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祕檔】文革預演:劉少奇和四清運動(下)

武德山

人氣 1625

【大紀元2017年08月29日訊】編者按:七千人大會後,為轉移餓死人的罪責,毛澤東找到農村基層幹部作為替罪羊,說「自然災害」和一些欺上瞞下、貪污腐敗的幹部導致了這場大饑荒,為此,毛重拾「階級鬥爭為綱」,要搞社會主義教育運動,統稱四清運動

劉少奇積極響應搞階級鬥爭的號召,堅決貫徹,被毛委任為四清總指揮。在劉少奇直接指揮、具體參與下,中共建政以來僅次於「文革」的四清運動,將階級鬥爭突出到前所未有的程度,覆蓋了全國三分之一縣區,是文革的預演,致使人人都生活在恐懼之中……

四清運動為文革的「打、砸、搶」提供了經驗

1964年6月23日、9月1日、10月24日,在劉少奇就任「四清」運動第一線總指揮前後,中共通過中央文件樹立了三個「四清」的樣板和典型,在「中共中央關於社會主義教育運動奪權鬥爭問題的指示」中,劉少奇是起草者和最後簽署者。樣板分別是:

1)甘肅白銀有色金屬公司的經驗「關於奪回白銀有色金屬公司的領導權的報告」;

2)河北省的桃園經驗《關於一個大隊的社會主義教育運動的經驗總結》;

3)天津的小站經驗

其中,由他夫人王光美執筆、他親自修改的「關於一個大隊的社會主義教育運動的經驗總結」,又稱為「桃園經驗」,得到劉少奇的大力吹捧推廣,在全國範圍宣講,影響最大。

1963年11月,在劉少奇的安排下,王光美化名「董朴」,以河北省公安廳祕書的名義到唐山專區撫寧縣盧王莊公社桃園大隊任「四清」工作組副組長。

1964年8月19日,四清運動不到半個月,劉少奇以中共中央的名義擬出批語,直接寫信給毛澤東,要求將「桃園經驗」作為「四清」樣板批發給全國,用以指導四清運動的開展。

8月27日,毛澤東批示同意,9月1日,「桃園經驗」便作為中共的一個「有普遍意義」的典型向全國批轉。劉少奇代中央擬的批語稱,「桃園經驗」「是在農村進行社會主義教育的一個比較完全、比較細緻的典型經驗總結。文字雖長,但是好讀。各地黨委,特別是農村和城市的社會主義教育工作隊,急需了解這種材料和經驗。」要求「印發給縣以上各級黨委和所有社會主義教育工作隊的隊員閱讀。」等等。隨後,劉少奇又安排王光美去各地作報告,傳播他們夫婦的「桃園經驗」,作為全國四清運動的樣板強行推廣。當時的江蘇省委第一書記江渭清只是說了一聲「不能盲目執行」,劉少奇便大發脾氣。〔8〕

後來「四清」的內容變成要解決政治、經濟、思想和組織上的「四不清」,在「四清」中,已經不是懲治貪污腐敗,更多的是政治站位,支持劉少奇,就必須支持「桃園經驗」,就應該大量整人,如果你不整人,那你就要被整,村裡辦展覽,如果幹部家裡有好一點衣服、傢俱,那就都是罪狀了,比如一個幹部戴了雙手套,就要和地主劉文彩的事聯繫起來,進行批鬥,致使「四不清幹部」的自殺屢見不鮮,而且家屬還要帶上「畏罪自殺幹部家屬」的帽子受打壓,四清運動使人人都生活在恐懼之中……

大陸有專家認為:四清運動中,劉少奇越來越左地將階級鬥爭突出到前所未有的程度,極力強調階級鬥爭在運動的各項具體內容中的中心地位和重大意義,為後來的文化大革命提供了一個階級鬥爭的先例,「桃園經驗」為毛的文革在方法、形式、和思想上都提供了經驗。

文革研究專家宋永毅說:「劉少奇倡導的四清運動『桃園經驗』就是拋開現存體制,發動群眾把領導權從『階級敵人』手中奪回來。運動的方法還包括貼大字報,以及逼、供、信和體罰。」

有一次王光美在北戴河宣講她的「桃園經驗」,一口氣講了5個鐘頭。毛澤東說:「這個學問就那麼大?什麼問題講5個鐘頭還講不完!」其他下面的人對此也有反映。這個情況楊尚昆對劉少奇講了,說你從來對你的夫人要求嚴格,為什麼這次讓她到處去講話呢?劉少奇說:「這也沒有辦法,誰讓人家手裡掌握第一手材料呢。」

毛澤東大大地發展了劉少奇開創的「夫人參政」的經驗,在「文革」中直接任命江青為中央文革小組的副組長和政治局委員。事實上,王光美在全國作「桃園經驗」報告的風光,就極大刺激過江青的政治野心〔9〕。

「桃園經驗」採取「群眾運動」進行「奪權鬥爭」,也為其後的文革提供了體制外另組「階級隊伍」,進而「奪權鬥爭」的思路。

文革中青年學生到桃園去調查這個「四清」樣板時發現:「在王光美的指使下,工作隊大搞逼供信。對幹部實行:跟蹤、盯梢、罰站、彎腰、低頭、燕飛、拘留。連敲帶詐,讓幹部脫了衣服到外面凍著。工作隊動不動就掏出槍來威脅幹部……」遊街、掛牌子、戴高帽、坐「噴氣式」等等,在「桃園經驗」裡都有,文化大革命中斗人時極為流行的「噴氣式」,就發源於桃園「四清」的「燕飛」。

「王光美住的四隊武鬥最凶。在鬥爭四隊隊長趙彥臣時,王光美到場見趙彥臣正在罰跪,就鼓動說:『你們搞得好,搞得對。』『堅決支持你們,就用這個辦法搞下去』。在王光美的唆使下,體罰之風,越演越烈。」〔10〕

研究「四清」和文革關係的大陸學者都指出:「四清運動期間,在部分地區開展了奪權鬥爭,大搞懷疑一切,無限上綱,把任何問題都歸結到階級鬥爭上來認識,上升到政治問題來處理。搞人人過關,鼓動群眾斗領導,認為不鬥,就顯不出革命的樣子。於是,在運動中颳起了一股非法鬥爭的歪風,什麼抓人,打人,戴高帽子,搞逼供信等等。這些做法,無疑為『文化大革命』期間的『打、砸、搶』提供了直接或間接的經驗」。〔11〕

據河北人民出版社1990年2月出版的《撫寧縣誌》統計,王光美所參與的撫寧縣四清運動,使該縣1939名黨員、幹部受錯誤處理,270人非正常死亡,2007人被錯誤管制,1014戶被錯劃地主、富農。

據不完全統計,在這場運動中,共逼死幹部群眾7萬7560人,在城鄉共整了532萬7350人。地方機關、企業、基層、學校清查出反黨反社會主義性質聯盟、集團共5760個。組織結論中定性為敵我矛盾的27萬6256人;定性敵我矛盾作人民內部矛盾處理的55萬8220人。〔12〕這些四清「成績」,在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後複查中,被證明絕大多數是冤、錯、假案。

評:

在中共的政治運動裡,黨內的受害者都曾為最後迫害他致死的政治運動推波助瀾。

劉少奇領導「四清運動」的「桃園經驗」,為毛的文革在方法、形式、和思想上都提供了先例和經驗。

有專家認為,如果沒有四清運動,沒有劉少奇這個有力「推手」,「文革」也許不會那樣順理成章。劉雖然在文革初期就被毛澤東、周恩來聯手打倒,慘死獄中,也不能說明他的無辜,他自己就是大量無辜被冤害的製造者。

注釋

[8]江渭清,《七十年征程―江渭清回憶錄》,第487-488頁。
[9]曾志,《一個革命的倖存者―曾志回憶錄》,廣州,廣東人民出版社,1999年。第431-432頁。
[10]紅代會南開大學衛東紅衛兵批判劉、鄧、陶聯絡站編,《揭開桃園假四清真復辟的黑幕》,1967年5月。第4頁。
[11]郭德宏、林小波,《四清運動實錄》,杭州:浙江人民出版社,2005年。第348頁。
[12]羅冰《毛澤東發動社教運動檔案解密》,香港:《爭鳴》月刊,2006年2月號。

(編者按:本系列文章由大紀元特約作者從中共黨史機密檔案中整理而成。因安全原因,無法一一註明出處,大紀元將在適當時機公布信息來源。)#

責任編輯:張憲義

相關新聞
黃冰楠:劉少奇不冤,只是不應該這麼慘
林輝:被中共迫害的國家正副主席(上)
文革中被槍決的指揮家——陸洪恩
被殺害的「反文革」第一人──劉文輝(上)
最熱視頻
【重播】制止竊選 美各州週末挺川集會
【直播預告】亞利桑那議會舉行選舉誠信聽證會
【橫河直播】議會收回權力 賓州大戰解析
【新聞看點】賓州2線關鍵戰 川普勝出有望
【時事軍事】嚇著中共了 隱身戰機試射核彈
【大陸新聞解毒】時事小品:美大選有盼頭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