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初:再回顾民国学人批苏俄

人气 504

【大纪元2018年01月28日讯】《九评》开篇指出共产主义运动被强加给中国的历史背景:“由于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战胜国之一的中国的利益未被列强考虑,当时的许多中国人认定,前三波的回应(笔者注:器物引进、制度改良以及辛亥革命)全都失败了,因此出现了五四运动,从而开始了第四波,也是最后一个层面的回应,文化层面的全盘西化,随后更开始了极端革命,即为共产主义运动。”

近代饱经苦难、战乱频仍的古老民族,在中华民国政府成立数年后仍然否极泰不来,“重病施猛药,苏俄最过瘾”大概是相当一部分激进派知识分子的观点。此时,共产邪灵以输出红色革命的形式趁虚而入。就好比乡间传闻鬼魂或黄鼠狼等动物附体人身时,往往选择体质虚弱的女子。当时的中国风雨飘摇,文化上也不自信了,而民国时期的学术界,最大的特点是“自由”,这一切给了共产邪灵以可乘之机。

一九二五年,徐志摩游历欧洲回国后,因亲眼见证苏俄的社会各方面真实状况与其对外鼓吹的大相径庭,一改此前对苏俄的向往与期冀。这一点,和他仰慕的英国哲学家罗素一样。罗素在去苏俄游览之前,对苏俄的欺骗宣传信以为真,甘心做苏俄的传声筒、扬声器。等他一九二一年实地考察苏俄之后,如梦方醒,转而直斥苏俄的流弊与罪恶,为此还遭到当时尚不明真相的徐志摩的指责,指责他转向太快。

由此可见,撒谎是共产党最大的一门学问。借助政权的力量、利用国家的名义,谎撒的越大,越能让人相信。因为一般人的心理,“国家不可能在那么大的事情上撒谎”。这种一厢情愿的信赖往往被邪恶者利用,当代中国的著名案例就是江泽民为加剧迫害法轮功于2001年1月23日导演的天安门自焚伪案。这个话题暂时不谈。

徐志摩游历欧洲回国后担任北京《晨报副刊》主编。其时,苏俄的暴力革命理论与实践,以及在全球范围内搞红色输出,已引起国内学界特别是年纪稍长者的警惕,他们认为苏俄会成为未来中国的祸根,主张不要联俄、反对苏俄参与中国内政。针对这种正统观念,陈启修在报纸上写下一篇文章回护苏俄,声称苏俄不是帝国主义、不是敌人、应当联俄、向苏俄学习等。

作为回击,徐志摩的朋友、时任清华大学教授张奚若在《晨报副刊》发表《苏俄究竟是不是我们的朋友》,内容如下:“要问我为什么这样的仇恨苏俄,说他为害于中国更甚于帝国主义的国家。我的答话也很简单:帝国主义的国家仅仅吸取我们的资财,桎梏我们的手足,苏俄竟然收买我们的良心,腐蚀我们的灵魂,帝国主义只想愚弄我们的官僚和军人,苏俄竟然愚弄我们的青年和学者,欧战后,帝国主义的国家还唱尊重我们地土主权的口头禅,苏俄竟然毫无原故的占据了我们的外蒙古(他们的中国朋友还要替他们解释说应该占据),帝国主义的国家仅暗中帮助我们的吴佩孚、张作霖,苏俄竟明目张胆的在广东做我们的高级军官和外交官,以自私自利的本心,用强暴恶劣的手段,在这个毫无自卫力的国家里横行无忌,如入无人之境,还要说他不是我们的敌人!我倒要问问不是敌人是什么?”

无论张奚若后来选择(或被裹胁走上)什么样的人生道路,这篇短文在今天仍深具启发性。是凡争辩,观点务必犀利,针锋相对;措辞亦须激烈,唇枪舌剑。立论与论证往往会在一个极端上下功夫。因此论辩文章在客观性方面往往会被人打折扣。然而,此文绝无夸张之态和哗众之意,其现象性描述已包含大量触及共产制度邪教本质的信息,九十多年过去,尤其在《九评》《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面世后的今天,再读此文,我们不能不感叹民国大师的敏锐与超前。

此文至少在以下几个方面本应足以警世。

一、共产制度并非世俗意义政体。帝国主义国家掠夺物质,而苏俄收买良心、毒害灵魂。这就是《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所指出的:“共产主义不是一种学说、一种社会制度、一个失败了的尝试,它是一个邪灵,其目的是通过毁灭文化、败坏道德来毁灭全人类。”

二、苏俄既“愚弄我们的青年和学者”,又“用强暴恶劣的手段”,印证了《九评》中关于暴力和谎言是共产党的两个工具的论断。

三、苏俄“愚弄我们的青年和学者”、“做我们的高级军官和外交官”。宣传、挖心、洗脑是共产党的软功夫,势必要渗透和掌控教育,如此,苏俄一方面阻绝中华文化的传承延续,另一方面在教育、学术、军队、外交等重要领域通过洗脑和灌输狼奶的方式培养反传统价值、反道德的亲俄的狼崽子。

四、“苏俄竟然收买我们的良心,腐蚀我们的灵魂”,“愚弄我们的青年和学者”。

《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中描述共产邪灵毁灭人类的路线图中第三步:在中国生根,“俄共处心积虑地扶持中共,寻找在中国的代理人,出钱又出力,终于孵出了一个中共政权。”

五、苏俄“竟然毫无原故的占据了我们的外蒙古(他们的中国朋友还要替他们解释说应该占据)”

《九评》指出:“中共真的关心国家的领土完整吗?非也!台湾不过是国共之争造成的历史遗留问题,被中共用来作为打击对方,笼络人心的筹码。“早期的中共在国民政权之下成立‘中华苏维埃’,其‘宪法’第十四条宣称‘中国境内的各少数民族、甚至各省都可以独立建国’。为了呼应俄国,中共的口号也是‘保卫苏维埃’。在抗日战争中,中共的最大目的是利用时机发展壮大自己。苏共红军1945年进军东北时奸淫掳掠,以及苏共扶植外蒙独立时中共都没有给予一字谴责。”

以上本应足以警世的几个方面,在当时甚至之后的几十年,即便是苏共解体之后,在中国大陆也无人敢阐释探究。甚至文章作者本人在中共窃政后还当上了教育部长,跻身既得利益阶层,从此默不作声,唯求自保,成为花瓶、看客乃至帮凶。这是很让人遗憾的。

幸运的是,借助《九评》和《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我们知道共产党的实质是流氓黑社会政权加邪教组织、共产主义本质上是一个邪灵。只有通过这样一个视角看百年红魔肆虐,才能洞彻百年前的“因”与当今社会的“果”;才能读懂上述两本奇书降世所携带的茫茫天意;才能避免百年前的遗憾继续延伸、延伸为我们这个古老民族以及每个个体生命的永远的遗憾。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历史今日:蒋中正《苏俄在中国》预共产主义必崩溃
诗:苏俄的今天,就是中共的明天!
中共卖国之一:大面积出卖领土给苏俄
杨奎松:孙中山曾想把共产党开除出国民党
最热视频
【重播】密歇根就大选计票问题举行听证会
【重播】三名爆料人现身揭邮寄选票舞弊
【新闻看点】4大惊人舞弊 亚利桑那强认证遭批
【远见快评】顶级专家加盟 川普优势在哪?
【直播预告】朱利安尼参加密歇根众院听证会
【西岸观察】电话会议录音外泄 CNN彻底慌了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