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松絮语:头发不疼

作者:青松

看问题需要全面思考,考虑过程,考虑结果,任何事都不像表面那样简单。(fotolia)

font print 人气: 170
【字号】    
   标签: tags: , ,

早上给女儿梳辫子,梳完后,她转来转照镜子,说今天的头发不好看。

的确,我也发现,女儿的马尾辫左看右看都不顺眼。我打量了一会儿,找到最关键的原因,是有一小绺头发往上翘着。我拿梳子给女儿整理,想把那绺翘着的头发压下去,但不成功。女儿不紧不慢地说,那绺头发格外短,是因为在学校被同学给剪掉了。

我听了,大吃一惊:“什么时候的事?谁干的?怎么不早告诉我?”我简直难以想像,女儿在学校会被人这样欺负,头发都被剪掉了。

女儿还是不急不躁,说起班上一个女生。那个女生多次抢过同学的东西,经常被老师批评,但她根本不在乎,很不讨人喜。班上的小朋友都躲着她,不跟她玩。前几天,她和女儿坐到一起,向女儿借剪刀用。

讲到这里,女儿说:“我以为借给她也没什么,谁知她那么调皮,拿了剪刀就剪自己的头发,还剪我的头发……”我打断女儿:“你怎么不早跟我说?”女儿回答:“剪头发又不疼,她的头发剪掉的更多……”

看着女儿的表情,我知道她完全没把被剪头发这件事当成什么问题,反倒是我认为这件事很严重、很恶劣。我的反应与她的反应之间这巨大的落差让我思考很多。作为母亲,我关心、保护孩子是正常的心理,但说到宽容,在这件事上,我真的不及女儿。

那个女孩儿只是调皮,并没有刻意伤害谁,如果她认为剪头发是伤害,就不会剪自己的头发了。事实并不是我想的那样,女儿也没被人欺负,只是碰到淘气的孩子而已。用她自己的话说,即使被剪掉,头发并不疼。所以,她没有闹,也没有想到要告诉我。

很多时候,我们一眼看到什么,就慌着下了结论,而那结论经常是片面的。就像女儿的头发被剪,我立马以为她在学校被欺负,甚至想去学校投诉。但事实却是,女儿没有身体或心理上的伤害,只是偶尔与调皮的孩子坐到一起。所以,看问题需要全面思考,考虑过程,考虑结果,任何事都不像表面那样简单。@

责任编辑:方远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2000年8月,朱柯明、段巍,和段巍的外甥王杰在北京——这个中国最敏感的是非之地,向司法机关寄出申诉状,控告当时中国最有权势的三个人,江泽民、罗干和曾庆红,他们大规模侵犯人权的罪行。不难想像,他们面临的会是怎样的磨难和曲折。不过,任何曲折的故事都有它的开始,很多时候,这样的开始很可能是令人回味的。
  • 战国时期,各国文字、货币和度量衡各不相同。齐、燕等国发行刀币,赵、魏、韩等国则通用铲形布币,秦和东周流通圆形方孔钱,楚国却使用贝币。秦始皇下令规定:在全国统一发行使用圆形方孔钱,禁止使用六国各自的龟、贝、玉等币。规定全国统一使用金、铜两种圆形货币,其中金为上币,铜为下币。这种铜钱沿用到两千多年后的清朝。
  • 江面布满粼粼波纹,细看发现他是用毛笔以中锋一上一下、很富韵律感地把水波描绘出来,似乎这样才足以反映风势紧冽的吹拂,也营造出江面森森辽阔、大自然威严得令人摒息的一面。
  • 若夫闻誉而喜,闻毁而戚,则将惶惶于外,惟日之不足矣,其何以为君子?
  • 一直走到小溪的尽头,也没有看见经常与我相对而视的青山。图为明 唐寅《山水人物册.临溪眺览》(公有领域
    在襄州为官的几年,唐代大力士张季弘始终忘不了那段商山旅店的奇遇,为人谨慎小心了,虽然仍旧会打抱不平,但学会了三思而后行。
  • 杰西卡·罗素(Jessica Russo)是位临床心理学医生,在费城市内拥有一家诊所的她,每天忙碌地帮助病患解决各种问题。在患者眼中,罗素医生耐心、理性、善解人意,给予他们强大的心理支持。
  • 一项新的研究发现,拥有好朋友、喜欢学校的青少年,被人欺负或欺负他人的可能性大大降低。
  • 凡尘不过数十寒暑,草鞋、布鞋、与它踩踏在人世间艰辛路途上时,所经历之风风雨雨,都将化作“滚滚长江东逝水”,终究都要被“浪花”给“淘尽”的,“是非成败”且置一旁,只要有幸留得“青山在”,黄昏之际(晚年),心平气和地细赏那灿烂多彩的“夕阳红”,就都该心满意足啦!
  • “那些朝圣者乘坐‘五月花’来到我们国家寻求自由和机会,过上更好的生活,李洪志师父却教给了我们真正自由的所有含义,以及过上更美好生活的方式。”来自佛罗里达的奥兰多的Lionel Harmon说。
  • 80岁的美国生物化学家弗朗西斯(Raymond Francis)在经历了患病、面临死亡和最终通过自我疗治而重返健康后,得出结论:现代医学和医药对医治疾病不仅没有帮助,反而雪上加霜,导致人体中毒和寿命缩短。弗朗西斯从事人类健康方面的前沿性研究,希望通过自己的病例和康复过程,揭示现代医学和医药的“不科学和危险”。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