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祕檔】劉少奇之死

武德山

人氣: 15917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7年09月01日訊】編者按:目前中共黨史定調:劉少奇是被林彪、四人幫迫害致死的,而在公開審理林彪集團成員和「四人幫」時,並沒有找出與此有關的確鑿證據。面對害死劉少奇的罪責指控,江青在法庭上說:「這是黨中央的決議」,「不是我」。與官方公開敘述不同的是,多方知情人證實:對劉少奇定罪起決定性作用的是周恩來,是周恩來幫助毛澤東除掉了劉少奇。

專案組刑訊逼供製造偽證

1967年3月10日,毛澤東覆信章士釗說:「為大局計,彼此心同。個別人情況複雜,一時尚難肯定,尊計似宣緩刑。」這裡「個別人」是指劉少奇,所謂「情況複雜」是指歷史「複雜」。[1]

1967年3月21日,中央政治局常委決定,將涉及劉少奇20年代被捕的材料交「王光美專案組」調查研究。

1967年5月到1968年10月,「專案組」集中力量查辦「劉少奇自首變節問題」,

林彪「四大金剛」之一吳法憲臨終前出版的《歲月艱難:吳法憲回憶錄》一書中披露:「從一九六七年九月開始,到我被捕時為止,一共成立了十四個中央專案組。當時,決定成立什麼專案組、由誰來分管、選派專案組工作人員等,這些問題都是在中央文革碰頭會上,由周恩來親自提出,經大家討論同意,再由周恩來簽名報毛澤東、林彪批准。」「每個專案組的領導都分為兩層,最上一層是中央文革碰頭會負責,但是實際上掌握著中央專案組工作的是周恩來、江青、陳伯達、康生四個人。比如在中央專案組『一辦』裡,主管劉少奇專案的是周恩來、陳伯達、康生、江青;主管王光美專案的是陳伯達……」

「大叛徒劉少奇一案,主要工作都是由江青同志親自抓的。今後一切重要情況的報告和請示,都要直接先報告江青同志。」[2]但最後,所有關於劉少奇的罪證材料能否上報,都是由組長周恩來決定。

專案組將劉少奇被捕過程的知情人都抓起來,採用刑訊逼供、斷章取義、弄虛作假等極端手法,製造出大批偽證材料。而對否認劉少奇有變節行為的材料,或當事人推翻過去因逼供而被迫提供偽證的聲明(如與劉少奇同時被捕的人在殘酷逼供下被迫寫過劉少奇自首變節的偽證,以後多次書面或口頭否認不真實口供的聲明),全部扣下不報。據此,誣陷劉少奇在1925年、1927年、1929年曾叛變「共產革命」,充當了內奸、工賊。

為證明1929年劉少奇在滿洲叛變,專案組將劉少奇在滿洲時的部下孟用潛定為「隔離審查」的重大突破對象。專案組的肖孟當時參與過對孟用潛的審訊。據他事後回憶:「每次審訊,專案組幾乎全體出動,七嘴八舌,拍桌子瞪眼睛,威脅恐嚇。如『交代不清,休想出去』,『頑抗到底,死路一條』。還有指供、誘供情況。」就這樣,經連續7天日夜突擊審訊,孟用潛做了違心交代。但他事後20次口頭和書面申訴,推翻假供,一再說明這些交代材料「都是編造的」,寫材料是在審訊小組幫助下「集體創作」的。這些翻供的申訴材料最後都被扣押和銷毀,有幾次還強迫孟用潛本人當場撕掉,並一再警告他不許翻案,否則以現行反革命論處。因為孟用潛一再翻供,他一直被關押到1972年,被放出來時,劉少奇已經去世。

根據最高人民法院1980年9月前的統計,因涉嫌劉少奇冤案被錯判的案件有22,057起,受牽連被刑事處罰的達28,000餘人,其劉少奇受批鬥、審查、隔離、關牛棚的人更是難以計數。時任中央監察委員會專職委員王世英、河北北京師範學院(1956年8月,河北師範專科學校擴建為河北北京師範學院)教授張重一等人,更是在重病纏身的情況下被專案組逼死。張重一和劉少奇、王光美互相並不熟悉,「甚至連話都沒講過」。[3]

劉少奇慘死

毛澤東在多次講話中談到劉少奇的所謂「叛徒」問題。1967年毛澤東同萬捷爾·莫依修、繆菲特·穆希(註:阿爾巴尼亞共產黨派到中國的語言專家)說:「劉少奇的問題不簡單,不單是思想右傾問題,他過去在國民黨統治區至少4次被捕。現在有人證明,他是向敵人自首過。所以1936年在北方局保叛徒出獄,不是偶然的。」[4]

1968年5月20日,毛聽了江青匯報後說:「劉少奇這個案子,現在差不多了」。[5]

1968年7月9日,劉少奇病情惡化,支氣管炎急性發作,轉為支氣管肺炎,生命垂危,隨時可能發生意外。這時,才有從醫院調來的專家對其進行會診搶救。而搶救的目的,則是「保存活證據」。據事後資料披露,7月9日和8月6日,有關負責人兩次對醫護人員說:「要儘力治好,護理好,要把他拖到九大,留個活靶子供批判。」

根據嚴家其所著《文革十年史》一書中記述當時的劉少奇:「沒有人幫他換洗衣服,沒有人扶他上廁所大小便,以至把屎尿拉在衣服上。長期臥床,造成雙下肢肌肉萎縮,枯瘦如柴,身上長滿了褥瘡。……並用繃帶將劉少奇雙腿緊緊綁在床上,不許鬆動。」

1968年10月,八屆十二中全會前夕,汪東興突然拿了一份材料到中央文革碰頭會,說是專案組的工作人員從武漢一個外國領館搞來的。依據這份材料,劉少奇被安上了「叛徒、內奸、工賊」等一大堆帽子。然後由專案組的工作人員編寫了報告,經中央文革碰頭會討論通過,最後由周恩來簽署,上報毛澤東、林彪批准。

10月31日,八屆十二中全會擴大會議最後一天,通過決議,批准中央專案審查小組10月18日提交的《關於叛徒、內奸、工賊劉少奇罪行的審查報告》,宣布「把劉少奇永遠開除出黨,撤銷其黨內外一切職務,並繼續清算劉少奇及其同夥叛黨叛國的罪行。」

1968年11月24日,劉少奇70歲生日這一天,被告知自己被定為「叛徒、內奸、工賊,永遠開除出黨、撤銷黨內外一切職務。」

1969年10月17日晚,劉少奇躺在擔架上,在兩名專案人員的押送下,被抬上去開封的飛機。因為走得匆忙,有關人員只給他套了一件上衣,褲子鞋襪都沒有穿,只用被子一裹。

到開封不久,劉少奇身體狀況急劇惡化。北京專案組派來的特派員早已命令護士不許給他用藥了。由於著涼,肺炎發作,高燒、嘔吐,11月12日凌晨6點死亡。死時,全身赤裸發臭,嘴鼻變形,白髮有一尺多長,終年71歲。

13日午夜,劉少奇被祕密火化。此後多年,他的幾個子女多方打聽父親的死因後得知,1969年11月13日深夜,河南開封的一個火葬場接到通知,說有一名「烈性傳染病人」要半夜火化。火化單上,姓名:劉衛黃;職業:無業;死因:病死。家屬簽字處寫著:劉原。

周恩來親筆寫下對劉少奇的定罪結論

與公開的中共官方敘述不同的是,多方知情人證實:劉少奇定罪主要決定性作用的是周恩來。

據《新史記》第7期文章,研究文革歷史的專家王年一說,送給毛澤東看的只有證明劉少奇有罪的「人證物證」,而證明劉少奇沒有罪的人證和物證,周恩來並沒有送給毛澤東看。

原水電部副部長李銳披露,大約在1983年至1984年間,中組部奉命銷毀一大批檔案材料。在銷毀之前,中組部部長陳野萍讓他看了一個原屬於劉少奇專案組的絕密件。一份是由江青草擬,一份則是周恩來親筆寫下的定罪結論,共有四條,中共八屆十二中全會關於劉少奇問題的決議,基本上是按周恩來親筆擬出的結論定調子。

曾經是中央項目組成員的某位將軍的兒子披露,周恩來在有關劉少奇專案審查報告的批示是「此人該殺」;原中國史學會會長金沖及後來也承認:有此事,大意如此,實為「劉賊該殺」。

原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委員、周恩來生平研究小組組長高文謙先生在《晚年周恩來》中記述:

1968年9月25日,周執筆起草了由他本人和陳伯達、康生、江青共同簽名上送的報告,把劉少奇所謂歷史上三次叛變的「罪行材料」送給毛澤東、林彪審閱。報告稱:「劉賊少奇是長期埋伏在黨內的大叛徒、大工賊、大內奸、大特務、大漢奸,現在專案組所掌握的人證、物證和旁證材料足以證明劉賊是一個五毒俱全、十惡不赦的反革命分子。」

不僅如此,周氏知道在劉的問題上,是毛澤東在政治上對他的一次考驗,江青不過是毛的傳聲筒,他只有按照江青的口徑表態,才能過關。為此,他在劉少奇被捕叛變「罪證材料」的傳閱件上也批了一大篇話,表明自己的政治態度,回應江青。

他寫道:我完全同意你的批註和看法,我也是以無比憤怒的心情看著、想著、批註著這三本劉賊叛賣我們黨和犧牲同志們的材料。劉賊是大叛徒、大工賊、大內奸、大特務、大漢奸,真是五毒俱全、十惡不赦的反革命分子!我們要首先歡呼我們偉大領袖毛主席親自發動和領導的這場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沒有這種大革命,怎麼能夠把劉賊及其一夥人的叛黨賣國、殺害同志的罪狀,挖得這樣深,這樣廣?當然我們還要繼續挖下去,不能有絲毫鬆懈,不能失掉警惕,如果挖不完,我們要交給後來人!我們要萬分感謝林副主席高舉毛澤東思想偉大紅旗,把毛澤東思想、毛主席聲音(語錄)廣泛地傳達到幾百萬解放軍和幾億勞動人民中去。沒有幾億勞動人民和幾百萬解放軍戰士掌握了毛澤東思想,如何能夠發動這場有億萬革命人民參加的自下而上又是自上而下的文化大革命?毛澤東思想的傳播,毛主席聲音的傳達,毛主席指示的執行,這是考驗我們夠不夠做一個共產黨員,能不能保持革命晚節的尺度。在這點上,我們要向你學習!我更要向你學習!(江青閱後在此處批道:向恩來同志學習!共勉勵,保晚節!)

據專家李揚稱:1967年周恩來把劉少奇的材料報上去後,毛澤東親筆批示:

「有病治病,給九大留活靶子。」

林彪批示:「劉少奇罪大惡極,叛變革命、叛變黨,不殺不足以平民憤。」

周恩來批示:「堅決按照主席、林副主席的指示辦,給革命群眾留下批鬥、教育的活靶子。」

1969年11月12日劉少奇死後。毛澤東的口頭批示:「自作孽、不可活。」

林彪批示:「骨朽人間罵未銷,燒掉。」

周恩來批示:「照林副主席說的辦,以火焚之。」

2016年6月25日,法廣刊發題為《文革中的周恩來》的文章披露,文革期間,在打倒劉少奇的問題上,周恩來幫助毛澤東干成了毛想幹而幹不成的事。

但在目前公開的中共黨史記載中,寫的是林彪、「四人幫」將國家主席劉少奇迫害致死。

評語:

中共的高官,沒有幾個人不曾被運動整過,也沒有幾個沒整過別人。因為,中共的「與天斗、與地斗、與人斗」的鬥爭哲學,註定了它必定在你死我活的鬥爭中發展。

正如BBC的一篇報導指出:「在中共五十多年的政治運動中,共產黨內的受害者經常先是迫害者,後來才成為受害者,他們曾為最後迫害他們致死的政治運動推波助瀾。」

劉少奇是中共黨文化、整人運動的始作俑者,歷次整人、思想改造、造神運動的決策者、推動者、參與者,作為不斷豐富、壯大黨文化的幹將,劉少奇最後被自己親手創建的黨文化吞噬,成為黨文化鬥爭哲學的殉葬品。

注釋:

[1]毛澤東給章士釗的信,1967年3月10日
[2]謝富治對「劉少奇、王光美專案組」報告批語,1968年2月26日
[3]《小康》、《今晚報》引自黃崢:《劉少奇冤案始末》。
[4]毛澤東同萬捷爾、繆菲特談話記錄,1967年8月26日。
[5]毛澤東同中央文革碰頭會成員談話記錄,1968年5月8日。

(編者按:本系列文章由大紀元特約作者從中共黨史機密檔案中整理而成。因安全原因,無法一一註明出處,大紀元將在適當時機公布信息來源。)#

責任編輯:張憲義

評論
2017-09-02 9:5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