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中共威权 戴耀廷:守护法治 港人要发声

不能只靠法律界精英 人人有责续和平抗争

人气 762

【大纪元2018年02月23日讯】(大纪元记者林怡香港报导)2014年中共人大常委会“8.31决定”为政改设下筛选框架,被视为香港走向威权时代的标志。到林郑月娥上台后,前特首梁振英任内对法治的侵蚀,随着重判抗争者、DQ议员和剥夺选举资格进一步急速恶化。香港大学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指,对法治最大的冲击来自中共的干预,从立法、执法到释法层层控制。面对威权统治,他强调守护法治要靠港人发声顶住。

中共接管香港20年来法治的变化,香港大学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认为分为几个阶段。主权移交后一段时间,香港法治大体能维持住,除了移交两年后人大就港人内地子女居港权问题首次释法,当时外界认为还是个别事件,释法未常规化。之后黄仁龙接替梁爱诗任律政司长,港人仍有信心认为人大不会再释法。他在2005年曾对香港法治进行评估,认为仍维持在比较高的水平。

林郑时代法治进一步恶化

而从前特首梁振英时代开始,香港法治出现不好的发展。2014年8月31日人大常委会的决定,为政改设下筛选框架。他认为从那一刻起,香港已不是半民主,而是进入半威权时代。

到林郑月娥上台,他形容过去七个月,林郑月娥完成了梁振英五年都做不到的事,如近期选举主任DQ周庭参选资格、强行通过“一地两检”安排,“可见在半威权下,法治的理解是,当权者说‘我说的法就是法’,因为它有人大释法权,它就可以为所欲为。”

中共干预 舞弄法律

戴耀廷认为在威权政府统治下,守护法治单靠法庭已不可行,因为法庭面对人大释法也无能为力:“如果当权者可以任意舞弄法律,然后法庭又面对来自主权层面的决定,它是无能为力的话,香港的法治处于相当脆弱的情况。完全取决于当权者如何理解法律,又没有制衡。”

他以DQ议员资格为例,以前讲“港独”不准参选,现在提倡“民主自决”也不行,可能很快变成反对23条也不行,最终就是将整个民主派及反对力量拒诸于议会以外。

他指,对法治最大的冲击首先来自中共的干预,尤其是近年释法权已常态化:“有需要就释,甚至不是释法,如一地两检就是一个‘决定’,但其实带有(释法)同样的意义。”

从立法到释法层层控制

第二是香港官员守护法治不力,官员只叫港人守法不要搞乱秩序,而法治观念中更为重要的制衡权力以及保障公民基本权利,却从来不说,“我称之为一个‘法治论述战’,他讲他的一套‘法治观念’,这套其实也是大陆的‘法治观念’。⋯⋯(中共)控制着法律,它控制着如何立法律,说要跟着办,不跟着办就错,但不会问法律本身有无问题。纯粹把法律变做统治工具,甚至压制工具。”

戴耀廷分析,中共对法律的层层控制,从立法、执法到释法,环环相扣。

最先在立法会层面,中共已操纵香港议会,行政长官也由它控制。之后就是掌握《基本法》的释法权,一切都可利用释法去“包底”,强加“宪制基础”,“总之你不够法律(依据)的,我给足你,我替你释法,让你DQ。”然后到执法层面,例如律政司司长郑若骅的僭建事件最终是否起诉,“全部它都控制住。”#

责任编辑:陈玟绮

相关新闻
川人:北京扫黑除恶,青关会命悬一线?
港人抗议取消周庭参选资格 反中共政治筛选
欧盟指DQ周庭损港国际声誉
抵制中共侵蚀法治 陈日君吁港人站出来发声
最热视频
专访李南央:我的两本书《母亲》和《继母》(3)
【有冇搞错】中共为何放过马化腾?
【新闻看点】习加紧造神 高官知中共内情急退党
【唐浩视界】透视五大内幕 G7欧盟热挺台湾
【财商天下】待不住了 外资巨头纷纷撤离中国
车评:2.9秒的冲击 2021 Chevrolet Corvette Stingray 2LT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