殒命朝鲜的乌有之乡毛粉 疑涉薄周政变

人气 42590

【大纪元2018年04月30日讯】(香港大纪元特约记者姜望潮报导)朝鲜上甘岭是第一次向中国旅游者开放,上甘岭是当年毛泽东派中共军队跨过鸭绿江援助朝鲜、韩战中美两军激战最惨烈之地,史载中方战死达万人,逾6,000伤;美军死伤逾千。

中国极左网站“乌有之乡”旗下的星火旅行团在北韩“红色之旅”中遭遇车祸,36人死亡,中朝双方均对事故详情三缄其口。“乌有之乡”一直支持朝鲜政权,并深度涉入薄周政变,在薄熙来落马后曾企图为薄翻案。

网民热议称,共产党毛左终遭报应。

中共政权内外交困、风雨飘摇之际,极左思潮在大陆蠢蠢欲动。敏感时刻,毛左旅游团在朝鲜蹊跷遇难、遭报,背后的警示信号值得关注。

朝鲜蹊跷车祸致36人亡

4月22日晚,一辆载有中国游客的旅游巴士,在朝鲜南部的黄海北道发生严重车祸,事故造成36人死亡,包括32名中国游客和4名朝鲜工作人员,另有2名中国游客重伤。

中共央视播放的片段显示,旅游巴在车祸后翻倒,车身部分组件脱落,现场下着大雨。央视英文频道在推特上提及,大巴发生意外后从桥上掉下,但后来又把讯息删除。

外界观察注意到,旅游巴并没有起火爆炸,却造成车内人员几乎全部死亡,连一个轻伤都没有。更为蹊跷的是,中朝双方均对这起事故详情三缄其口,中共官方至今未公布遇难者名单。

23日早晨,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到中共驻朝鲜使馆,对事故遇难者表示哀悼,还专程到医院看望受伤人员。26日凌晨,金正恩动用其专列,运送32名死难者及2名伤者回国。金正恩还率领朝鲜政府众官员,哭丧着脸前往平壤火车站送行。

对于金正恩如此兴师动众的动用专列,运送34名死伤的中国游客,且出动众多朝鲜政府官员前往火车站送行,在外界看来“异乎寻常”,而死难者的来头更让人质疑。

乌有之乡”旅游团遇难

24日晚,中共大五毛、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孔庆东在微博上发文说:“一夜没睡好,大前天在朝鲜黄海北道遇难的,已经证实为星火旅游团。多位遇难团友给我托梦,心情格外悲痛!”但该条微博随后被删除。

另一个大五毛司马南25日接受美国之音专访时表示,这次赴朝旅游是“乌有之乡”下边的星火旅行社组织的。旅游团团长叫刁伟铭,是“乌有之乡”网站总编,这次也遇难了,他才45岁,孩子才7个月,上海人。

司马南透露,中共中央电视台有个编导叫艾辛,艾辛导过中央电视台有关毛泽东的很多大型纪录片。艾辛父亲跟着去了这个团。这次她的父亲也遇难了。

司马南还说,旅游团“这次去的是(中美)战斗过的地方上甘岭,而且据说这上甘岭是第一次向中国旅游者开放。老刁就是带着红色网友团去了上甘岭,并且他们去上甘岭回来之后想不到就遇难了。”

赴上甘岭回程出意外 共产党尴尬

上甘岭是当年韩战中美两军激战最惨烈之地,史载中方战死达万人,逾6,000伤;美军死伤逾千。

《自由亚洲电台》也通过星火旅行社的工作人员证实,发生事故的旅行团确实来自星火旅行社。这位工作人员也表示,刁伟铭已经在事故中去世。3月9日,星火旅行社曾在其官方微博宣传称,拟4月18至24日组织为期7天的“朝鲜红色之旅:纪念抗美援朝战争胜利65周年”。

4月28日,海外中文媒体消息指,该团主干是中国红歌会,多数成员为当年赴朝作战将军的子女,名单包括中国红歌会团长王国军、名誉团长戴诚、政委郑成文等。该消息至昨晚仍未获官方确认。

时事评论员夏飞岩接受大纪元采访表示,该批大陆团成员赴朝是为了纪念“抗美援朝65周年”,据传包括当年亲自前往过朝鲜“抗美援朝”的文艺工作者,并参观共产党重点宣传的上甘岭。该批人却在回程发生车祸,死了这么多人,这对刚刚到中国跟习近平拉上关系的金正恩而言,可谓完全无法交代,“这是弥补中朝关系宣传性的事情,被上苍彻底摧毁掉了。这样一件事情对共产党来说,一旦公布出来之后除了被老百姓当成笑话、调侃之外没有其它的内容。所以中共选择保密至今没有公布死者的身份。”

“乌有之乡”支持朝鲜政权

星火旅行社是“乌有之乡”开设,2015年在北京正式成立,专注红色旅游。其网站首页最上方的三幅大图分别写有,“古巴红色之旅”、“朝鲜红色之旅”、“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欧洲之旅”。

孔庆东及司马南曾多次参与星火旅行社筹划的旅游。司马南接受美国之音专访时承认自己曾经跟这个团去过两次俄罗斯,去过一次英国,一次古巴。

“乌有之乡”是毛左网站,一直支持朝鲜政权。朝鲜2013年2月12日进行第三次核试爆后,“乌有之乡”发文祝贺朝鲜核试验成功,知名左派、中央民族大学教授张宏良微博发祝贺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成员曾多次组织旅游团前往朝鲜,曾有赴朝旅游的“乌有之乡”成员称,若旅游期间美朝开战,就准备“参军抗美”。

“乌有之乡”涉薄周政变

“乌有之乡”网站被称为是毛左大本营,主张是消灭精英、消灭公知、重回文革、取消私营经济、唱红歌、反对改革开放、驱赶外资、取消商品出口等。“乌有之乡”的作者除了一般左派外,还包括退休官员、社科院研究员、马克思主义理论相关学者。

薄熙来在重庆大搞“唱红打黑”,回归文革路线期间,重金收买媒体、文人,为所谓“重庆模式”、“唱红打黑”做宣传。

北京公安部消息人士曾透露,自2008年,“乌有之乡”等毛左团体被薄熙来正式“收编”。2008年开始,“乌有之乡”举办各类活动,资金来源明显大大增加,其针对的主要矛头则从邓小平、朱镕基等人,转变为胡锦涛、温家宝、习近平,而且开始全面吹捧重庆模式,称薄熙来是“当代共产党的旗帜”。

2011年4月30日,“乌有之乡”组织旅游团,专程到访重庆,支持重庆的名为“除恶打黑”,实为“以黑打黑”的行动,受到重庆市公安局的高规格接待。

支持薄熙来的毛左还曾多次在武汉召开全国联络会议,讨论中国政局演变及如何促成薄熙来上台。会议中毛左多次提出和毛泽东“文革”类似的政治纲领,提出“杀50万人”的专政目标。

中央民族学院教师张宏良被称为毛派的领军人物,曾多次在“乌有之乡”发表文章攻击总理温家宝。张宏良在2012年元旦乌有千人大会做政治报告,号召掀起“抓汉奸运动”,俨然左派共产党总书记口气。

薄落马后“乌有之乡”企图翻案

薄熙来倒台后毛派人物发生内讧,《重庆模式》一书的作者之一、北京左派经济学家杨帆与张宏良对骂。杨帆斥责张宏良夺了“乌有之乡”网站的权,用极端思想绑架了他们这群人。杨帆在博客中要求“重庆方面清查对极左分子的经济赞助情况”。他质问“乌有之乡”开千人大会的钱是从哪里来的?王立军邀请至少两拨人去重庆给他写书,请了哪些人?拿了多少钱?

2012年3月,在薄熙来被停止中央政治局委员职务后,“乌有之乡”向全球的传媒发送了一份声明,要求给前中共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平反。

“乌有之乡”称,他们相信薄熙来和王立军案是“改革开放以来最大的政治冤案”。其在声明中对当局的“邪恶方式”进行轰炸,其中包括“编造薄熙来的犯罪和腐败指控”。声明还称“毛泽东思想万岁,重庆路线万岁”。

薄熙来倒台后,“乌有之乡”继续发表文章力挺薄熙来和所谓的重庆模式。其中司马南接连发表《重庆打黑的成就谁能否定?》《“重庆模式”与“科学发展观”》《重庆经验不容折腾》等文章。

2012年4月6日,“乌有之乡”“毛泽东旗帜网”等毛左网站被有关部门勒令自即日起关闭一个月,并在关闭期间整顿自查;遭关闭原因是“发布违反宪法,恶意攻击国家领导人,妄议‘十八大’的文章信息”。

司马南孔庆东列薄周政变名单

2012年王立军事件发生后,薄熙来、周永康政变密谋曝光。江派血债帮因残酷迫害法轮功恐惧遭到清算,江泽民、曾庆红从2008年就开始了有预谋的政变计划,该计划企图在中共十八大上,让薄熙来入常、接管周永康的职务,然后联合江系军中势力,从习近平手中夺取最高权力,但王立军出逃美领馆令政变计划全盘崩溃。

据报,为了政变能成功,薄熙来的文胆、重庆市委常委徐鸣曾按薄的意思拟了一个知名文人名单,收买他们为薄熙来和重庆模式“鸣锣开道”。

其中包括方滨兴、“乌有之乡”张宏良,以及司马南、吴法天和孔庆东等知名毛左人物;并封官许愿说,薄十八大成大事后孔庆东当教育部长、司马南管中宣部、吴法天进政法委。

2012年10月1日,在网上活跃的知名毛左染香发帖称,刚刚向有关方面坦白分两次送给司马南500万元,分三次送给孔庆东600万元人民币。

网民热议:毛左终遭报应

“乌有之乡”旅游团朝鲜遇难,网友纷纷表示,“这必定是仍然在上甘岭徘徊的中国炮灰的孤魂野鬼把这些毛粉崇拜者拉去作伴了。”“乌有之乡毛左都是挺薄熙来的,包括孔庆东等人在内。这次毛左魂断朝鲜为肃清薄熙来余毒立了一功。”

有网友作诗讽喻道:“朝鲜朝圣命呜呼,奴似狗,蠢如猪,司马庆东,遗憾未同途。听罢陪葬岸英墓,作野鬼,也幸福!”

很多网友直言这是毛左遭到了报应,“有些事真的很难解释,阴谋论?不至于,大概还是命。幸灾乐祸有点不地道,但看过‘乌有之乡’的言论的,很难不会想到他们有这样的归宿是上天的安排。”“举头三尺有神明,坏事做多了终归要遭报应。”

◇#

责任编辑:昌英

相关新闻
谢天奇:十九大习江斗激烈 习三大杀手锏隐现
一周大事解读:两大敏感日 江泽民死穴被点
一周大事解读:北戴河会后打虎 习废元老干政
黄奇帆被贬回重庆的原因曝光
最热视频
【中国禁闻】习悼江?悼词埋多重伏笔
【晚间新闻】 驻马店卫健委揭中共防疫内幕
【菁英论坛】年轻人反了 白纸革命席卷全球
【新闻看点】举报杀父凶手 叶婷被抓后精神失常
【时事军事】B-21的暗箱 让中共不淡定了
【环球直击】中共推新十条松绑 官宣病毒似流感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