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祕檔】林彪要「篡黨奪權」之謎

武德山

人氣: 13349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7年09月20日訊】編者按:「九一三」後,毛澤東林彪「想當國家主席」上綱到林彪要篡黨奪權的高度,「想當國家主席」成為打倒林彪的依據。

然而史實記載另有原委。

關於是否設國家主席

據吳法憲回憶:「1970年3月8日,主席在武漢派汪東興回京向林彪傳達準備召開四屆人大的意見。主席的意見大意是:要開四屆人大,選舉國家領導人,修改憲法,政治局要立即著手做準備工作。國家機構究竟設不設國家主席要考慮,要設國家主席由誰當好?現在看來要設國家主席只有林彪來當,但我的意見是不設為好。傳達完了,來不及討論,早早地散會了。葉群、黃永勝和我跑到汪東興家裡,又問了一遍,汪東興又這樣說,還是那幾句。葉群很高興。記得那次汪東興還請我們吃地瓜。」[1]

汪東興在他的回憶錄中,把上面那段話簡略為「3月7日,毛主席要我馬上回北京傳達他的意見:在憲法中不寫設國家主席一節,堅決表示他不再當國家主席。」這裡隱瞞了「現在看來要設國家主席只有林彪來當」這句關鍵的話。毛澤東關於修憲和國體的意見,包括兩個要點:一,設國家主席,由林彪來當;二,我的意見是不設為好。

王兆軍在《誰殺了林彪?》一書中披露,林彪在九一三前夕曾對黃、吳、李、邱說:「我告訴一件實事。廬山會議前,是毛澤東自己親自對我最少兩次說到,他不想再當黨的主席了,要當國家主席,國際上走走,擴大中國的影響,並提醒我發起這個建議。我是奉命做事。」

毛澤東前後兩次談話互相矛盾,林彪作了難。他不表態就等於默認自己有資格出任國家主席,他要同意不設國家主席,又與毛澤東跟他達成的協定相悖。毛逼著林彪表態。

4月11日夜,林彪在蘇州通過祕書向政治局打電話轉達他的三條意見:「一、關於這次『人大』國家主席的問題,林彪同志仍然建議由毛主席兼任。這樣做對黨內、黨外、國內、國外人民的心理狀態適合。否則,不適合人民的心理狀態。二、關於副主席問題,林彪同志認為可設可不設,可多設可少設,關係都不大。」

林彪說:「如果我將來輸給他,一定會輸在我痞子勁不夠上。」

第二天,周恩來主持中央政治局會議,討論林彪的上述意見。會上,有相當一部分政治局成員附和林彪的意見,同意由毛澤東擔任國家主席。周恩來會後將討論情況報告毛澤東。毛澤東當天就明確批示:「我不能再作此事,此議不妥。」[2]

4月下旬,毛澤東在中央政治局會議上第3次提出他不當國家主席,也不要設國家主席,並當著林彪的面說:「孫權勸曹操當皇帝。曹操說,孫權是要把他放在爐火上烤。我勸你們不要把我當曹操,你們也不要做孫權。」[3]

5月中旬,林彪告訴吳法憲:還是要設國家主席,不設國家主席,國家沒有一個頭,「名不正言不順」。在憲法小組會上,吳法憲、李作鵬繼續提出設國家主席的問題。毛澤東了解這一情況後,在7月中旬召開的修改憲法起草委員會全體會上,尖銳地指出:吳法憲主張設國家主席,張春橋主張不設國家主席,設國家主席,那是形式,不要因人設事。[4]這是毛澤東第四次明確表態。

毛澤東不當國家主席,林彪想當嗎?王兆軍《誰殺了林彪?》一書第二十章記述林彪對林立果一次談心話:「老虎,我告訴你一句話,你記住了:我治理不了這個國家。不要說現在千瘡百孔,就是正常情況,我也不知道怎麼管理國家。這樣大的國家,經濟、政治、文化和各種事業,都是非常複雜的。我不喜歡政治事務,不喜歡交往,身體狀況也不好,不能管理國家。這就是我覺得委屈的原因。我有自知之明,從來沒想當什麼國家主席。我只懂得點軍事,對國家的統一、生產的發展和人民生活的改善,有很大的熱情,但是能力有限。我希望保持參與政治生活的權力,保障軍隊發揮正常作用,就行了。

林彪認為,打倒劉少奇之後,「九大」把自己的名字寫入《黨章》,選舉主席團時毛兩次向自己表示交班的談話,都是毛真誠的表示。他不相信毛會作弄他,會給他下套。當他看清了毛的陰謀詭計,憤憤地跟家人說:「你們不覺得他像個痞子嗎?太像啦!如果我將來輸給他,一定會輸在我痞子勁不夠上。」[5]

這一系列反反覆覆的複雜過程,使林彪真正逐漸認識到毛並不信任他,也不是真正想讓他接班。他林彪只不過是毛棋局中的一粒棋子,用得著時,表彰你、重用你、給你榮譽;當你不聽使喚時就拋棄你,在你面前假許諾,騙你入套後整治你。此後,毛再說什麼、許諾什麼,林彪心裡就有數了。

1970年8月22日下午,毛澤東召開中央政治局常委會,會上談到設國家主席的問題。五個常委除毛外,林、周、陳、康都主張設,實現黨的主席和國家主席一元化。他們四人之所以這樣做,是因為毛公開幾次聲明不當國家主席,背後又布置林彪提出動議推薦他當。大家對他的真實意圖不明確。毛說:設國家主席,那是個形式。我提議修改憲法,就是考慮到不要設國家主席。如果你們願意要國家主席,你們當好了,反正我不做這個主席。[6]

林彪:「我們說毛主席是天才,我還是堅持這個觀點。」

8月23日下午,中共九屆二中全會在廬山禮堂開幕,毛澤東主持開幕式。周恩來宣布全會的三項議程後,周恩來宣布後,毛澤東問主席台上的其他幾個常委:「現在請哪一位講呀?」這時,林彪拿出一份講稿,在會上發表了長達一個多小時的講話,主要是就修改憲法問題談毛的領導地位。他說:「這次憲法修改草案,表現出這樣的特點,就是毛主席和毛澤東思想在全國的領導地位。肯定毛主席的偉大領袖、國家元首、最高統帥的這種地位;肯定毛澤東思想作為全國人民的指導思想,是全國一切工作的指導方針。這一點非常重要,非常重要。用憲法的形式把這些固定下來非常好,非常好!很好!可以說是憲法的靈魂,是三十條中間在我看來最重要的一條。」他又著重地強調:「我們說毛主席是天才,我還是堅持這個觀點。」[7]

當天晚上,周恩來主持召開有各組召集人參加的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安排分組討論憲法草案和計劃問題。吳法憲在會上提出,林副主席開幕式上的講話很重要,各小組應該首先學習討論,並要求重新播放林彪講話錄音。這個意見被通過了。

8月24日早晨,葉群將吳法憲、李作鵬、邱會作招到一起,傳達林彪四點意見:一、對林總的講話要表態擁護,堅持天才論的觀點;二、堅持設國家主席,讓毛主席當國家主席;三、可以串聯空軍、海軍、總後的中央委員發言,注意不要點名;四、把主要矛盾對準張春橋,不准擴大打擊面。

反映華北組討論情況的第六號簡報寫有這樣的話:大家聽了陳伯達等發言後,「知道了我們黨內竟有人妄圖否認我們偉大領袖毛主席是當代最偉大的天才,表示了最大、最強烈的憤慨」、「這種人就是野心家、陰謀家、是極端的反動分子,是地地道道的反革命修正主義分子,是沒有劉少奇的劉少奇反動路線的代理人,是帝修反的走狗,是壞蛋,是反革命分子,應該揪出來示眾,應該開除黨籍,應該鬥倒斗臭,應該千刀萬剮,全黨共誅之,全國共討之」。[8]一時間,全會的氣氛又驟然緊張起來。

毛澤東批林彪、陳伯達的「天才論

江青帶著驚恐不安的張春橋、姚文元到毛澤東處反映情況。毛聽了匯報後感到必須下決心了。下午,毛找林彪個別談話。

毛說:「陳伯達帶頭,一是堅持設國家主席,一是堅持天才論。鼓動一些人,矇騙一些人起鬨,大有把廬山炸平、停止地球轉動之勢。我也不當國家主席,我勸你也別當。」「如果再繼續搞下去,我就下山,讓你們鬧;再不然,就辭去黨中央主席職務。」[9]

林彪:「我原主張設國家主席,是讓主席當,不是我想當,也許我在開幕會上的講話講得不當。」

毛說:「你和陳伯達堅持天才論,是一致的,但你們兩個情況不一樣,他是混入共產黨內的反共分子,我今天跟你打個招呼,要和他保持距離,劃清界限。」

毛故意將這場鬥爭說成是陳伯達與張春橋的鬥爭。他在把陳伯達拋出來的同時,又對林彪說:「張春橋這個人再看他兩年,兩年以後,我不幹了,交你處理。」[10]

接著毛又找周恩來、陳雲、康生談話,常委都同意不設國家主席了。下午,毛要汪東興立刻通知召開有各組召集人參加的中央政治局常委擴大會議,他向到會的人宣布:現在各組討論的問題不符合全會原定的三項議程。設國家主席的問題不要再提了。根據毛的意見,會議決定全會分組會立即停止討論林彪的講話,收回第六號簡報,責令陳伯達等作出檢查。

9月1日,毛澤東在有各組召集人參加的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上指出:凡是在這次廬山會議上發言犯了錯誤的人,可以作自我批評、檢查。會上,他點了陳伯達的名,要他作檢查,還要林彪召集吳法憲、葉群、李作鵬、邱會作等人開會,聽取他們的檢查。

9月6日下午,九屆二中全會閉幕,宣布對陳伯達進行審查。

林彪不「授人以柄」,毛澤東碰了釘子

9月末的一天,毛澤東派汪東興去毛家灣,臨行前交待汪東興:「和他好好談一談,爭取讓林彪寫出檢查來,只要他能認識他的錯誤,我還是歡迎他的。這個檢查要聯繫歷史上的錯誤,不要讓人家說他一貫正確的,其實並不是嘛。」

汪東興硬著頭皮進了毛家灣。東拉西扯,他講了許多無關的「重要」廢話,勸林彪為了主動,還是向主席寫個檢查比較好些。

林彪雙目直看汪東興:「怎麼,你是想讓我授人以柄嗎?是你個人關心我,還是有人派你來當說客的?」

林彪接著說:「我要寫了檢查,主席馬上批發全黨,那就等於我在全黨全國人民面前承認了我的所謂『錯誤』。不,我不會上那幾個筆桿子的當。我沒有什麼錯誤,我也不會違心地寫什麼檢查。」[10]

毛澤東在林彪問題上碰了釘子,這在中共黨史上從來沒有過。毛認識到林彪比劉少奇、彭德懷難對付。

10月8日,毛給林彪寫了一封短信:「秋風又起,保重身體。」

10月12日,林彪給毛回信:「我深感在路線上思想上跟不上主席教導,不適應革命形勢的發展」,「不適合再做主席的接班人,請主席酌定,我完全擁護主席的決定。」

毛看完後,又回一信:「此議不妥,黨章的規定,黨的決定,我不能違犯。你我在路線上、在大是大非的原則問題上,還是基本一致的。」此信虛言假意,暗藏殺機。

評述:

這個以達爾文的叢林生存哲學為源、以險惡的鬥爭和權謀為綱的政黨,沒有基本的是非準則。中共擺脫不了的輪迴就是鬥爭、再爭權、再奪利、再鬥爭。中共的歷史,就是殘酷整人鬥爭的歷史。

注釋:

[1] 訪問吳法憲談話記錄,1983年11月18-25日。
[2] 中央文獻研究室編《周恩來年譜》下卷,中央文獻出版社,1997年5月,第361頁。
[3] 汪東興:《汪東興回憶——毛澤東與林彪反革命集團的鬥爭》,當代出版社,1997年11月,第21頁,第22頁,第26頁。
[4] 辛子陵,《紅太陽的隕落》下卷,香港書作坊出版,2007年7月版,第629頁。
[5] 辛子陵,《紅太陽的隕落》下卷,香港書作坊出版,2007年7月版,第629頁。同 [4]
[6] 毛澤東在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會上講話傳達記錄,1970年8月22日。
[7] 林彪在中共九屆二中全會開幕會上講話記錄,1970年8月23日。
[8] 中共九屆二中全會第六號簡報(華北組第二號簡報),1970年8月24日。
[9] 李德生《李德生回憶錄》,解放軍出版社,1997年8月版,第400頁。
[10] 高文謙,《晚年周恩來》,香港明鏡出版社,2003年,第300頁。

(編者按:本系列文章由大紀元特約作者從中共黨史機密檔案中整理而成。因安全原因,無法一一註明出處,大紀元將在適當時機公布信息來源。)#

責任編輯:張憲義

評論
2017-09-21 1:0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