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龚晓华诈骗案证据来自中共 加国司法陷两难

安省法院已冻结龚晓华公司名下的多伦多 Finch Avenue West 独立屋。 (周月谛/大纪元)

人气: 1004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11月12日讯】(大纪元记者周行多轮多综合报导)加拿大安省证监会(OSC)已控告龚晓华诈骗、洗钱等罪。在法庭聆讯时,因为很多证据来自中国,导致被告律师对这些证据的可靠性提出质疑。

鉴于龚晓华的加拿大公民的身份、龚晓华身在加国,中加两国没有引渡协议,因此,龚晓华必须由加国司法量刑;但是鉴于中共司法存在刑讯逼供的事实,用于定罪的证据的可信性又存在问题,因此,龚晓华的案子让加拿大司法陷入两难。

在案发前,龚晓华和中共领馆经常往来,并积极接触加拿大政府高官。据《环球邮报》报导,2016年在多伦多由华人举办的 “花钱买见面(cash-for-access)”筹款活动,涉及到总理特鲁多,该活动被媒体广泛聚焦,龚晓华也是参与者之一。

2016年,在中共控制的《中国日报》的一篇报导中,龚晓华称,他正在用他的加拿大广播电视代表“中国在加拿大的声音”。

由于龚晓华一度活跃于中加政府间,因此,他诈骗案引起了媒体的关注。

安省证监会2017年12月指控龚晓华(Xiao Hua Gong,又名Edward Gong) 4项罪名:诈骗、拥有犯罪所得的财产、洗犯罪所得的钱、伪造文件。

这些指控涉及通过O24 医药公众有限公司(O24 Pharma PLC)和加拿大国家电视台 (Canada National TV Inc.),向中国公民诈骗性地销售这两家公司数亿加元的证券。

虽然诈骗受害者在中国,但策划诈骗的主疑犯是加拿大的龚晓华。据之前的媒体报导,新西兰ANZ银行2016年3月提交的“可疑交易报告”,导致警方对龚晓华启动调查,后来发展成为加拿大、新西兰和中国合作调查龚晓华涉嫌在加拿大运作大规模诈骗案

龚晓华是加拿大公民,涉嫌作案时他也是住在加拿大,加拿大执法机构责无旁贷。据《环邮》报导,安省证监会发言人罗斯(Kristen Rose)说:“我们指控的是在我们管辖范围内发生的犯罪活动。当这些行为发生时,会破坏我们资本市场的完整性并损害投资者,所以我们要采取行动。”

要证实这些指控,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中共警方在中国的调查结果,包括对在中国被拘留的、被指是龚晓华同伙的审讯,以及声称是O24医药公司投资者的证词。众所周知,在中共专制下,中国的执法系统没有公平的保障。

通过胁迫获取证据?

一直以来,国际上很多政府机构、民间组织及媒体的报告都显示,中共当局惯用通过各种胁迫手段对当事人进行“逼供”的办法,获取判刑所需的证据。

龚晓华和他的代理律师看起来很清楚这一点。据《环邮》报导,该案的被告指中国有关当局收集的证据是通过胁迫得来的,加拿大法院不应该接受这样的证据。

O24是一家传销公司,在中国被列为重大打击对象,一些被指是龚晓华同伙的人已经在中国被重判。在加拿大,对龚晓华的指控之一是:向中国公民诈骗性地销售其公司数亿加元的证券。

《环邮》的报导说,加拿大皇家骑警资本市场欺诈调查部门前负责人汉纳福特(Craig Hannaford)以调查公司Inquisit Solutions合伙人的身份,前往中国约谈了O24的合伙人、客户和经销商。其中有2名前合伙人告诉他,当局试图向他们勒索钱财,胁迫他们提供对龚晓华不利的证据。《环邮》职员观看过的相关视频证词中,那些人告诉汉纳福特,加拿大警察从未独立地问询过他们。

显然,嫌犯同伙的证词对加拿大法院来说,是非常重要的证据。但是,这些证词该怎么使用,加拿大的法官可能要费心思了。

涉中国案件调查的挑战

按《环邮》的说法,龚晓华案件“将检验中国和加拿大执法机构之间的关系”。也就是说,这过程将显示加中两国之间的执法合作可以达到什么样的程度。

加拿大当局指控龚晓华,是因为加中两国目前没有引渡条约,中国对此案没有管辖权。两国没有引渡条约的主要原因,是中共肆意迫害人权的记录使加拿大政府担心。

民主之家(Democracy House)在其2018年关于中国的报告中说:“对正当程序的限制——包括过度使用审前拘留,仍然猖獗,多年来对人权律师的打压削弱了被告获得独立法律顾问的机会。刑事审判通常不对公众开放,定罪率估计为98%或更高。”

最近,中共大规模拘留和监视新疆地区维吾尔人的做法受到国际社会谴责,但他们还是故技重施,没有想改善的表现。

《环邮》报导说,法院文件证实,对龚晓华案件做调查时,加拿大执法部门没有在中国与被指控的受害者或被控与龚晓华合伙的人进行过独立问询。皇家骑警和安省证监会的调查人员只是在中国被允许作为旁观者,观看了当地警察对相关人员的问话。

无可否认,中共专制下发生了很多经济犯罪案件,这几年的反腐行动中,很多人被抓,被判刑,也有很多涉案人员逃出了中国。但是,中共严控下的司法系统被国际社会认为不可接受。要想国际社会合作惩治与中国案件相关的犯罪分子,中国可能需要先摆脱共产体制这坏名声。#

责任编辑:文风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