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祕檔】廬山會議——大災難的前奏(上)

朱開陽

人氣: 6064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7年07月19日訊】編者按:「如果1959年廬山會議不開,可以少餓死2000萬人。」前新華社記者楊繼繩,在他的《墓碑——中國六十年代大饑荒紀實》一書中這樣說。廬山會議召開後次年,是中國農村餓死人數是最多的一年。

毛澤東親自打電話給彭德懷

1959年6月23日,毛澤東離開鄭州到武漢,下午暢遊長江。24日,乘火車到長沙,王任重陪同。

25日下午,毛澤東回到離開32年的韶山,去他父母墓前鞠了躬、在韶山水庫游泳之後又到毛震公祠行三鞠躬禮。28日動身去廬山開會。

6月28日夜裡,毛澤東從長沙到武昌,準備從武昌動身去廬山開會。在船上,毛澤東提出廬山會議準備討論的題目,包括讀書、形勢、今年的工作任務、當前的宣傳問題、綜合平衡、食堂問題等14個問題。

6月30日下午,毛澤東一行乘船離開武昌,到達廬山腳下的九江,已經是晚上11點半了。第二天(7月1日)一大早,乘車上廬山。毛澤東住牯岑東谷河東路180號。這是一座二層樓房,用不規則的石塊砌成,牆上爬滿生長多年的凌霄藤。這原是蔣介石的別墅,那時叫「美廬」,以蔣夫人宋美齡名字命名。

劉少奇、朱德、周恩來是7月1日上山的,陳雲因健康原因未上廬山,鄧小平運動中不慎腿骨挫傷正在療養,也未上山。

出國訪問剛回來的彭德懷,有些勞累,就讓祕書給中央辦公廳打電話請假。第二天,毛澤東親自給彭德懷打電話,一定要他參加廬山會議,彭德懷只好遵命。

毛澤東親自打電話不給別的領導人,單打給彭德懷,這是很特殊的,表明彭德懷是這次廬山會議不可或缺的主要人物。

彭德懷對毛澤東很不滿意

中共執政後,對毛澤東在全國各地修建別墅、招文工團員伴舞共寢等,彭德懷很不滿意,他多次指罵毛澤東。

彭德懷反對個人崇拜,當時赫魯曉夫譴責斯大林,他非常讚賞。他看到《軍人誓詞》第一條是「我們要在毛主席領導下……」,就說這句話有毛病:「現在的軍隊是國家的,不能只說在哪一個人領導下。」對毛澤東提出的軍事工業化,彭德懷持不同意見,他不贊成「國家進口新式機械多數用在國防工業與國防有關的工廠」,說:「和平時期的國防建設,一定要適合國民經濟的發展。」

1958年9月,中共北戴河會議後,彭德懷到河北、河南視察,一路上,他看到、聽到的都是糧食收成減產、農民在挨餓和大煉鋼鐵帶來的種種災難。招待所服務員告訴他,家裡「房子被拆了,果樹也砍了,把木料拿去給『小、土、群』當燃料,有的煮飯鍋也砸,當煉鐵原料。」火車經過河南時,彭德懷從窗戶向外看到小高爐燃起熊熊大火,轉頭對祕書說:「這一把把火會把我們的家底燒光了。」

12月初,彭德懷回到家鄉烏石了解情況。老鄉告訴他:「實際收穫的糧食數字沒有公布的那樣多」,農民家裡缺糧,有的缺三四個月,有的缺半年的糧。他看到有的農民被強迫幹活,有的地區幹部打人成風,完不成任務就打人、扣分,出工遲到的也挨打。他到過一家幸福院,見到了他青少年時代的夥伴,現已60多歲。他們揭開鍋蓋給彭德懷看,鍋裡是清湯菜葉,只有幾粒米,沒有油星。他們的床到了冬天還是光光的篾席,連褥單也沒有,被子破爛不堪。彭德懷看到這些,緊鎖眉頭忍不住說:「什麼幸福院?這是討飯院。」

12月18日,彭德懷遇到薄一波,向他反映糧食產量沒有毛澤東公布的那樣多,應該減少徵購,薄有同感。當彭德懷提議聯名給中央發電報表示意見時,薄害怕了,說各自反映好。彭德懷自己給毛發電報,力請降低糧食徵購數量。毛沒有回音。毛也聽到有人說起彭德懷所反映的類似情況,他說:「託兒所餓死幾個娃娃,幸福院餓死幾個老頭,那能怎樣?如果沒有死亡,人就不能生存。自從孔夫子以來,人要不死那還得了。」

1959年4月5日,彭德懷出訪東歐前夕,毛澤東當著全體中央委員的面突然問道:「彭德懷同志來了沒有?」然後提高嗓門大發脾氣:「彭,你是恨死我的」,「彭德懷是一貫反對我的」,「我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

毛澤東有意刺激彭德懷。看了湘劇《生死牌》,毛見劇中的海瑞很有勇氣,敢於批評皇帝,就說:「我們的同志哪有海瑞勇敢?我已把《明史‧海瑞傳》送給彭德懷。」

6月13日,彭德懷率訪問東歐幾國的軍事代表團回到北京。隨後,看望時任總參謀長黃克誠,試探他能否以運糧救災的理由調動軍隊。據彭德懷《自述》說,黃顯出「為難表情」。彭、黃到底談了什麼?是否提出「兵諫」?至今沒有材料披露。

彭德懷的主要活動,早被毛澤東安排在他身邊的眼線給匯報了。在彭德懷上廬山前,毛給彭鑽的圈套已設置好。彭上山後,毛指定他住176號別墅,距離毛的別墅有一百多公尺,彭的一切活動都在毛的視線之內。

彭德懷給毛澤東寫信

參加會議的為中央政治局委員、候補委員、省市委第一書記、中央、國務院各部部長,他們上午遊玩山林,晚上看戲,跳舞。毛澤東的兼職祕書、水電部副部長李銳的《初上廬山紀實》詩有 :「林中夜夜聞絲竹,彌撒堂尖北斗斜」,描寫了這種昇平景象。「彌撒堂尖」係指東谷中路的廬山俱樂部,舞會在這裡舉行。會議前期,毛、劉、朱、周等都到這裡參加過舞會。

7月2日下午,毛澤東召集部分中央領導人和各協作區主任開會。

7月3日開始,按協作區分成6個組進行討論。大家一致同意「成績偉大,問題不少,前途光明」三句話。議論的問題,主要集中在形勢問題、農業特別是糧食問題、綜合平衡問題等。朱德在小組會上講了一個比較尖銳的意見:「食堂即使全部都垮了,也不一定是壞事」。這與毛澤東說的「積極辦好,不要一鬨而散」的意見不同,但也未引起多大反應。

連日來,會議的氣氛比較輕鬆,被稱作「神仙會」。毛澤東沒有召開會議。他只是批閱了一些文件。從毛澤東批示印發的文件看來,召開廬山會議是為了冷靜下來總結經驗,「變熱鍋上的螞蟻為冷鍋上的螞蟻」,解決一些實際問題。看不出毛要開展反右傾的鬥爭動向。

7月8日上午,周恩來召集李富春、李先念、譚震林、康生、陳伯達、陸定一、胡喬木等商量為會議準備文件的問題,並且確定這次會議以儘快結束為好。

7月10日下午,毛澤東召集會議並作長篇講話。他先講了會議最後階段的安排,說會議初步安排到15日,延長不延長到那時再定。毛在等待彭德懷出來亮相。

彭德懷在西北組,幾乎每天都發言。他對「大躍進」中的一些問題提出批評,如頭腦發熱、得意忘形;「左」的東西壓倒一切,許多人不敢講話;不是黨委決定而是個人決定。他還直接談到毛的責任問題。他批評毛的腐化,許多省給他建別墅,有的地方農民一個月吃不上油,他告誡毛不要忘了老百姓。彭德懷的這些話不登簡報,外組不了解,會開得不死不活,不解決問題。彭德懷十分著急。

7月12日,彭德懷從周恩來那裡開會回來,對身邊的人說:這次會議開了10多天,味道不大。我有些問題不好在小組會上講,想給主席寫封信,讓主席講一下才有作用。

第二天中午,彭德懷把擬好的提綱交給隨行的參謀,還口述了要寫的具體內容。

7月14日,他又仔細修改整理出的信稿,要參謀抄正,然後自己在信上署了名,最後讓參謀直送毛的祕書。

他在信中談了兩種情況:「(一)一種假象。大家都感到糧食問題已經得到解決,因此就可以騰出手來搞工業了。在對鋼鐵發展的認識上,有嚴重的片面性,沒有認真地研究煉鋼、軋鋼和碎石設備,煤炭、礦石、煉鋼設備、坑木來源、運輸能力、勞動力增加,購買力擴大,市場商品如何安排等等。總之,是沒有必要的平衡計劃,這些也同樣是犯了不夠實事求是的毛病,這怕是產生一系列問題的起因。浮誇風氣,吹遍各地區各部門,一些不可置信的奇蹟,也見之於報刊,確使黨的威信蒙受重大損失。」

(二)小資產階級的狂熱性,使我們容易犯「左」的錯誤。在1958年的大躍進中,我和其他不少同志一樣,為大躍進的成績和群眾的熱情所迷惑,一些「左」的傾向有了相當程度的發展,總想一步跨進共產主義,搶先思想一度占了上風;把黨長期以來所形成的群眾路線和實事求是的作風置諸腦後了。」

看了彭德懷的信,毛澤東很生氣。7月16日批示:「印發各同志參考。」同時他同加了一個標題:「彭德懷同志的意見書」,對信沒有做任何評論。批示後,毛澤東又接連續看到兩份基層幹部批評「大躍進」和人民公社的材料,說全民煉鋼鐵「得不償失」、「勞民傷財」,只算政治帳,不算經濟帳,「人民公社沒有優越性」,是「人為的產物」,是「心血來潮」。

7月21日下午,張聞天在華東會議上作了3個小時的長篇發言,一共講了13個問題。發言肯定了彭德懷的信,對其中一些受到非議的觀點進行了辯護。最後,張聞天說:「總之,民主空氣很重要。要造成一種生龍活虎、心情舒暢的局面,才會有戰鬥力。過去一個時期就不是這樣,幾句話講得不對,就被扣上帽子,當成懷疑派、觀潮派,還被拔白旗,有些虛誇的反而受獎勵,被樹為紅旗。」「聽反面意見,是堅持群眾路線,堅持實事求是的一個重要條件。」[3] 張聞天的發言不時被插話所打斷,會場氣氛緊張。

當日晚上,柯慶施跑到毛澤東處匯報:大事不好,主席要是再不明確表態,人都被他們拉走了。

毛澤東對彭德懷信中提出的觀點逐一批駁

20日,毛澤東起床後,著手準備他的發言提綱。晚間告訴劉少奇、周恩來開大會。

7月23日早晨,會議祕書處通知大家,九點聽毛講話。當時連劉少奇、周恩來、朱德也不知道毛澤東要講什麼。這是毛對全黨的一次突然襲擊。

會議在廬山交際處招待所西餐廳舉行。毛澤東提早幾分鐘來到會場,坐在鋪著白檯布的桌子前吸菸。等中央委員、省委書記和部長們都到齊了,毛平靜地開腔:

「你們講了那麼多,允許我講個把鐘頭,可不可以?吃了三次安眠藥,睡不著。

我看了同志們的發言記錄、文件,和一部分同志談了話,感到有兩種傾向:一種是觸不得,大有一觸即跳之勢。吳稚暉說,孫科一觸即跳。因之,有一部分同志感到有壓力,即是不讓人家講壞話,只願人家講好話,不願聽壞話。兩種話都要聽,我勸這些同志要聽壞話。嘴巴的任務,一是吃飯,二是講話。長了耳朵,是為了聽聲音的。話有三種:一種是正確的,二是基本正確或不甚正確的,三是基本不正確或不正確的。兩頭是對立的,正確與不正確是對立的。好壞都要聽。

現在黨內外都在颳風。右派講,秦始皇為什麼倒台?就是因為修長城。現在我們修天安門,一塌糊塗,要垮台了。黨內這一部分意見我還沒有看完,集中表現在江西黨校的反應,各地都有。所有右派言論都出來了。江西黨校是黨內的代表,有些人就是右派、動搖分子。他們看得不完全,有火氣。做點工作可以轉變過來。有些人歷史上有問題,挨過批評。例如廣東軍區的材料,也認為一塌糊塗。這些話都是會外講的話。我們這一回是會內會外結合,可惜廬山地方太小,不能把他們都請來。像江西黨校的人,羅隆基、陳銘樞,都請來,房子太小嘛。

不論什麼話都讓講,無非是講的一塌糊塗,這很好。越講的一塌糊塗越好,越要聽。『硬著頭皮頂住』,反右時發明了這個名詞。我同某些同志講過,要頂住,頂一個月,兩個月,半年,一年三年五年,十年八年。有的同志說『持久戰』,我很贊成。這種同志占多數。在座諸公,你們都有耳朵,聽嘛!難聽是難聽,要歡迎。你這麼一想就不難聽了。為什麼要讓人家講呢?其原因是神州不會陸沉,天不會塌下來。為什麼呢?因為我們做了一些好事,腰杆子硬。我們多數派同志們腰杆子要硬起來。為什麼不硬?無非是一個時期豬肉少了,頭髮卡子少了,沒有肥皂,比例有些失調,工業農業商業交通都緊張,搞得人心也緊張。我看沒有什麼可緊張的。我也緊張,說不緊張是假的。上半夜你緊張緊張,下半夜安眠藥一吃,就不緊張了。」

接著,毛澤東對彭德懷信中提出的觀點逐一批駁。他說:小資產階級的狂熱性,有一點,並不那麼多。我少年中年時,也是聽到壞話就一股火。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人先犯我,我後犯人。這個原則,我現在也不放棄。

注释:

[1] 《廬山會議討論問題》(毛澤東在李先念的這個討論稿上批示)應當如[2]

[2] 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編《建國以來毛澤東文稿》第8冊,中央文獻出版社,第336頁

[3] 中共中央黨史研究室編《張聞天年譜》下卷,中央黨史出版社,第803-804頁

(編者按:本系列文章由大紀元特約作者從中共黨史機密檔案中整理而成。因安全原因,無法一一註明出處。大紀元將在適當時機公布信息來源。)

責任編輯:李沐恩

評論
2017-07-20 4:0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