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祕檔】文革預演:劉少奇和四清運動(上)

武德山

人氣 4384

【大紀元2017年08月25日訊】編者按:七千人大會後,為轉移餓死人的罪責,毛澤東找到農村基層幹部作為替罪羊,說「自然災害」和一些欺上瞞下、貪污腐敗的幹部導致了這場大饑荒,為此,毛重拾「階級鬥爭為綱」,要搞社會主義教育運動,統稱四清運動

劉少奇積極響應搞階級鬥爭的號召,堅決貫徹,被毛委任為四清總指揮。在劉少奇直接指揮、具體參與下,中共建政以來僅次於「文革」的四清運動,將階級鬥爭突出到前所未有的程度,覆蓋了全國三分之一縣區,是文革的預演,致使人人都生活在恐懼之中……

劉少奇領導的四清運動從教育性質轉向階級鬥爭。

在1962年9月,毛澤東在中共八屆十中全會上發出「千萬不要忘記階級鬥爭」的號召,並且說:「我們的幹部……絕大多數不懂社會主義」,要進行社會主義教育運動。毛說:「不搞階級鬥爭,人們的精神面貌振奮不起來,生產也搞不好。」〔1〕

1963年2月11至28日,中共中央在北京召開工作會議,決定開展社會主義教育運動(後來被統稱為「四清運動」),包括在城市「五反」(即反對貪污盜竊、投機倒把、鋪張浪費、分散主義、官僚主義)運動和在農村的「四清」(清工、清帳、清財、清庫)運動。開展背靠背的揭發檢舉,再集中系統地進行階級教育,開展對敵鬥爭,最後進行組織建設。

劉少奇主持12日和13日的會議。他對這個將要開展的政治運動的定調是:「八屆十中全會講階級、階級鬥爭,現在就要部署一個行動,搞一個階級鬥爭。」「總是口裡講階級鬥爭,不辦事情,不好」。〔2〕倒是毛澤東,在會議的最後一天,仍然只是強調:「要把社會主義教育好好抓一下,社會主義教育,幹部教育,群眾教育,一抓就靈。」〔3〕2月25日,劉少奇在會議上還以對蘇聯堅決鬥爭的「反修專家」的身分作了《關於反對現代修正主義的鬥爭問題》的報告,強調指出:「不只是要保證我們這一代,而且要保證我們的後代不蛻化變質。這個問題,是生死存亡的問題,是亡黨亡國的問題,使人民當權還是少數剝削者當權的問題。」〔4〕

3個月後,毛澤東在《浙江省七個關於幹部參加勞動的好材料》上,寫下了和這一說法非常相似的批語。「少則幾年,十幾年,多則幾十年,就不可避免地要出現全國性的反革命復辟,馬列主義的黨就一定會變成修正主義得當,變成法西斯黨,整個中國就要改變顏色了。請同志們想一想,這是一種多麼可怕的情景啊!」〔5〕

1963年5月2日至12日,毛澤東在杭州召開中央工作會議,決定在全國農村開展社會主義教育運動(即在農村「四清」、在城市「五反」),並制定了《關於目前農村工作中若干問題的決議》(草案)。劉少奇出國訪問回京後,看到《決議》(草案),認為有些政策界限不夠明確具體,打擊面過寬。1963年9月6日至27日,他在北京召開中央工作會議,在彭真協助下,制定了《關於農村社會主義教育運動中的一些具體政策的規定(草案)》。提出區別情況,分別對待,教育為主,處分為輔,批判、退贓從嚴,組織處理從寬等政策。

中央工作會議最後一天,毛澤東講話。他說:「農村社會主義教育運動和城市『五反』,要包括意識形態方面,除了文學之外,還有藝術,比如歌舞、戲劇、電影等,都應抓一下。」「要推陳出新。」「推陳出什麼東西?陳就是封建主義、資本主義的東西。」「出社會主義的東西,就是要提倡新的形式。」

12月12日,毛澤東在彭真、劉仁報告上批示:「各種藝術形式——戲劇、曲藝、音樂、美術、舞蹈、電影、詩和文學等等,問題不少,人數很多,社會主義改造在許多部門中,至今收效甚微。許多部門至今還是『死人』統治著。」「社會經濟基礎已經改變了,為這個基礎服務的上層建築之一的藝術部門,至今還是大問題。」「許多共產黨人熱心提倡封建主義和資本主義的藝術,卻不熱心提倡社會主義藝術,豈非咄咄怪事。」〔6〕

毛澤東這些講話,實際上是把「社會主義教育」的範圍,把「反對修正主義」的問題,從城市「五反」、農村四清進一步延伸到意識形態領域,特別是文藝領域。

1963年6月28日至7月25日,劉少奇先後到天津、濟南、合肥、南京、上海、鄭州等地,同當地黨政軍幹部座談如何開展四清運動。8月5日至26日,又先後到武漢、長沙、廣州、南寧、昆明等地視察,1964年6月開始,劉少奇到全國許多地區視察四清運動開展情況後認定,國內階級鬥爭形勢比預想的更為嚴重,強調說,四清運動中,許多領導幹部右傾,要反右傾。

1963年9月18日,由劉少奇修改,毛澤東批改同意,《農村社會主義教育運動中一些具體政策的規定(修正草案)》,由中共中央正式發出。社會主義教育運動也就是「四清」運動,由試點轉向全面鋪開,成了全黨全國的一項中心政治工作。

修正草案稿沿著階級鬥爭擴大化的軌道又向前進了一步。對農村階級鬥爭形勢作了更加嚴重的估計,對基層政權的問題看得十分嚴重,提出了「反革命的兩面政權」的概念。改變了原先依靠基層組織和基層幹部的做法,改由工作隊領導整個運動,把廣大基層幹部從運動領導中撇開。

隨著劉少奇向農村派工作隊,工作隊幹部代替基層組織,開始了由工作隊幹部領導的大兵團運動,改變過去以縣委領導為主,實行在省委、地委領導下集中搞一縣,縣以下都由工作隊領導的辦法,集中大量工作隊員,開到點上搞「四清」。鬥爭對象轉向所謂「地富反右壞」。逐漸出現亂搞鬥爭、打人、亂搜查、重點集訓、亂扣帽子、亂立罰規等現象。幹部作風和經濟管理等方面不同性質的問題都被認為是階級鬥爭或者是階級鬥爭在黨的反映,1964年下半年,使許多基層幹部受到打擊。四清運動逐漸從教育性質轉向階級鬥爭。

劉少奇的極「左」言行堅定和鼓舞了毛澤東的的極左思想。對當時全國階級鬥爭的形勢,毛最初是估計有20%的生產隊的政權不在共產黨手裡,後來受到包括劉少奇、周恩來、彭真等人一再匯報的尖銳的階級鬥爭動向的影響,毛認為:「我們這個國家有三分之一的權力不掌握在我們手裡,」劉少奇進一步認為:「三分之一打不住……而是大多數。所以,革命非搞不可。」〔7〕在這個時期,毛、劉的認識是高度一致的,他們互相配合,沒有分歧。

1964年1月3日,劉少奇召集中宣部和文藝界30餘人舉行座談會,周揚在會上傳達了毛的上述批示。當周揚說到停演鬼戲時,劉少奇插話說:「我看過《李慧娘》這個戲的劇本,他是寫鬼,要鼓勵今天的人來反對賈似道這樣的人,賈似道是誰呢?就是共產黨。《李慧娘》是有反黨動機的,不只是一個演鬼戲的問題」。

劉少奇又指出,田漢編寫的京劇《謝瑤環》有問題:「我在昆明看了那個戲,恐怕也是影射反對我們的。武三思的兒子瞎胡鬧,替武則天修別墅,也是影射的。」

畫家陳半丁,也被劉少奇點了名:「最近在《宣教動態》上,××同志批了陳半丁畫的一些畫,他是用很隱晦的形式,就是用那些詩,用那些畫,來反對共產黨的。現在用戲劇、詩歌、圖畫、小說來反黨的相當不少。那些右派言論他不敢公開講了,他寫鬼來講。我們的宣傳部,文化領導機關,各方面,要拿這個六條來判斷香花毒草。而六條中最重要的是社會主義道路跟共產黨領導兩條。」

1964年2月,毛澤東說:「要把唱戲的、寫詩的戲劇家、文學家趕出城,統統轟下鄉,不下去就不給開飯。」

1964年6月11日,在中央工作會議上,康生指出,小說《劉志丹》「利用小說反黨」,當時劉少奇明確表示,他贊同康生的說法,還提出要把這部小說作為「反面材料」,「印給黨內看看」。

1964年8月5日,中央書記處決定:中央成立「四清」,「五反」指揮部,由劉少奇任四清運動的第一線指揮。(待續)

注釋

[1]羅冰,《毛澤東發動社教運動檔案解密》,香港,《爭鳴》月刊,2006年2月號。
[2]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編,《劉少奇年譜》,北京:中央文獻出版社,1990年。下卷,第571頁。
[3]郭德宏、林小波,《四清運動實錄》,杭州:浙江人民出版社,2005年。第32-33頁。
[4]同上,第32頁。
[5]《建國以來毛澤東文稿》(第十冊),北京:中央文獻出版社,1996年。第292-293頁。
[6]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編,《劉少奇年譜》,北京,中央文獻出版社,1990年。下卷,第571頁。
[7]1964年7月21日劉少奇在華東局、上海市委負責幹部會議上的講話,見郭德宏、林小波著《四清運動實錄》,杭州:浙江人民出版社,2005年。第132頁。

(編者按:本系列文章由大紀元特約作者從中共黨史機密檔案中整理而成。因安全原因,無法一一註明出處,大紀元將在適當時機公布信息來源。)#

責任編輯:張憲義

相關新聞
回首文革:極左派劉少奇
【翻牆必看】大陸接連發生五大詭異狀況
苦膽:人民,人民,多少邪惡假汝之名而行
毛發動「四清運動」預演「文革」(完整版)
最熱視頻
【財商天下】感恩節啟示 川普創紀錄的經濟數據
【重播】制止竊選 美各州週末挺川集會
【直播預告】亞利桑那議會舉行選舉誠信聽證會
【橫河直播】議會收回權力 賓州大戰解析
【新聞看點】賓州2線關鍵戰 川普勝出有望
【時事軍事】嚇著中共了 隱身戰機試射核彈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