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祕檔】廬山會議——大災難的前奏(下)

朱開陽

人氣 1654

【大紀元2017年07月19日訊】編者按:「如果1959年廬山會議不開,可以少餓死2000萬人。」前新華社記者楊繼繩,在他的《墓碑——中國六十年代大饑荒紀實》一書中這樣說。廬山會議召開後次年,是中國農村餓死人數是最多的一年。

赫魯曉夫含沙射影攻擊中國人民公社

就在彭德懷上書的第四天,即7月18日,赫魯曉夫在波蘭一個農業生產合作社發表了一篇講話,內容關於蘇聯歷史上公社失敗的原因,實際上,他是批評中國人民公社。

看到赫魯曉夫的講話,毛非常惱怒,隨即批示:將有關材料印發會議代表,「請同志們研究一下,看蘇聯曾經垮台的公社和我們的人民公社是不是一樣的東西;看我們的人民公社究竟會不會垮台。」

批示發出後,8月1日,毛又批示:「我寫了幾句話,其意是駁赫魯曉夫的。將來我擬寫文章宣傳人民公社的優越性。一個百花齊放,一個人民公社,一個大躍進,這三件,赫魯曉夫是反對的,或者是懷疑的。」毛澤東氣憤地宣布:他為此「要向全世界作戰,包括黨內大批反對派和懷疑派」。

羅瑞卿向毛澤東報告:「彭德懷有非組織活動。」

面對國外國內的反對意見,毛澤東怒不可遏,把氣集中撒到彭德懷身上。廬山會議的主題,從糾「左」轉到反右,拉開了反右傾的序幕。

周小舟、周惠、李銳三個湖南老鄉,聽完毛澤東講話,都表示不可理解。周小舟提議:我們一起到主席那裡去一趟,問問到底為什麼?爭吵一頓也好。李銳說:主席正在氣頭上,去了也沒法談。

周小舟提議到黃克誠那裡談談。黃克誠是解放初期湖南省委第一任書記,是周小舟老上級。黃住一七六號,與彭德懷同住一幢房子。聽了毛講話,他心情也很沉重。但周小舟撥通電話後,黃克誠婉言拒絕來訪。周小舟堅持要去,黃認為周李都是毛的心腹近臣,也就答應了。

三人一進客廳,請坐、倒茶的慣用客套全免了,都站著說話。周小舟說:「主席可能受了蒙蔽。袁世凱稱帝前,籌安會那些人專門印一種報紙給他看。」李銳說:「主席也不能一手遮天。」黃克誠聞言大驚失色,連忙截住話茬:「你們是主席身邊的人,有話還是當著主席談談。」

這時已是晚上9點多鐘,彭德懷推門進來,他拿著西藏軍區要求增派車輛的電報,是來找總參謀長黃克誠處理軍務的。周小舟上前打招呼:「老總呀,我們離右派只有三十公里了。」彭德懷說:「著急有什麼用。」之後三人告辭出來。

偏巧,在回去的路上,他們遇到了羅瑞卿。羅瑞卿馬上回去向毛澤東報告:「彭德懷有非組織活動。」毛澤東聽信了羅瑞卿,表示要追查彭、黃、張、周集團的陰謀活動。

彭德懷:「為了總結經驗,我給你提了點意見,為什麼就不行?」

7月25日,毛澤東召集中央常委和協作區主任會議,講了四點意見:(一)會議還要繼續展開,相互有什麼意見都講完,敞開來講。(二)現在要對事也要對人。(三)前一段主要是糾「左」,現在要反右,因為現在右傾抬頭了。(四)要劃清界線,要跟動搖的、右傾的劃清界線。

7月26日,毛澤東批轉了李仲雲來信的一篇很長的批語。他說:「現在黨內黨外出現了一種新的事物,就是右傾情緒、右傾思想、右傾活動已經增長,大有猖狂進攻之勢。這種情況遠沒有達到一九五七年黨內外右派猖狂進攻的那種程度,但是苗頭和趨勢很顯著,已經出現在地平線上了。這種情況是資產階級性質的。」

接著毛澤東寫道:「另一種情況是無產階級內部的思想性質的。」「他們對於克服當前的困難,信心不足。他們把他們的位置不自覺地擺得不恰當,擺在左派與右派的中間,他們是典型的中間派。」「他們在緊要關頭不堅定,搖搖擺擺。我們不怕右派猖狂進攻,就怕這些搖擺。」最後,毛澤東指出:「反右必出「左」,反「左」必出右,這是必然性。時然而言,現在是講這一點的時候了。」[1]

7月26日傍晚,毛澤東找彭德懷談話。談話中,二人各不相讓,頂起牛來。彭德懷罵街:「在延安你操了我四十天娘;我操你二十天娘不行?」彭德懷在這裡指的是七大前的華北座談會,「因為打了『百團大戰』,你組織人批了我四十天,如今你把國家搞得一塌糊塗,廬山會議開了二十天,為了總結經驗,我給你提了點意見,為什麼就不行?」

這個話,當場沒有記錄、錄音。3年後,1962年9月24日下午,毛澤東在八屆十中全會上說:「1959年第一次廬山會議,本來是研究工作的,後來出了彭德懷,說『你操了我四十天娘;我操你二十天娘不行?』這一操,就被搞亂了,工作受了影響。二十天不夠,我們把工作丟了。」

毛澤東提出的4點意見特別是「對事也要對人」這一條的傳達及批語的印發,使得對彭德懷的批判進一步升級。發言者中不少人指責:「彭德懷的錯誤,不僅是立場問題,而且是組織問題,鋒芒是對著毛主席和黨中央的,想用他的思想代替中央的總路線」;彭德懷的信「是別有用心」。到後來,聯繫彭德懷的歷史問題,會議的氣氛越來越不正常。

林彪說:彭德懷是「野心家,陰謀家,偽君子」

7月27日凌晨,毛澤東召開常委會給彭德懷定性。周恩來說:「對彭德懷的問題還是要三七開,不要全盤否定。」

劉少奇、朱德同意周的意見。毛要挾說:「看來我只好再上井岡山了。」於是常委只好屈從毛,毛的一票否定三票,常委同意打倒彭德懷。

7月27日上午,劉少奇召開大組長會議,傳達毛澤東的重要提示:「繼續批判彭、黃、張、周反黨集團,劃清界限,不僅對事,也要對人。毛主席說,彭德懷與他長期以來是三分合作,七分不合作,要聯繫彭德懷歷史上的錯誤進行批判。」

7月31日、8月1日,連續兩次召開常委會,林彪是7月29日上廬山趕來參加常委會的。在會上,大都是毛澤東講話,其他常委也提了意見。彭德懷也有不少對話,直率地講出自己的想法,對一些不能接受的意見,表明了態度。會議很大一部分內容是講彭德懷的歷史舊帳。

毛澤東說,他與彭德懷的關係合作與不合作,是三七開(即三分合作,七分不合作)。彭德懷不同意,說是對半開。第一個出來定調子的是林彪。他說,彭德懷是「野心家,陰謀家,偽君子」。毛說,彭德懷他們是要瓦解黨,是有計劃、有組織、有準備,從右面向正確路線進攻。上次(7月23日講話)說的不正確,說是無計劃、無準備、無組織,跑到右派旁邊。他又說:彭德懷出身勞動人民,感情站在革命方面,對群眾有感情。問題是經驗主義。[2]

張聞天:「廬山會議證明了誰不跟毛主席走誰就犯錯誤。」

8月2日下午,八屆八中全會在廬山舉行。出席會議的有中央委員和候補中央委員147人,列席會議的15人。這次全會是前一段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的繼續,對彭德懷、黃克誠、張聞天、周小舟的批判進入高潮。

第一天會議上,毛澤東講話為八中全會定了基調:第一,前一階段反了一個月的「左」,現在主要已不是反「左」的問題,而是要反右的問題;第二,現在是右傾機會主義向黨猖狂進攻;第三,現在黨內出現了分裂的傾向。這些都應看成是極其嚴重的結論。

8月2日晚上,毛澤東給張聞天寫封信,迴避張發言中列舉的13個問題,因為那是事實,毛澤東理虧心虛,無法面對現實,採用你打你的,我打我的戰術原則,借用漢代學士枚乘的《七發》,嬉笑怒罵,奚落張聞天一番。信中說:「枚乘《七發》末云:此亦天下要言妙道也,太子且欲聞之乎?於是據幾而起,曰:渙乎若一聽聖人辯士之言,澀然汗出,霍然病已。」你害的病,與楚太子相似。如有興趣,可以一讀枚乘的七發,真是一篇妙文。你把馬克思主義的要言妙道通通忘記了。於是乎跑進了軍事俱樂部,真是文武合璧,相得益彰。現在有什麼辦法呢?願借你同志之箸,為你同志籌之。兩個字,曰:「痛改」。

信沒有給張聞天本人,直接印成文件。張聞天看到這封牛頭不對馬嘴的信,發笑,他說:「哪裡有什麼『軍事俱樂部』,要說文化俱樂部[3] 倒還差不多。」但這時廬山會議的氣氛,已不允許他平等對局了,張聞天只得找退路,按毛澤東要求作檢討。

8月13日上午,召開大會,周恩來主持會議。張聞天按照毛澤東來信的定調,承認陷入了軍事俱樂部,承認自己體內「虐疾原蟲」復活。他說:「現在我認識到了毛澤東路線是已經證明了唯一正確的路線,不能有任何懷疑。廬山會議證明了誰不跟毛主席走誰就犯錯誤。」「今後要老老實實地做毛澤東同志的學生。」[4]

周恩來主持會議鬥爭彭德懷

8月13日下午召開大會,仍由周恩來主持,鬥爭彭德懷。彭德懷以低沉、悲愴的語調檢討。他檢討對毛澤東的主張不理解、不贊同或者支持不力,上綱為錯誤路線。他無可奈何地表示:「7月14日的信,事實上是反對總路線、反對黨中央和毛主席的。」他檢討說,「我的右傾觀點主要表現在:把黨所領導的廣大群眾建設社會主義的高度熱情,說成是小資產階級狂熱性,把已經糾正和正在糾正的缺點,片面誇大,說成是『左』的傾向、政治性錯誤,把九千萬人大煉鋼鐵的巨大意義,說成是『有失有得』。」

彭德懷檢討後,李井泉、康生、譚震林等相繼發言,惡語相加,說彭是陰謀家分裂黨、分裂中央,是兩面派、野心家,假張飛、真魏延;還有許多人急於表現,站起來慷慨激昂,對彭上綱很高,以表示對毛的忠誠;劉少奇還怕了桌子;朱德、劉伯承等少數人保持沉默。

8月16日,毛澤東在一篇《機關槍和迫擊炮的來歷及其他》的批文中寫道:「廬山出現的這一場鬥爭,是一場階級鬥爭,是過去十年社會主義革命過程中資產階級與無產階級兩大對抗階級的生死鬥爭的繼續。在中國,在我黨,這一類鬥爭,看來還得斗下去,至少還要斗二十年,可能要斗半個世紀,總之要到階級完全滅亡,鬥爭才會止息。」「黨內鬥爭,反映了社會上的階級鬥爭,這是毫不足怪的。沒有這種鬥爭,才是不可思議。這個道理過去沒有講透,很多同志還不明白。一旦出了問題,例如1953年高、饒問題,現在的彭、黃、張、周問題,就有許多人感覺驚奇。」[5]

8月16日下午,八屆八中全會閉幕。在閉幕會上,毛澤東再次講話,他說:「這一次對於彭德懷來說,是第五次路線錯誤了,總要發作。」講話中他談到海瑞:「現在聽說海瑞出在你們那裡,海瑞搬家了。明朝的海瑞是個左派,他代表富裕中農、富農、城市市民,向著大地主大官僚作鬥爭。現在海瑞搬家,搬到右傾司令部去了,向著馬克思主義作鬥爭。這樣的海瑞,是右派海瑞。」他說:「這次會議取得了很大的成功。第一個側面是揭露了多年沒有解決的矛盾,並且把當前的形勢搞清楚了。當前的形勢主要是反右傾、鼓幹勁。第二個側面,是彭德懷、黃克誠、張聞天三位同志對於他們的缺點錯誤有了認識。

最後,毛澤東用林彪發言的兩句話,結束了講話:廬山會議「避免了一個大馬鞍形,避免了一次黨的分裂」。[6] 會下,毛澤東對身邊的人說:這次把陳雲放過了!這是不足之處。

劉少奇說:我個人歷來是提倡「個人崇拜」的

8月17日,毛澤東在廬山主持召開中央政治局工作會議,上山的高級幹部都參加了。毛主持開會,這次會的內容是3天前、毛交代給劉少奇的,毛說大約在17號,他將講「班有班長」。

毛澤東發言:「集體有個長,班有班長,連有連長,有三個黨員是一個小組,要有個組長,沒有集體不行,光有集體也不行。有集體就要有個長,不然就沒有力量。」「開會要有人發通知,要有秩序,散會也要有人宣布。這是必然性。至於姓張的姓李的來主持,那是偶然性。必然性通過偶然來表現。有統一指揮,是社會鬥爭、自然鬥爭所必須的。」[7]

毛澤東發言後,劉少奇作主題講話,劉少奇說:「在蘇共二十大後,我們黨內也有要在中國反對『個人崇拜』,彭德懷同志就是這個意見。在西樓開會的時候,他幾次提議不唱『東方紅』,反對喊『毛主席萬歲』。這次又講什麼『斯大林晚年』,什麼『集體領導』,『毛主席沒有自我批評,把一切功勞都歸於自己等等。』」

「我個人歷來是提倡『個人崇拜』的。」

「在七大以前,我就宣傳毛主席,七大的修改黨章報告我也宣傳,現在我還要搞。還要搞林彪同志、鄧小平同志的個人崇拜。」

他還說:「彭德懷也不完全反對個人崇拜,對毛澤東同志個人崇拜他要反對,對於彭德懷的個人崇拜他是不是反對?那就很難說。實際上,我看他是高興那個東西。」

「彭德懷同志說我篡黨,我也這樣講,與其你篡黨,我看就不如我『篡黨』好。老實說,你篡黨我不贊成,如果你篡黨,我一定『篡』。」[8]

廬山會議閉幕了,一場保衛毛澤東的權威、保衛三面紅旗、反對右傾機會主義的所謂路線的鬥爭,在全黨全國又開幕了。這場所謂路線的鬥爭,使全國有300萬人受牽連。

評語:

古代大臣的最高境界就是「文死諫」,如果皇帝有錯,良臣必會犯顏直諫,如果有人被冤枉,大臣也正直無畏,秉公說話。然而在廬山會議上,當毛澤東把彭德懷、張聞天、黃克誠、周小舟打成反黨集團後,所有的人都明哲保身,害怕同他們劃不清界線,唯恐批判的調子不高,殃及自己,包括劉少奇、周恩來,明知毛犯了那麼多錯誤和罪行,還要為其歌功頌德。

(編者按:本系列文章由大紀元特約作者從中共黨史機密檔案中整理而成。因安全原因,無法一一註明出處。大紀元將在適當時機公布信息來源。)

注釋

[1] 毛澤東《對於一封信的評論》手稿,1959年7月26日。

[2] 李銳:《廬山會議紀實》(增訂第三版),河南人民出版社1999年6月第三版,第181-183頁。

[3] 張聞天指胡喬木、田家英、李銳、吳冷西等人的接觸。

[4] 同 [5] 第805頁。

[5] 同 [2] 第451-452頁。

[6] 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編《建國以來重要文獻選編》第12冊,中央文獻出版社,1996年5月版,第509頁。

[7] 毛澤東在廬山會議閉幕會的講話記錄,1959年8月17日。

[8] 劉少奇在廬山會議閉幕會的講話記錄,1959年8月17日。

責任編輯:李沐恩

相關新聞
【祕檔】一分抗日、二分應付、七分發展
【祕檔】「抗美援朝」背後的三國密謀
【祕檔】紅軍「四渡赤水」真相
【祕檔】紅軍「飛奪瀘定橋」純屬虛構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日歐被推向美國 北京愚蠢樹敵
【橫河觀點】80年反目為仇 中共羞辱美特使
【時事軍事】美軍遠征打擊群 可替中共收場
【財商天下】華融債務風暴 金融界大事件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