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我的邻居被盗了

在任何地方任何人群,都不免会有宵小之徒,行鸡鸣狗盗之事。(Fotolia)

人气: 12
【字号】    
   标签: tags: , , , ,

文 | 叶琦

我家住在“森林大道”一侧的半圆形小街上,一条小街上有五户人家.大概是形状像法国羊角面包,街名的法语和英语都是croissant。而在这条大道上一连串紧挨着有三个croissant,与对面的高尔夫球场相对应,视野开阔。因为都是新盖的房子,看上去有几分亮丽。

在我们相邻的croissant街,也住着一家华人,从我家后院的deck上可以清楚的看见他家门前的driveway。第一次相见是在售楼处看房子时,当时他们两口正在图纸上选地。他们和我们年龄相近,一问都是同一届大学毕业,更巧的是,丈夫还和我们在同一所大学工作,这一下就成了朋友,每天两家一块乘公交进城上下班。

这段时间他妻子和孩子回国休假,就只有他和我们一同乘车。小地方的人情好,巴士司机总是把车停在我们两家的交界处,直叫人感到一丝温暖。昨天下车挥手“拜拜”,我刚踏进家门,他的电话就到了,“快!我家被人偷了!”急促的声音早已不见了平日的稳重。我的心“咯登”一下,扔下电话,三步并作两步奔向他家。

他一手拉开前门,家里的景象顿时映入眼帘,简直可以说是“惨不忍睹”。从门厅开始,所有的柜橱几乎全被打开,地板上散布着乱丢的物件,连下脚的地方都没有。一路上到二楼,所有房间都是如此,整个家里似乎是经历了一场浩劫。

我以前只是在电影里看到入室盗窃的场景,此番第一次身临其境,不免心里砰砰直跳。朋友显然也是首次经历这种事情,紧张和茫然爬满了面孔。我尽量平复着自己的心情,才提醒他家里有无现金等贵重物品。“钱有,别的倒没有”,他答道。“快看看,还在不在!”我也急了。他领着我冲进一间房子,奔向墙角的衣柜,已经打开的柜门和下面的四个抽屉上都挂满了衣物,他快速的拉开最下面的抽屉,在一堆杂物的角落里取出来一个大信封,打开来,一叠厚厚的钞票显露出来,朋友长出了一口气。

在孩子睡房里的地板中央,一个打开了的箱子里,塞满了电玩和音乐用品。我知道他家孩子爱好音乐,和朋友们组了个乐队,自己也常在家做音乐。看着这些我全然不懂的东西,朋友喃喃的说,这些东西很贵。看来窃贼还没来得及装好。

检查了整个房子,只见厨房通往deck的推拉门半开着,雪地上的一串脚印清清楚楚的消失在后院的篱笆下,看来窃贼还没来得及得手朋友就回来了,贼只能翻过后院篱笆逃走了。家里除了一片狼藉,还好没有看得见的损失,我们俩不禁连连称幸。

这时,我才想起来问他是否报警。他说在给我打电话以后就报了警。警察只问他人参是否受伤,以及窃贼是否离开了。当朋友问警察何时能来时,他被告知警察很忙,大概需要一段时间。按照我们的想像,警察可能很快就会来了。我们就坐下来,朋友打开了啤酒,我陪他等着,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看着警察还没有来的意思,朋友又打了次电话,答复和以前一样——警察很忙,大概需要一段时间。

我们两个的心情慢慢的平静了下来,朋友怕我妻子回家后不见我操心,坚持要我先回家。说好有事就给我打电话,我就回家了。

次日朋友告诉我,警察终于到了,但是是在四个半小时后。而且,全然没有我们俩曾经设想的“侦查”经过,只是简单的做了个笔录,甚至连朋友所指的雪地脚印看都没看,更别说指纹,照相等等。当朋友问及后续可能的“破案”程序时,他说警察好像没有给他一个明确的答复。很显然,我们的“理想”和现实的落差太大了,我们都太书生气了。

事实上,不久前我还经历了一次邻居的被盗案,只是我当时并没有意识到而已。

那是一个周末,晚饭后我正在家里看电视,猛然小狗冲到后院,隔着篱笆对着相邻的杰夫家一阵狂叫,我出去把狗叫了回来,看见在房子的月光阴影下,似乎是杰夫在后院正打电话。我还想杰夫可能怕把孩子吵醒,专门跑到后院来打电话。很快,从大街上开过来一辆白色的小车,停在他家路边,车上下来个小伙,路灯下见他打开车门,杰夫两手拎着两个大提包放到车上,然后,两人开车走了。“大概是出差吧”,我想,“喜欢走后院”,也觉得挺怪的。因为这片新区大部分人家都还没有装篱笆,有的还没来得及做driveway和铺草皮,我家因为买的样板房是个例外。

结果第二天,才知道杰夫的邻居——一个医生家被盗了。我才想起,前一天晚上看到的不是杰夫,而正是盗贼,我看到时,他是在得手后打电话,开车来接他的便是收到电话的同伙。而当晚杰夫和邻居两家都出去过周末了,家里没人。

怪不得当时小狗拚命地叫,它平时对杰夫家的人是从来不叫的。“看来,我这个人还不如狗聪明”!我说。因为,我怎么也想不到在加拿大,在这么好的社区,在自己的眼皮底下,竟然还能有如此“胆大妄为”的盗贼。但这却是实实在在的事实。

我问起当地的朋友,在他家的区域可有盗贼“踏门入户”?他说“有啊。”“什么时候?”我问。“八十年代,这片房子刚盖好时,”他答道。“因为新区,邻居都不熟,再加上装篱笆,铺草皮等等往来做工的人很多。盗贼容易得手”,他进一步解释着。

其实,任何地方任何人群,都不免会有宵小之徒,行鸡鸣狗盗之事。善恶并存,人性如此。记得曾经读过一篇文章,说的是一位美国小孩问教会牧师,大意是“上帝为什么不惩罚坏人?”牧师答道:“他们被称为坏人,不就是上帝的惩罚吗?”是啊,放着阳关大道不走,做着见不得人的勾当,纵然得逞于一时一事,长久免不了阴沟翻船。

如果魁北克生活是一幅绚丽的画卷,这一种经历就好像是画中的一个污点,瑕不遮瑜。也许,不完美的更趋于真实。“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中华古训,切莫能忘。

责任编辑:颜永明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