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祕檔】文革中軟禁劉少奇的背後

武德山

劉少奇被批鬥(網絡圖片)
人氣: 5567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7年08月31日訊】編者按:曾任兩屆國家主席和中共中央副主席的劉少奇,作為中共的受害者,同時也是中共罪惡歷史的製造者之一。1950年,劉少奇領導土改運動,主張暴力立威,鼓動農民鬥地主、分田地,鼓勵殺人,消滅地主階級。血腥殘暴的酷刑在土改運動中非常普遍,造成中國村村流血,戶戶鬥爭。1956年,劉少奇追隨毛澤東發動人民公社、大躍進運動,直接導致和平時期餓死四千多萬人的慘劇。1964年,劉少奇踐行者毛澤東發動的「四清運動」,大搞階級鬥爭,逼死幹部群眾7萬多人。

文革初期,劉少奇繼續支持毛澤東的文化大革命……

劉少奇派出工作組,開始了文化大革命

1966年,中共的《5.16通知》發出以後,毛在6、7、8三個月離開北京去了南方。這段時間之內主要是劉少奇領導文革。經過毛澤東同意,劉少奇派出了大批的工作組,開始了文化大革命。

在這三個月中間,劉少奇主持的中央批轉、批發了大概十五、六個文件,點了近200個黨內的重要幹部。包括彭、羅、陸、楊,彭真第一個也是劉少奇點的,還有烏蘭夫等等,還有近50個大學校長、領導,包括武漢大學校長李達、南京大學校長匡亞明、上海音樂學院的院長賀綠汀等,都是劉少奇親自點的。

1966年6月20日,劉少奇對北京師範大學附屬第一中學的工作組成員講話,說:劉超,是反黨反社會主義分子,是可以肯定的了。這樣,中學校長及黨支部書記劉超就被定性成「反黨」了。

在中央轉發中南局「關於文化大革命的情況和意見的報告」中,劉少奇批示:「大學生中,也要把右派分子(即反黨反社會主義分子)揪出來,但應放在運動後期進行;打擊應當小些,一般控制在百分之一以內,高中應屆畢業生,是打擊個別最壞的,經過市委批准,可以批判鬥爭和戴帽子。高中二年級以下和初中學生中,一律不進行反右派鬥爭,不劃右派分子,如發現現行反革命或壞分子,可依法處理。」

劉少奇在學校搞工作組,主要方法延續了中共搞運動的方式,主要是「反右」的經驗和「四清」的經驗。就是給校領導定性成「反動學術權威」之後,組織積極分子進行口誅筆伐的大字報圍攻,這樣就引發了紅衛兵的濫施暴力。凡是給工作組提意見的都打成了「反動學生」。

全中國學校的老師和校長都受到了衝擊。據統計,僅在首都24所高等學校裡,工作組就把10,211個「革命小將」打成右派,把2,591個教師打成反革命。

文革初期,劉少奇計劃在清華大學再創「桃園經驗」,王光美被以「普通工作組組員」的名義去清華大學直接指揮運動。

王光美指揮的工作組一進清華,校長蔣南翔和所有的副校長就全部被打成「黑幫」,所有幹部,包括教研組正副主任都「靠邊站」、「上樓」批鬥。當時的亂斗場面是「遊街一大串,鬥爭會一大片,勞改一大隊」。全校500多名幹部中,被王光美指導的工作組打入「黑幫勞改隊」的占70%之多,普通師生只要是對中共有過一點批評,或者對工作組有過一點非議,立刻就成了「反革命小集團」。清華園內「右派」叢生。

據文革後統計,10年中清華大學共有包括武鬥致死的「不正常死亡者」48人,其中被工作組迫害致死的就達三分之一。當時年僅20歲的工化系學生蒯大富,對工作組提了一些意見,立刻被王光美和劉少奇打成「反革命學生」,就地監禁批鬥,蒯大富差一點自殺。

毛澤東下令撤銷工作組

1966年6月初,中共北京市委派出工作組赴北京大學。同一天,在劉少奇、鄧小平主持下召開中共政治局常委擴大會議,同意北京市委向北京各大中學校派出工作組。工作組到校後,制止亂批亂斗現象,禁止學生遊行示威和張貼大字報,並要求「提高警惕,嚴防壞人破壞」。

1966年6月18日上午9時至11時,北京大學幾個系的一些學生,將40多位幹部、教師拉出來批鬥,給他們臉上抹黑、戴高帽子,並且罰跪等,當時工作組予以制止。

20日,根據劉少奇意見,中共中央批轉了北京大學《文化革命簡報》第九號。批語指示:「中央認為北大工作組處理亂斗現象的辦法是正確的、及時的。各單位如果發生這類現象,都可參照北大的辦法處理。」

7月18日,毛澤東回到北京,連續聽取了各方面匯報,看了北大、清華等高校的簡報,對北京地區開展「文化大革命」的情況很不滿意,認為學生受到壓制,運動冷冷清清。張春橋把劉少奇批轉的北京大學《文化革命簡報》第九號上的批語送給毛澤東。毛澤東看後說,「怪不得到處鎮壓群眾,現在才明白有一個資產階級司令部!」

7月24日、25日,毛澤東找人談話,提出不派工作組為好。他說:「最近一個月,工作組是阻礙群眾運動、阻礙革命勢力,幫助反革命勢力,幫助反革命,幫助黑幫。」

7月26日,中共政治局召開會議,決定撤銷工作組。28日,中共北京市委發出《關於撤銷各大專院校工作組的決定》。

在毛看來,派工作組不單是一個領導運動的方式方法問題,而是「害怕學生運動,反馬克思主義」的問題,是贊成還是反對「文化大革命」的問題。他認為,這裡的問題很多,很大,需要召開一次中央全會會議作出決定。

1966年7月31日,周恩來找清華大學的造反派頭目蒯大富談話,兩次談話長達6個小時。蒯大富給周恩來提供了劉少奇和王光美的材料,周恩來詳細做了記錄,並向毛做了匯報。

1966年8月1日,在毛澤東主持下,中共八屆十一中全會在北京召開。第一天,劉少奇作了十中全會以來的中央工作報告,說:「最近主席不在家,中央常委的工作由我在家主持。主席回來,發現派工作組方式不好,責任主要在我。」「當時我曾考慮,這樣大的運動,北京各院校部分組織已經癱瘓了,怕中斷了黨的領導,不好。」毛澤東插話說:「怎麼會中斷呢?」接著,陳伯達講話指責:派工作組的做法是想把那些朝氣勃勃的學生都打下去,把真正積極搞「文化大革命的打下去」;「我們很多同志當了官做什麼事情就不容易聽進別人的意見,他的話不能觸犯」。毛插話:「神聖不可侵犯,侵犯別人還可以,侵犯自己就不行。」

「牛鬼蛇神,在座的就有」

8月1號,毛澤東給反對工作組的清華大學附中紅衛兵寫了一封信,讚揚他們的「革命造反精神」:「你們的大字報(即三張論『無產階級造反精神萬歲』的大字報),說明對剝削壓迫工人、農民、革命知識分子和革命黨派的地主階級、資產階級、帝國主義、修正主義和他們的走狗,表示憤怒和聲討,說明對反動派造反有理,我向你們表示熱烈的支持。」「不論在北京,在全國,在文化大革命運動中凡是同你們採取革命態度的人們,我們一律給予熱烈的支持。」[1]這封信沒有送出,作為八屆十一中全會文件印發,於是社會上迅速傳開,大中學校中高舉「革命造反」大旗的紅衛兵組織,立刻普遍成立起來。

8月4日,毛召集中共政治局常委擴大會議,對劉少奇提出更尖銳的批評:「中央自己違背了自己的命令。中央下令停課半年,專門搞文化大革命,大家起來了,又來鎮壓。」「什麼群眾路線,什麼相信群眾,什麼馬列主義,都是假的。」「說反對新市委就是反黨,新市委為什麼不能反?看你站在什麼階級方面,向哪個階級作鬥爭。」

在接下來的討論中,毛澤東的話越說越重。當劉少奇說到:「我在北京,要負主要責任時」,毛澤東說:「你在北京專政嘛,專得好!」又說:「講客氣一點,是方向性錯誤,實際上是站在資產階級立場,反對無產階級革命。」當葉劍英講到,我們有幾百萬軍隊,不怕什麼「牛鬼蛇神造反」時,毛澤東說:「牛鬼蛇神,在座的就有。」[2]

劉少奇在家遭軟禁

第二天,8月5日,毛拋出《炮打司令部–我的一張大字報》,周恩來見蒯大富之後向毛做的匯報,為毛的大字報提供了素材。

「全國第一張馬列主義的大字報和人民日報評論員的評論,寫得何等好啊!

請同志們重讀這一張大字報和這個評論。可是在五十多天裡,從中央到地方的某些領導同志,卻反其道而行之,站在反動的資產階級立場上,實行資產階級專政,將無產階級轟轟烈烈的文化大革命運動打下去,顛倒是非,混淆黑白,圍剿革命派,壓制不同意見,實行白色恐怖,自以為得意,長資產階級的威風,滅無產階級的志氣,又何其毒也!聯想到1962年的右傾和1964年形「左」實右的錯誤傾向,豈不是可以發人深醒的嗎?」

5日下午,劉少奇在人民大會堂河北廳接見贊比亞代表團。回家後,周恩來打來電話,要劉少奇最近不要公開露面,不要會見外賓。劉少奇被軟禁在家了。

劉少奇兒女的大字報:《看劉少奇的醜惡靈魂》

1967年元旦,劉少奇次女劉濤和三子劉允真去看望生母王前,根據王前的揭發,寫了大字報《看劉少奇的醜惡靈魂》。

大字報寫到:「江青跟我談話時也指出,必須和家庭劃清界線,真正跟毛主席幹革命」,姐弟倆「決心按毛主席的指示辦事,……與自己的反動老子徹底決裂」。

大字報還寫道:「劉少奇在政治上一貫反對毛澤東思想,搞他自己資產階級的那一套,用來對抗毛主席,表現出他最大的政治野心。」;「劉少奇無恥到極點,竟然貪污!」;說把劉少奇揪出來,是「挖掉了毛主席身邊的一顆定時炸彈,真是大快人心。」;「劉少奇確實是中國的赫魯曉夫」。

1967年1月3日,姐弟倆的大字報一式三份分別張貼在清華大學、中南海職工食堂門口等地。後來經過紅衛兵小報大量翻印、輾轉傳抄,很快就流傳到全中國,轟動一時。

林彪取代劉少奇

8月4日,在毛召集的常委會上,毛說,「中央主席的接班人的問題已經很緊迫了。萬一發生戰爭,發生突然事變,或者我馬上見上帝,誰來主事?得從我們中選個最年輕的,林彪就可以。」劉少奇率先表示贊成。全體常委投了贊成票。

8月6日,周恩來到毛住處開會,商量中央政治局、書記處名單。會後,周恩來提議保留林彪一人作為黨的副主席,以突出林彪作為接班人的地位。原有的副主席自他以後不再提及,改用政治局常委的名義見報。毛澤東同意。

林彪沒有參加八屆十一中全會的開幕式,他在大連養病,會前曾打電話請假。

8月6日晚,毛澤東叫祕書徐業夫打電話通知林彪立即返京參加大會,林彪執意不來北京。他正在讀《曹操傳》,深知曹操當丞相後騎虎難下之困境,他眉批「不要輕易騎上去」。毛澤東又讓周恩來給林彪打電話,並派空軍司令員吳法憲乘專機去接,同時宣布休會,等林彪來後再開會。林彪當日晚到京,毛澤東趕到浙江廳林彪住處看望,單獨談話,要他當黨的第一副主席、接班人。林彪不接受,並寫了書面意見。毛很生氣,批評他:要做出家和尚,脫離紅塵嗎?一定要林彪干。林彪最後接受了。

八屆十一中全會最後一天,選舉中央政治局常委,擴大到11人。根據毛澤東的意見,常委排名順序為:毛澤東、林彪、周恩來、陶鑄、陳伯達、鄧小平、康生、劉少奇、朱德、李富春、陳雲。毛澤東將劉、朱、陳排在陳伯達、康生後面,就是不想再保留他們的副主席職務。他想設林彪、周恩來兩位副主席。周恩來主動提出:只設林一人為副主席,以突出他的接班人地位。劉少奇在政治局常委的排名從第二位下降至第八,同時中共中央副主席的身分也從此不再被提及。

8月8日,林彪主持大會,通過了《關於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的決定》(通常稱為十六條)。《決定》指出:文化大革命「在當前,我們的目的是鬥垮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當權派,批判資產階級的反動學術『權威』,批判資產階級和一切剝削階級的意識形態,改革教育、改革藝術、改革一切不適宜社會主義經濟基礎的上層建築,以利鞏固和發展社會主義制度。」

會後,林彪接見中央文革小組成員,鼓勵他們:鼓足幹勁,「搞得翻天覆地、轟轟烈烈、大風大浪、大攪大鬧,這半年就要鬧得資產階級睡不好覺,無產階級也睡不著覺。」

八屆十一中全會後,林彪主持中央日常工作,對軍隊「文革」工作也抓得很緊。

9月中旬,毛澤東在大會堂送林彪《郭嘉傳》(見《三國志·魏書·郭嘉傳》)、《范曄傳》(見《宋書·范曄傳》)兩篇。郭嘉是曹操重要謀士。隨曹操征戰多年,幫助曹操滅了袁紹,立了大功,英年早逝,留有善名。范曄是南朝宋國人,頗有文采,著有《後漢傳》,官至左衛將軍,太子詹事,掌管禁旅,參與機要。後轉入了反宋文帝的反叛漩渦,以謀反罪抄斬滿門。林彪看後口述了感謝毛的信。他領悟到毛送書的用意,要他做郭嘉,不要做范曄。感到毛已表露出對自己的不信任。林彪立即改變態度,不再主持中央日常工作,改由周恩來主持。

評語:

1967年8月5日,劉少奇被批鬥會後押回辦公室,他拿出《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抗議說:「我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主席,你們怎麼對我個人,這無關緊要,但我要捍衛國家主席的尊嚴,誰罷免了我的國家主席?要審判,也要通過人民代表大會,你們這樣做,是在侮辱我們的國家,我個人也是一個公民,為什麼不讓我講話?」

不知劉少奇當時有沒有想到,文革初期他派工作組,違背法律程序,把上萬名學生、教師打成右派和反革命的時候,憲法在哪裡?在土改、四清運動中,劉少奇大搞階級鬥爭,憲法在哪裡?劉少奇追隨毛澤東整治彭德懷等人,有沒有沒有想過,自己是在破壞憲法?

直至文革初期失去自由前,劉少奇都是中共的第二把手,對中共發動文革的一系列文件和綱領,他都是支持贊成的。即使他在文革中受迫害致死,也難以推卸他對文革這場浩劫的責任。

注釋:

[1]毛澤東給清華大學附中紅衛兵的信,1966年8月1日。
[2]中共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記錄,1966年8月4日。

(編者按:本系列文章由大紀元特約作者從中共黨史機密檔案中整理而成。因安全原因,無法一一註明出處,大紀元將在適當時機公布信息來源。)#

責任編輯:張憲義

評論
2017-09-01 11:1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