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获奖纪录片再临悉尼 引各界思考行动

11月1日晚,《假孔子之名》继6月在新州议会首映后,在悉尼市中心的米切尔剧场(Mitchell Theatre)再次举行放映会,当晚放映厅座无虚席。(李睿/大纪元)

【字号】    

【大纪元2018年11月08日讯】(大纪元记者安平雅悉尼报导)一部获得世界十余奖项的纪录片,引发了西方主流社会对教育领域内出现的一个特殊现象的关注与思考,越来越多的人也开始寻找针对于此的解决之道。

11月1日晚,《假孔子之名》继6月在新州议会首映后,在悉尼市中心的米切尔剧场(Mitchell Theatre)再次举行放映会,当晚放映厅座无虚席。

假孔子之名》是加拿大华裔导演秋旻历时三年完成的调查类记录片。影片以一名前孔子学院教师赵琪女士的真实经历,揭露了中共利用“孔子学院”向西方国家输出共产意识形态,从学术界进行渗透的方式。该片荣获2017年“独立制作影展”(IndieFEST Award)杰出记录片奖等十余个奖项。

当晚影片结束后的问答环节中,四位嘉宾与观众就孔子学院对西方社会的侵蚀现况及如何应对进行了探讨。四位嘉宾分别是西藏议会澳洲分部的会长Kyinzom Dhongdue、悉尼科技大学冯崇义教授、麦觉理大学讲师、中国问题研究学者卡里科博士(Dr Kevin Carrico)及前中共领馆官员陈用林。

参加《假孔子之名》11月1日放映会的嘉宾。从左至右分别为:西藏议会澳洲分部的会长Kyinzom Dhongdue、悉尼科技大学冯崇义教授、麦觉理大学讲师、中国问题研究学者卡里科博士。(徐正浩/大纪元)

中共斥巨资推销孔子学院目的何在?

有现场观众表示,他看到中共汉办的报告称,全球一千多间孔子学院及孔子课堂主要集中在欧洲、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及新西兰等西方发达国家。因此他对中共花费大量金钱资助这些国家的教育系统感到疑惑。

陈用林表示,中共自2004年开始,将孔子学院作为其全球战略的一部分花费了很多金钱及气力在全世界推销。但中国仍有超过4000万的贫困人口,这些家庭的孩子无法完成小学教育。但中共花费在海外孔子学院项目上约为10亿澳元。

“汉办或者说孔子学院总部是直接受中共政府领导的一个机构,汉办相当于孔子学院的总部,孔子学院章程第六条说,所有孔子学院都不能与中共的法律相抵触。汉办是中共外宣的一个分支机构。当这些孔子学院被设置在大学中,被设置在新州的教育部门中,这就是中共的影响力,也显示了中共的野心。”陈用林说,“中共想要影响、甚至是控制澳洲社会,中共想要在2049年称霸世界。”

麦觉理大学讲师卡里科博士表示,西方教育系统会遇到资金被削减的情况,导致学校对外来资金采取开放的态度。问题是,与中共有直接关系的汉办的资金进入了大学、进入了很多中小学,中共践踏人权的可怕政策带到了我们的教育系统中、政府中,这是不合理的,应该被停止。

冯崇义教授表示,“孔子学院与澳洲大学的价值观是相抵触的,澳洲大学支持学术研究自由,但孔子学院奉行的是执行中共的任务。”

新州政府已采取措施应对中共影响力

自今年6月7日晚,《假孔子之名》在新州议会举行了澳洲首映式后,新州政府已开始关注到中共藉孔子学院实施影响力的现象,并采取了行动。

冯教授说:“大约十天前,我与教育厅长的一次私人谈话中,厅长告诉我新州的孔子课堂无限期暂停。”

今年6月11日,新州教育厅长斯托克斯(Rob Stokes)表示,由于担心潜在的“外国影响”,正在审查这个所谓教授中文和文化课程的教学计划。

教育厅长表示, “之所以审查是因为对运作于新州教育厅的孔子学院的独立性和透明度存有担忧。”

在此之前,新州政府叫停了一项中共孔子学院总部“国家汉办”为澳洲中小学校长提供公费去中国旅行的项目,中国为校长们提供住宿、餐饮和旅费,但前提是校长们必须表示有兴趣回国后在学校设立名为“孔子课堂”的教学计划。

8月,澳洲保守党参议员贝尔纳迪(Cory Bernardi)也向参议院提出动议,要求审查澳洲教育部和孔子学院的培训课程。

5月新州万人联署要求政府审查孔子学院。

拒孔子学院  新州各界群策群力

现场很多观众也向嘉宾提出澳洲人应该如何做的问题。

西藏议会澳洲分部的会长Kyinzom Dhongdue女士认为,民众的声音会推动事情的发展与改变。她说:“我们每个人发出声音,采取行动,就会有不同的结果。”

当晚观看了影片的澳大利亚保守党(Australian Conservatives Party)的新州议员候选人约克(Sophie York)在现场谈及中共对澳洲各方面的渗透,表示会努力让皇家委员会对将孔子学院进行调查。约克女士任新南威尔士大学法律讲师,拥有20多年的法律相关经验。

约克女士之后还在自己的脸书上分享道,纪录片放映会的主持人说自己上学那个年代,被教育要蔑视孔子不要学习他的智慧,但如今,孔子变成了一个比“中国共产主义”更有用的品牌标签,作为古代文化遗产,它掩盖了隐藏其中的政治性质。

责任编辑:李丽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