我觉得委屈的原因。我有自知之明,从来没想当什么国家主席。我只懂得点军事,对国家的统一、生产的发展和人民生活的改善,有很大的热情,但是能力有限。我希望保持参与政治生活的权力,保障军队发挥正常作用,就行了。

林彪认为,打倒刘少奇之后,“九大”把自己的名字写入《党章》,选举主席团时毛两次向自己表示交班的谈话,都是毛真诚的表示。他不相信毛会作弄他,会给他下套。当他看清了毛的阴谋诡计,愤愤地跟家人说:“你们不觉得他像个痞子吗?太像啦!如果我将来输给他,一定会输在我痞子劲不够上。”[5]

这一系列反反复复的复杂过程,使林彪真正逐渐认识到毛并不信任他,也不是真正想让他接班。他林彪只不过是毛棋局中的一粒棋子,用得着时,表彰你、重用你、给你荣誉;当你不听使唤时就抛弃你,在你面前假许诺,骗你入套后整治你。此后,毛再说什么、许诺什么,林彪心里就有数了。

1970年8月22日下午,毛泽东召开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会上谈到设国家主席的问题。五个常委除毛外,林、周、陈、康都主张设,实现党的主席和国家主席一元化。他们四人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毛公开几次声明不当国家主席,背后又布置林彪提出动议推荐他当。大家对他的真实意图不明确。毛说:设国家主席,那是个形式。我提议修改宪法,就是考虑到不要设国家主席。如果你们愿意要国家主席,你们当好了,反正我不做这个主席。[6]

林彪:“我们说毛主席是天才,我还是坚持这个观点。”

8月23日下午,中共九届二中全会在庐山礼堂开幕,毛泽东主持开幕式。周恩来宣布全会的三项议程后,周恩来宣布后,毛泽东问主席台上的其他几个常委:“现在请哪一位讲呀?”这时,林彪拿出一份讲稿,在会上发表了长达一个多小时的讲话,主要是就修改宪法问题谈毛的领导地位。他说:“这次宪法修改草案,表现出这样的特点,就是毛主席和毛泽东思想在全国的领导地位。肯定毛主席的伟大领袖、国家元首、最高统帅的这种地位;肯定毛泽东思想作为全国人民的指导思想,是全国一切工作的指导方针。这一点非常重要,非常重要。用宪法的形式把这些固定下来非常好,非常好!很好!可以说是宪法的灵魂,是三十条中间在我看来最重要的一条。”他又着重地强调:“我们说毛主席是天才,我还是坚持这个观点。”[7]

当天晚上,周恩来主持召开有各组召集人参加的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安排分组讨论宪法草案和计划问题。吴法宪在会上提出,林副主席开幕式上的讲话很重要,各小组应该首先学习讨论,并要求重新播放林彪讲话录音。这个意见被通过了。

8月24日早晨,叶群将吴法宪、李作鹏、邱会作招到一起,传达林彪四点意见:一、对林总的讲话要表态拥护,坚持天才论的观点;二、坚持设国家主席,让毛主席当国家主席;三、可以串联空军、海军、总后的中央委员发言,注意不要点名;四、把主要矛盾对准张春桥,不准扩大打击面。

反映华北组讨论情况的第六号简报写有这样的话:大家听了陈伯达等发言后,“知道了我们党内竟有人妄图否认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是当代最伟大的天才,表示了最大、最强烈的愤慨”、“这种人就是野心家、阴谋家、是极端的反动分子,是地地道道的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是没有刘少奇的刘少奇反动路线的代理人,是帝修反的走狗,是坏蛋,是反革命分子,应该揪出来示众,应该开除党籍,应该斗倒斗臭,应该千刀万剐,全党共诛之,全国共讨之”。[8]一时间,全会的气氛又骤然紧张起来。

毛泽东批林彪、陈伯达的“天才论

江青带着惊恐不安的张春桥、姚文元到毛泽东处反映情况。毛听了汇报后感到必须下决心了。下午,毛找林彪个别谈话。

毛说:“陈伯达带头,一是坚持设国家主席,一是坚持天才论。鼓动一些人,蒙骗一些人起哄,大有把庐山炸平、停止地球转动之势。我也不当国家主席,我劝你也别当。”“如果再继续搞下去,我就下山,让你们闹;再不然,就辞去党中央主席职务。”[9]

林彪:“我原主张设国家主席,是让主席当,不是我想当,也许我在开幕会上的讲话讲得不当。”

毛说:“你和陈伯达坚持天才论,是一致的,但你们两个情况不一样,他是混入共产党内的反共分子,我今天跟你打个招呼,要和他保持距离,划清界限。”

毛故意将这场斗争说成是陈伯达与张春桥的斗争。他在把陈伯达抛出来的同时,又对林彪说:“张春桥这个人再看他两年,两年以后,我不干了,交你处理。”[10]

接着毛又找周恩来、陈云、康生谈话,常委都同意不设国家主席了。下午,毛要汪东兴立刻通知召开有各组召集人参加的中央政治局常委扩大会议,他向到会的人宣布:现在各组讨论的问题不符合全会原定的三项议程。设国家主席的问题不要再提了。根据毛的意见,会议决定全会分组会立即停止讨论林彪的讲话,收回第六号简报,责令陈伯达等作出检查。

9月1日,毛泽东在有各组召集人参加的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指出:凡是在这次庐山会议上发言犯了错误的人,可以作自我批评、检查。会上,他点了陈伯达的名,要他作检查,还要林彪召集吴法宪、叶群、李作鹏、邱会作等人开会,听取他们的检查。

9月6日下午,九届二中全会闭幕,宣布对陈伯达进行审查。

林彪不“授人以柄”,毛泽东碰了钉子

9月末的一天,毛泽东派汪东兴去毛家湾,临行前交待汪东兴:“和他好好谈一谈,争取让林彪写出检查来,只要他能认识他的错误,我还是欢迎他的。这个检查要联系历史上的错误,不要让人家说他一贯正确的,其实并不是嘛。”

汪东兴硬着头皮进了毛家湾。东拉西扯,他讲了许多无关的“重要”废话,劝林彪为了主动,还是向主席写个检查比较好些。

林彪双目直看汪东兴:“怎么,你是想让我授人以柄吗?是你个人关心我,还是有人派你来当说客的?”

林彪接着说:“我要写了检查,主席马上批发全党,那就等于我在全党全国人民面前承认了我的所谓‘错误’。不,我不会上那几个笔杆子的当。我没有什么错误,我也不会违心地写什么检查。”[10]

毛泽东在林彪问题上碰了钉子,这在中共党史上从来没有过。毛认识到林彪比刘少奇、彭德怀难对付。

10月8日,毛给林彪写了一封短信:“秋风又起,保重身体。”

10月12日,林彪给毛回信:“我深感在路线上思想上跟不上主席教导,不适应革命形势的发展”,“不适合再做主席的接班人,请主席酌定,我完全拥护主席的决定。”

毛看完后,又回一信:“此议不妥,党章的规定,党的决定,我不能违犯。你我在路线上、在大是大非的原则问题上,还是基本一致的。”此信虚言假意,暗藏杀机。

评述:

这个以达尔文的丛林生存哲学为源、以险恶的斗争和权谋为纲的政党,没有基本的是非准则。中共摆脱不了的轮回就是斗争、再争权、再夺利、再斗争。中共的历史,就是残酷整人斗争的历史。

注释:

[1] 访问吴法宪谈话记录,1983年11月18-25日。
[2] 中央文献研究室编《周恩来年谱》下卷,中央文献出版社,1997年5月,第361页。
[3] 汪东兴:《汪东兴回忆——毛泽东与林彪反革命集团的斗争》,当代出版社,1997年11月,第21页,第22页,第26页。
[4] 辛子陵,《红太阳的陨落》下卷,香港书作坊出版,2007年7月版,第629页。
[5] 辛子陵,《红太阳的陨落》下卷,香港书作坊出版,2007年7月版,第629页。同 [4]
[6] 毛泽东在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上讲话传达记录,1970年8月22日。
[7] 林彪在中共九届二中全会开幕会上讲话记录,1970年8月23日。
[8] 中共九届二中全会第六号简报(华北组第二号简报),1970年8月24日。
[9] 李德生《李德生回忆录》,解放军出版社,1997年8月版,第400页。
[10] 高文谦,《晚年周恩来》,香港明镜出版社,2003年,第300页。

(编者按:本系列文章由大纪元特约作者从中共党史机密档案中整理而成。因安全原因,无法一一注明出处,大纪元将在适当时机公布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张宪义

相关新闻
【秘档】文革中软禁刘少奇的背后
【秘档】刘少奇之死
【秘档】仿苏共专政 中共镇反杀71万余人
【秘档】中共为何袒护斯大林
最热视频
【横河观点】华裔妈妈比较中美文革 语惊四座
【新闻看点】逾6成病患延误治疗 广州瞒疫情?
【时事军事】美国核潜艇 悄悄主宰海洋67年
【财商天下】敏感期爆学潮 为生存讨说法
【直播】G7峰会结束 拜登召开记者会
【大话西油】文艺复兴第四杰:威尼斯画派提香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