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观雨堂主:闲话“第一夫人”

人气: 241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8年07月27日讯】“第一夫人”是舶来词,中国自古以来只有“皇后娘娘”、“千岁娘娘”的称谓,未闻有“第一夫人”一说。时至今日,炎黄子孙真正懂得“第一夫人”之含义者,又有几人?网上见过一篇微博:一老人在博文中回忆,1972年他是在五七干校被监督劳动而又暂不戴帽的反革命。那年值尼克森访华,宿舍议论此事时有干部高发宏论,说尼克森来华只带“第一夫人”,其余几个老婆没带来。当时老先生忍不住开口纠正,告诉他这“第一”并非总统老婆数量的排序。那干部脑羞成怒,遂破口大骂:难怪你一直被批斗,看来你的反动立场改不了!

文革前几年,刘少奇升任国家主席,出访东南亚各国全由夫人王光美陪同,媒体或民间开始以“第一夫人”冠之。王光美能称“第一夫人”吗?告诉你,这是扯淡!当时的王光美可称“领袖夫人”,但不能称“第一夫人”。“领袖夫人”与“第一夫人”存在很大区别。中国是共产党凌驾于国家之上,自上而下讲究的是身份与地位。刘少奇在党内排座次,轮不上第一把交椅。不过这不是王光美不够资格称“第一夫人”真正的原因,真正的原因是中国根本不存在“第一夫人”!尽管那时事实上的“皇后娘娘”江青尚未在政治舞台上站住脚,而刘少奇在1962年八千人大会上开始获得的支持率开始上升,况且王光美在四清运动的桃园经验正到处兜售,政治资源积累厚重,随刘少奇出访东南亚,浪得时髦的“第一夫人”名声招摇天下。江青虽私下气得咬牙切齿,但也无可奈何。

文革爆发,无产阶级革命领袖之间反目成仇,刘少奇遭毛泽东的重拳出击节节败退,招架之功全已丧失。曾经风光无限的王光美也陷入四面楚歌,岌岌可危自身难保。此时如果谁敢再称王光美为“第一夫人”,谁就有反毛主席之嫌,就是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就是死路一条。于是曾经被标榜为“第一夫人”的王光美,已沦为“叛徒的老婆”、“工贼的老婆”与“内奸的老婆”。与此同时,江青作为毛的夫人兼文革旗手,理所当然地夺回“第一夫人”的挂冠。然而,“第一夫人”的称号对江青而言,似乎总有点模糊闪烁,不知是否与当年作为电影演员篮萍的风流艳史有关。民间即便偶尔称“第一夫人”,也终觉有些别扭。

等到毛泽东死亡,江青也随即被捕、判刑,成了“四人帮反革命集团”首犯。公审大会上王光美作为特邀人士,又重新回到公众视野。这意味着曾经的两名“第一夫人”再度换位,由此引起海内外广泛注目,这真是当代中国史上值得一提的逸事。

一个起码的常识是,无论王光美抑或江青,都没有资格充当“第一夫人”。时至今日,中国也压根儿不存在“第一夫人”。应当懂得,“第一夫人”的称谓,必须有一个先决条件,即“第一夫人”的丈夫,必定是该国的“第一公民”。先有“第一公民”,才有“第一夫人”!“第一公民”什么意思?“第一公民”首先是一名“公民”,之所以称“第一”,是因为这个公民在成为纳税民众的仆人时,排名第一。纳税民众的仆人即即毫无特权的“公仆”。所以“第一夫人”完整提法,其实是“第一公仆”的夫人。公仆就是纳税公众的仆人,就是公众的听差,就是公众的佣人,就是公众的代理人;公众或纳税人、或手持投票的选民,才是主人,才是委托人。这就是现代文明制度下的委托—代理关系,又是“第一夫人”存在的前堤,也是现代文明制度的基本常识,与学问无关。在常识面前,无论老人还是青年,最好别卖弄自己的愚昧与浅薄。近30年来,每有新领袖上台,无知的炎黄子孙动辄就高谈“第一夫人”,甚至一些上了年岁、号称知识份子的老人,几乎已到迫不及待高呼“国母”的程度,阿谀取宠之态令人何其恶心!

克林顿曾经是大洋彼岸的“第一公仆”,希拉里当然是名符其实的“第一夫人”;奥巴马曾经是“第一公仆”,蜜雪儿就成了“第一夫人”;特朗普竞选获胜,性感的梅兰妮亚‧特朗普自然也成了“第一夫人”。在“第一公仆”的政策篮里,准备着不同的备选政策,只要看手持选票的主人们有何种需求,“第一公仆”就会拿出何种政策取悦公众。“第一公仆”要想捞取一点特权,主人随时可以叫你滚蛋。克林顿也就是好色,与实习生莱温斯基私下偷鸡摸狗,差点被主人赶出白宫。哪一天只要主人不满意,让“第一公仆”滚下来,他们只有乖乖地下台。因为他们是自己国家的“第一公仆”,而非“伟大领袖”,他们的夫人才有“第一夫人”之称。

反观我们这里,毛泽东、刘少奇……虽在聚义厅或主席台上占坐交椅数“第一”、“第二”,但能算公众的仆人吗?能称“第一公仆”吗?毛、刘……直至今日中南海的精英们,他们是领袖,是掌控亿万臣民的领袖,甚至是伟大领袖。臣民只能在他们的奴役下生存。
领袖是臣民们崇拜的偶像,他们的夫人,纯粹是“领袖夫人”或“压寨夫人”,完全与“第一夫人”风牛马不相关。1949年共产党进城后,刘少奇与高岗因争吵而相互恶骂,骂的全是不堪入耳的粗话,以至于一旁观看的王光美禁不住失声大哭;文革结束后,《人民日报》整版刊载回顾庐山会议的文章,文章在不经意间曝光了毛泽东与彭德怀吵骂的脏话,居然全是“我操你娘十次”、“我操你娘一百次”之类,……领袖的嘴脸原来如此。

在我们这个古老的国度里,从来就没有“第一公民”或“第一公仆”,所谓“第一夫人”又从何谈起?将“领袖夫人”或“压寨夫人”讹称为“第一夫人”,听起来似乎时尚,其实是沽名钓誉、欺世盗名。这与初中没毕业的痞子王力军,竟怀揣研究生学位,并成了若干大学教授的现象,属同一道理。与此对应的是,此岸炎黄子孙多为臣民,即便给他们以公民的身份,恐怕也依然诚惶诚恐、心里不踏实。虽积极使用“第一夫人”这一舶来词,又唯恐有失恭敬之嫌,于是便犹抱琵琶半遮面地创造出更亲热、更肉麻的称谓,如“国母”、“麻麻”之类。其实无论创造出怎样亲热的称呼,就算率先高喊出“第一国母”、“第一亲妈”来,也无法改变此岸根本不存在“第一夫人”的事实。

责任编辑:赵元

 

 

 

评论
2018-07-27 11:4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